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足球青训,曾经的困境与如今的出路

雪域未来新疆青训    06-30 08:23
新疆足球青训,曾经的困境与如今的出路

新疆足球是有希望的,甚至有人说过,没有到过新疆,你不理解中国足球的希望在新疆。因为希望,所以我们期待,期待新疆足球腾飞的那一天。

2010年,21岁的巴力和19岁的买提江分别在杭州绿城和河南建业分别完成了各自的中超首秀,共同书写了新疆足球的历史。

而这一年,新疆足球不但有个人主义的大踏步前进,还让我们见证了集体主义的飞跃。

新疆足球青训,曾经的困境与如今的出路

在2010年李宁杯中国大学生足球联赛总决赛上,新疆师范大学以2-1击败太原理工大学,这是迄今为止新疆队在国内大型比赛上的第一次胜利。有人认为新疆师大之所以夺冠,是因为全队每人将获得一万元奖金。这让时任新疆师大主教练木拉提哭笑不得:“这笔钱对于队员们的确可观,但他们也是真心热爱足球的。”

因为差钱,新疆足球多年来步履维艰,但新疆足球却从未垮掉,正因为他们从未丧失对足球的坚守和对胜利的渴望。

2010年全国U17足球联赛决赛在鲁能足校进行,点球大战新疆2-4惜败鲁能。在此前中国足协组织的青少年全国U系列比赛中,还从没有一支新疆球队能够打到决赛,这一年9月新疆足球实现了历史性突破;同样是在这一年,新疆成立首支女足球队走上职业化道路。

新疆足球青训,曾经的困境与如今的出路

2010年,是新疆足球希望和进步并存的一年。当新疆师范大学夺得中国大学生足球联赛冠军之后,买提江曾说:“在新疆也有很多出色的球员,希望这次夺冠能够引起人们的重视。”

巴力当时也表示:“新疆球员很有天赋,也很热爱足球,希望全国各地的球探,都能到新疆去,把这些好苗子带出来。”

新疆足球青训,曾经的困境与如今的出路

青少年是足球培养的重要环节,但是在新疆,青训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基本都是“公益性”的。当年巴力仅以五万元的价格转会浙江绿城,凸显的是新疆足球青训的无奈现状。

2002年时任中国足协主席阎世铎赴新疆考察,牵线宋庆龄基金会帮助扶持新疆足球的发展。从2003年开始,宋庆龄基金会以5年为一个周期,每年50万元资助新疆足球。这些“真金白银”的援助,对于新疆足球的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经过在全疆范围内的层层选拔,至今已经培养了超过1000名专业足球人才。

正是得益于宋庆龄足球学校的培养,在第十届全运会中,新疆男足46年来历史性地首次打入了决赛圈,而那支球队中的队员,几乎全部都出自于宋庆龄足球学校。

不过,宋庆龄足球学校的学员们,基本上是挂靠在自治区的体育运动学校,最终获得的中专文凭在社会上根本吃不开,很多时候家长都不愿意将孩子送到足校学习,培养五六年,打完全运会之后,孩子又没有了出路,能走上职业足球这条路的,少之又少。

新疆足球青训,曾经的困境与如今的出路

毫无疑问,新疆足球需要宋庆龄基金会的赞助,但这是公益行为在推动新疆足球的前进,只能解近渴,从长远考虑,职业化才是新疆足球的出路。

2019年5月,为深入推进新疆足球改革发展,科学建设青训体系,持续培养足球精英人才,全面提高足球竞技水平。新疆体育局整合新疆足球训练基地、新疆宋庆龄足球学校优势资源,成立新疆足球精英训练中心。聘任孙继海为新疆足协技术总监,全面负责新疆足球精英训练中心中长期发展规划和体系设计建设,教练员培训体系建设和球员选拔培养等。

同时,为了给新疆青训球员创造一个好的平台,经自治区政府、体育局和足协同意,成立新疆雪域天成足球俱乐部,让新疆足球精英训练中心的球员们从青年到成年阶段有一个过渡,在成为优秀球员之前,给他们创造一个高水平训练和比赛的平台,帮助他们实现最终的愿望与梦想。

另一方面,自2010年新疆青少年足球普及工程实施以来,中小学生参加校园足球活动的人数由原来的1万多人增加到现在的30余万人,全区有校园足球队的中小学校由过去的近200所增加到现在的1000多所,已建立了符合全区青少年校园足球特点和发展规律的联赛模式,校园足球呈现出规范化、届次化等良好的发展趋势。

在新疆,蓬勃开展的民间足球热情在当今低谷中的中国足球来讲是弥足珍贵的,有了这样的基础才有了足球自下而上崛起的可能。在一片哀叹中国足球人口匮乏的时候,如果新疆足球这片足球沃土仍然没能真正开采起来,才是值得反思的地方。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