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梅里专访:阿森纳从未保护过我,在酋长球场执教让我感到孤独

足坛最前线    05-16 15:49
埃梅里专访:阿森纳从未保护过我,在酋长球场执教让我感到孤独

2019年欧联杯决赛之前,阿森纳在7天内接连输给了水晶宫、狼队和莱斯特城,然后他们又战平了布莱顿,这让他们无缘欧冠赛场。欧联杯决赛失利之后,阿森纳彻底被断送了进入欧冠赛场的希望。

在接受《卫报》采访时,如今暂时赋闲的埃梅里回顾了自己在阿森纳的执教经历,他认为如果球队夺得欧联杯冠军的话,那么自己在酋长球场的处境可能会完全不同。埃梅里说道:“执教阿森纳的处子赛季,我们做得非常好。我想:‘这是属于我的球队。’而人们则说:‘乌奈,我们在这支阿森纳身上看到了你的个性。’”

“我们有着很好的精神状态,每场比赛都非常有活力,展示出了自己的能量。尽管有热刺曼联切尔西这样的竞争对手,但我们让阿森纳时隔13年再次闯进欧战决赛。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是对阵那不勒斯还是瓦伦西亚,我们都有着出色的发挥。对于我们来说,联赛第三的位置触手可及,然而对阵水晶宫和布莱顿的时候,我们失去了有决定性意义的4分。”

“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更衣室有着非常好的氛围。拉姆塞在状态最佳阶段受伤对球队影响很大,因为他为球队传递了积极的心态,在球场上能量十足。去年4月的时候,我们在没有拉姆塞的情况下踢了很多非常重要的比赛,但我们需要每个人都参与进来。”

“在巴库(欧联杯决赛)的时候,切尔西确实是表现更好的一方,我承认这一点。下半场比赛的时候,切尔西方面的阿扎尔很好地发挥了作用。我们的准备工作做得很好,每个人都乐于奉献。不过,一些球员却有着得过且过的心态,而身处足球世界你必须每天都全力以赴。赛季最后几周时间里,我们缺乏一些额外的活力及能量。如果你的奉献精神不足100%的话,那么你很可能输掉比赛,事实也证明确实如此。”

埃梅里专访:阿森纳从未保护过我,在酋长球场执教让我感到孤独

埃梅里率队闯进欧联杯决赛,但阿森纳最终不敌切尔西

“那些管理阿森纳俱乐部的人感到满意,但一些东西确实没有了,我也告诉了他们这一点。然而,俱乐部所做的一些决定没能起到很好的作用。我们做出了错误的决定,作为主教练,我会承担自己哪一部分责任。比如,球队的4名队长都离开了。拉姆塞决定离开阿森纳,但是如果他继续待在酋长球场的话,对于整支球队和我来说都将产生更好的效果。切赫决定退役,这不是什么坏事。但是,我希望科斯切尔尼留下,希望蒙雷亚尔留下。所有这些球队领袖都离开了,这让更衣室变得不同。”

“我们签下了尼古拉斯-佩佩,他是一名很优秀的球员,但我们并不了解他的特点,而且他需要时间和耐心。只不过我想要引进的是一位了解英超,不需要进行适应的球员。扎哈以一己之力引领水晶宫战胜了热刺、曼城和我们,他的表现令人难以置信。我对他们说道:‘这就是我了解也希望引进的球员。’之后,我和扎哈进行了会面,他也希望加盟阿森纳。俱乐部签下了佩佩,他们认为他代表着未来。我对他们说道:‘是的,但我们需要现在就赢下比赛,而这个小伙子凭借一己之力就可以帮助球队赢下比赛。’”

埃梅里专访:阿森纳从未保护过我,在酋长球场执教让我感到孤独

埃梅里当初想要为阿森纳引进扎哈而不是尼古拉斯-佩佩

“不过,扎哈的身价确实很高,而且水晶宫也不想将他出售,这一系列的决定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关于几名队长的出走,埃梅里说道:“拉姆塞起初想要留下来,他需要和俱乐部商谈续约事宜,但双方最终没能达成一致。俱乐部不愿提供一定数额的续约合同,而拉姆塞希望感受到自己在球队中的价值。这是一个俱乐部财政方面的问题,我不能介入。而且,刚来阿森纳,我对他也不是非常了解。拉姆塞对球队确实非常重要,但不能告诉他们应该给他支付多少续约薪水。”

“我相信扎卡可以成为球队队长。球员们给他投了票,他在更衣室很受尊重。但是,为什么要进行投票呢?为什么不是我一个人做出决定呢?我的策略我的决定占50%,球员们的决定占50%。我喜欢让球员们参与进来,也喜欢听取他们的意见。有一些球员拥有成为队长的特质,但他们需要时间和支持。没有一些人或者球迷支持的话,他们会遇到更多的困难。如果扎卡能够得到科斯切尔尼、蒙雷亚尔或者拉姆塞支持的话,那么他会很容易适应这个角色。在情感上,球队的成绩以及一些人的态度没能帮助到球队,我们没有了之前那种团结和奉献精神。”

“一名主教练必须拥有承担责任的能力,也必须去面对外界的批评。我保护球员,俱乐部需要保护我。我是优先考虑俱乐部利益的人,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让我成为阿森纳的主教练。温格和我不同,他会去做一切事情。现在,我们拥有劳尔-桑列伊和埃杜,我们必须相信他们能够做好自己的工作。我专注于足球方面,俱乐部有其他人处理其他事情,尽管这对球队在球场上的成绩产生影响,其中一些事情让我们很受伤。”

埃梅里专访:阿森纳从未保护过我,在酋长球场执教让我感到孤独

在四大队长都离开的情况下,埃梅里任命扎卡作为球队队长并不受欢迎

“尽管仍需得到一些提升,但我的英语水平其实还不错。当球队战绩不佳的时候情况就变得不同,你需要足够有深度的语言去解释发生的一切。比如‘good ebening’(在西班牙语当中,“v”和“b”的发音是一样的,所以埃梅里每次都会将“good evening”发成“good ebening”),确实我应该说成‘good evening’,但当我说‘good ebening’时,我们是以非常轻松的方式赢下了比赛;当我们输球的时候,说这样的话却被认为是耻辱。”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会遇到非常大的困难。球队的活力不复存在,一切变化地如此之快。有些人支持着你,但你可以感受到氛围和关系的变化,这种变化又传递到了球场上。对阵水晶宫和狼队的比赛,我们在领先的情况下被对手翻盘,这反映了我们没有正确的心态。球队没能发挥出真实的水平,我对球员们说道:‘我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的球队。’球队的团结奉献精神不复存在,我看到了自己真实的处境。俱乐部让我感到孤独但却没有解决办法。”

“事实上,我在每家俱乐部执教时都受到了保护,在洛尔卡、阿尔梅里亚、瓦伦西亚和巴黎圣日耳曼都是如此。在塞维利亚的时候,我有蒙奇的帮助;在巴黎圣日耳曼时,无论是在更衣室还是在公众面前,我都得到了纳赛尔(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主席)的保护。但阿森纳却无法这样去做,也许他们刚刚经历了温格时代,而温格是一个包揽一切事务的人。他们说会和我站在一起,在无论是在更衣室还是球迷面前,他们都没能保护我。事实上,这让我感到孤独,球队成绩不佳则迫使我不得不离开。”

埃梅里专访:阿森纳从未保护过我,在酋长球场执教让我感到孤独

埃梅里认为自己在阿森纳没有得到足够的保护

“但是,我想说的是自己在阿森纳很开心,我记得所有发生的好事。我在阿森纳的处子赛季做得很好,让年轻球员得到了不少出场机会。布卡约-萨卡虽然只出战了8分钟比赛而且没能触球,但对于一名17岁且终将成为一名优秀球员的小将来说,这是他走出的第一步。莱诺得到了成长,乔-威洛克、里斯-尼尔森、恩凯迪亚、马丁内利和贡多齐等人都做得很好,托雷拉也是如此。看到他们得到成长令人欣慰。另外,奥巴梅扬打进了31球,他在英超射手榜上位居榜首,拉卡泽特则打进19球并送出13次助攻。”

“但是,我们终究还是失去了一些东西。如果奥巴梅扬在对阵热刺的时候能够打进那粒点球的话,我们在争夺欧冠资格的过程中会多拿两分;如果我们能够击败布莱顿和水晶宫的话,我们在争夺欧冠席位的过程中会占据有利地位。我们没能做好自己的工作,犯下了一些错误。”

“我进行了自我批评,也知道自己在某个时候没能得到想要的成绩。我享受着在酋长球场的生活,如今依然关注着阿森纳。他们做出了一些改变,阿尔特塔是阿森纳主帅的合适人选......去年圣诞节期间,我和他进行了一些交流。我祝愿他和阿森纳一切好运。”

埃梅里专访:阿森纳从未保护过我,在酋长球场执教让我感到孤独

埃梅里渴望重返教练岗位

“我依然有着再次执教的渴望和能量,我不断观看足球比赛并从中学习。如果英格兰某家俱乐部有着合适的未来规划,如果有人想要得到我并愿意支持我的话,我很乐意重返执教岗位。在英格兰,你的球队所得到的认同会让足球更有活力。这样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英格兰就是足球的圣殿。我出生在圣塞巴斯蒂安,我喜欢的球队是皇家社会。这种感觉已经深深根植于我的内心,我在英格兰也可以发现这一点。这真的是太棒了,而这也是英格兰足球最为美妙的地方。”

曼城 热刺 英超 世界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