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球和学习到底矛盾么?

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TB    04-23 00:02

近日,一档名为《少年说》的节目,再次将踢球与上学的矛盾推到了人们面前。节目中14岁的少年陈昱帛请求母亲支持自己的职业足球梦想,她的妈妈则坚定地表示,支持孩子业余时间踢球,但并不支持他选择职业足球道路。

许多人认为,陈昱帛与陈妈妈之间的矛盾具有典型性,代表了中国足球大环境的现状。但其实并非如此,因为陈妈妈支持陈昱帛对于足球这项运动的热爱,只是不支持他以此作为自己的职业选择。与大多数根本不同意孩子踢球的家长相比,陈妈妈的做法已经较为开明了。

陈妈妈的做法未必会得到外界的认可,但不能否认的是,大部分人都会理解她这样做的初衷——与读书考大学相比,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的机会实在太渺茫了。尽管高考也很残酷,但目前中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经达到45%左右,远高于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的概率。根据意大利足协和法国足协的统计,这两个足球发达国家的青少年球员成材率(以成为职业球员为准)分别为0.5%、0.35%。

实际上,最终被淘汰的“准职业球员”到底该何去何从,不只是中国足球所面临的问题,即使在现代足球起源地英格兰,那些被职业足球体系淘汰的年轻人同样迷茫。根据英国媒体报道,曼联梯队球员雷蒙德被解约后十分迷茫,最终只能委身于英格兰第五级别联赛,而当初在曼联梯队他与如今进入一线队的麦克托米奈齐名。比雷蒙德小1岁的斯科特则更加悲惨,与他同队的前锋拉什福德已经成为英格兰新星,而斯科特被解约后只能踢第七级别业余联赛,同时兼职教练员,此外他还要去木材厂上班贴补家用。

踢球和学习到底矛盾么?

中赫国安青训梯队D级教练班课程

由此可见,这并不是中国足球独有的问题。不过英格兰有一些优势是中国足球目前无法比拟的,那就是完备的金字塔型联赛体系。暂时没有踢出来的年轻球员,完全可以去低级别联赛寻找机会,英格兰国家队前锋瓦尔迪就是通过在低级别联赛的磨练才能够大器晚成。而目前中国足球的联赛体系还在快速筹建中,暂时还无法与英格兰这样的足球发达国家相提并论。

其实,陈昱帛与妈妈的矛盾归根结底在于——孩子到底能不能通过足球这项运动养活自己?在这其中,因为陈昱帛的不成熟、陈妈妈对足球了解不深刻,造成双方沟通不充分,都陷入了各自的极端,从而使得矛盾变得尖锐。

对于热爱足球的陈昱帛来说,他过分执着于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对于真正热爱足球的人来说,以足球为职业并不是只有职业球员这一条道路,毕竟职业球员是凤毛麟角。其实,作为全球第17大产业的足球产业,总从业人口已经达到3000万,其中职业球员只占极小部分。

踢球和学习到底矛盾么?

中赫国安梯队小球员获得区级三好生

而陈妈妈同样缺乏对足球运动和产业的深入了解,只是凭借感性认知拒绝了儿子的梦想。中国足球处于发展阶段,这既是短板却也是机遇,因为快速发展会提供更多机会。在2018年世界杯的催化下,2019年中国足球产业全面提速,产业相关岗位人才需求相比2018年增长33.8%,足球教练岗位增幅超过50%。换句话说,足球产业在中国是一片蓝海,能够给年轻人提供更多的机会。

在中国的足球大环境下,人们总是过分将足球技能培训、学历教育、职业培训分割对立,造成非此即彼的矛盾。如前文所说,虽然在欧洲发达国家年轻球员被淘汰后如何就业也是一个难题,但他们在面对足球和教育时并不存在选择的难题,因为欧洲国家并没有将教育和足球割裂。

被曼联解约的雷蒙德内心很痛苦,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但他知道自己有能力做什么。“我学的是商科,也许可以做一些私人教练或者与体育相关的工作,我只是不知道该干什么。”接受采访时,雷蒙德回忆着刚解约时的状态。

踢球和学习到底矛盾么?

中赫国安梯队球员刘冀深已经成为一名青训教练

但对于中国的年轻球员来说,一旦他们无法成为职业球员,所陷入的是既不知道要做什么,也没有能力胜任任何工作的窘境。因为他们在青少年阶段与社会彻底脱钩,缺少足够的学历教育和职业技能。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家长们做出类似陈妈妈的选择也就并不让人意外了。

所以,如何将踢球与教育有机结合,怎样解决那些无法进入职业联赛的年轻球员就业问题,是中国青训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如果不能解决好这个问题,家长们永远不会放心地将孩子送去踢足球。

作为中国历史最悠久的职业足球俱乐部,北京中赫国安青训在这些方面已经率先做出了改变。外界对于职业俱乐部的青训体系,最关注的是其成材率如何。北京中赫国安青训同样以培养优秀的足球运动员为目标,旨在成为中国顶级青训学院,不过与此同时国安青训并没有放弃自己的社会责任,在俱乐部球员手册上还写着这样一句话,“我们的使命:积极承担应有的社会责任,培养对社会有用的人。”

职业足球是残酷的,对于这个现实没有必要自欺欺人。因此,单纯以能否成为职业球员为考核标准,是对孩子和社会不负责任的一种表现。

踢球和学习到底矛盾么?

中赫国安青训球员在家完成视频分析作业

基于这样的俱乐部使命,北京中赫国安青训极为强调教育的重要性。目前,俱乐部与北京市名校牛栏山一中达成合作协议,12-15岁的球员全部入学牛栏山一中,北京籍梯队球员还可以直升牛栏山一中高中部。

除了重视常规的学校教育和学历教育外,北京中赫国安青训也积极为小球员提供各类职业技能培训、学业晋升通道。俱乐部与美国NCAA保持联动,为想要留学的球员提供前往美国大学的渠道。2019年年底,北京中赫国安U19梯队和预备队分别接受了中国足协教练员资格培训,所有球员都拿到了D级教练员资格证。俱乐部也有意识地培养因为伤病等原因无法升入一队的小球员向教练员转型,目前低年龄梯队中的两位助理教练员唐晓坤和刘冀深就都是出自国安梯队。

“疫情期间我们安排球员们在家做视频分析作业,这是为了让他们更好地理解战术,同时也是为了让他们多掌握一项技能。更早地开始使用视频分析软件,对这些孩子有益无害,未来如果不能成为职业球员,也可以向视频分析师的方向发展。”北京中赫国安青训副总监杨璞说。

踢球和学习到底矛盾么?

解决现役球员在未来面临退役时的后顾之忧,一直是北京中赫国安青训担负起职业足球俱乐部足球育人的社会责任,俱乐部青训部也将会寻求更多解决方法,不断培养出更多对社会有益的复合型足球人才。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