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中超球队的「流浪日记」

体育产业生态圈    03-17 13:02
疫情之下,中超球队的「流浪日记」

若按照原定赛程,上周末2020赛季中超第四轮的比赛就将全面打响。而如今因为新冠疫情影响,仍有不少中超球队散落在世界各地。

其中若算上集训中的国足,最多时多达11只中国球队同时在阿联酋集训,甚至有不少球迷戏言「干脆直接在阿联酋弄个小联赛踢吧!」

虽然中超开赛日期悬而未决,但由于境外的疫情起势,也让球队开始纷纷踏上了归乡之路,在国内开始自我隔离,寻找下一个国内的集训地。不过,这个格外漫长冬歇期如何结束,现在依然无人知晓。

文 / 宋 鑫宇

编辑 / 郭 阳

北美体育停摆,五大联赛停摆,在中国体育暂停了两个多月之后,世界体育也陆续陷入了停摆,打开各大体育APP,赛程里满篇的「延期」,看得人心生烦闷。

联赛停摆,无论放在哪个地方都是牵一发动全身的大事件,球队的商业收入、联盟的整体转播收入,赞助商们的营销宣传回报,每一方都遭受着难以估量的损失。

因此,在国内疫情逐渐控制之时,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期盼着中超可以早日恢复,甚至有可能,中超可以成为未来一段时间里,世界上少数可以进行的足球联赛——不知道如果真的是这样,外流的外援又会怎么想……

疫情之下,中超球队的「流浪日记」

图片来源:懂球帝

此外,球队和俱乐部们的如何面对停摆期,则是更多普通球迷最关注的焦点。

如今,CBA已经传出改为赛会制重新开赛的讨论,4月中上旬是目前传出的声音,而中超联赛何时恢复,至今仍无定论。

这个被上赛季赛程压缩,显得短暂而忙碌的冬歇期,也因此变得格外的漫长。

01

从最短冬歇,到最长集训

长集训,一直是中国男足最为人诟病的传统特色。然而在疫情之下,仍处在冬训状态中的中超球队们却被迫只能保持长时间集训的状态。

↓中超球队冬训情况统计(资料来自网络)

疫情之下,中超球队的「流浪日记」

「计划赶不上变化」是这个冬歇期每个中超球队最真实的写照。

作为中超新军,石家庄永昌是最早开始进行冬训的球队。早在去年的12月中旬,球队便在海口开始了第一阶段的冬训直到春节之前,而在短暂的春节假期之后,1月底永昌全队奔赴阿布扎比开始了第二阶段冬训。

疫情之下,中超球队的「流浪日记」

然而随着国内疫情的持续,永昌不得不延长了集训期。俱乐部工作人员也告诉氪体记者:「因为国内疫情的情况和联赛的延期,只能延长在阿布扎比的集训期。事实上直到现在也一直在这边集训,目前暂时还有定一个具体的归期,不过看情况应该会在三月下旬计划回国。」

从第一阶段冬训开始,在三个月的时间里永昌持续集训时间已经超过了70天。如此长期的集训时间不可避免的对球员的状态产生了一些影响。

「在外边确实已经待了很长时间了。我们也在想办法调整队员的精神状态,比如在集训过程中放放假,现在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为了不让队员们在长期集训中的过于枯燥,永昌在集训过程中也通过更换下榻的酒店和训练场地的方式,来保持新鲜感。

同样在阿联酋集训的恒大,也正在经历着长时间集训带来的痛苦。到目前为止卫冕冠军在迪拜进行的三场热身赛上共丢十球、一场未胜,可见集训对于球员们状态的负面影响已经开始产生。

疫情之下,中超球队的「流浪日记」

恒大也于3月11日结束迪拜冬训,回国开始放假

相比之下,这种情况在如今仍在西班牙冬训的武汉卓尔队中更为明显,作为重灾区,从1月6日就离开武汉的卓尔队员,如今已经在外流浪超过两个月的时间。

为此,球队在集训之余不断组织活动来活跃球队气氛,诸如队内的乒乓球比赛、以及受邀观看西甲国家德比。

疫情之下,中超球队的「流浪日记」

据报道,卓尔也在14日踏上回家的路。或许正像卓尔外援巴普蒂斯唐说的那样——「中国现在是最安全的地方」。

的确,目前越来越多的球队踏上了回国之路,一方面,海外疫情蔓延,另一方面,国内多个城市疫情控制情况良好。此时选择陆续回国,也可以给球员们一个短暂的假期舒缓一下疲惫的身心。

随着亚足联宣布小组赛全面延期,已经留在迪拜备战超过一个月的上港队果断选择回国进行调整,而国安也取消了原定第四阶段在迪拜的冬训,全队返回北京。据悉,国安下一阶段将会前往海口集训,等待联赛的最新消息。

不过如此之长的冬歇期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不少球队都表示,这一段时间让队内伤病情况好转很多,不管是新伤、老伤还是刚刚复出的,正好趁着这段时间能好好休整一下。

02

备战就是从一次推到重来,到下一次推到重来

事实上,长期集训下如何保证球员状态这个难题,还不是摆在中超球队们面前最大的麻烦。

联赛的整体推迟,意味球队们原本根据日程表所指定的训练被全部打乱。

原定计划在日本备战2月5日超级杯的申花,在年前第一阶段海口冬训期间,收到了超级杯取消的通知。因此申花取消了前往日本冬训的安排,决定年后提前飞赴珀斯,提前一周准备澳大利亚备战2月11日和珀斯的比赛。

然而就在出发前一天,2月1日澳大利亚政府开始限制中国公民入境,不得已之下申花只能把海外集训地临时改在了迪拜。

疫情之下,中超球队的「流浪日记」

从日本到澳大利亚再到迪拜,申花今年的海外冬训之路一波三折

亚足联第一次将亚冠小组赛首轮比赛延期至4月7日时,俱乐部工作人员就表示:「球队之前是按照4月7日第一场比赛来备战,延期就等于之前在海口和第一阶段在迪拜的训练全都白练。现在主教练很头疼,因为冬训是不能间断的。但也不能一直训练不休息,这样球队也没状态,所以还得给球员放假。如果比赛时间再发生变化,那还得再做变化。」

没想到一语成谶,全面延期至5月之后的小组赛,让几只有亚冠任务球队的备战计划再度泡汤。

「现在最头疼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比赛,这意味着主教练根本没有办法做训练计划,只能练一阵放假一阵。」

苏宁则是经历了两次迪拜冬训。眼见中超开赛时期迟迟未定,再加上不用打亚冠,苏宁索性2月底结束第二阶段迪拜冬训,回国待命。奥拉罗尤也给全队放假,具体恢复训练时间,会根据联赛开赛时间而定。

疫情之下,中超球队的「流浪日记」

石家庄永昌也告诉氪体记者:「从球队来讲,最大的问题就是在于没办法做一个长时间的一个统筹,只能是说去观望着进行自己的备战计划。不过现在所有球队都面临这种情况,所以对于每个球队来说都是公平的。」

对于开赛后的可能会被压缩的赛程,倒是并没有给球队们造成太大的困扰。

「赛程来说目前足协也还没有确定,不过从亚冠来看整体也拉长了,如果说中超4、5月份能够开赛,像上赛季一样一直踢到年底的话,其实跟往常正常的赛季长度差不多。三线(联赛、亚冠、足协杯)压力也不是特别大。」

而在亚冠球队之外,中超新军同样认为赛程密集也不会给球队造成太多麻烦「赛程大家都是一样的,作为升班马没有多线的压力,体能储备上可能我们还会更有优势一点。」

疫情之下,中超球队的「流浪日记」

说到球员的体能储备,永昌还向氪体记者特别提到了最近引起了广泛关注的「春季大练兵」。

「足球确实是需要技术,但是体能也不能被忽视,这是一个运动员的基础。其实足协的这个春季大练兵也是一个号召球队们努力训练的指导性文件,也是落实总局整体的要求,并不是要进行强制性的测试。」

「从我们俱乐部的角度来看本身体能储备就是我们冬训的一个重要科目,跟足协和总局的出发点是一样的。十二分钟跑、YOYO这些一直是我们常规训练手段。只不过球迷们可能不太了解具体情况,中国足球热度又非常高,就引起了关注,其实没有必要做一些过分的解读。」

03

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走不了

应对漫长又密集的赛季,体能是其中一部分,而另一部分则是阵容厚度。毕竟体能再好,球员也不是铁打的,难免会出现问题。

随着转会窗的关闭,虽然各家球队陆续都顺利完成了引援工作,但是疫情确确实实给球队们的引援工作造成了一些麻烦。

升班马青岛黄海原本接近与荷兰中卫麦克-范德霍温达成一致,但是随着疫情的爆发了,球员最终没有选择加盟。

不过更多的球员并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鲁能新签下的外援卡达尔加盟之初就坦言自己并不担心:「我一直在关注这次疫情的情况,而且不幸的是,就算待在意大利其实也未必就更安全,所以我一点都不担心。」

疫情之下,中超球队的「流浪日记」

不幸的是如今意大利真的成为了欧洲疫情爆发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联赛已经全部停摆,当然了这都是后话

而坊间传闻担心疫情而解约的永昌外援莫雷洛其实也并未因如此,据永昌向氪体记者透露:「今年适逢克鲁塞罗百年诞辰,球员本身对克鲁塞罗有很深的情感,考虑到这个以及他对我们的贡献,进行沟通我们才同意和他解约的。」

事实上在解约之后仅仅四天,永昌便签下奥斯卡最为球队的新外援,可见疫情对于外援的引进并没有造成太大困难,甚至于延长的集训期还给了球队们更多时间去挑选外援。

有球队向氪体记者表示:「因为开赛之前还会有一个三周的转会窗,所以通过集训还可以看目前外援的磨合情况,如果不满意的话也有时间再进行操作。反倒是国内球员的转会因为疫情影响要更大一些。」

因为疫情,一部分中甲中乙球队还没有开始进行冬训,很多中超球队的边缘球员暂时无法前去试训,只能留在球队当中。同时因为下赛季中超国内球员报名名单人数限制在27人,所以有球员无法离队球队也就无法腾出名额签新的队员。

例如,再次凭借足协杯冠军杀进亚冠的申花,经过了冬窗的大规模引援,目前一线队有多达42名国内球员,这就意味着将有至少15名球员无法跻身新赛季的大名单,那么对于他们来说新赛季该何去何从呢?

「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亲爱的妈妈;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没有一个家。」

陈星《流浪歌》中的这句歌词,或许唱出了目前所有中超球队的心声。等待疫情过去,等待赛事开始,等待着真正的新生。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