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给中国足球带来的启示,“执行力”比“创新”更容易达成

中国足球的那些事儿TB    03-17 16:28

虽然直到目前为止,全国依旧有9000个左右的确诊病例,但是企业复工,商场正常营业,部分体育场馆开始恢复,饭店开始恢复堂食,可以说全国大部分地区的日常生活已经回到了原有的轨道,宣告着病毒在我国已经得到了非常好的控制;现如今我国的防疫重心,也成了防止外来输入。

一:中国人有着非常强的执行力

疫情给中国足球带来的启示,“执行力”比“创新”更容易达成

当疫情依旧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多的国家对于我国的防控工作给予了肯定,当外国的媒体和人民群众,开始呼吁他们的国家在防疫上像我国学习,这不仅是一种肯定,其实也同样能反应出,欧美部分国家的防疫工作让当地的人民群众感到了恐慌。

而谈及各国的防控方式,用足球术语来描述,我国选择的是防守反击,而欧美这些国家做的是高位逼抢。那为什么我国这种防守反击的方式,成功的把疫情给控制住了?首先这说明了,我们国家有着非常强大的执行力,上面一声令下,下面立刻执行。在前段时间,疫情最紧张的时候,商场、体育场馆该停的全停了,企业不允许复工;发现聚众情况,居委会或者派出所会强行驱赶,很多城市对外来务工人员进行14天的强行隔离,这就是执行力的体现。

无独有偶,中国不光是在疫情防控上有着很强的执行力,在足球上也是这样。但凡教练在场上给中国球员做出强制性的要求,只要不是远远超出球员能力极限的要求,中国球员在场上做的不会差。因此除非是牌面特别烂的球队,否则打的更有针对性一点,给球员布置要求更为明确的球队,在联赛里往往都有不错的表现。比如说去年的武汉卓尔,李铁虽然带队去天河赛后说的是,这种比赛风格不是他提倡的,但是他就是用这种针对性到极致的战术安排,在客场把恒大给掀翻了。而去年夏天金信煜刚来中超时,他和莫雷诺的双高战术让对手感到头疼,最早找到限制金信煜办法的也是李铁;当卓尔在场上掐断了曹赟定的传中路线,把姆比亚撤到中后卫的位置上,即便金信煜那天进了两个远射,但神仙球毕竟是不常有的,他们成功的把金信煜的头球给限制住了。而去年卓尔拿到了联赛第六的最主要原因正是在于,李铁很多比赛布置的很细,很有针对性;大家知道该怎么踢,球员也能拼到点上。

疫情给中国足球带来的启示,“执行力”比“创新”更容易达成

再比如说河南建业,12年请来了打进攻的维斯雷恩,把球队一路带到了副班长的位置上,最终沈祥福来救火已经晚了。18年一开始请来了同样是打进攻的塔拉季奇,一路也干到了降级区;请来张外龙用防守反击稳定了一段时间,世界杯后回来,张外龙也开始带队打进攻,又奔着降级区去了,最后换上王宝山,打回防守反击才稳住局面。

疫情给中国足球带来的启示,“执行力”比“创新”更容易达成

类似情况不光是在中下游球队身上有着清晰的体现,在强队身上同样可以得到体现。斯科拉里带恒大时场面打的不好看,但就是能拿冠军;到了卡纳瓦罗二进宫第一年,场面好看了,数据上去了,但冠军丢了;而去年卡纳瓦罗在一些关键比赛,比如说主客打上港,客场打国安,在战术安排上也开始求稳了,但他们把关键比赛拿下来了,夺回了联赛冠军。

二:想要给对手更大的压力,自己首先得有这个实力

疫情给中国足球带来的启示,“执行力”比“创新”更容易达成

话说回来,为什么我国面对疫情所采取的这种类似于防守反击或者摆大巴的应对方式,要比欧美面对疫情所采取的类似于高位压迫的方式收到的效果更好?一方面说明我国的执行力很出色,也同样表明想玩高位逼抢的条件,要比摆大巴更苛刻,而现在欧美一些国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还往前冲。类似的情况,其实在中国国家队身上也出现过。

之前里皮带队亚洲杯打伊朗,40强赛打叙利亚非要压上去给对方施加压力。结果中国队被伊朗打的没有招架之力,打叙利亚的表现也很糟糕,最终里皮自己心态崩了。用激进的比赛方式输了,如果我们用保守一点的打法会输么?也许还会输,但如果中国队亚洲杯打伊朗采取防守反击,理应不会输成0比3;如果中国队40强赛打叙利亚踢的保守一点,两个边后卫的身前和身后空当不会被对手频频利用。而反观上届12强赛,我们之所以可以赢韩国,同样跟我们当时把自己摆的比较低,采取的这种阵型相对靠后,守转攻时快速往前打,把危险烧到对方半场的防守反击打法有不小的关系。

疫情给中国足球带来的启示,“执行力”比“创新”更容易达成

为什么里皮时期的中国队面对跟自己实力相近,或者比自己水平高的球队,用防守反击往往会比高位压迫效果更好?还是前面所提到的执行力!想打好防守反击的球队,首先教练会明确告诉球员防守的时候要到什么位置,球员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反观如果打传控,打高位逼抢,教练在布置时就很难像防守反击那样告诉球员大概的处理球方式和跑位,这个时候考验的是球员的发散性思维。而中国球员面对选择时,往往会出现大问题。当然在俱乐部可以有大牌外援,中国球员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就把球给外援。但到了国家队没有奥斯卡,没有比埃拉,没有保利尼奥,他们不知道该怎么选了。当然中国球员玩不转开放式打法的背后,有些问题跟教育方式有关。

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是老师说了只能做一、二,那就不能做三;当我们从小有了很清晰的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所以上面下达一个命令,下面知道该怎么做。中国足球也是类似的环境,从小教练要求很严很细,球员上场照做就行了。而很多外教带中国队或中国的俱乐部时,他们不了解中国的教育方式,他们还是按照西方的发散性思维让球员自己在场上选择时,我们的很多球员在场上确实容易懵。

三:中国足球的崛起离不开教育的辅助!

疫情给中国足球带来的启示,“执行力”比“创新”更容易达成

如今我们再回过头来看,为什么米卢在中国能成功,他之前的施拉普纳,霍顿,他之后的阿里汉,杜伊,卡马乔,佩兰,里皮都失败了?因为米卢真的把中国球员的思维模式和习惯给摸透了,他用了江湖的那一套带中国队打进了世界杯。米卢也是这些外教里,给中国足球留下财富最多的外教。通过和球员玩网式足球,跟球员一起打对抗,直到他那一组赢了,比赛才算结束的方式告诉了我们的球员,比赛没结束就不能放弃;而“享受足球的快乐”、“态度决定一切”,这都是这些年不断被大家所提及的。

作为米卢当年带国家队的嫡系部队,李铁的执教中同样有着鲜明的“态度决定一切”的烙印;但是客观的说,现阶段中国队在亚洲实力定位充其量二流末端,里皮都带不动的球队,我们可以对李铁抱有期待,但也不要给这支国家队提出特别高的目标。

疫情给中国足球带来的启示,“执行力”比“创新”更容易达成

中国足球目前面临的有些问题,有一些确实是中国足球自己的问题;比如说前几年网上总有人吐槽中国球员的停球技术,但这些球员能打到国家队,他们的基本功不会差。只是因为我们从小对于球员的培养模式,是“一慢二看三通过”,大家的基本功是在慢节奏里培养出来的;当年比赛节奏慢,中国球员能把技术运用出来,但现在全世界的足球都在快速发展,节奏也越来越快,再加上中国球员始终有心理素质不够硬的传统,我们在慢节奏下被培养出的基本功就用不上了。

但有些问题终究要回归到教育层面,如果中国球员受到的教育方式不进行调整,中国球员应变能力不足,不具备发散性思维的问题很难得到解决的情况下,在技战术层面最好的选择就是踢的简单点,并给每个球员在场上明确的任务;大家知道该怎么踢了,才会有创造奇迹的可能!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