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治愈焦虑症的“医生”

心理医生开讲    03-16 16:34
篮球——治愈焦虑症的“医生”

NBA正式进入停摆期。至少未来的1个月之内,精彩的比赛将不再上演,3月的疯狂也,暂时飘散。但我想我会深刻怀念体育带来的治

时间回到9年前,那是2011年的3月,我在威斯康星州奥什科什读高中。我坐在教室里听社会学老师讲课,我知道他讲得内容非常重要。这一天,跟过去16年里我所经历的每-天毫无不同之处。这一秒,我觉得一切正常;下- -秒,我却被一种从未经历过的感受包围。

我的心脏开始狂跳,呼吸困难,甚至感到房间开始旋转。我从未经历过心脏跳动时的过度换气。这个症状大概只持续了1分钟,我却感到漫长无比。我低下头,开始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刚一下课我就迫不及待离开学校,赶忙回家向母亲讲述刚刚的情景。

几年后,我被诊断出患有广泛性焦虑症,课堂_上那次就是首次发作。这是一种常见的焦虑障碍。我的故事并不悲伤。在篮球的帮助下,我开始努力应对焦虑症。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不得不缺课- -段时间。只要我试图离开家,我就会再次经历那次课堂上的感受,因此我不得不选择不出门。幸运的是,一直钟爱的篮球运动在那时即将开启3月疯狂季。

每一场比赛我都不会错过。那个时候我经常失眠无法入睡,所以我就整天坐在电视机前观看NBA比赛和大学篮球联赛。比赛结束了,就接着在ESPN.上看集锦回放,直到有困意袭来。时至今日,我早已不记得到底看过哪些比赛,我甚至不记得威斯康星獾队的比赛,也不记得究竟是哪支球队最终赢得了冠军。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当时的我只是想感受到“人”,篮球给了我这样的机会。

我不了解打篮球是如何有利于舒缓压力的。它可能藏在球员在场上来回奔跑的移动之中,亦或是藏在对阵双方每一次酣畅淋漓的投篮瞬间。不管怎样,每一场比赛我都全神贯注。看着64支球队剩下16支,剩下2支,最后只剩下一支冠军球队,我觉得美妙极了。

慢慢地,我的焦虑程度回到了正常;或者与其他饱受焦虑困扰的患者类似,至少看起来回到了正常。有时候我的焦虑也会偶尔加剧,但我已经学会了利用静观、正念或其他呼吸方法来应对管理。时至今日,篮球依然是帮助我忘却其他烦恼的逃脱之道。

我仍然对NBA赛季满怀期待,看着雄鹿比赛忘却一切。不管雄鹿是15:67落后,还是狂揽70场胜利,看比赛就是我最好的治愈方法。现在COVID-19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闯入我们的生活,我期望三月疯狂能像16岁时一样,再次为我提供帮助。

然而,未来一段时间都不会再有篮球比赛了。NBA进入停摆期,三月疯狂也随之飘散。我与所有体育界人士一-样,感到十分受伤和愤怒。但我也深知,人类生命和安全至高无上。

人们开始担心,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在如此紧张的时刻,很多人希望可以借由体育运动缓解-丝痛苦和紧张的情绪,就像之前经历过的很多次一样。但直到下一次篮球比赛到来,至少还需要30天,这对于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来说无比漫长。

现在我意识到体育并不代表生活,现实中存在各种紧张的问题,但体育的意义也正在于此。困难时期,大家都想逃离。对很多人而言,体育正是这场逃离的手段。不管是压力过大的工作,还是周围世界纷繁复杂的各种烦心事,全世界的人们都将体育视为逃离之道。当这些烦心事发生时,我们可以聚在场馆或围绕在最爱地点的电视机旁,看着10个人齐心协力试图将球扔进球框一尽管很多时候, 球好像比球框大得多,怎么都投不进。当在观看篮球比赛时,我们不想面对现实生活。

各行各业的人们聚在一起,观看比赛,为了全美各地的篮球队加油助威,当然还有那支加拿大的队伍。NBA停了,篮球停了,很多体育运动都停了,我们的生活拼图开始变得不再完整,仿佛缺失了一块。

但是总有一天篮球会归来,我们会再次聚在一起,观看这项让人们真正团结在-起的体育赛事。治疗心理健康问题会很复杂,很困难,但体育却拥有真正的治愈力量。不管你的力量来自哪里,在最黑暗的时期记得坚持到底。

篮球帮助6岁的孩子结识了朋友,为16岁的孩子缓解了第一次恐慌发作,帮助25岁的成年人仿佛回到了孩童时代。

我怀念篮球!

nba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