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凛然的奥沙利文:你本该如神般统治这项运动,却在游戏人间

3文生    06-29 04:06

本文来自腾讯体育的霍森

邪气凛然的奥沙利文:你本该如神般统治这项运动,却在游戏人间

上海赛大师赛奥沙利文击败霍金斯成功卫冕

上海大师赛,“火箭”奥沙利文夺冠了。他在决赛以11比9战胜了巴里·霍金斯,成功卫冕,他果然没有让球迷们失望。

然而在颁奖仪式之后,奥沙利文将冠军奖杯与单杆最高分奖杯直接送给了现场观赛的两位孩子,原因是“这东西家里太多了”,他果然也没有让记者失望。

这是否太过于不尊重比赛和主办方了呢?

邪气凛然的奥沙利文:你本该如神般统治这项运动,却在游戏人间

奥沙利文将奖杯直接送给了现场观赛的孩子

如果是其他人,也许有一点。但这事发生在奥沙利文身上,一点也不奇怪。

这位43岁的老将的身上,似乎总是带着一种真正的不羁的气质,纵观整个台球历史上,你恐怕都很难找到像奥沙利文这样的异数,不管是老绅士戴维斯、皇帝亨得利、还是巫师希金斯,又或者已经离世的保罗·亨特,在他们的身上,虽然有着各种各样的气质,但终归,他们是绅士的、精巧的、优雅的、得体的。

而奥沙利文,他是一团永远在燃烧的烈火,是一匹永远不可能被驯服的野马,是坚持嘲弄生活的痞子,也是球迷们最喜欢的火箭。

华丽的天才型球手

作为75三杰之首的奥沙利文,在漫长的职业生涯当中所获得的荣誉如恒河沙数,难以一一尽数,这是一名天生的台球手,在皇帝亨得利将全世界的斯诺克球手压制得动弹不得的时候,正是年轻的奥沙利文如彗星一般崛起,轻松击垮了全盛的皇帝,将斯诺克带入了75三杰的时代里。

奥沙利文的绰号是“火箭”,意思是,他非常快——5分20秒一杆清台147分的恐怖战绩,至今依然是神迹一般的存在。更可怕的是,与需要反复计算球路的一般选手不同,奥沙利文他将自己的球路计算和野兽一般的直觉结合在一起,他左右手均衡,击球那叫一个快准狠,追求的就是一气呵成的爽快感,意气风发、行云流水,在不知不觉间,就将比赛结束了。不管是观众,还是他的对手,都看得那叫一个酣畅淋漓。

邪气凛然的奥沙利文:你本该如神般统治这项运动,却在游戏人间

奥沙利文的技术几乎可以用完美来形容

不管是远台进攻上手的爆发力,持续进球的稳定性,还是杆法运用走位叫球的合理性,防守的成功率,而更重要的,是对斯诺克的理解和整体的布局思路——奥沙利文在这几个方面,基本可以以完美来形容。哪怕是斯诺克的门外汉,也会为奥沙利文的技术所陶醉,就连皇帝亨得利也赞叹道:“这并非是技术,而是妖术。”

穿运动鞋打球+叼烟出席发布会 他总有惊世之举

但奥沙利文并非是妖术师,非要说的话,他倒更像是一名行为艺术家。

青年时因为家中剧变,苦闷无处排遣的奥沙利文,只能靠摇滚、酒精和药品来麻醉自己。虽然后来在经纪人和朋友的帮助下,他战胜了心魔,但却从此养成了喜怒不定的古怪性格。

奥沙利文从未像其他斯诺克选手一样尊重过这项运动,他们身着优雅的正装、慢斯条理地计算、友好的握手——但在奥沙利文看来,这一切都虚假得可笑。他曾经瘸着腿穿着布鞋轰下自己的第13个147分,他曾经大声嘲笑过冥思苦想拆解球路的对手用时太久,还曾经叼着烟头出席新闻发布会……甚至在某一次与皇帝亨得利的巅峰对决当中,因为自己一次红球的走位失误,直接放弃比赛走人——就是真的离开赛场的意思!!

邪气凛然的奥沙利文:你本该如神般统治这项运动,却在游戏人间

奥沙利文叼着烟头出席发布会,他曾经的出格之事也不胜枚举。

至于在座位上翻滚、踩着“神圣的”球台系鞋带,因为无聊用球杆摩擦下体而被裁判警告这些什么的,根本就不算个事。

他曾经多次表态:“斯诺克就是个狗屎”以及“我就是为了奖金打球”。这让许多采访者们既兴奋又难堪。

他甚至还有过几次因为嫌弃单杆奖金太少而故意没有打出一杆清台的147分……

2012年,奥沙利文很严肃地宣布自己对斯诺克失去了兴趣,要退役了。1年后,他给妻子买了一个大大的钻戒,之后叫来媒体,宣布要为了筹集女儿的学费而复出……

他是斯诺克的台风眼,他是行走的新闻制造机。在这个已经被物化的时代里,奥沙利文是那个在风中独舞的坚持者;在一群鲑鱼里,他就像唯一的哪一只鲟鱼一样,那么地出众,那么地拉风……

潇洒的人生境界:他既专注,又不在乎

也许奥沙利文这样的做派会让人想起加斯科因——那是英国足球圈里同样因为五不着六而出名的绝世天才,但其实两者是不同的。

就像这一次上海大师赛中,奥沙利文将奖杯送给小孩之后,他是这样解释自己的行为:“对我来说,已经赢得了太多的比赛,获得了非常多的奖杯,奖杯这个物件对我不是非常重要,但对于孩子们来说,如果可以把奖杯放在自己的卧室里,来纪念自己曾经在上海见证了一场斯诺克大师赛的决赛,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听听,多么温暖,多么励志。

邪气凛然的奥沙利文:你本该如神般统治这项运动,却在游戏人间

奥沙利文安慰丁俊晖

在某一次英国公开赛中,丁俊晖因为承受不住心里的压力,现场情绪失控。是奥沙利文第一个站出来,示意观众停止发声,并上前安慰小丁。

他从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了不起的,因为这只是一份比较拿手的工作,能够帮他赚更多的钱——可以想见,奥沙利文也根本不可能是一位勤劳的技巧练习者,他一直在靠着自己的天赋和才华在打球。

这非常有趣,在崇尚理性的斯诺克运动中,诞生了奥沙利文这样的最大的感性集合体。他非常直白赤裸地表现出对金钱的渴望,但又不会刻意地去追求它们,有时候甚至还会蔑视它们——因为打得不开心而退赛,对于奥沙利文来说,远不止仅仅一次而已。

他既专注,又不在乎;他既看淡名利,又汲汲以求。

邪气凛然的奥沙利文:你本该如神般统治这项运动,却在游戏人间

以奥沙利文的天赋而言,他本该统治这个时代,但却游戏人间。

或许,正是这种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人生态度,反而造就了他球技上的大圆满,这也让他能够在43岁的“高龄”里一直保持着一颗年轻的心。

以奥沙利文的天赋而言,他本该统治这个时代。但他却游戏人间,乐在其中。在大家惋惜于他对自身天赋的糟践和浪费之时,我们却蓦然发现,走走停停的奥沙利文,居然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登上了最高的山峰。

无论如何,奥沙利文用自己的“ROCK”,给斯诺克这项带着一丝古板的运动,带来了些许不一样的色彩。

台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