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叫停比赛”也是教练员的重要责任

RFC综合格斗    05-16 16:18

记得几年前,作为少儿跆拳道助教的我随团出发,帮助带队参赛,在场边提供战术指导外加“心理辅导”——在我看来,这两者都至关重要。

有一场比赛,是道馆里的一个小胖子,因为体重原因被分到与一个比自己年长两岁(对于小朋友来说,两岁就可以是小学到初中的距离),高出一头的对手。很明显,我们这位学员难逃被完虐的命运。

在开赛时,我对他说,你上去尽力打,如果觉得不想打了就举手,我就给你扔毛巾,终止比赛。他说,没事,我会尽量打完全场。

在比赛过程中,他几乎是一直被追打,多次遭到“暴击”——虽然穿着护具,但我肯定也不忍心让他继续挨揍。第一回合结束后,我要求终止比赛,但他拒绝了,说无论如何也想打完。我顺从了他的心愿,一直看到比赛结束,他输掉了比分。

好在,他并没有受什么伤,只是胳膊上和身上被踢得很疼,几天后就没事了。我也相信,在经历了这个事情之后,他的心理素质肯定也更强了,之后人生中的许多小事,就不会再使他难受到止步不前了。

但我有时也会反思,作为教练员/边角成员,我是不是应该提早扔出毛巾叫停比赛,不让队员自己的坚强“害”了他自己。正好上周末的UFC格斗之夜领衔主赛——特谢拉vs.史密斯——引发了一些与此相关的争议,那就让我来说说自己理念中,教练员做出叫停比赛这项抉择时的一些判断标准......

有时候,“叫停比赛”也是教练员的重要责任

首先,我认为有必要区分一下业余和职业(或专业)的比赛。

在业余比赛中(就像我上述的情境下),重要的是让运动员或学员获得一种独特的竞技体验,他们需要站上赛场,通过对抗来证明自己所拥有的力量、技艺和毅力,树立自信,了解自身能力。

对于业余爱好者来说,一年可能都打不了两次比赛,而且只要不受到重大损伤(业余比赛出重大损伤的几率本身就很小),就对他们的主业并不影响。所以,在业余比赛中,我认为教练应该听从学员自己的意愿,有时候甚至要在他想要过早放弃时提供一些鼓励,让他不要轻易抛弃这一份宝贵的经历。除非学员坚定地要求退出,或是他真的有遭受严重创伤的高度可能性,否则还是应该允许他打完比赛。

有时候,“叫停比赛”也是教练员的重要责任

但职业比赛就不一样了。借用松恩大叔的一句话:“你已经站在了世界级赛事的八角笼内,准备在万众瞩目之下,光着上身跟另一个顶尖选手进行赤手空拳的对抗了。关于勇气和毅力,你还有什么可‘证明’的呢?”

虽然有人会说:“职业赛的选手都是凭这个挣钱,观众也是花钱观赛,所以更应该战至最后一分一秒。” 但我认为,这样的“责任感”应该建立在该场比赛仍然具有竞争意义的情况下。打个比方:如果一位选手只是鼻子流血,腿上淤青,但他与对手之间的“差距”并不算大,那么肯定不应该因为这点儿训练中都可能出现的小伤而轻易退赛。但如果一方选手的一只手臂已经骨折,陷入了极大的疼痛、危险,也因此而丧失了很大程度的防守和反击能力,那么我认为教练团在此时叫停比赛,是很合理的事情。

再者,绝大多数有头有脸的职业选手都有着过人的意志力。尤其在场上,除非真的无法继续,否则他们永远不会直接选择放弃。他们会抱有“大不了死在这里”的心态,只要场裁不喊停就一直硬撑下去。这种时候,场裁因为受规则限制而不能轻易终止比赛(除非一方已经完全失去抵抗和反击能力),这就需要教练团的介入,保证自己的选手不受到无谓的伤害。

这里我再借用松恩大叔的一句话:“教练团不是场裁,不是在自家选手失去意识时才叫停比赛,而是在自家选手已经失去了胜利的希望和可能之时。”

有时候,“叫停比赛”也是教练员的重要责任

说清楚了这些,让我们再简短地回顾一下特谢拉TKO史密斯的比赛进程。

史密斯在第一回合打出了相当于以往比赛两到三倍的快节奏,各种拳腿不由分说直接往特谢拉身上砸。用松恩的话说,这是个实验性的战术,如果成功了,那史密斯就可以拿下又一场精彩的终结,但如果没有成功,那么就像拳王泰森说过的:“如果你非要强求终结,那你几乎不可能赢下最后的比分。”

说不好听点,这就是个赌,如果赢了就享受成果,如果失败了也应该“认栽”。有时候,不放弃是坚强,而另一些时候,不放弃就是固执了(我这里不想diss选手,而是吐槽一下他的教练团队)。

有时候,“叫停比赛”也是教练员的重要责任

从第二回合末期,史密斯开始明显出现了体能问题,几乎连双手都架不起来了——这是最常见的一个疲惫信号。当然,如果其教练团在这时叫停了比赛,确实可以被说是操之过急。万一史密斯在之后能找到所谓的“第二春”呢?万一他在第三回合一记冷拳直接KO了对手呢?总之,这时的他仍具备着不小的战斗力和威胁性。

可是在第三回合,这“第二春”并没有到来——事实证明,在一场节奏相对较快,尤其是自己一直被追打的比赛中,体能的恢复是不太可能的。史密斯在被击倒后,无奈承受了柔术老将特谢拉的一阵“按地毒打”。

在回合结束后,场裁负责地跟着史密斯一直到他的边角,同时查问情况。按理说,不想放弃,害怕比赛被终止的选手应该是积极回应场裁,告诉他自己没事,无需让比赛立刻结束。但当时的史密斯没有回答——甚至可能根本没有注意到场裁的询问。对于史密斯的教练团来说,这应该就是第一个关键的“叫停信号”了!

有时候,“叫停比赛”也是教练员的重要责任

史密斯的教练团给了几句“用好刺拳”、“不要慌张”的笼统指令,就又把自己的选手推了出去,而仍然战意十足的特谢拉再次凭借连续的上勾拳重创史密斯,并压在其上位一阵毒打。虽然所受伤害和实力差距是一方面,但史密斯的站立不稳和无力反抗也在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他殆尽的体能。

在第四回合结束后,史密斯再次忽视了场裁的关心,坐在边角告诉自己的教练团:“我感觉牙要掉了(My teeth are falling out)。” 说实话,我不知道你还要让一位自尊心极强的世界级斗士怎么说,才能接收到他“不想继续”的信号......

史密斯的教练团再次忽视了其选手的身心情况,只是说着“用刺拳和肘击打进去”,“最后五分钟要把全力发挥出来”这样的话。难怪松恩大叔要在视频里痛骂史密斯的教练:“人家史密斯一位世界级选手还需要你告诉他要用好刺拳?!”

有时候,“叫停比赛”也是教练员的重要责任

第五回合开始没多久,史密斯再次被特谢拉压在了身下,在挨到了一阵狂风暴雨般的地面砸击之后遭到了TKO终结,这场让人激动但也心疼的比赛终于落下了帷幕。

如果说第三回合结束时的史密斯还能再战,那么第四回合结束后,教练团为什么还不终止比赛,而是送他出去受那不必要的伤害呢?如果有人说:不过是几下砸击而已,这么多下重击都挨了不差那几下了。那我真怀疑你到底有没有真正地跟一位实力相当或强于你的对手打过实战。

在这样的劣势下,每多过一秒都是煎熬,每多挨三下都可能受到进一步的重创!

有时候,“叫停比赛”也是教练员的重要责任

总而言之,我认为教练员叫停比赛时可以考虑以下三个标准:

1. 自家选手是否还有意志和意愿继续战斗(比如史密斯说自己牙齿快掉了就是个想要停止比赛的信号)

2. 自家选手现有的伤势是否还允许他继续战斗,并且具有大于15-20%的胜算(眼角流血或许还可以继续,但一只眼睛的失明就完全不一样了)

3. 自家选手在场上的劣势是否还有反转或恢复的可能(如果被击倒了一次,或许能在十几秒后恢复原先的状态,但如果体能见底,那几乎是不可逆转的)

有时候,“叫停比赛”也是教练员的重要责任

还记得在前冠军佩蒂斯对阵“夜魔”弗格森时。前者在一二回合给出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和技艺,与对手打出了一场激情热血的恶战。但在第二回合结束后,佩蒂斯告诉自己的教练(如父亲般的杜克·罗夫斯),说自己的右手貌似断了。罗夫斯并没有怂恿佩蒂斯逞一时之强(因为他了解自己的学生),而是果断叫停了比赛,让自己的选手免受不必要的伤害,去“争取”一个几乎不可能的结果。

有时候,“叫停比赛”也是教练员的重要责任

网络上的“心灵鸡汤”或许会告诉你:哪怕希望渺茫,也该去全力争取。但这只是建立在失败后果并不严重的情况下。

作为一名教练员,叫停比赛的抉择不应该只取决于自家选手现有的伤势,也需要平衡胜算与可能承受的伤害。在史密斯vs.特谢拉的情境下,这种体能带来的巨无助,加上不断遭受的打击和愈演愈烈的劣势,完全足以作为终止比赛的的理由......

有时候,“叫停比赛”也是教练员的重要责任

作者:晋浩宇

武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