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回来了,但不是全部

体坛新视野    05-18 02:36

全文 1596 字,阅读时间预计 4 分钟。

北京时间昨晚,经历了两个多月的停摆后,2019 - 2020 赛季德甲联赛重燃战火,成为了首个从新冠疫情危机中恢复过来的顶级联赛,这引来了全世界体育迷们的关注。不过,空场进行的赛事,全新的踢脚礼,以及超长的替补席,都在向人们暗示着足球距离完全回归还差一点。

足球回来了,但不是全部

不一样的足球赛

在昨晚进行多特蒙德与沙尔克 04 的 “鲁尔德比” 中,以往能涌入 8 万球迷的威斯特法伦球场变得空空荡荡。作为德甲中规模最大、最为激烈的德比,往日山呼海啸般的盛况不复存在,这让多特蒙德的 CEO 瓦茨克都感到有些难以适应。

这真的有点离奇,在比赛开始前的几个小时里,我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短信。他们都说会坐在家里看我们比赛。我们开车经过这座城市时,外面什么也没有。

—— 多特蒙德 CEO 瓦茨克

足球回来了,但不是全部

除了球迷不能入场,德甲联盟还规定,只有在赛场内比赛的球员和裁判不需要佩戴口罩,其余人等均需戴好这一装备。赛前的握手环节也被改为了 “碰脚”,比赛中的一些庆祝动作则被改为了 “碰肘”。在打进德甲复赛后的首粒进球后,哈兰德不得不选择独舞的方式以示庆祝,而他的队友们也只能按照规定与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足球回来了,但不是全部

不过,在柏林赫塔同霍芬海姆的比赛中,柏林赫塔后卫博亚塔在庆祝时则忘却了这一规定,直接拥抱并亲吻了队友格鲁伊奇。据德国媒体报道,博亚塔虽然违反新规建议,但他不会因此而被处罚。

足球回来了,但不是全部

为了保护球员们的健康,德甲联盟还在诸多细节上下了功夫,比如要求球员不得吐痰;赛前和中场休息时给足球消毒;设置了间隔 1.5 米的超长替补席。甚至,在球场的卫生间里也设置了安全距离。据了解,如今,每场德甲比赛只允许 10 名记者入场,新闻发布会和混合采访区采访均被取消。在采访时,记者需利用一个加长的话筒杆来进行采访,话筒上还需罩有塑料布。

足球回来了,但不是全部

空场也有温情

虽然德甲采取了空场的方式进行比赛,但是足球的温情依然存在。在多特蒙德 4 比 0 横扫沙尔克 04 之后,多特蒙德的球员们,还是按照以往的惯例,前往主队著名的北看台前完成谢场仪式。面对空荡荡的座椅,他们一丝不苟的精神令人动容。

足球回来了,但不是全部

在科隆主场对阵美因茨的比赛前,科隆队的球迷献出了自己球衣和围巾,在看台拼出 “FC” 字样为球队加油、鼓劲。门兴格拉德巴赫俱乐部则用真人大小的假人球迷填补了观众席。

足球回来了,但不是全部
足球回来了,但不是全部
足球回来了,但不是全部
足球回来了,但不是全部

回到 3 月 10 日,巴伦西亚主场迎战亚特兰大的欧冠 1/8 决赛次回合比赛在梅斯塔利亚球场进行,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这场比赛同样采取了空场进行的方式。但在空荡的看台上,依然有一个永不离去的身影,他就是巴伦西亚俱乐部的第 18 号会员,维森特 · 纳瓦罗 · 阿帕里西奥。

足球回来了,但不是全部

事实上,1928 年 3 月 22 日出生的维森特已经于 2016 年 12 月 12 日去世,留在球场的是他的雕塑。维森特在 50 岁时因视网膜脱落失去了视力,但这并没有阻止他对巴伦西亚的爱。在儿子的陪伴下,维森特在之后的数十年里继续前往梅斯塔利亚球场,在感受现场氛围的同时,儿子还能为他讲解球场内的战况。据他的儿子介绍,2004 年是维森特最幸福的一年,因为那一年中巴伦西亚夺得联赛、欧洲联盟杯(欧罗巴联赛前身)和欧洲超级杯三冠王。而让维森特最牵挂的则是 2019 年,因为他非常期望能参加巴伦西亚的百年庆典。

足球回来了,但不是全部
足球回来了,但不是全部
足球回来了,但不是全部

事与愿违,维森特没能坚持到俱乐部百年庆典的到来,但他的忠诚得到了俱乐部的尊重。为了表示对俱乐部第 18 号会员的敬意,在维森特生前常坐的梅斯塔利亚球场中央看台 15 排 164 号的位置上,巴伦西亚俱乐部为他树立了一座雕像,维森特以这样的方式参加了他生前朝思暮想的俱乐部百年庆典,而这座雕像也被永久地安放在看台之上,维森特成为了梅斯塔利亚球场永不离去的观众。

足球回来了,但不是全部

疫情之下,球场安安静静,看台空空荡荡,但一些人依旧不声不响、不离不弃,坚定地等待着疫情的退去,坚定地着守望着他的球队,坚定地期待着总有一天会重新回来的足球比赛。

多特蒙德 世界杯 德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