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兴起线上足球热!鲁能也是国内先行者

鲁能青训官方账号    04-23 03:31

一场疫情让世界足坛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寒冬。当随处可见春暖花开、鸟语花香的时候,包括中超在内的各大联赛的重新开战似乎依然还没有苗头。但正所谓东边不亮西边亮,不少球队都已经找到了另类重启比赛的方式——把现实中的比赛搬到线上举行。线上足球热悄然兴起。

从官方到个人 线上竞赛五花八门

疫情兴起线上足球热!鲁能也是国内先行者

之前西甲联盟组织的FIFA20挑战赛就吸引了不少球迷的眼球,甚至火热程度丝毫不亚于真实比赛,在国内也有爱奇艺进行现场直播。18支球队派出的18名球员(马洛卡和巴塞罗那因为游戏版权的关系退赛)捉对厮杀,经过连番激战,本赛季因伤一直在家休养的阿森西奥代表皇马夺得冠军。一线队大哥都如此活跃,正是爱玩年纪的青年队小将自然不甘示弱,西甲线上挑战赛的硝烟还未散去,西班牙U21线上赛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吹响开场哨。开赛以后,西班亚人小将洛萨诺因为用自家球队操作“全村的希望”武磊上演大四喜,吸引了不少中国粉丝的关注。

疫情兴起线上足球热!鲁能也是国内先行者

线上西甲巴萨缺阵皇马夺冠

疫情兴起线上足球热!鲁能也是国内先行者

游戏里的武磊上演大四喜

同样,德国足球联赛协会也组织了26支德甲德乙球队参加线上比赛。其中一场焦点战中,阿什拉夫操纵的多特蒙德0-8不敌波热莱布的沙尔克04,还因而被德国媒体戏称,这是鲁尔德比历史上分差最悬殊的一场比赛。

除了这些官方组织的线上比赛,球员也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纷纷拿出自己的游戏手柄,邀请好友开启了各种各样的游戏竞赛。比如格列兹曼组织《足球经理》慈善赛,邀请了博格巴以及游戏少年登贝莱等知名人物参赛,结果证明虽然登贝莱FIFA水平暂时还是个谜,但在FM上真称得上“人菜瘾大”。更不要说相熟朋友之间,一时兴起就约斗一场,而且投入程度丝毫不亚于正式比赛,譬如阿圭罗因惨被J罗绝杀,一时间心态爆炸怒扔手柄。

广泛的群众基础是线上足球热兴起的源头

疫情之下线上足球迅速强占市场,离不开球员的“推波助澜”,而根源则是线上足球拥有着强大的粉丝群体。电子游戏自诞生起,因为提供了一个可幻想的虚拟时空刚好迎合人的探索天性,吸引了无数青少年人为之疯狂。现在的世界足坛,很多球员都将电子游戏作为自己的娱乐消遣,尤其是与自己十分契合的足球类游戏。上文提到的登贝莱就是十足的游戏迷,甚至曾因过度沉迷而导致训练迟到;意大利当家前锋因莫比莱也曾多次被妻子在社交媒体吐槽“爱游戏胜过爱自己”。也许正如莱斯特城后卫富克斯所说的那样,“我觉得那些对足球感兴趣的人也会对足球游戏感兴趣,我小的时候除了写作业和出去踢球,也会花些时间踢踢FIFA。”

疫情兴起线上足球热!鲁能也是国内先行者

沉迷游戏的因莫比莱

随着受众面的日益扩大,游戏产业的发展进入快车道,电子竞技应运而生,从刚开始不被接受,到渐渐被认可,并最终成为正式体育竞赛项。电子竞技已不再是洪水猛兽,再加上越来越多的球星和球迷都成为游戏迷,足球与电竞也就开始展开各式各样的合作。2018年,EA和英超就联合宣布创办新的电子竞技联赛ePremier League。越来越多的足球俱乐部也开始组建他们的电子竞技战队,巴黎圣日耳曼曼城、沙尔克04和阿贾克斯都有自己的电子竞技战队,当然这些电竞选手也不仅局限于足球领域。于球员个人而言,他们也希望看到游戏中的自己更加出色,会努力让自己下一年在游戏里的数据有所提高,然后在社交网站上展示,甚至有的还会特意在现实中做出一些别出心裁的庆祝动作,以让开发者移植到游戏世界中,让自己显得更酷。

鲁能成立职业电竞战队 郑铮担任名誉队长

在国内,电子竞技的发展也呈现欣欣向荣之势。2003年11月18日,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2008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改批为第78号正式体育竞赛项。2016年,教育部也将“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正式纳入高等职业教育体系。

在足球电子竞技方面,山东鲁能则堪称国内各俱乐部的先行者。2015年4月,鲁能就同腾讯一起策划了场娱乐性质的《FIFAOL3》球迷电竞比赛,虽然比赛设置的奖金冠亚季军加起来只有6000块,鲁能却派出王永珀到现场与球迷互动,并在鲁能大球场比赛日现场颁发奖牌。2017年,中国足球电竞联赛(CEFL)横空出世,由各俱乐部挑选球迷代表上场比赛争夺冠军,山东鲁能派出郑铮担任领队。2018年6月,鲁能官方宣布正式启用电竞训练室,位于俱乐部训练基地的3号场地。2019年10月24日,山东鲁能官方宣布鲁能泰山SC职业电竞战队成立,成为中超第一家拥有职业电竞战队的传统足球俱乐部,郑铮则担任名誉队长。

疫情兴起线上足球热!鲁能也是国内先行者

王永珀与球迷现场互动

疫情兴起线上足球热!鲁能也是国内先行者

鲁能泰山SC职业电竞战队

电子游戏不再是洪水猛兽 未成年人仍需加强管控

随着电子竞技产业的蓬勃发展,电子游戏不再被视为洪水猛兽,玩游戏也不再是“玩物丧志”。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加强规范和对未成年人的正确引导。已经成年的登贝莱尚且会因为游戏上瘾耽误训练,更何况自我把控能力本就有限的青少年。

“适当娱乐,拒绝沉迷。”以鲁能足校为例,我们在学生活动中心配备有《FIFA》《实况足球》等足球类游戏,也举办过校内足球电子竞技赛,但在平时会对学生的游戏时间做严格的限制。实际上,随着现在游戏做得越来越真实,通过游戏来加深对足球比赛的理解,从而激发想象力和思考力是一种可以尝试的战术培养方式。而我们熟知的FM一直以数据真实著称,甚至成为不少球探挖掘人才的工具,在去年就有一名来自贝尔格莱德的足球经理超级玩家安德烈,他在足球经理游戏的生涯模式中,率领塞尔维亚第二级别联赛球队FK Bezanija夺取欧冠冠军。他把成绩寄给俱乐部后,获得了一份惊喜——这支球队在现实中提供给他一个职位:担任球队的数据分析师。 ​​​​

疫情兴起线上足球热!鲁能也是国内先行者

鲁能足校足球电子竞技赛

由此可见,游戏也并不全是坏处,需要取之有道,用之有度。 ​​​​

山东鲁能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