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加尼以后还能踢球吗?行内人浅谈新冠对职业球员的影响

看球大师    03-13 06:59
鲁加尼以后还能踢球吗?行内人浅谈新冠对职业球员的影响

尤文官方宣布鲁加尼确诊新冠

在新冠爆发数十天后,世界卫生组织终于宣布,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正式发展成“全球大流行”。如果说先前德乙汉诺威96后卫许伯斯确诊尚未引发轰动效应,那么意甲尤文图斯年轻后卫鲁加尼和NBA犹他爵士队中锋戈贝尔的确诊,则是如深水炸弹般引爆了所属的联盟。要知道,在短短四天之前,鲁加尼和尤文全队,包括超级巨星C罗,才刚刚在意大利德比中战胜了国米,赛后作为替补未能登场的他和所有球员在更衣室忘我庆祝。意甲、西甲和欧足联各项俱乐部赛事已正式停摆或延期,NBA联盟也当即宣布暂停所有比赛,甚至三个月之后的欧洲杯能否顺利开展都已是未知数。可见新冠疫情已经深度波及到了全世界的体育运动中。

人们往往会认为对于更为身强体壮的职业运动员来说,新冠病毒似乎并不那么可怕,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鲁加尼以后还能踢球吗?行内人浅谈新冠对职业球员的影响

首先,身体素质优越及强壮与否,并不能直接和免疫力强弱划上等号。职业足球篮球等热门项目的运动员,在赛季中需要保持一定强度的日常训练,并参加绝对高消耗的比赛。在结束这些相对高强度的运动后,暂时性的能量短缺会使得有限的能量更多作用于维持生命的系统中,例如呼吸系统和血液循环,而相对次要的免疫功能便会减弱;其次,高强度运动后往往会伴随着肌肉劳损,而修复这些损伤也会使得人体免疫功能受到影响,对各类病原体的抵抗能力变弱。只有经过一两天的恢复后,免疫功能才会回到常规水准对人体健康起到保护作用。

在目前全欧洲最严重疫区意大利内所发现的第一起病例,便能一定程度上印证这一点。这名意大利新冠1号患者在发病前,作为病毒携带者在不同的地区短时间内参加了两场马拉松赛,在以一己之力波及了超过五万名潜在被传染者的同时,自身的连续高强度运动也让他病发确诊。

由此可知,看似钢筋铁骨的运动员们未必比普通人拥有更强大的免疫系统来抵御新冠,甚至会在高强度运动后由于免疫系统的减弱而更易被新冠病毒趁虚而入。在了解了这些之后,便不难理解昨日皇马球员卡瓦哈尔在听闻西甲尚未正式停摆后的吐槽了:“难道我们是对新冠免疫吗?”那么一旦不幸感染新冠病毒,对于职业运动员会产生哪些影响呢?

对于职业足球运动员来说,肺功能有多么重要早已不言而喻。在每场90分钟的足球职业比赛中,平均每一名职业球员可能只有3分钟左右的持球时间,而其余的80多分钟,都是处于不断地进行无球状态下静止、慢速跑动、高速跑动和冲刺之间的节奏变换。

因此很大程度上说,一名球员的心肺功能强大与否,将会直接影响他在场上大多数时间内所表现出的竞技水准。举几个很直观的例子,西班牙和巴萨王朝时期的哈维,被公认为两队之“肺”,他能获此赞誉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极其优异的脚下技术功底和比赛阅读能力,还和他高人一等的巨大肺活量密切相关,这让他能够依靠出色的耐力在比赛任何阶段都支撑球队的整体运转;韩国球员朴智星在曼联效力期间,作为一名亚洲球员取得了他人难以望其项背的成就,能够以首发身份出现在赛场便是最有力的证明。巅峰期的他凭借着强悍的体能和跑动能力在世界最高级别的足球舞台上能够觅得一席之地,并被东方球迷冠以了“朴三肺”的美名。

截止欧洲时间2020年3月12日早上8点,根据ECDC(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统计数字,目前全球已经报导了多达125,518起确诊病例,其中包含4,617起死亡病例,占到了所有确诊病例的3.7%。这一数据或许并不算太高,尤其是其中不小的组成部分由高龄老人所占据,但是对于职业运动员来说,即使不担心生命遭到威胁,新冠也会对运动员本就短暂的运动生涯带来较大的负面影响。

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病又被民间称为“新冠肺炎”,显而易见,由于主要以呼吸系统为入口攻击人体,肺部是极为常见的受损器官。通常来说,绝大多数患者症状始于咽喉部,会伴随咽痛和干咳等症状,随后逐渐通过支气管蔓延到肺部,引起粘膜发炎,肺泡受损和肺囊肿,加大肺部负担,使得氧气输送更为困难。绝大多数患者会引发轻度的肺部感染,上图来自于一名33岁患者的X光扫描,红框处类玻璃状物便是其肺部内的积液,肺部充满了这些积液、脓液和坏死细胞后便引起了感染。重症及危重症者的肺功能会遭受严重不可逆的受损,包括无论对普通人还是职业运动员都影响较大的肺纤维化。

什么是肺纤维化?肺中含有纤维母细胞,这种细胞在受到物理性或化学性的伤害时,就会被活化,开始分泌胶原蛋白,造成肺纤维化。简单的说,肺纤维化就是肺受到损伤后,人体进行自然修复的结果。可以想像是皮肤的“伤口结痂”发生在肺部。一般来说,轻微的肺纤维化,患者可能毫无症状,若纤维化较严重,病患会出现咳嗽、低血氧和呼吸困难等表现。同时,一旦在这个自然修复的过程中出现异常,可能会出现纤维化疤痕,对于多数人来说,在疾病痊愈后,肺部纤维化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恢复;而对于少数年老体弱者,或者病情极其严重者,这一肺纤维化存在对肺功能造成永久影响的可能性。而这一点,对于依靠剧烈运动项目为生的体育运动员来说限制甚大,哪怕只是相对轻微的永久性损伤,或许都会使得球员未来的竞技水准出现不可逆的下滑。当然,对绝大多数年轻力壮的职业运动员来说,处于人生黄金年龄的他们在身体恢复上较之普通人尤其是老者,还是有明显优势的。

根据最新的前方信息,在意甲鲁加尼之后,英超某家俱乐部也已经确诊了三例新冠患者。此情此景,全欧洲乃至全世界范围内的封闭隔离已经在所难免,更遑论体育运动。

曾经,利物浦传奇比尔-香克利的名言“足球无关生死,但足球高于生死”被无数球迷奉为永世经典,但只有当一场真正席卷全球的大劫来临之时,人们才认识到,正如莱因克尔近日所说“在疫情面前,足球并不比生死更重要”。

此刻,我们只愿中国,欧洲,乃至全世界能够齐心协力战胜新冠,在这之后,再重新拥抱属于我们的足球。

尤文图斯 世界杯 意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