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松参赛者比普通人感染呼吸道疾病的可能性高出6倍

跑者世界RW    03-13 15:02

​选择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的背景下参加马拉松比赛风险很大。作为上周洛杉矶马拉松的参赛者之一, RW驻美记者阿什利·马特奥(AshleyMateo)描述了她的亲身感受。

马拉松参赛者比普通人感染呼吸道疾病的可能性高出6倍
马拉松参赛者比普通人感染呼吸道疾病的可能性高出6倍

阿什利·马特奥

Ashley Mateo

记者、编辑、UESCA认证跑步教练,《跑者世界》、《健康女性》等杂志撰稿人。

为写出好故事,她走访世界各地。除此之外,她还喜欢:好吃的披萨,好喝的啤酒,好看的照片。

马拉松是如此艰苦,以至于跑完全程的第一个人为此丢了性命。对普通人来说,跑42公里是4个半小时左右的不间断运动——意味着把一切(希望生命除外)都抛在脑后。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形势日益严峻,那种害怕马拉松后程崩溃的感觉也有点不一样了。

3月8日,我参加了洛杉矶马拉松比赛。这是我的备选赛。我本应在一周前参加东京马拉松,由于日本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激增,大众组比赛被取消,而改跑洛杉矶马拉松意味着我不能再错过任何一次训练。然而当我踏上起跑线时,病毒已经扩散到全球各地;洛杉矶至少有11例确诊新冠肺炎病例,全加州还有1例死亡。

马拉松参赛者比普通人感染呼吸道疾病的可能性高出6倍

通常,在马拉松比赛前一周,我会专注于健康的饮食、补水,记录最后的训练里程,并进行充足的休息。而这一次,我花了整整一周的时间纠结于令人头疼的问题:没跑成东京马拉松,我有多失望?(相当沮丧)明年还会参加吗?(当然)洛杉矶马拉松会被取消吗?(我不知道)我担心坐飞机吗?(并不)人们还会出来为参赛者欢呼吗?(希望如此!)

去加州的前一天,由于咳嗽加鼻塞,我去看了急诊,担心自己感染上了新冠肺炎。(经过三个半小时的等待,医生确认我不是新冠肺炎,只是普通感冒。如果当时医生让我不要跑,我会听的。)

马拉松参赛者比普通人感染呼吸道疾病的可能性高出6倍

我很害怕。如果我说我不担心和来自78个国家的27000名跑者(没有来自中国、意大利、韩国和伊朗的参赛者)一起站在起跑区,在一个州长刚刚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的地方跑步,还能专注地提高个人成绩,那明显都是在撒谎。

我知道那些最有可能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人普遍比我的年纪大得多,或者有慢性疾病,但在病毒肆虐的地区,让体能消耗接近极限是存在风险的。一项科学研究发现,马拉松跑者比不参赛的人感染呼吸道疾病的可能性高出6倍;长时间进行高强度活动会使人的免疫系统暂时性使用过度,增加感染的风险。

但当我真正起跑后,对新冠肺炎的恐惧很快被放在一边。我担心自己的健康,不是因为害怕生病,而是因为我已经生病了,我的身体感觉很糟糕。这里没有人戴着口罩跑步,我也没想过要和其他跑者保持6英尺的距离(我没有对着其他人咳嗽,也没有避开飞沫,我只有一个想法:从A点跑到B点,别跑崩。)我没有吃那些热心观众分发的橘子和其他零食,因为我过去也没有这样做过,并且与往常一样,我在冲过终点线后拥抱了我的爸爸。

马拉松参赛者比普通人感染呼吸道疾病的可能性高出6倍

我能理解为什么巴黎半程马拉松主办方取消比赛,为什么纽约半程马拉松也取消了。巴黎马拉松从4月推迟到10月,首尔马拉松、长城马拉松和罗马马拉松都已取消。甚至有传言说波士顿马拉松可能也会受到影响。如果新冠肺炎病毒会在聚集的人群中传播,有什么样的聚集会比来自世界各地“自愿”损害免疫系统的人们聚集在一起更危险呢?

我不知道洛杉矶马拉松为什么能按原计划进行。在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呈上升趋势的周末,真的能跑吗?我不想浪费之前5个月的训练,这就是为什么我决心要参加洛杉矶马拉松,只要它正常举办。但我也明白,虽然我可能没事,却不能保证我身边的人不会被感染。因此,取消比赛尽管会让不少人失望,但这对所有人来说会更好。

马拉松参赛者比普通人感染呼吸道疾病的可能性高出6倍

如果新冠肺炎病毒的传播是不可避免的,你会从什么时候开始老实地待在家里?什么时候应该储备洗手液、口罩、卫生纸和瓶装水?隔绝世界?

我不想让这种恐惧左右我的生活。在越来越失控的环境中,跑步和训练是我为数不多的还可以掌控的领域,我相信只要在安全和谨慎的前提下,人们可以不用放弃对自己重要的事情。所以即使比赛都取消了,我也会继续跑步,等待一切恢复正常的那一天。

全部《跑者世界》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标识、奖章、数据、视频、音频、图片之版权及知识产权,归《跑者世界》独家拥有,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方式使用或转载。

田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