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尼超长专访:幼时苦练射门练到低血糖 曾载C罗去买巨无霸增重

意甲守望者远风    03-17 10:22

少几分抱怨,多几分哲思,鲁尼说人们仍然不了解真实的他。经历了这些年那么多的报道,仍是如此。他微笑里带着些许伤感。

鲁尼超长专访:幼时苦练射门练到低血糖 曾载C罗去买巨无霸增重

总算有机会聊聊一直好奇的事情。那个文身,也就是他右前臂文的“教育,够用就行”。

这句话是鲁尼最爱的乐队Stereophonics一张专辑的标题,但也是针对所有质疑者的一句玩笑,这样的理解是否正确?“哈哈,不是啦,不是什么玩笑,”他说。“我很爱那张专辑,想要买那张专辑,再就是……这句话很符合我的性格,符合我这个人,真的。我连中学毕业证书都没拿到,但我得到的教育恰恰是我所需要的教育。”

他说的是孩提时代在默西塞德家中日复一日独自踢球的经历,是效力埃弗顿时科林-哈维和大卫-莫耶斯的悉心培养,是在足球哈佛——弗格森爵士执教的曼联度过的那些时光。

他说的是职业生涯学到的所有东西,那些东西让他缔造了无可比拟的成就——曼联生涯253球,英格兰代表队53球。他说的是在德比郡担任球员兼教练时学到的所有新内容。跟大家分享这一切,将是鲁尼为《星期日泰晤士报》写专栏的快乐体验之一。他已经34岁,已经着眼于执教生涯,但也很享受评球专家的角色,认为自己“或许应该放手一搏”,他笑出声来,“要是我跟加里-内维尔那样,准会被炒鱿鱼……”

他习惯浏览关于足球的报道——主要是通过网络,希望他的专栏“有些与众不同,能让球迷们读起来饶有兴趣。我会尽我所能,保持诚挚的态度,对大家想要探讨的任何话题给出自己的想法。”

或许他会通过为《星期日泰晤士报》写专栏,得到独特的个人体验?“没错,”他说。“我会思考我整个的职业生涯,真的,无论是我踢球还是做人方面,大家都对我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意见,有好的,也有不好的。在我看来,真的极少有人了解真正的我。大家仍然将我视为那个在利物浦长大的小伙子,中学毕业证书都没拿到,学习又很糟糕。但从踢球和做人的范畴,我感觉自己仍然有丰富的经验和知识可以分享。希望读者们能够喜欢我写的东西。”

德比郡的训练场虽然小,但却五脏俱全,在那里的一间媒体室,我俩的对话就此开始,后来又到外面的训练场上拍照,最终结束于体育馆内。采访结束,跟我们聊了太久的鲁尼冲向停车场,他要驱车回到位于柴郡纳茨福德的家中,接儿子们去看动画电影《刺猬索尼克》。

他看上去很不错:身材匀称结实,元气满满,肌肉强健——完全不像是34岁的老将的样子。早先那些拿他与加扎(加斯科因)相提并论的说法,证明完全是错误的。鲁尼已经经历过860场顶级赛事的考验,几乎从来不会缺席比赛,加盟德比郡的10周,也已经出战了15场。

鲁尼超长专访:幼时苦练射门练到低血糖 曾载C罗去买巨无霸增重

现在的他胡子拉碴,已经是4个孩子的老爸,但其精神状态跟当年那个生活在克罗克泰斯小男孩相差无几。当年的小鲁尼跳过政府租屋的篱笆墙,跑到属于当地青训俱乐部的一块沥青小场地上,寻找自己的天堂。“快乐”是他选择的词汇:足球从未停止过让他体验到快乐。到现在为止,他的膝盖上还有一块伤疤,是当年翻篱笆墙去踢球时被钉子划伤留下的。他头上还有一块伤疤,也是当时留下的。他笑着自黑:“我朝天扔了块石头,结果砸着自己了。”他会跟队友们一起踢球,直到大家都各自回家,而他自己则会继续待在球场上,直到天黑。

他练习,不断练习,将球射进球门上角,而球门则是画在一堵墙上的。他回忆道:“必须过去捡球,再走回来射门。几小时几小时地重复着,然后,我会坐下来休息一下,因为我的血糖量已经降低许多,需要吃几块糖,或者喝点饮料。”

他放学时要翻过篱笆墙才能回家,上学时也经常走那条路。他穿烂了一双又一双鞋,回家时还要尽量别被老妈发现。他回忆道:“我记得有一次用胶水把裂了的鞋粘好。我当时穿锐步经典系列,那种鞋前面有舌头,但一天之内鞋舌头就会消失不见。”

他对英超元年记忆犹新,当时老爸带他去邻居家通过卫星电视观看比赛。他还记得当年的宣传广告,广告结束后,天空体育的转播才会开始。当时他只有6岁,直到十三四岁的时候,他才真正设想自己要成为职业球员。

鲁尼14岁时被哈维——当时的埃弗顿青年队教练选进埃弗顿U19岁青年队。鲁尼说:“我那时才开始研究比赛,其他球员都比我强壮许多,因此,我踢不了中锋位置,他把我放在10号位,告诉我‘寻找空当’。我此前从来没有踢过那个位置,就看了很多利特曼宁的录像,也看过博格坎普的,但主要是利特曼宁。让我感到奇怪的是,他们所做的事情似乎并不太难,有时候只是站着不动,寻找空当,然后让比赛在你身边运转。”

16岁完成首秀后,他就开始制作自己的录像带,相信这样做能够提升自己对足球的理解。他说:“那时候没有什么YouTube,有的是真正的录像带,没有现在那么方便。现在有太多的视频剪辑,我也跟年轻球员说过,他们现在看的许多东西都不够专业,不是真正应该看的东西。”

他讲了这样一件往事:“我记得在英格兰队的时候,曾经跟张伯伦聊过。当时他还在阿森纳踢球呢。我对他说,‘你接球次数太多,总是背对进攻方向,这样让后卫很容易防守。’我告诉他,要快出球,多做无球跑动。我对他说,‘去看看奥维马斯的视频,’但他不知道谁是奥维马斯。我的反应是‘你在阿森纳踢边锋,怎么会连奥维马斯都不认识?’”

鲁尼超长专访:幼时苦练射门练到低血糖 曾载C罗去买巨无霸增重

从斯特林身上,也体现出恰当研究比赛的价值。鲁尼分析道:“斯特林是那种凭直觉踢球的球员,能力出众,现在他已经展现出最棒的自己。他自己非常努力,而更多则是因为瓜迪奥拉。瓜迪奥拉加深了他对比赛的理解,因此他展现出与以往极大的不同。也就是说,他知道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在我看来,在这方面,瓜迪奥拉是最出色的。”

鲁尼从以往的主帅身上学到了那些品质?“范加尔的赛前准备,弗爵爷的球员管理,穆里尼奥的坚持己见:在我看来,有时候的确需要固执一点。阿勒代斯则思路清晰。身为教练,必须根据球队的现有水平来因材施教,这就是大山姆一直做的。一旦我成为主教练,相信我也会有自己的一套。”

战术方面呢?“范加尔显然是最优秀的,”但从总体而言,“弗爵爷甩所有其他主教练几条街,你们无法想象他有多出色。”

“其实也没有那么复杂。最重要的是他给予大家信任。他相信教练们能够带好训练,相信球员们能够踢好比赛。大家总会问,他当年怎么给我们开队会,其实,他更多地只是鼓励我们,‘你们能比他们踢得好很多,去拿下比赛吧。’”

鲁尼超长专访:幼时苦练射门练到低血糖 曾载C罗去买巨无霸增重

“每逢关键比赛,他的讲话则会精彩很多。我们捧起欧冠奖杯之前(2008年,在莫斯科举行的欧冠决赛击败切尔西),其实有三四十分钟踢得很糟糕。他则强调了比赛的艰苦性,告诉我们可能要坚持到120分钟,之后就可以回家享受生活,回去开我们的好车。但现在的教练们更多只是努力保住帅位,为的只是讨生活。”

“客场比赛的时候,他会选择出发前在酒店里开队会,这样球员们就有时间在大巴上考虑他说的话。随着大巴的行进,我们可以透过车窗向外看,抵达球场后,则会看到球迷以及安保人员。前往球场的这段时间,给予我们与以往不同的思考模式。”

几周前,他刚刚见过弗格森,那是联赛杯曼联对阵曼城的比赛。他俩还聊了天。“他生病了,但气色还不错,能够见面真的很棒。”他俩的关系?“没错,我们关系很好。以往我们确实曾经有过不同意见,但意见不统一对足球而言是件好事,让你能够因此而进步,还能够以不同的角度考虑问题。”

如今,鲁尼已经不再年轻,他在德比郡帮助主教练科库管理球员,他从弗格森那里学到了特殊的心理辅导方式。每当弗爵爷逮住鲁尼或者吉格斯,一通猛批,他真正的意图往往是以这样的方式来提醒那些更为敏感的球员。如果C罗盘带太多,半场的时候,弗爵爷会敲打鲁尼,让他少带点球;如果纳尼过于粘球,吉格斯则会因此被痛批一顿。

“激励我的最佳方式?当面锣对面鼓,”他说。“我往往能在稍稍感到愤怒的时候,发挥出自己的最佳水准。弗爵爷清楚我需要什么。我说过,在他账下踢的比赛,有90%我们都会在半场休息时发生争论。”

有时候情况也会失控,就像2009年在朴茨茅斯那次,鲁尼承认当时他“很可能有点过分”,也后悔自己在更衣室争吵中所说的话。“我一直没法习惯(弗格森突如其来地批评他)。我常常会想,‘我踢得很好,今天他会批其他人吧。’但结果被骂的又是我。”

“在朴茨茅斯那次情况最糟。真的很糟糕。那次发生在半场休息时。重新回到赛场后,我完成了帽子戏法。我记得我坐在大巴上想,‘我做得是有点过火’,但弗爵爷的好处就在于,他去上厕所或者拿咖啡的时候,回来的时候经过你身旁,会做点什么,比如,拍拍你的后脑勺。那是他的方式,这样的举动等于说,‘争吵已经过去了。’他从来不会记仇。”

他是否需要教练给予他更多关爱?“不,真的没必要。”他不需要任何人的表扬,他永远是第一个做自我批评的人,而且是批自己批得最凶的人。“比如说,我在对阵曼城那场比赛倒钩破门(2011年),我回看比赛录像,为的却并不是欣赏那个进球,而是回顾我传丢的那些球。那是我踢得最烂的比赛之一。甚至我进球前的那次触球,给斯科尔斯的喂球也出现了偏差,我踢得真的很烂。”

鲁尼被误解最多的是他与他人的沟通。人们常常拿他早期接受电视采访时舌头打结的情况说事儿,但那只是因为害羞。在更衣室里,他一直非常友善,也很受队友们喜爱,擅长跟各个年龄层、各种背景的队友们打成一片。

“最近有人问我,你是哪种类型的队长:罗伊-基恩那种,杰拉德那种,还是特里那种?”他说。“我曾经跟不少出色的队长合作过,但我感觉自己最优秀的品质是愿意帮助队友,帮助他们成为更棒的球员,并从中感受到快乐。不管在队会上、在场上、在更衣室里还是一对一交流,跟队友沟通都能够让你更加了解这个人。”

范例一:特维斯--鲁尼在曼联时代的锋线拍档,出了名地不太会说英语。“他住的离我家不远,所以每次踢欧冠客场,我都会载他去机场。我在更衣室里也一直尝试跟他交流——我喜欢跟其他前锋探讨跑位之类的事情。我记得其他队友看到我俩都会笑,他们心里会想,‘这俩家伙怎么沟通呀?’但真的很奇怪。我俩总能够理解彼此的意思。我们会打手势。就算在车上,我俩的沟通也毫无障碍,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范例二:C罗。“说到克里斯蒂亚诺,我刚到曼联的时候,我俩经常结伴去训练和比赛。我记得有一次,是比赛前一晚,我们去了趟麦当劳,因为他想吃巨无霸。当时他很瘦,所以要增重。我开车,所以不得不载他去汽车餐厅,让他买巨无霸。”

鲁尼超长专访:幼时苦练射门练到低血糖 曾载C罗去买巨无霸增重

如今,35岁的C罗每天分6次进食,吃的都是健康食品,除了8小时的正常睡眠,每天还要睡5小觉,为的就是尽可能地别被时间拖住脚步。鲁尼再次露出苦笑,说:“他有4个孩子,我真不知道他怎么能始终坚持那样做!但C罗就是C罗,他的身体好极了,而我从来未曾拥有过最棒的身体,但我也能够踢满90分钟,能够坚持每天刻苦训练。我毫不担心我的体能,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会停下来的。”

鲁尼跟德比郡的球员合同签到明年,他也希望从明年开始欧足联职业教练证书的学习,但他仍将继续在球场上发挥重要的作用。他1月2日首秀以来,德比郡已经从英冠第17位稳步上升,重燃跻身升级附加赛区域的希望,在足总杯也进入第5轮。他表示:“二十四五岁的时候,我认为自己永远不会去英冠踢球,但等你上了年岁,会感觉英冠也是不错的联赛。”在科库的战术体系中,他会根据对手的不同,出任进攻型中场、控球型中场又或者全能中场,但不管他在哪个位置首发,他始终起着德比郡进攻总指挥的作用。

他“深知如何胜任4到5个位置,以免必须在比赛中出任其他角色,”他也总是客串其他位置,就像在英格兰队或者在曼联搭档C罗时,他往往会被牺牲,放在前场边路。然而,从他研究利特曼宁那天开始,就爱上了分析比赛,爱上了分析不同位置球员所应该承担的任务以及战术作用。

鲁尼喜欢看利物浦和曼城的比赛,“因为我会设想自己在克洛普或者瓜迪奥拉手下踢球,想象在他们的指导下踢球我会怎么做,这真的很疯狂。我会想,如果我真的在这两支球队中的一支踢球,我也知道如何适应他们的战术体系,不需要他俩告诉我应该做些什么。在我看来,没有太多球员能够以这样的角度来观看比赛,这恐怕也是我能够胜任多个位置的原因吧。”

他如何看待足球的改变,比如足球越来越看重数据?“数据很重要,但体能师和医生可能更看重这些。我也曾经跟这样的教练合作过,他们希望球员每场比赛奔跑的距离都超过某个数据,在比赛中始终保持某种较高的强度,我甚至看到过某些中卫球员,在角球进攻时高速前插,然后高速回撤到自己的位置,为的就是保持所谓的高强度。这样显然是错的。穆里尼奥不让球员们那样做。我问过他原因,他说他能够看出哪些球员真的足够努力,我同意他的观点。如果哪些球员出现懈怠,教练完全能够看得出来。”

我上次和他碰面时,是在华盛顿,鲁尼一家正享受着不同的国度及其文化。鲁尼喜欢步行穿过市中心,一直走到国会大厦,4个儿子则热爱那里的综合性卖场。但他想念英国足球的激情,想念远在英伦的家人。对他和科琳来说,回家真的很棒。与凯伊(10岁)、克莱(6岁)、基特(4岁)以及卡斯(两岁)共度的亲子时光弥足珍贵,当然也热闹十足。

鲁尼超长专访:幼时苦练射门练到低血糖 曾载C罗去买巨无霸增重

孩提时代,他就生活在全是男孩的环境里,跟弟弟格拉汉姆及约翰一同生活;而在克罗克泰斯,他则会跟科琳的兄弟们在街头游荡,做些足够狂野的事情,比如在叔叔的拳击馆练拳。

在鲁尼家中,“必须要保持冷静,”鲁尼说道,“尤其是当男孩们的小伙伴或者表亲们都在场。圣诞前夜,我家老大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一块飞镖靶。而且就是那种孩子玩的飞镖,很柔软,但尖端有点硬。他把那东西挂在暖房里,第一镖飞出,就打碎了一扇窗户。那可是圣诞前夜呀!我们只能暂时用纸板把它挡起来,用用胶带固定住,等假期结束,再找人来修理。”

圣诞节窗上粘着纸板,这可真难以想象,这可是球星的生活呀。但鲁尼一直都是最接地气的球星。想想“教育,够用就行”这句话吧,他是否觉得这话是对跟他年纪相当的北方工薪阶层男孩们的讽刺呢?

他说:“不,我不认为这里面存在某种偏见,但我会说南北方确实存在着差异。很多北方人认为南方人拥有更多特权,不管他们的想法是否正确,可来自利物浦、曼彻斯特或者纽卡斯尔的人们的确为自己的出身感到骄傲。这恐怕就是出现敌对情绪的原因吧。”

“生长在北方很棒,我可不想改变这一事实。”他就是他,不会太多地改变自己。来见见维恩,希望他的专栏能够帮助你们更好地了解他。

作为球员兼教练,同时也是孩子们的老爸,鲁尼为一件事情感到担忧,那就是社交媒体给年青一代带来的威胁。

他态度明确地表示:“到目前为止,年轻球员面对的最大挑战就是社交媒体。”在他看来,足球圈必须更加努力地教育和保护好年轻人们。

“从某种角度来说,社交媒体很不错,”鲁尼说,“但它也存在明显的缺陷,应该设置课程,教导年轻球员如何使用社交媒体,何时使用社交媒体。有时候他们在社交媒体贴出的内容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出现在错误的时间,俱乐部应该在这方面更多地指导球员们。”

鲁尼可是所有现役英格兰球员中的社交媒体大咖,推特、脸书以及INS总共拥有5600万粉丝。他承认,那些内容可以在公共网络上与大家交流,那些则不应该拿出来说,同样需要不断地学习和累积经验。

他表示:“年轻的时候,我丝毫不会掩饰自己,不管什么东西都往推特上发,很容易引起大家的注意,所以,在我看来,球员们越快学会如何合理使用社交媒体,他们就会越早受益。”

他关注最多的是网络暴力如何毁掉球员们的心理健康。“那显然会影响到自尊心,”鲁尼说。“我看到过,球员们结束比赛后,刚刚走进更衣室,第一件事就是用手机看推特。自然,如果那名球员拥有上万或者上百万粉丝,自然会有几个人说些难听的话。在我看来,最糟糕的事情就是球员们过于看重这些负面的评论。”

鲁尼一直在直来直去的更衣室中成长,性格腼腆的人很难适应,像弗格森爵士以及莫耶斯这样的主教练,像罗伊-基恩及邓肯-弗格森这样的队友,他们会当着你的面说出自己的想法。但他却对这些心存感激,因为在他看来,毫不掩饰的评价对于塑造性格非常有益,拐弯抹角则只能起到反效果。

鲁尼超长专访:幼时苦练射门练到低血糖 曾载C罗去买巨无霸增重

鲁尼说:“比赛结束后,教练和队友们往往能够对我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告诉我我到底踢得怎么样。‘你今天踢得太垃圾,’当他们说这样的话,我自然早已心知肚明。而不是通过推特。推特上的某些家伙,很可能这辈子都没有碰过足球,很可能甚至连比赛都不看,那么,干嘛要听他们胡说八道呢?”

作为4个男孩的父亲,最大不过10岁,鲁尼也对年轻人的网络生活感到担忧。他表示:“作为父母,我当然会担心。有太多东西我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浏览,但真的很难控制,因此,最好能够教导他们网上的哪些内容可以看,可以模仿。”

在他看来,数字时代“让年轻人变得与以往不同。在现在的更衣室里,你会看到球员们都戴着各自的耳机,摆弄着各自的手机,甚至在赛前跟自己的伴侣视频。”

“作为教练或者主帅,必须理解这种情况是社会发展的产物。不只是足球,而是社会。在我看来,我们不能像过去的主教练那样,告诉他们‘在更衣室禁止一切类似活动。’对待球员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你告诉孩子们不该做什么事,他们早晚还会做,不能强行制止,必须理解他们,耐心地教育他们。”

曼城 利物浦 英超 世界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