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卡恰诺夫,和兹维列夫卢布列夫梅德维德夫沙波瓦洛夫西西帕斯

卡门的杂货铺    02-15 19:34

出生于莫斯科的卡恰诺夫现在住在迪拜,相比起来那里的天气条件、地理位置以及网球设施都比他的故乡要好很多。

2020赛季,在澳网第三轮打满5盘不敌克耶高斯之后,23岁的俄罗斯人先回到家里,在Al Habtoor网球学院进行训练,然后去参加欧洲的比赛。

我卡恰诺夫,和兹维列夫卢布列夫梅德维德夫沙波瓦洛夫西西帕斯

自从2013年转入职业以来,卡恰诺夫拿到了4个ATP巡回赛男单冠军,职业生涯总奖金高达815万美元,最高排名来到过第8位。不过,自从2018年巴黎大师赛击败德约科维奇夺冠之后,他的表现就一直没有调回到最佳状态。

本赛季他在ATP杯上取得四连胜,然后输给拉约维奇。在奥克兰精英赛上,他在首轮轮空的情况下次轮被世界排名第47位的本土选手米尔曼逆转出局。

随后,他来到了墨尔本公园球场,希望能够让自己在澳网男单的签表中走得更远。

然而他的三场比赛场场都是硬仗,先是以3比1逆转世界排名第195位的马丁内斯,随后和世界排名第78位的伊梅尔在第五盘抢七中以小分10比8胜出,最终以2比6、6比7、7比6、7比6、6比7不敌世界排名第26位的克耶高斯。

我卡恰诺夫,和兹维列夫卢布列夫梅德维德夫沙波瓦洛夫西西帕斯

和澳大利亚人的那场比赛他打得并不算太差,只不过抢七中很多关键分上他在对手的冲击下有些乱了方寸。接下来他参加了鹿特丹室内赛,首轮爆冷不敌格力克斯波尔。然后,他回家出战2月17日至2月29日举行的迪拜公开赛。

不过,想要在这项赛事中有所斩获并不容易,因为参赛名单中还有费德勒和德约科维奇。前者是卫冕冠军,去年在这里收获职业生涯第100座男单赛事冠军奖杯;后者则在澳网加冕了八冠王,重新回到世界第一的宝座之上。

无论是从能力、经验还是名气上来说,卡恰诺夫都要比这些“巨头”暨“传奇”人物们逊色很多,但他只有23岁,拥有足够多的时间来学习和提升自己。

我卡恰诺夫,和兹维列夫卢布列夫梅德维德夫沙波瓦洛夫西西帕斯

在被问到对自己和年轻一代的将来是否有信心时,他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相信在接下来的几年,他将和兹维列夫、梅德维德夫、卢布列夫、沙波瓦洛夫以及西西帕斯一起接过“三巨头”的衣钵,在大满贯赛场上用冠军奖杯来证明自己。

“我们都处在一个很高的水平上,我敬重他们所有人。不要问我谁会成为世界第一,谁会是第二和第三,这个很难预测,但我相信我们有机会将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中。对我们来说,问题是什么时间我们能够登上属于自己的舞台,站上属于‘传奇’选手们的位置。这个时间我无法确保,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是,我希望自己可以成为我们之中第一个捧起大满贯冠军的那一个人。”

对于他个人来说,他表示自己一直以来考虑的都是“大事情”,不只是将世界排名提升一两位那么简单。

“因为在职业网坛所有的事情都是相关的,我希望能够站得更高,希望专注于我自己和自己的比赛,希望可以赢得更多。如果遵循职业这个规律,结果自然会变得让人开心。”

我卡恰诺夫,和兹维列夫卢布列夫梅德维德夫沙波瓦洛夫西西帕斯

不过,下一个大满贯还要等上3个月,他和各位年轻的小伙伴们还是要回到巡回赛中,去努力磨练自己。

近在眼前的就是ATP500级的迪拜公开赛,俄罗斯人在过去3年里在这项赛事中的表现都不是太好:2017年他在首轮不敌阿古特,2018年他在首轮击败伊斯托明之后次轮1比2输给普伊,2019年他以4比6、1比6被巴希拉什维利横扫出局。

“我总是期待自己能够在迪拜取得好成绩,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都无法实现。我希望今年的情况能够有所不同,因为去年整个12月我都留在这里进行冬训,或许这会对我有些帮助。”

我卡恰诺夫,和兹维列夫卢布列夫梅德维德夫沙波瓦洛夫西西帕斯

网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