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act:我们世界赛没打出来 FPX团队性很强

好快加速器    12-05 03:26

英雄联盟职业赛场每年并没有太多的休息时间,所以世界赛之后到春季赛之前,是选手们不可多得的假期时光。选手们可以暂时告别职业舞台,有些选手在忙着找新的队伍,而有些选手则把时间放到了排位赛当中。

这个假期,虽然难得可以好好休息,但是Impact可是相当的忙,因为他搬到了新家。从他的推特上我们得知,Impact成为了一座新建成大楼的主人。他曾经在很多不同的场合提到过他安排了足够多的电脑,甚至可以在里面进行训练。Impact确实也说过自己不知道TL战队会不会来这里集训,但他希望队伍可以来。

这次采访和Impact聊到的主要是世界赛以及过去这一年的经历。小组没有出现显然是Imapct最失望的一件事,但是他对于没有出线的原因非常清楚。Impact对于TL战队新晋的引援表示了满意,同时也发表了一些自己的看法。

随着天气渐冷,国外媒体在Impact的大楼附近的咖啡厅里和他聊了聊。

Impact:我们世界赛没打出来 FPX团队性很强

问:世界赛之后你怎么样?

Impact:我一直在休息,休息得挺不错的。我有在关注队伍的情况,而且在调整我的手腕。我最近搬家了,所以还在装修新房子。

问:你的手腕情况不好吗?

Impact:情况不是太好。因为我游戏玩得太多了,所以我经常会不舒服。所以我需要适当的休息。我主要是做一些拉伸,但是现在在考虑要不要去做瑜伽。我的教练说这些部位都是连着的,所以我需要让自己的背部和大腿也柔软一些。

问:我记得你上个赛季还出了车祸,还好吗?

Impact:我还好,我那天去了急救室,脖子和后背伤到了,但是还有一些后遗症。当时事故的另一方是一名粉丝,所以我跟他合了影。他非常的不好意思。我希望如果粉丝想合影的话,就不要太不好意思,直接说就行。我总不能说,“嘿,你想不想跟我合影呀?”那好怪啊。

问:你在韩国休息的时候遇到过其他选手或者前队友吗?

Impact:我今天还要见一下Rush,我估计马上就要见到kkOma了吧。目前为止,我见过Flame和Reapered。

问:在两年前加入TL之后,LCS的冠军都被你拿了。很多人依然把TL当成是“大师兄的队伍”。你不觉得它现在应该是Impact的队伍吗?

Impact:严格地说,TL是Steve(TL老板)的队伍。我并不在意这个的。我甚至都不去看网上的评论了。如果有人夸我固然好,但是如果我表现好的话,大家自然就会夸我了。如果表现不好的话,就会批评我。情况就是这样,所以我并不太在意了。

问:世界赛怎么样?

Impact:老实说,夏季赛的时候,我们的表现挺不错的,但是我并不觉得我们能拿到冠军。我们打训练赛的时候,我感觉我们并不是很努力。不过能够夺冠(LCS)确实挺幸运的。

世界赛上情况好了一些;大家都很努力。我一直都非常的自信。我一直很有信心我们能够战胜任何的对手,我会说自己想用什么英雄。所以挺遗憾的。最后的结果总是很遗憾。我们并没有表现出我们练习的东西。有很多话可以说,但都是在找借口。我们就是打得差。

我还记得我有一次被gank死了。我知道奇亚娜穿着五速鞋过来了,吸血鬼会E闪,但是我没有反应过来。因为这个我对自己气得不行。那个片段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我还记得我们打DWG的时候进行了换线。那场比赛我们真的应该拿下的。游戏前期进行的非常顺利,但是我们没有很好地延续这个势头。好像因为这一点,比赛之后Cain非常的生气。我个人觉得我们有四分钟的表现是完美的。我们的战术很完美,但是在小龙那里搞砸了。

这两场比赛是我最遗憾的。去年,感觉是我们不够好,但是今年我们有实力了,只不过是自己搞砸了。现在想想,如果我们能从小组出线,那就是进入八强了,其他的队伍都非常的强。

问:那反过来说,哪场比赛最让你满意呢?

Impact:应该是我用剑魔打DWG的那场。我认为是我主导了比赛,我面对Nuguri表现得非常好。那场比赛打得不太稳。即便是我们打团赢了,但是也拿不到什么优势。所以我们后来的一场比赛准备了换线。如果我们按照常规打法打的话,感觉是赢不了他们。

问:季中赛之后你又遇到了TheShy。感觉怎么样?有什么不同吗?

Impact:差不多。这次,打野来上没那么多了。季中赛的时候,打野总来。至于TheShy自己的话,他基本上还是那样。我觉得TheShy一直都是一位很强的选手。我们在欧洲集训的时候,TheShy有1600分,Nuguri是1400分,而我只有600分。所以我打了很多排位赛,打到了1000分。

他们的打法很不一样。Nuguri很擅长打开局面,所以他使用卡蜜尔这样的英雄表现很好。我认为TheShy非常强。这次我学到了很多。他的吸血鬼效果非常好。

问:那你会如何总结自己的这次世界赛呢?

Impact:我们准备得比去年好,但是我们没打出来。因为这个Cain的压力非常大。

问:那其他队伍的成绩和你预期中一样吗?

Impact:至少北美的队伍是在我预期之中的。我觉得其他的北美队伍都没法出线,因为别的队伍都太强了。你也知道,A组和C组都是强队。就算是他们和我们的分组对换,我也不觉得他们能够小组出线。这游戏是个团队游戏。北美的队伍团队游戏不太行,他们的决策不会变通。我觉得这就是北美队伍小组无法出线的原因。另外FPX是一个非常强的团队战队。所以他们赢得了冠军。

一开始,我认为这个游戏和围棋差不多,但是现在我不这么想了。围棋里面,你们是轮流放下一个棋子,而英雄联盟里,你可以采取三四个动作,而对手可能只进行了一次。G2就是这样。如果北美的队伍能多这样思考的话,那情况会好很多。

问:之前Bang采访过你,他曾经是你的队友,但现在是你的对手。这是什么感觉?

Impact:其实,我并没有把他当成对手,因为他并不是上单。但是我们在同一个联赛,我猜他肯定不喜欢我传送到下路吧。挺有意思的。一开始,我觉得,“什么鬼?他怎么来了?”采访很有意思。他好像非常的紧张,但是他做得非常好。他是个很好的采访者。

我觉得从观众的角度来说这次采访很好看。能够让采访有趣就很好。如果我总说那些陈词滥调的东西,总说一样的话,大家是不会爱看我的采访的。

问:说到这个,Doublelift的采访是不是很有意思?他是不是总说垃圾话?

Impact:Doublelift太厉害了。他确实总说垃圾话,但是他好像也很喜欢被说垃圾话。所以他的采访就很好玩。另一方面,我觉得正因为他是

Doublelift他才能做到这点。

如果我说,“SKT的上单都很菜,我是SKT有史以来的最强上单。”那我就会被喷死了。还是很好玩的,其他的选手肯定会笑话我的。其实,我真觉得我是。可能这会是个很好玩的垃圾话。

问:你以后打不打算多说点垃圾话让粉丝们开心呢?

Impact:G2在世界赛上说了挺多的,很有意思。如果Doublelift说的话,也很有意思。但是如果我要说,我不觉得我的性格允许我这么做。但是我确实喜欢别人说垃圾话,比如Perkz。

问:过去这一年你有两个新的队友,CoreJJ和Jensen。虽然你之前就和Jensen在一个队伍呆过,现在和他们打了一年是什么感觉?

Impact:Jensen表现真的非常好,除了世界赛。我感觉他在世界赛上心态非常的不稳定。我想让他加加油。我们明年也会一起打比赛;我希望他能够好好表现不要太紧张。CoreJJ一开始就对队伍帮助很大。他自己就能有很好的表现。我想告诉他他今年很棒。

Impact:我们世界赛没打出来 FPX团队性很强

问:现在Xmithie离队了,Broxah加入了队伍。你觉得这两位选手有什么区别吗?

Impact:Xmithie是一个很友好的哥哥。他非常好玩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我主要从他身上学到了如何放松,调整我的心态。他对我的帮助很大。

Broxah很棒。他比我小2岁。在这之前,我是队伍当中年纪最小的选手。现在最小的成了他。你能信?我第一次在国际赛上遇到他的时候,我在想,“他多大了?他看起来好吓人(笑)。”等我们明年输了比赛之后,他和Doublelift一起鼓起嘴巴皱着眉头的样子肯定很好玩。

Broxah是一位出色的选手。他有点像豪力(一个宝可梦)。我认为我们能成为好朋友,一起锻炼。虽然他比我小,但是我可能要叫他哥。我很期待和他一起打比赛。因为Jensen和Broxah都是丹麦人,所以他们的沟通也会更好的。

问:加入TL之前和之后的Impact有什么不同呢?

Impact:感觉我现在心态更加放松了。这样既好又不好。我可能更加开朗了,更容易理解其他人。之前,我总觉得关于游戏方面的东西我是对的。现在,我更能理解其他人的想法了。这样看可能是好处,但是这也意味着我没有过去那么自信了。并不是说我不自信了。我还是有充分的的自信,只是我没有之前那么容易生气了。

Impact:我们世界赛没打出来 FPX团队性很强

问:最后有什么想说的吗?

Impact:当我收拾完了新家之后,我就会开直播。大家请来看看吧。如果大家有什么想问的,我会尽量回答。感谢大家收看我的采访。明年我会把它当成我的最后一年去全力以赴的。不过我还是想打到30岁。很遗憾今年没有拿到好成绩。Cain准备得很好,但是我们表现得不够好。我们明年会更努力,打出他为我们准备的东西。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