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银球,尽显人格魅力

乒乓世界    02-20 18:00

原标题:小小银球,尽显人格魅力

四年前的一天,“挂拍”多年的我,信步来到大庆石化离退休管理处兴化活动室乒乓球馆,就近坐在门旁的长椅上。四张球台,八位老人,你来我往,乒乒乓乓,激战正酣。

眼前的一号球台,一位身轻如燕的老人引起我的注目,球友们都叫他“油工”——然而,从他整洁的衣着、翩翩的风度,让我怎么也不能和印象中的“油工”联系到一起。特别是球打到我的跟前,我顺手捡起递给他时,他总是说声“谢谢”,并报以亲切的微笑——地地道道的一位“白面书生”。

几天之后,我带上球包又来到球馆。“油工”见我进来,礼貌地向我点头示意。待我坐到长椅上,他打量一下我的“行囊”,竟走过来客气地说:“老师傅,想玩球吧?来,打几拍!”

于是,我们认识了。他姓“由”名“忠武”,那年62岁,退休前是总厂设计院高级工程师、技术处处长。大家都亲切地尊称他为“由工”。

几天的球场交流与接触,他那朴实无华的仪表与衣装,他那高雅大方的谈吐与举止,他那纯正高超的球风与球艺……都让我叹为观止。然而,他深受球友们的敬重和拥戴却不在于此,而在于他那谦恭和霭、处处尊重他人、事事乐于助人的人格魅力。

这几年来,我从未看到过他有丝毫“处座”的官架子。论“职位”,不说;论球技,他也绝对是我们这个小天地里的高手。但他从不以“高手”自居,不管他的对手是男是女,水平高低,他都会欣然做你的“陪练”,让你尽兴、开心,让你恰到好处地得到身体上的充分锻炼、心情上的无比愉悦和精神上的极大满足。

小小银球,尽显人格魅力

杨云庆年轻时就是一名乒乓球好手

有时,外地球友来访,偶尔他也打几场计分比赛,那时,他会更认真地投入。但是,当他大比分领先,见对方“丧失斗志”时,他就会手下留情:球,拉得不那么转了,攻得不那么重了,角度也不那么刁了——让对方得以应付,甚至得手获分,不露声色地让你重新树起信心。

去年冬天,在一次激烈的双打比赛中,为了抢救一个大角球,我不慎把腰扭了一下。伤筋动骨一百天,我不情愿地卧床休息了两个多月,偶尔去球馆,也只能坐在长椅上观战。

这一天,我感觉良好,昨晚又收看了一场精彩的乒超联赛,让我技痒,于是我偷偷地(老伴严禁我在“百日”内打球)带上球拍,又来到球馆。

我又坐在长椅上,却有些坐立不安。细心的由工见我跃跃欲试的样子,鼓励我说:“嫂夫人不在‘监控’,就下场一试吧。”我说:“怕腰还不行。”“站定不动,只推挡,别发力。”由工的话,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禁不住诱惑,我终于操起了球拍。

我直着腰板往台前一站,左来轻推,右来慢挡,虽然不能主动得分,却足以过把球瘾。我感觉不错,只是每次捡球,腰不能弯,只能劈开双腿伸直手臂才能摸着球,实在太吃力。正在休息的由工见了,二话没说,竟离开长椅,走进场地,为我捡起球来。

这怎么能行!乒乓场上用球童捡球本就不多见,更何况我今天的“球童”是年逾花甲的退休“处座”、高级工程师。如此待遇,实在让我诚惶诚恐,我百般谢绝,他却“咬定银球不放松”,尽职尽责地每球必捡。

做为一名普普通通的平民百姓,玩一辈子乒乓球,可以说从未享受过这样高的礼遇;而今,年过古稀,却由一名“处座”为我捡球做球童,真可说是我平生最荣耀的一件事了。

小小银球,尽显人格魅力

杨云庆(第二排中)与球友们合影

小小银球,尽显人格魅力。由工的魅力,让我知道:如何做人!

|本文选自2019年第12期《乒乓世界》

乒乓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