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进季后赛,缺补强空间,米尔斯的中产合同为马刺未来“上锁”

Hello篮球    03-13 19:12

北京时间3月12日上午,NBA发布官方通告,宣布NBA“暂时停摆”。

截至停摆时,马刺队以27胜36负的战绩位列西部第12位,距离西部第八的灰熊队还有4个胜场的差距。在不足20场的比赛内,想要追平这样的差距并不简单。不出意外,马刺将无缘2019-20赛季的季后赛。

马刺球迷可能早就做好了相关的心理准备:那个坚如磐石,二十年如一日的圣安东尼奥马刺,终于要面临这样的可能:他们即将成为德州三驾马车中,唯一进不去季后赛的那匹老马了。

难进季后赛,缺补强空间,米尔斯的中产合同为马刺未来“上锁”

维持了数十年的稳定,暂时告别季后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从马刺队目前的阵容中很难找到东山再起的希望。过去,他们拥有NBA历史上最好的大个子蒂姆-邓肯。在邓肯退役后,马刺队开始和巨人“绝缘”。本赛季,他们在体型上吃了不少苦头。由于阵容的不足,马刺的球员要在场上对位更高大的竞争者。

尽管联盟的流行趋势是追求“小球”,用体型更小、机动性更强的球员来替代那些移动缓慢的大个球员们。但大部分打小球战术的球队,要么是在体型上“不够小”,要么是队伍内配置中有标准的内线,随时做好两手准备。而像某队那样孤注一掷,交易了卡佩拉后在完全舍弃中锋的基础上打球,一旦被其他球队研究明白,效果就会大打折扣。拆解马刺队的“小阵容”:小而不灵的阵容是如何建成的

勇士队的成功,让联盟的进攻潮流发生了变化。更多的球队开始加入“追求高效”的行列,开始疯狂地打磨篮下和三分球的进攻战术。通过拉开空间、出手更多的三分球来制造赢球机会。

马刺队主帅波波维奇曾在媒体前明确表示过对这种三分球风气的不满,但转而“口嫌体正直”,开始在三分球领域积极尝试。本赛季,马刺的37.1%的三分球命中率排在联盟第六位,但出手数和命中数仅仅排在了第29位和27位。伴随主力们遭到伤病困扰,他们只好在小球的道路上一条道走到黑。在场上摆出四后卫+前锋的阵容,堪称是除了他们的德州邻居休斯顿以外,另一个极致五小的典范。

难进季后赛,缺补强空间,米尔斯的中产合同为马刺未来“上锁”

小球时代强调的两个关键词:效率和空间。通过三分、快攻、空切和防守,在极短的时间内将进攻和防守效率最大化。三分球在战术里占据更大的比重,帮助打造更开阔的进攻空间。球员们的其他战术,例如挡拆和绕挡拆、空切上篮这类的配合也在三分球的牵制下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

如果把小个阵容比作是一台豪华跑车,远投能力就是它的发动机。而马刺队的问题就在于豪华跑车的车壳子有了(身高、体型和打法),却发现发动机的性能跟不上了。

一般球队在培养新人时候的思路有两种:

一、在队内天赋有限的情况下,选一个潜力最佳的新人做核心。老球员让位,战术地位全部安排到位,尽快将其培养成新的领袖,比如达拉斯独行侠队就是这样培养东契奇的。

二、队内核心不变,围绕原有的核心选择能力、特点最合适的新秀。定向培养,在各个位置上为球队储备更多的资源,比如本赛季早早无缘季后赛的金州勇士,就在选秀大会上摘下了帕斯卡尔,体型壮硕、打球聪明的内线,按着下一个格林的思路培养。

难进季后赛,缺补强空间,米尔斯的中产合同为马刺未来“上锁”

马刺在选秀时的决定和建队的思路存在微妙的矛盾。尽管这已经是德罗赞加入马刺队的第二个赛季,他还是带有“外乡人”的标签。围绕一个反潮流的、不怎么愿意投三分的外线核心来打造阵容本就是一件困难的事。从马刺队的选秀情况和战术打法上来看,德罗赞和阿尔德里奇都不会是他们未来的核心班底。

不以现有的双德(德罗赞、阿尔德里奇)为核心来挑选球员,因此马刺队从选秀大会上得到的新人也很难适应现有的双德和球队进攻体系。作为后卫,小白(怀特)、沃克和默里3位新人的三分球能力都有待提升。德里克-怀特场均只能以35.6%的命中率投进0.9个三分球。朗尼-沃克0.5个,德章泰-默里0.6个。3位外线新人的三分球功力都令人着急,再加上原有的“中投小王子”德罗赞,马刺队的“小”有了,但“小个阵容”中的三分球要求却远远没有达标。追本溯源,马刺是如何被中产合同限制操作的

马刺队的阵容,原本是非常有竞争力的。在邓肯退役之前,他们在2014年的总冠军之旅中挖掘出了新的FMVP科怀-伦纳德,并坚定地围绕莱纳德建队。只用了很短的时间,伦纳德就开发出持球能力,成为攻防一体的明星锋线。

以当时的情况看,3号位由小卡坐阵,2号位有丹尼格林,内线核心有阿尔德里奇,就完全能理解他们为什么会选择在1号位上下功夫。

在帕克受到伤病困扰后,马刺队看重的新秀球员德章泰-默里被委以重任。而默里的硬实力和阅读比赛的能力又不足以扛起马刺队首发控卫的大旗。于是,在2017年夏天,马刺递上了一份4年4800万美元的大合同签下了帕蒂-米尔斯。这么一来,围绕科怀-伦纳德的阵容就非常齐全了。

难进季后赛,缺补强空间,米尔斯的中产合同为马刺未来“上锁”

按照马刺队的未来培养战略,默里担任“假首发”来和首发阵容多磨合,尽快提高水准。米尔斯担任球队第六人的角色,来承担现阶段的赢球任务。尽管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米尔斯的定位都是一个第二阵容的爆炸得分手,从未真正担任过NBA级别的首发控球后卫任务。但马刺队在伤病和时间的共同作用下,决定给米尔斯一个机会。

在2017年,马刺队有意培养并完善米尔斯的技术短板,给了米尔斯大量的上场时间来锻炼组织进攻的能力。在2017-18赛季,打了职业生涯最多的36场首发,贡献出10分2.8次助攻。尽管给足了机会,但米尔斯在NBA体系上的组织功力还是很难满足要求。

米尔斯无法胜任,默里则被给予了更高的期望,并不负众望地在2017-18赛季入选了最佳防守二阵,当大家认为这又是一个“马刺出品,必属精品”的时候,默里又在2018年10月份被检测出十字韧带撕裂,马刺最被寄予厚望的一位成员在职业生涯的起步阶段就迎来了一个“暂停”。

难进季后赛,缺补强空间,米尔斯的中产合同为马刺未来“上锁”

此后,马刺队的后卫线则处于一团乱麻的状态。他们在2018年7月签下了老熟人,来自意大利的射手贝里内利并决定重用身高1米88、93公斤的布林-福克斯,马刺队在后卫线的配置严重溢出,而在伤了球队中锋珀尔特尔后,马刺队阵容中的大个子开始变得捉襟见肘。薪金空间解析,中产合同更容易变“毒药”

选中蒂姆-邓肯帮助马刺队开启了持久而稳定的强盛,但一个伟大的领袖型球员是可遇不可求的。在告别邓肯的辉煌时代后,马刺在开启新时代大门的过程中历经波折。在围绕球队核心建队的过程中,给出的2份中产合同成了最大的绊脚石。除了米尔斯在拿了大合同后未能达到预期,大加索尔4年4800万的合同也成了马刺的另外一个“中产陷阱”。

难进季后赛,缺补强空间,米尔斯的中产合同为马刺未来“上锁”

在伦纳德出走前,马刺的薪金空间是这样的:除了伦纳德和阿尔德里奇的核心双德之外,米尔斯和大加索尔的合同占据了约2800万的空间,盖伊900万,丹尼-格林1000万,再加上首轮预留、新秀和替补席边缘球员,整套阵容加起来就已经占满了近亿元的薪金空间。

对米尔斯的过高期待,和加索尔的老化,两个拿着中产合同的球员实力“划水”,让马刺在伤病和交易下,难以组建一套健康的、实力足够的5人阵容。

在伦纳德的闹剧后,马刺和多伦多猛龙完成交易。本赛季,德罗赞2774万,阿尔德里奇2600万,盖伊1450万,米尔斯占据1243万且以每年100万美元左右的幅度递增。本赛季,马刺队的总薪资为1.236亿,距离奢侈税线还有898万的距离。900万的中产合同并不足以让他们签下一个有身高、防守又足够好的侧翼球员,而这样的球员本是辅佐德罗赞的最好搭档。球星是重要,但当队内存在几份很难交易的中产合同的时候,就好像被限制住了手脚。缺乏合适的角色球员,甚至拿不出一套合理的阵容,这难受的感觉马刺是最清楚的球队之一。

难进季后赛,缺补强空间,米尔斯的中产合同为马刺未来“上锁”

建队思路不明确,阿尔德里奇已经34岁,对于一位中锋来说,即便强如邓肯,这个岁数也不得不开始为年轻人让出位置。马刺队既不想围绕着目前的核心的德罗赞建队,签下优质的侧翼3D来辅助德罗赞,又没有足够优质的球员来扛起马刺未来10年的大旗。

“犹豫就会败北,果断就会白给”,马刺的建队思路迟迟不能明确,前几个赛季又对即战力球员有强烈需求,赢球压力下给出了几个中产合同。当伤病来临,他们被限制了进一步的操作空间,摆出没有三分球能力的小个阵容只是球队在现有配置下的无奈之举。

圣安东尼奥缺乏洛杉矶那样充满着商业味道的热情,从过往20年的辉煌历史来看,“石匠哲学”更适合这里的生存环境 —— 敲开石头的是第101锤,但起作用的是已经消失了的前面的100锤中的每1锤。马刺在21世纪10年代的开局并不出色,但这是他们敲响新时代的第一锤。

安东尼 马刺 勇士 nba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