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场拿破仑——雷蒙多·科帕(Raymond Kopa)

MJT足球    03-27 01:10

1958年12月16日(星期二)出版的《法国足球》足球史上第三位欧洲足球先生产生了。这一消息当然不会比5天后即12月12日的另一条消息更为惊喜:夏尔·戴高乐当选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总统。一位是法国政治舞台上众望所归的人物伟人,一位是法国足坛名声最显赫的运动员,但是他们都在各自的领域为1958年留下了深深的历史印记。这一年,世界的东方及阿尔巴尼亚在争取为民族独立的解放斗争而迈出了决定性的一步而为之振奋;这一年,世界足坛也因西班牙的皇家马德里队夺得首届欧洲冠军杯和西班牙联赛冠军而疯狂,而皇家马德里队伍中几名当代最伟大的球员中就包括了法兰西的民族英雄雷蒙多·科帕。

球场拿破仑——雷蒙多·科帕(Raymond Kopa)

球场拿破仑——雷蒙多·科帕

科帕1931年出生于法国西北部省份加来,他的双亲都是波兰移民,他在加排行老二。继父亲和哥哥后,科帕年少时就进了煤矿学徒。繁重的体力劳动锻炼了他坚强意志的品质,加上很早就显示出来的足球天赋,十岁那年他就拿到了踢球许可证。此后科帕在当地所有少年队都踢过球。1949年,18岁的科帕在当地教练康斯坦·迪森的鼓励下参加了球员选秀比试并获得了第二名,进了昂热队踢球。这样,科帕终于走上出了漆黑的煤矿,走进绿茵场。这位不知疲倦的小伙子先后在昂热队、朗斯队、法国国家队、西班牙皇家马德里队步步攀生。

到了西班牙后,科帕的妻子住在马德里的卡斯特拉大道,这是一条风景秀美的街道,可科帕在皇家马德里并非一路春风。刚到时,他的处境非常的艰难。在技术上,他很不适应球队偏左的进攻打发;在生活上,他常嘲讽人们给他吃的肉烧过了头,以至于《瓦伦西亚》报一位记者撰文说:“那个法国佬的批评简直就是该遭乱棍敲打的一派胡言”。在精神和生活的双重压力下,科帕曾经动过离开的念头。但善解人意的马德里球迷理解他、帮助他,强制他适应球队重心偏左的打发,同时又督促教练卡尼格利亚修改战术计划,生活上他也渐渐习惯了。到后来,马德里人喜欢上了他,给了他取了个西班牙味道的绰号“Kopita”(科皮塔),科帕也把跳槽的念头丢到地中海去了。

当人们在《法国足球》杂志的存档照片中查找雷蒙多·科帕的资料时,便立即会为这一事实所震惊:几乎所有的照片都显示,球总是能控制在他的双脚触及的范围,随时可以传出去或钩回来,让对手无法抢到足球。科帕踢球的一个特点是:运球挥洒自如。球在他的脚下,一如魔术师手中的道具一般。他身材不高1米68,重心低,但是也因此更加的敏捷。他擅长以小巧灵活的盘带诱使对方几名球员的围抢而又不让他们抢到球。在很多人看来,这一癖好简直是个缺点。他在朗斯队时许多的评论家也不看好他。所幸朗斯队的教练持不同观点,他认为这正是天才球员的独创。他说:“科帕这样的运球不是为了买弄发人技巧,而是为了打乱对方的步阵,为本队创造良好的进攻条件。”科帕还具备场上队长的气质和超强的团队精神,在魔术般的盘带结束时,他知道怎样把球传给已冲进对方空挡的前锋队友。而朗斯队的风格是讲究技术,因此科帕自然得到宠爱。

1955年3月在马德里,面队十几万名观众,法国队和西班牙队展开了一场壮丽华美的友谊赛,科帕率领法国队勇挫西班牙队。正是由于科帕的神奇表现,西班牙《每日快报》的记者德蒙德·哈基特撰文称科帕为——“球场拿破仑”!

科帕来到皇家马德里时,足坛巨人斯缔法诺已是皇马说一不二的领袖。他对科帕的运球特长既钦佩又嫉妒,而科帕知道怎样去适应这种情势。他活动得最多的区域在右路,于是总是利用出色的技术甩掉防守队员,把球传中,让斯缔法诺或普斯卡什射门。实际上,正因为科帕具有超群的团队素质以及最伟大球员才具备的第六感,他才懂得应该如何去适应不同环境踢球。此外,作为一名优秀球员,科帕勇猛凶悍——没有这种气质,他就不可能成为最佳球员。

在独裁者佛朗哥专制下心力交瘁的西班牙人民借以发泄心中的悲愤和怒气的足球终于迎来了它的黄金时代。当时所有的球场都挤满了球迷,特别是皇马,每一场比赛都牵动着12000球迷的心弦。皇马以斯缔法诺挂帅,科帕赘后,出演了一幕又一幕绿茵传奇。科帕说:“这与我在朗斯队所处的位置完全不同。在朗斯,我虽然算得上是个人物,但常常是孤零零的。而在西班牙我有点像“供弹手”,既不是前锋,也不是中场。应该说我是名不错的运球者,脚法细丽,技术娴熟,但我同样具备一名冲锋陷阵的斗士的素质,以至于我不是在90分钟而是在120分钟在发挥作用。”科帕成了西班牙人尊敬的英雄。人们狂热的爱他,全神贯注的听他说的每句话。有一天,伯那乌主席邀请斯缔法诺和科帕去一家照相馆合影。照片冲出来后,老板将它放在了橱窗最显眼的地方。之后,来看这张照片的人群络绎不绝,竟在照相馆前排起了长队,有人戏称“就像莫斯科列宁墓前的长发”。科帕对关心他的人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欧洲冠军杯赛期间,他支配了一些门票,将其中的一些给了车库的工人。他说:“我的车从来就没有保养得那么好。”当科帕离开皇马时,那位工人哭了!

1958年是科帕的人生的最亮点。正是在这一年,他确立了自己在足坛的地位。这年6月,当法国队来到北欧国家瑞典科帕堡参加世界杯时并不被人们看好,科帕更是受到媒体的猛烈评击,说什么科帕在皇马没参加过任何关键的比赛却留在了国家队。对此科帕百口难辩,因为皇马不让外籍球员参加重大比赛。对于国家队内部,科帕却分明感到年轻小伙们聚集在心里的振奋精神,或者说是一种被激烈和不公正的批评激发出来的怒气。结果,法国队以势不可挡的进攻夺得季军。而正是科帕在中场的组织,以一次次妙传造就了神射手方丹(Fontaine)——他以13粒入球成为这届世界杯的最佳射手及世界杯有使以来的最佳射手。对于科帕来说,瑞典世界杯是展示自己才华的一次妙不可言的机会。欢迎他回到马德里的仪式是壮观的,人们像迎接国王一样的迎接他——或者说,他就是王,1958年的世界杯之王。这一年,他黄袍加身,得到欧洲足球先生的殊荣。

科帕走在了传奇人物迪斯蒂法诺的前面,因此迪斯蒂法诺便在心中埋下了难以根除的积恨。为什么?很显然,是因为科帕在金球奖的评选中替代了他的位置。迪斯蒂法诺说:“科帕根本就不配当欧洲足球先生,到时我会对此作出解释……”科帕反唇相讥:“不过他应该尽快作出解释。我们两曾经一起为皇马赢得过胜利,不同的是,我随法国队在瑞典世界杯上赢得了季军,而他根本就没有参赛……”确实,从未参加过世界杯赛这一阴影使迪斯蒂法诺这颗明星失去了些光泽。

科帕在皇家马德里踢了三个赛季,其间,三次夺得欧洲冠军杯冠军,两次夺得西班牙联赛冠军,而在联赛中只输过一场球——对马德里竞技队以0:1失利——而这恰恰又是最不该输的一场球。

伯纳乌体育场专门为皇家马德里最为辉煌年代的那些老年运动员辟出了一块活动区,科帕是那里最受欢迎的人之一,因为他是光荣的皇家马德里战士们的崇高偶像。

瓦伦西亚 马德里竞技 西甲 世界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