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里:在那不勒斯被批是我水平不够,跟在尤文挨骂不同

足球报_discard1    04-23 20:07
萨里:在那不勒斯被批是我水平不够,跟在尤文挨骂不同

记者张恺报道疫情期间,公开发声的意甲现任主帅少之又少,只谈足球话题的更是罕见,尤文教练萨里破荒,“犒赏”球迷,上周五面对尤文俱乐部一档节目《和尤文一起居家》时打开话匣,谈话趣味生动。

突如其来的疫情对萨里而言,反倒是一种利好,饱受批评的风头过去了,帅位风波因停摆前完胜国米、重返榜首而告一段落,位置坐得稳了。主席阿涅利还曾亲口表示:“想过聘请瓜迪奥拉,哪个主席不喜欢他呢?可眼下,我们对萨里非常满意,还有未竟的事业要联手完成。”如此,萨里的危险系数已降至最低。

萨里近来都在都灵城居家隔离,“解禁之后最想去哪个城市旅游?罗马!那是意大利杯决赛地,我想借决赛的机会再好好在罗马转转。意大利之外?随便哪个城市都行,只要能去,就说明我们在欧冠往前走了、至少进八强了。”把个人旅行计划和球队的赛事捆绑在一起,也算是聪明的告白。

但这两个赛场都要逆袭,难度不小,意杯半决赛首回合主场被米兰1比1逼平,靠C罗点球勉强扳平,场面难看,欧冠首回合客场0比1输给里昂,还遭到里昂前队医的过分指责,“法国的疫情,就是尤文欧冠赛事传染过来的。我们肯定不去都灵踢次回合。”

萨里:在那不勒斯被批是我水平不够,跟在尤文挨骂不同

隔离期间做些什么?萨里娓娓道来,开始畅想复赛并做主观准备:“一半时间读书看报看新闻,另一半时间扑在足球上,重看过去的比赛录像,那些经典的球队和赛事,比如萨基的米兰王朝。现在重看萨基米兰的比赛,仍然受益匪浅,太超前了,萨基的想法领先那个时代二十几年,对当今足球走势也有影响。”

“当然也看我执教过球队的比赛,为的是洗刷、净化我的头脑,让我产生新观感和灵感。要知道,赛季正常进行时,我们根本没有足够时间进行回看和整理,只能对部分点或面反映的问题加以集中分析,没工夫进行整体的深化思考。再说压力也太大,看集锦时总被分神,头脑过度紧张。现在好了,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休息时间,首先让自己放松下来,得到身心的休整,然后能以轻松的、无压力的精神状态重看整场比赛,这样一来,形成的认识更丰富、更全面、更有指向性。我太需要这样的净化和头脑风暴了。”

“现在,我们要做好夏天重启比赛的思想准备,要意识到,一旦欧洲足球重启,就是连续14到15个月的密集比赛周期,没有真正的假日。所以,足球一线成员这一阶段都要把力气攒足了,休养好!”这该是欧洲现役一流教练中第一个对复赛后密集赛程的直接表述,今夏基本无假期,和下赛季、欧洲杯连上了,将是足坛历史罕见景观。

执教尤文后,萨里对这个昔日对手才有了亲身感受。“给我最深刻的是两点:爱与恨!尤文是个在爱恨中很难让人产生折中情感的特殊俱乐部。走到哪个城市,都能感受到大批球迷对尤文的爱,很有规模。但同时,尤文又是意甲挨骂、争议最多的球队,总是听人说‘尤文得到裁判帮忙’,‘尤文主导裁判或某些幕后事情’。在佛罗伦萨,那里的球迷还来辱骂我的母亲。我算是知道尤文在部分群体眼中有多遭恨。这些感受,不来执教是万万领会不到。”

“过去在那不勒斯我也被批,但并非因我执教那支队,只因我成绩匮乏没冠军,我要说,那不勒斯零冠军我负责,是我水平不够。那跟在尤文挨骂不是一个逻辑。在尤文工作未满一年,我都觉得我要驼背了,直不起腰,因为骂声太多。”

萨里:在那不勒斯被批是我水平不够,跟在尤文挨骂不同

被问到执教生涯有没有哭过,眼泪是喜悦的还是伤心的,萨里模糊讲述:“我当然哭过,激动的泪水不多,主要因伤心事才落泪。我都是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里哭泣,不让别人知道,哭泣不是脆弱的象征,有时你哭过了,才会更坚强。”

“我记得,执教切尔西的最后一场比赛、去年欧联杯决赛前,我告知球队赛后我就离队,很多球员哭了,然后我和他们一起拥抱流泪,那一幕我永生难忘。而在切尔西的前期,我还和部分球员有过冲突,很激烈。人与人的关系是可以通过工作来改变的。”

由此转到他和球员、更衣室的关系梳理,这是萨里的短板,获得舆论赞誉,主要因足球风格战术设计,他缺乏安切洛蒂、莫里尼奥那种为人处世方面的鲜明个性魅力。“我跟球员的关系确实比较难说,挺复杂,这得看我在一支球队干了多长时间、成绩如何。通常而言,荣誉越多,教练和球员关系越难,因为环境、预期、每个人的思想都变了。”

“我不刻意关注球员的情绪,我会直接指出他们的错误和正确地方,合作初期,我的批评指责居多,这显然会让球员难以接受,导致关系难处,但长期下来他们会发现我的诚实、就事论事,慢慢会合拍。我想说明一点:我和所有出场少的球员关系都很好,这该能说明问题。”

萨里:在那不勒斯被批是我水平不够,跟在尤文挨骂不同

萨里讲述不为人知的一面,很多足球人的良师益友。“我接到的来电,多是快要退役想当教练的球员,他们问我意见、心得,有些人直接要求进我的教练组来学习。还有一大部分电话来自我执教过的球员,跟我聊天解闷,说他们的人生问题、和妻子的感情问题、家长里短。你们看,我不是个冷若冰霜不受球员待见的教练,一旦和球员建立了信任,我在场内外都是他们的风向标。”

萨里留恋英超的氛围,“那里的球场文化意甲比不了,无论什么比赛都能坐满,热情高涨,从不给自己球队嘘声鼓倒掌,执教过英超的人都会想念那里。如果不执教尤文,我更想定居在托斯卡纳,喜欢那的味道。我还问过佐拉:‘你是卡利亚里人,怎么也要住在托斯卡纳?’他说:‘孩子们的要求。’托斯卡纳对意大利人的吸引,是普遍性的。”

萨里在托斯卡纳大区小镇菲里埃内有个老宅,他想起一个趣味往事:“知道吗?美国著名影星达斯汀·霍夫曼在那有套房,定居很久了。开始我们不知道,在酒吧外闲聊,碰到霍夫曼散步,还跟他逗趣:‘呦,影星来了啊,过来聊聊呗!’我们确定他只是长得像,没想到他真走过来了,是正品!”

萨里讲迷信,有很多奇怪的习惯,他不以为然:“足球界找不到一个人不迷信的,多多少少都有点。我能给你们讲出2000多个段子。在丁级联赛执教时,我的车必须固定停在训练营和球场的一个车位。起初球员故意和我对着干,轮流把车停到我的车位上。有一次我受不了,我让那球员3分钟内把车挪开,他拒绝,我就抢过他钥匙,把他的车开走。队员们很有意见,但那场比赛我们2比0赢了,再往后,就没人跟我顶牛了。”

萨里:在那不勒斯被批是我水平不够,跟在尤文挨骂不同

尤文教练自曝知识分子情结,酷爱读书。“得益于我小学时期的意大利语老师,一个女博士。我接受不了传统方式的教育,她发现我课堂上总走神,私下里就建议我多看书,在书里找到乐趣跟她交流。她打开我的读书之门,我小时候就开始看《荷马史诗》,不把图书馆的书都看完我就难受,好像有强迫症。我最喜欢的作家是美国人查尔斯·布可夫斯基。”

萨里爱好广泛,读书之外爱听歌。“七年前吧,我还只听我那个年代的音乐,被我儿子嘲笑:‘你老了,过时了!’我不爽,带着报复心态去听他们爱听的歌,发现还不赖,以后就成了流行音乐拥趸,我儿子和他的朋友们这才接纳我。”

那不勒斯 罗马 世界杯 意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