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象大鹅头部并购,多方角力中冲击美股上市?

陀螺电竞    03-17 14:49

文/汞灯

小象大鹅头部并购,多方角力中冲击美股上市?

 

小象互娱、大鹅文化,游戏MCN头部并购,行业发展翻开新篇。

头部并购再一次发生了,这一次,在游戏MCN领域。

 

2012年8月,优酷和土豆以100%换股方式合并成优酷土豆股份有限公司,合并后的优酷土豆月用户规模突破4亿,意味着当时三分之一的中国人成为优酷土豆的用户。2015年11月,阿里巴巴集团和优酷土豆集团宣布,双方已经就收购优酷土豆股份签署并购协议,这项交易以全现金形式进行,媒体预计总金额超45亿美元。

 

2016年8月,占有中国网约车市场最大订单额的滴滴与优步中国宣布合并。合并后公司估值据悉为350亿美元,双方达成战略协议后,滴滴出行和优步全球相互持股,成为对方的少数股权股东。滴滴与优步合并后,其中国市场份额占到总体80%以上,刚合并不久,就被易到提出向中国商务部反垄断局要求调查。

 

2020年3月,中国两大游戏MCN企业小象互娱与大鹅文化正式宣告合并。根据合并协议,二者将联合成立深圳市小象大鹅文化有限公司,原小象互娱创始人窦雨潇将担任新公司CEO。据相关媒体报导,小象互娱预计公司2019全年营收超过10亿元,大鹅文化则预计全年营收超过5亿元。

 

8年前,优土豆并购拉开视频网站战争新序幕,4年前,滴滴优步并购终结了汽车领域的共享经济战争。又一个4年,头部并购的机会来到了游戏MCN这一新兴产业,是结束旧战争还是打响新战争,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头部并购推动中国游戏MCN迎来行业成熟期,规模效应将使头部游戏MCN发展突围下一阶段。

 

1

寡头格局背后的营收模式窘境

直播市场的资源是排他性的,小象大鹅的头部合并,会在加剧寡头化的情况下争取更多发展资源。

 

过去,中国游戏MCN业界发展呈寡头化趋势,头部机构与底部机构在资源上的差距大,且能稳定在中腰部位置的MCN不多。据《2019中国MCN行业研究白皮书》显示,2019年中国MCN机构数量将达到6500家。另据不完全统计,预计到2020年,中国游戏直播及游戏MCN市场规模将超过400亿元。但同时,白皮书指出截止2018年12月,仅有6%的MCN机构营收过亿。

 

在游戏MCN的战场,顶尖IP内容、KOL等资源始终有限。小象互娱与大鹅文化均吸收了业内绝大多数知名主播。不仅是经纪模式,近年来,越来越多顶级主播以合伙形式加入游戏MCN,例如前电竞选手PDD,领投小象互娱1.25亿的A+轮投资。

 

小象大鹅头部并购,多方角力中冲击美股上市?

 

当头部MCN着手收编更多电竞游戏KOL的同时,人气主播们也乐意抱团发展。目前,人气电竞主播的收入主要来源于直播打赏,用户付费习惯不好培养,难以造成长期稳定输出。而通过成为合作伙伴、获得股权的方式进入MCN领域,能让人气主播拓展收入模式,使自身生涯规划更具稳定性。

 

小象大鹅头部并购,多方角力中冲击美股上市?

MCN机构C端主要盈利模式

 

而对于游戏MCN,合作伙伴的入股标志着这些头部主播的收入将成为公司营收数字的一部分。MCN本身的利润率相对低。头部主播的营收直接纳入公司营收数据,会使财务报表在数字上更好看。除打赏分成以外,还有利用KOL做产品推广等营收模式,然而电竞游戏上游领域的寡头化远比MCN领域严重,具有庞大资源的顶级客户数量不会太多。

 

拥有电竞游戏领域最多资源的是腾讯,小象互娱和大鹅文化在此前多轮融资中都少不了腾讯的身影。腾讯兴趣内容基金(TOPIC基金)曾在2018年4月、2019年11月分别首次投资小象互娱、大鹅文化。

 

游戏MCN的现状面临一个特殊的局面:在下游,主播需要寻求资源抱团发展,收入模式仍未成熟;在上游,腾讯已经基本覆盖了中国电竞领域的话语权,电竞布局接近完全成熟。MCN作为两者之间的连接点,也正处于这个不上不下,说成熟也不是不成熟也不是的位置。

 

近年来,腾讯整合直播行业的消息时有传出,腾讯的资本布局斗鱼、虎牙、快手、B站,去年9月亦有媒体表示腾讯IEG将着手整合虎牙、斗鱼、企鹅电竞三家。直播平台的战争尚处于淘汰赛,游戏MCN领域却已接近总决赛,决赛的哨子,由腾讯来吹。

2

多方交织的权力游戏

 

在一封大鹅文化的内部信上,CEO王宇阳提到:“在我们与小象的共同股东腾讯TOPIC基金的推动下,大鹅文化将与小象互娱1:1换股”“本次合并双方管理层均未出售股份,并保持着对MCN行业的持续看好。”两点要素。即表明此次合并的重点:腾讯为主要推手,小象大鹅头部并购后地位对等。

 

小象大鹅头部并购,多方角力中冲击美股上市?

内部信原文

 

但据部分消息人士表示,此次合并后小象将占主导地位,由天眼查了解到,合并的小象大鹅目前股东信息仅有小象互娱CEO窦雨潇一人。而此前发出内部信的大鹅文化CEO王宇阳,在不久后于朋友圈宣布离任大鹅文化,并表示原大鹅文化所有工作均移交小象CEO窦雨潇。

 

据悉,出走大鹅的王宇阳已经确定加盟B站,而B站本身亦是腾讯系资本布局之一。离开了大鹅,也没有走出腾讯的五指山。可以想象的是,今后王宇阳将与小象大鹅形成特殊的竞争关系,但这一竞争仍然会被腾讯内部消化,是新征程,却与大鹅时期的MCN竞争本质未有太多变局。

 

小象大鹅头部并购,多方角力中冲击美股上市?

 

此前,大鹅文化自17年起经历多次融资历程,对象包括电魂、盛大、腾讯。王宇阳本人持股比例17.47%。而在窦雨潇名下,只论深圳市小象互娱文化娱乐有限公司,窦雨潇本人持股49.78%。

 

在这种情况下,小象侧毫无疑问会占主导权,大鹅侧初创团队的股权在合并中被进一步稀释。从大鹅的视角,TOPIC基金为首的腾讯系已经扼住了大鹅的咽喉,但小象互娱面对这次合并仍然保留余力。回到那篇内部信,TOPIC基金主导所言为实。

 

靠打赏收入,游戏直播平台与游戏MCN吃同一碗饭,但同属腾讯,IEG与TOPIC基金却不是同一桌的人。前文提到,去年曾传出腾讯考虑整合虎牙、斗鱼、企鹅电竞三家的风闻,当时提到的主要推手就是IEG。但TOPIC基金并不属于IEG部门,从其公开的投资事件来看,的确是以“兴趣内容”为主,没有在价值领域掀起巨大风浪的内容项目。

 

小象大鹅头部并购,多方角力中冲击美股上市?

TOPIC基金公开投资事件

 

相比过去这些项目,本次主导的小象大鹅头部并购,会在价值层面成为TOPIC基金创立三年来接手最庞大的项目之一。据悉,小象大鹅的阶段目标将是赴美上市,这也会成为TOPIC的重要实绩。

 

内容支撑是TOPIC基金深耕的领域,小象大鹅的头部并购利于形成规模效应,整合资源缩减成本。TOPIC想借这两团揉在一起的雪球滚大估值,来到快车道,实现更高盈利的新层面。

 

如果IPO成功,小象大鹅将成为中国游戏MCN赴美上市第一股。去年,电商领域的如涵控股已经敲钟成功。若能打造游戏界的如涵,TOPIC基金将会记下首功。

3

下一个如涵?还是崭新的自己?

 

去年四月,中国电商MCN如涵控股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模式为深耕垂直领域:过去只卖自己品牌的服饰,近年也尝试帮其他商家带货。在扩大网红规模的同时,整合电商产业链,扩展更多的变现渠道。在2020财年三季度经调整的盈利情况分别为:-2160万元,248万元,2100万元。扭亏为盈显示企业发展态势良好。

 

小象大鹅头部并购,多方角力中冲击美股上市?

 

而在游戏MCN领域,美国本土上市公司却寥寥无几。2007年,Youtube推出合作伙伴计划,为优秀的内容创作者提供广告与视频订阅收益,并抽成45%。内容创作者的抱团化又诞生了被Youtube承认的专业MCN机构,它们收取Youtube首次抽成后40%左右的再抽成。

 

2014年被迪士尼以5亿美元收购的Maker Studio是知名海外MCN,订阅人数超过1亿的PewDiePie曾是旗下签约主播。Maker Studio最终于2017年被迪士尼解散改组,在迪士尼看来,Maker Studio收入渠道单一,且品牌效应匮乏。

 

收入渠道亦是小象大鹅IPO需要注意的重要问题。不同于电商MCN类广告效应的带货模式,游戏MCN以明星主播的打赏收入占到巨大比重,欧美传统观念中的游戏主播却以订阅费与会员费为主,TOPIC与小象大鹅如何说服欧美投资者其模式具有可持续性?

 

两周前,斗鱼因股价低被美国三家律师事务所发起调查。中国游戏直播模式能否被欧美投资者理解,仍需要打上巨大的问号。古人有云唇亡齿寒,虽然远不到亡的程度,小象大鹅却同样可能面临斗鱼式尴尬,需要做好警示。

 

而无论如何,合并后的小象大鹅将是中国游戏MCN毫无疑问的领军者,其赴美经历也将展示游戏MCN在投资者眼中的真实价值定位,届时小象大鹅的具体盈利情况也将由招股书揭示。TOPIC基金等资方、小象大鹅自身,两者能否把中国MCN抬上下一高峰,也值得期待。

 

结语:

 

通过头部并购,中国游戏MCN实现了自己的洗牌,在开启行业新阶段的同时,寡头格局势必更为加剧,但一直存在的收入模式狭窄,过于依赖不稳定的直播打赏的模式亦亟需解决。受腾讯为首多方利益牵绊的小象大鹅,将以未完备的状态冲击纳斯达克?

 

就过去斗鱼的一系列股价事件而言,笔者对现今的小象大鹅赴美上市并不乐观。尤其是在疫情冲击下美股多次触发熔断,恐怕经济下行还将持续很长时间。终结业内旧战争,拉开上市新篇章,权力的游戏接近尘埃落定,而留下来的每一份子,都应该为顶级游戏MCN的建设而奋斗。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