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达新赛季引援思路浮出水面,第五外援会是谁?

老爵爷    02-12 17:11

天津泰达队在2019赛季结束不久便已经确定留用已有的4名外援。由于2020赛季中超联赛外援上场名额将增加至4人,且无亚洲外援规定,这使得泰达队“第五外援”的引进将对球队整体实力起到关键性作用。在买提江和杨帆离队、荣昊确定加盟,以及球队基本确定将U23名额放到右边路位置这一些列进展之后,泰达新赛季内外援引进的思路也逐渐明朗。后防线右中卫及中场中路位置成为泰达新赛季引援的关键。

泰达新赛季引援思路浮出水面,第五外援会是谁?

一方面,由于防守与进攻相比相对更加强调整体团队协作,而并非某个位置的个人能力,在后防线上占用外援名额并非明智之举;另一方面,以目前国内转会市场的现状,在中卫位置上引进内援的难度的确相当大。因此,泰达应在中卫位置确立“以引进和挖掘国内球员为主,外援巴斯蒂安以备不时只需为辅”的思路,而在中场中路着重引进一名“中场核心”类型的外援。

在失去杨帆后,本就中卫位置板凳深度不足的泰达,需要一名甚至两名来之能战的国内球员来补齐后卫线人员配置。传闻中的雷腾龙自身实力不俗,但近两年出场次数偏少且伤病情况较多,在状态和身体方面存在一定疑问。因此,泰达队中卫储备上除刘洋、雷腾龙之外还需要其他惊喜。这种惊喜包括内援的引进和内部挖潜两种可能。

在内部挖潜方面,高嘉润和年轻小将王政豪成为两个有可能的选项。其实在2018赛季施蒂利克接手泰达队初期,在中卫位置上最早看重的是可打中卫和后腰多个位置的高嘉润而并非杨帆。但由于在2018赛季下半程开始,高嘉润遭遇较长时间伤病问题,加上在2019赛季失去“U23身份”,因此在竞争中落于下风,最终造就了杨帆的脱颖而出。但在2020赛季泰达队确定将U23出场名额锁定在右边路的右边锋或右后卫位置上,可打中场右路的归化球员曹阳正、国青小将陈国抗,以及可能引进的其他年轻右后卫都有可能成为泰达新赛季“U23”名额的答案。那么高嘉润也许将在新赛季重新获得机会。至于另外一名更加年轻的王政豪,应当说具备一定的潜力,能否证明自己的实力,自身的努力和主教练的魄力缺一不可。

泰达新赛季引援思路浮出水面,第五外援会是谁?

在中场外援方面,从“引进前腰”到“放弃第五外援的引进”再到“B2B中场”,坊间流传着着各种版本。但实际情况是由于国内NCP病毒疫情问题以及中超联赛开赛时间的不确定,泰达队只是在引进“第五外援”的进程上暂缓。在引进球员类型上如果我们仔细分析泰达目前的技战术打法和人员配备情况,那么答案则是显而易见的。

泰达新赛季引援思路浮出水面,第五外援会是谁?

施蒂利克执教泰达两年多以来,在打法上已经逐步定型,基本以“4后位”体系的4231结合4141的打法为主,在少数时间变阵“3中卫”体系的343作为球队战术的补充。那么这种情况下,如果泰达队在外援搭配上确定以中前场4名外援为主的思路,那么“第五外援”就不能是所谓的前腰类型。只有比传统前腰位置稍稍靠后的全能型中前卫,才可以同时适应4231、4141和343三种不同阵型,保证主力位置。

泰达新赛季引援思路浮出水面,第五外援会是谁?

上赛季泰达队“阿森纳”锋线组合威风八面,三名风格不同外援可以互补,但比赛中多少显得有些各自为战过于依靠个人能力,唯独缺少一名真正组织核心将三人更加完整得串联起来。因此一名攻守平衡,可以与郭皓或者郑凯木组成双后腰,并且具备“中场核心”属性得外援将是泰达队完美的选择。而纯前腰球员则必然与乔纳森位置重叠导致很难做到同时首发。如果更加形象地说明,如今泰达所需要的“第五外援”的人选需要韩国国家队寄诚庸、富力队登贝莱、大连人队的哈姆西克、深圳队塞尔纳斯等等类似的类型,而盖坦、过去的烈鸟等前腰类型的球员则并不适合如今的泰达队。

泰达新赛季引援思路浮出水面,第五外援会是谁?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