这样下去,跑步马拉松,会不会取代广场舞?

胡说经典文旅    12-04 20:12

据网络可查资料,在美国,仅在国际田联和美国田协报备的马拉松正式比赛,一年高达900多场,加上半程马拉松或10公里趣味赛,将近20000场。中国呢?2014年,仅在中国田协注册可查的跑赛达50场,其中26场马拉松,10场半马,2场超级马拉松,以及12场10公里趣味赛。(2014年10月发布),四年来的变化,数字肯定可观(我觉得,如果有数字的话,超过美国也未可知),但在网络上我没有查到。但据我所了解,历史最悠久的北京马拉松从1981年举办,每年十月第三个周日赛事延续至今;人数最多的厦门马拉松,每年第一月第一个星期六,3万人参加;服务最完善的上海马拉松,以及种种崛起的二线城市比赛,马拉松在中国遍地开花,成了高端、时尚、流行的代名词,“跑步热”正在以一种强烈的的态势取代“广场舞”,席卷中国。

全球首个城市马拉松是波士顿,当时只有15个跑者参加,如今通常4月中旬每年一次,对优胜者,头带橄榄叶花环,颁发奖杯,没有奖金,但吸引世界量级的“跑星”趋之若鹜。

世界上最受欢迎的马拉松是纽约马拉松,参赛者达到10万人,通过纽约大桥时,连桥身都引起强烈震动。1994年,肯尼亚女选手洛鲁佩首秀,21岁,身高1.5米,体重38公斤,看上去像未成年的孩子,但她以2小时27分钟37秒成绩夺冠,另人大跌眼镜。

在美国热的原因?近来读小转铃的《走路》或许找到答案:美国道路没有上街沿,也就是只有车道没有人行道,人出门必开车,人坐在车里,像“缓释胶囊”一般。想散步?只能踩着草地的边边走,有些地方会在街边画一条很窄的白线,对行人表达下道义上的关爱。跑步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但始终与呼啸而过车子擦肩或相向而行,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风靡世界的其他地方赛事,也很壮观。我只说些这两天恶补“马拉松”读书笔记的细节。

比如伦敦马拉松,亮点:比赛中增加化妆队伍,常有新娘身穿婚纱和身穿西服领带的新郎携手跑完42公里193米距离赛道。我认为这是真正意义上的“马拉松长跑之恋”。

再比如火奴鲁鲁马拉松,每年12月,清晨5点,在黑暗中就开始比赛,早得让人痛苦,但太阳一旦升起,你就可以享受太平洋上的风光了。

还有巴黎马拉松,当之无愧的最伟大的城市马拉松,因为,巴黎是最适合步行的城市,赛季安排在最适合的季节-春天。赛事当天,巴黎周边道路实施交通管制,降低车流量,巴黎市政府鼓励市民尽量采用公共交通、自行车、步行,做足“环保巴黎”,吸引着世界级跑手的加盟。

跑马拉松当然是孤独的竞赛,自己与自己竞争,它的乐趣在于可以“专心的跑步”,膝盖抬起,脚跟或脚尖很舒适着地,尽情享受脚与柏油路反馈的弹性,把自己从一个地方运到另一个地方,欣赏沿途的风景,这和跑步机履带上的跑步完全不是一回事。欧洲国家把人们从健身房里拉出来,作为“奥林匹克”起源,推动“马拉松”比赛当然不遗余力!

国内热的原因?这是国家改革开放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肯定也是社会发达到一定水平的标志的体现。“马拉松”比赛和魅力就在于开放和包容。今年以来,全国各地到处“跑马”的不在少数。我的好几个微友,都是发烧“跑友”,谈的话题都很前卫。我周边的好友,现在茶余饭后,不聊聊“马拉松”,都好像找不到其他话题。“西马”“郑开”什么的,聊的都很专业。

周六听党校老师上课,讲到一个细节:下乡到农村调研,感觉城乡差别越来越小,反而感觉乡下比城里还舒服。体现在城里上班的孩子过去不愿回农村住,现在节假日住农村不想回来,过去农村大妈农闲“嚼舌头”现在农闲“跳交谊舞”。这不是变化是什么。

栾川举办第二届“马拉松”了,“滑雪寻俗泡温泉,跑马栾川过新年”!这是想想都很刺激的事情。

想一想,走路不就是玩自己的脚吗?刚出生的小毛头,就知道玩脚,因为其他什么都不会玩,不能玩,只能这样。“专气致柔,能婴儿乎?”婴儿现在长成大人了,坐车都累了,谁不想走走,跑跑?

到栾川看看老君山,想想老子曾经说过的话,边跑边感受,尽管像火奴鲁鲁的马拉松比赛起跑时的不太完美,(相对于火奴鲁鲁起跑时的“黑暗”,栾川比赛起跑会稍微有些“小冷”,)但我相信过程肯定一样爽!

村上春树说,跑马拉松无论如何都是一件辛苦的事情,选手要在心里反复念叨“疼痛是不可避免的,是否受罪却是自己可以选择的”才能坚持得下去!

人,有的时候,还真的把这句话想透。

人这一辈子,来场马拉松,才算更完美!

这样下去,跑步马拉松,会不会取代广场舞?

田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