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记忆犹新的跑圈惩罚,毛毅军:老佩特教会我如何当名好教练

申花新闻TB    06-29 14:21

采访开始前,毛毅军又询问了佩特科维奇去世的原因,“是因为新冠吗?还是有别的身体原因?”了解了昔日主教练的病情后,50岁的毛毅军沉默了一会儿,随后电话中传来一阵叹息,“没想到再听到伊利亚的消息,却是他离世的新闻了。”

时针拨回到19年前的甲A联赛,55岁的佩特科维奇刚来到申花时,队员们就觉得这个南斯拉夫人和自己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此前一任教练老彼得,脾气非常火暴,我们以为他也会和老彼得一样,没想到他的气质非常儒雅。”回忆起佩特科维奇,毛毅军第一个想到的词就是“绅士”,“伊利亚很少发火,讲话节奏不紧不慢,却很有分量。”

一次记忆犹新的跑圈惩罚,毛毅军:老佩特教会我如何当名好教练

“他是一位人品很好的教练”

2001年初,申花队结束了在澳大利亚的集训后,正式开启了新赛季的征程。不过在联赛开始前,佩特科维奇带队首秀并不尽如人意,申花与武汉红金龙进行了一场义赛,最终1比2不敌对手,一度让佩特科维奇和弟子们身陷舆论风波。

“不管是成绩不好,或是面对外界的舆论压力,伊利亚都往自己身上担责任,技战术的问题他会关起门来和队员讲,但在媒体面前,他从不说某某不好,他是一个人品很好的教练。”毛毅军说道。彼时,毛毅军已经31岁,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在队内算是一位“老队员”,“伊利亚平时也对我们老队员挺照顾的,避免我们受伤,尽可能地延长我们的运动寿命。”

一次记忆犹新的跑圈惩罚,毛毅军:老佩特教会我如何当名好教练

一场热身赛带来的消极影响没有持续太久,申花在之后几天迅速找回了状态。2001赛季甲A联赛,球队在佩特科维奇的带领下打出了12轮不败的梦幻开局,其中更是创造了七连胜的佳绩。在以“沪连争霸”为主旋律的甲A联赛时代,申花队一度在积分榜上领先大连6分。“那时的球队气氛太好了,”彼时担任球队主力的毛毅军说道,“虽然平时训练都很轻松,但球队处于连胜的状态,伊利亚手下没人敢骄傲。”

然而在联赛第一循环的尾声,球队高昂的状态突然急转直下。上海开始步入炎热的夏季,球队又遭遇伤病来袭,加上因为冲击世界杯原因,联赛暂停了近三个月之久,申花的不败好戏戛然而止。“真的很可惜,从领先6分,到眼看着被大连追平,最后又落后了6分,球队的压力很大。”

“他上了堂史上最狠训练课”

比起球队多场不胜,佩特科维奇更不满意弟子们在场上的状态。因为球队在夏天比赛时精气神不佳,申花队一度被外界戏称是患上了“恐夏症”的“软脚蟹”。

尽管平时为人儒雅谦和,但2001年的夏天,佩特科维奇着实有些急了,7月的一个上午,可能是申花队史上最严格的一次训练在江湾体育场上演了。“我记得那天很热,大概是高温天,35摄氏度以上的。”毛毅军说道,“伊利亚说我们最近在场上的表现确实不好,无论是精神面貌,还是体能状况都很差,所以这堂课不管你们练得下来练不下来,都要给我坚持到底。”

一次记忆犹新的跑圈惩罚,毛毅军:老佩特教会我如何当名好教练

“当时怎么练?就是跑圈,绕着江湾体育场跑,不动球的。”足球场一圈300多米,佩特科维奇让队员进行变速跑,“一圈休息一下,接着跑两圈休息一下,接着跑三圈,然后三圈、两圈、一圈,这样为一组,那天跑了三组。不管老队员小队员,都咬牙跑。跑到后面可能落下一点,但是也得把全程给跑完。”

早上9点半开始训练,通常一堂训练课在一个小时左右,而那天佩特科维奇和申花队员们在江湾体育场,顶着太阳练到了近下午1点,最后是球队高层觉得样练下去要出问题,赶紧跑到场边让全队停了下来。

“江湾体育场场地条件不是很好,又是顶着高温,跑到后面脚底板都发烫了。有的队员回去一看,脚都有点肿了。”不过如今毛毅军觉得,那堂训练课与其说是“罚”,更像是来自南斯拉夫人的“鞭策”。“现在当了教练了,对当初的很多事情都能理解了。”

“他教会我怎么当个好教练”

佩特科维奇离开申花一年后,2002年年底,毛毅军也宣布挂靴,转型成一名教练。站在教练席边已经18个年头,毛毅军的儒帅气质也深入人心,有球迷联想起毛毅军和佩特科维奇的气质,竟有几分相似。

“可能有的时候,队员会对教练有一些想法,但是真的换位思考了,你就能理解教练的做法。”在毛毅军眼中,佩特科维奇最值得学习的地方就是公正,“一定要客观地去评价他们,不能只看到他的短板。一碗水端平,球队才能服你。”

一次记忆犹新的跑圈惩罚,毛毅军:老佩特教会我如何当名好教练

2013年,佩特科维奇率领韩国庆南FC来沪,参加上海国际足球邀请赛,时隔12年再度相见,毛毅军和佩特科维奇这对昔日师徒成了对手,然而在比赛之外,他们更是无话不谈的老友。“当队员的时候,我们叫他Coach(教练),在那之后,我们叫过他佩特,但因为上一任教练也叫佩特,后来我们改称他的名字——伊利亚。你看,用上海话念都很顺口。”

毛毅军的微信头像是自己身穿申花球衣的比赛照片,胸口印有“托普”广告字样的球衣,正是佩特科维奇带领的那支申花征战2001赛季时的战袍。斯人已去,但佩特科维奇的精神在毛毅军心里永远不会忘却。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