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不下来的都散了,活下来的盈收在望|中国女子电竞

陀螺电竞    04-23 10:23
活不下来的都散了,活下来的盈收在望|中国女子电竞

 

中国女子电竞行业,兜兜转转多年之后,又回到了赛事稀缺的起点。

提起女子电竞,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电竞花瓶、女团?还是LOL俄罗斯女队因水平过低被踢出联赛?亦或是《炉石传说》的VKLiooon、《星际争霸》的Scarlett(噶姐)、《守望先锋》的Geguri制霸赛场的精彩?

 

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女子电竞相较于男子电竞,无论是赛事体系、受关注程度,还是产业规模、商业模式等方面,可谓小巫见大巫,我们也不得不承认,目前电竞行业还处于“阴阳失衡”的局面。

 

对此,陀螺电竞分别采访了KA女子电竞俱乐部负责人妮妮和RE—Girls俱乐部经理沐子,探讨了女子电竞发展的历程、环境及现状,妮妮表示:“现阶段的女子电竞环境其实就像男子电竞的初期”。

1

直播、商演、解说,就是不打比赛?

KA俱乐部成立于2015年,现旗下分部有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绝地求生以及炉石传说、艺人分部,据妮妮介绍,绝地求生分部现征战于PDL,保持着正常的训练,炉石传说选手则身兼多职,即参加比赛,又当解说,还要直播等,而英雄联盟分部目前只有四人编制,今年打算继续招募,“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选手当前主要就是商演和直播”。

 

在此之前,你能想象到电竞俱乐部选手会不打比赛,反而以直播、商演为主?导致这种现象发生的最直接原因就是无赛可打。“我们也想打比赛,可是没有比赛打呀”。妮妮无奈的说道。

 

活不下来的都散了,活下来的盈收在望|中国女子电竞

KA女子电竞俱乐部负责人:妮妮

妮妮回忆到,“我从2013、14年就开始参加比赛了,那时候我和4个男生一起组了一个队伍参加各种常规赛事之外,也和4个妹子一起参加网鱼网咖的女子赛事,也都拿到了成绩;2015年,龙珠直播举办了龙珠女神赛,然后16、17年的时候就有很多比赛了,EWG女子电竞运动会、NTF未来人类女神杯、EGC京东妹子杯等赛事相继举行,但好景不长,2018年这些赛事就停了,只剩EWG的王者荣耀赛事了,18年LOL还参加了一个国际性的英雄联盟女子赛事获得世界亚军,但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就几乎没有比赛可打了”。

 

如今,就连唯一支跟男队俱乐部一样,每天训练打比赛的PUBG分部,也面临着尴尬局面,“要说打的好,那肯定是没有男队好,但是要说打的差,我觉得也没有太差,起码我们每年还能“吃鸡”,但你说要出线吧,我觉得也挺难的,因为他们男队资源比较丰富,就招募队员来说,我能够选择的余地比较少,就挺尴尬的。”

 

妮妮介绍道,队员的招募大部分来源于网上招聘,还有队员是男队俱乐部教练介绍的,最后就是自己遇到的高KDA路人,但这种情况很少,几乎都需要从俱乐部中开始培养。

 

RE俱乐部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沐子告诉陀螺电竞,“现在我们的重心是放在培养电竞KOL,也可以理解为培养电竞艺人,国内女子电竞的比赛确实很少,我们也想打,但没有机会去打”。据不完全统计,RE俱乐部艺人板块现可提供超6名顶级职业解说,50名红V艺人。

 

活不下来的都散了,活下来的盈收在望|中国女子电竞

RE-Girls俱乐部经理:沐子

另外,RE俱乐部的绝地求生分部和王者荣耀分部也曾参加诸多商演活动,如王者荣耀的乐多港、绝地求生的三星品牌活动,“因为没有比赛,RE只能慢慢蓄力,求平稳的发展,队员也只能选择一些商演、直播,录制节目之类的活动。”

 

“但我们PUBG分部已经培养出参加PCL职业赛事的女选手了,只不过我们更多的是希望有一支纯女子战队出现在高级别的赛场上甚至是最高级别的联赛上。”

 

赛事成为女子电竞俱乐部发展中最缺失的一环,且不论上纲上线的职业联赛,就连正规的第三方赛事都寥寥无几,并且,回顾前几年女子电竞赛事较多的时期,我们发现女子电竞行业的不规范亦成为压垮俱乐部的稻草之一。

 

2

行业乱象丛生,俱乐部纷纷解散

2016,17年,是女子电竞赛事举办的高峰期,据妮妮回忆,EWG、NTF、EGC三大赛事各有特色,EWG英雄联盟赛事要从全国海选开始打,;NTF则是唯一实行积分制的赛事;EGC则设立了很多城市赛点,比赛要持续半年。

 

赛事多,参赛俱乐部多,诸多问题也随之而来。

 

首先由于场地、设备等资金的支出,背靠赞助商的赛事方并不能获得很好的盈利,这就导致为了节约成本,举办方减小赛事规模,且对赛事时间规划不明确,如EWG,“其英雄联盟赛事算是正规的,因为每年肯定会打的。就算我们不知道赛程是怎么安排的,但我们知道他肯定会打”。

 

活不下来的都散了,活下来的盈收在望|中国女子电竞

KA俱乐部《英雄联盟》分部队员

“但他的王者荣耀赛事就不那么正规了,比如他们会在3月份的时候突然询问,我们4月份要打比赛了,就会问你俱乐部来不来?并且是邀请12支队伍,差不多1.2天就打完了,甚至有时候队伍数量不够,会从大学邀请临时拼凑的队伍,所以你会看到有三个中单妹子在一个队伍的情况。”

 

除了比赛日期的不固定,甚至有时候赛事方会拖欠奖金,不报销行程费用等,“这没办法,我们也知道他做赛事不容易,赛事公司肯定要赚钱。你最多只能讲,他不诚信,还能讲什么”。

 

其次是俱乐部竞争不当,最常见的现象就是高价挖人。比如说当时女队的平均工资大概在3000~5000元,然后某支背靠财团的俱乐部将薪资抬高至8000~15000,到处挖人,“当时把一支冠军队伍直接挖散了,而且导致队员动不动就要涨工资,不然就不打了。但是当时各个女队的赞助商和资金方其实和男队完全不能比的,后面很多队伍都支撑不下去了。”

 

RE俱乐部还有过被其他俱乐部盗用成绩的经历。某支女子俱乐部招募了一位RE选手之后,在活动中利用RE成绩做宣传,事后,不论是走法律途径还是双方协商,RE都没有得到相应的回复,最后不了了之,更让人诧异的是,女队选手合约内换队伍并没有转会费的说法。

 

活不下来的都散了,活下来的盈收在望|中国女子电竞

RE-Girls俱乐部《绝地求生》分部成员

最后是选手难管理。沐子告诉陀螺电竞,“女子电竞不好做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女队员不好管理,很多女生没有职业概念和合同精神,这个队待待,那个队待待混工资,完全不理解俱乐部培养她们的心理,并且,很多人都不拿合同当回事,哪里工资高或者被别的俱乐部老板忽悠了就想走,我见过太多了,所以做起来就很头疼也很累”。

 

“在一些打职业的女生心里,俱乐部就得养着她们,不满足要求就会说俱乐部坏话,老有我们俱乐部解散的传闻,其实就是那些离队的或者觉得我们俱乐部不好的人传的,可以说女子电竞没有行业规范,所以我们也想努力的把女子电竞的行业规范做起来。”

 

无利可图让赛事方被迫停办比赛,无赛可打又让俱乐部老板白养着队员,队员则无心竞争,想着各自的出路,最终导致俱乐部的解散,“2018年下半年,很多女队就觉得我每天训练干嘛?我每天在认真训练,不怎么去直播,就往实力那边走,但是没有比赛打,那老板为什么要花这个钱?所以就有好多俱乐部解散了”

3

行业出口押注赛事,但需要“领头羊”

面对行业乱象,KA也曾想过改变,2018年在绍兴上虞发起并成立中国女子电竞联盟,共有12~14家女子电竞俱乐部参与其中,妮妮讲道:“包括我们当时有考虑过把所有女选手放在一个池子里边,然后让俱乐部和选手互相选择,也和男队一样设立了工资帽等内容。就像选秀大会。”

 

但后来女子电竞联盟随着俱乐部的解散也不了了之,“挺遗憾的,现在都没有了,都死完了。”而活下来的俱乐部则纷纷转型,接商演、做主播、参加综艺节目等。

 

那至今为止俱乐部是否实现盈利?

 

“我只能说,我们每年都是不亏的,但是赚的多吗,肯定是不多的。”妮妮表示。

 

据陀螺电竞了解,KA俱乐部的收入来源包括赞助,投资、队员商演、直播、代言的分成,以及政府的补贴。其中,赞助商和投资占大头,队员分成则按一定比例获得。

 

对于俱乐部选手收入,妮妮介绍道“前几年打比赛没有什么盈利,直播也是从19年中开始做的,他们月基础工资都是5000左右,再加上直播、商演分成,月平均收入能都到1万以上,现在最高的妹子差不多6、7万吧”。

 

活不下来的都散了,活下来的盈收在望|中国女子电竞

KA女团成员

“我们签约的艺人也登上过许多S级的电竞综艺节目,也有3个百万级的主播,参加过例如LPL的二路解说、WCG的解说等等。2020年我们也将继续拓展女子电竞的专业培训和电竞艺人这块,希望可以“曲线救国”。

 

RE俱乐部虽然一开始就设立了电竞艺人板块,但据沐子介绍,前两年一直将重心放在打成绩上,“所以我们前几年几乎没有盈利,直到19年底,与牡丹江政府合作建设电竞产业孵化基地后,开始电竞艺人的培养、直播,2020年才开始慢慢有一些盈利”。

 

活不下来的都散了,活下来的盈收在望|中国女子电竞

RE-Girls俱乐部知名艺人(部分)

尽管俱乐部实现盈利,但赛事缺乏的顽疾依旧触痛着女子电竞行业。

 

众所周知,赛事不仅链接了电竞产业的上下游,更是内容输出的主力之一,中国电竞发芽于第三方赛事,成长于职业联赛,崛起于世界性杯赛,反观女子电竞,兜兜转转之后,又回到了第三方赛事稀缺的境地。

 

妮妮谈到女子电竞的出口时,十分肯定地表示一定要先有比赛,“没有比赛怎么能叫电竞呢?直播、唱歌、跳舞、选秀、综艺这些并不能称为电竞,它只是电竞的泛娱乐内容。同时,我觉得在没有一个官方认可的职业联赛之前,这件事情是非常难做的。”

 

活不下来的都散了,活下来的盈收在望|中国女子电竞

KA俱乐部王者荣耀分部队员

尽管难做,但又不得不做。

 

陀螺电竞了解到,KA俱乐部正在筹建小苍电竞学院,计划6月份开始招募选手,其目的便是培养女选手并让她们有赛可打,同时有内容可产出、也有渠道提高商业价值。“起码要以赛代练,或者说自己内部先打比赛,但是我最后的目的肯定是要做成一个全国性的、公开性的比赛也好,综艺也罢,还要在平台上直播”。

 

“然后结合泛娱乐内容,我还要把选手之后的路打通,就是让选手有赛可打的时候,我也能盈利,当我开了头后,开始搞女子比赛,然后其他公司也会做,改变赛事荒的局面,因为我知道其实有很多厂商和朋友都很想继续把女子电竞这块做下去”。

 

活不下来的都散了,活下来的盈收在望|中国女子电竞

KA俱乐部英雄联盟分部队员

“在19年KA还布局了日本板块,建立了日本分部,组建LOL和PUBG分部,参加了日本PUBG官方顶级联赛,均已在虎牙海外频道直播。日本在二次元、女团养成、音乐、动画等都独树一帜,也为今后KA及相关产业的整体运营、资源对接提供便利”。

 

结语:

 

中国女子电竞经历了赛事从无到有,顶峰到谷底的大起大落,遭遇了俱乐部无序竞争、高价挖人的乱象,甚至掉入拖欠奖金、无赛可打、选手违约的泥淖后,尽管活下来的俱乐部发展在即,但前路依旧充满未知,赛事只是第一个要解决的难题,还有后续俱乐部的体系搭建、生态内容的布局甚至来自于男子电竞的偏见等等,继续坚持、寻求更多可能性成为现阶段女子电竞俱乐部的主旋律。

 

最后,谈及坚持多年的原因和行业希望时,沐子笑着反问陀螺电竞:

 

“我说梦想你信吗?至于行业光明,我希望能看到吧”。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