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胜33负,是时候和八一彻底说再见了吗

杨毅侃球    06-30 15:39

八一男篮几乎就要触摸到,复赛以后的第一场胜利了。

对阵南京同曦队的比赛,终场前56.8秒他们还以6分优势领先,同曦主帅崔万军不得已连续叫出暂停——比赛只剩不到1分钟,八一队领先6分,这局面怎么算也该赢球了……

从时间来看,八一队就算被对手打成一些进攻,但自己两次进攻能耗掉差不多48秒,那还能给同曦留下多少折腾的余地?

从分差来看,6分球的差距,同曦需要投进两记三分球,才刚刚能扳平比分,要反败为胜几乎没有可能。

可就在这短短的56.8秒内,八一队被对手打出了一波8比0,同曦队名不见经传的小将李泓澎,用一个转换快攻上篮实现绝杀,送给八一队复赛以后的第5场连败。

这一球,几乎如同八一整个赛季的缩影,无论比赛进程如何,无论对手实力强弱,最终输球的都会是八一队;

这一球,更如同命运的宣判,它反复提醒着一件事:或许,曾经不可一世的八一男篮,已经真的不再适合留在CBA赛场上了。

2胜33负,是时候和八一彻底说再见了吗

八一是真的不想赢球吗?

看着领先6分时,板凳席上年轻人难得的振臂欢呼,你就该否定掉这样的想法。把最后这56.8秒放到放大镜下,一帧一帧地拆开来检阅,你也会发现:八一其实没有犯任何一个大错误。

一场久违的胜利近在眼前,球员们都在尽量小心地守护胜果,他们如同教练叮嘱得那样,没有因为失误把球权送给对手,也没有着急抢攻给对方太多的时间。正因如此,他们的输球才更让人心碎而无奈。

他们没有犯任何原则性的大错误,但每一个细小的环节里却遍布着各种古怪的问题:

同曦队第一次三分试投不中,邹雨宸没有守住篮板,让约瑟夫·扬再次出手,追进了三分球;

王俊杰在底角三分出手后,看到同曦有可能直接转换快攻,玩了命地追防,却送给约瑟夫·扬一个2+1;

最后,便是余晨那次艰难的中距离投篮,篮板球蹦出老远,送给同曦连续第二个快攻机会。

八一队就这样连饮三弹,颓然倒地。

2胜33负,是时候和八一彻底说再见了吗

邹雨宸、王俊杰、余晨,你忍心把比赛失利的败因归咎给他们吗?

大伤归来的邹雨宸,这场比赛拼下了26分13篮板;年轻的王俊杰,中生代的余晨,正是他们俩在比赛最后1分钟的得分,两次把分差拉开,两次打停了崔万军指导。

连身为八一主帅的大郅都没法责怪他们,只在赛后发布会上叙述性地表示:“最后一分钟我们领先6分,一个关键篮板球没有拿下来,然后让对手打了两个反击,但是大家这场做得很努力。”

的确,和复赛后的前4场比赛相比,这已经是八一队最有血性、最接近胜利的一场比赛了,前四场他们面对广州、新疆、青岛和浙江四支球队,没有任何一场比赛能输在个位数,场均净负16.3分,算上复赛前的比赛,八一已连吞15场败仗,输球输到几近麻木,这完全不是球迷们期待中八一队应有的模样。

截止6月的最后一天,CBA其他所有19支球队都还保有理论上的季后赛希望,唯有2胜33负的八一铁定出局,而这,已经是他们连续第9年无缘季后赛了。

金戈铁马今安在,成王败寇俱是空。

2胜33负,是时候和八一彻底说再见了吗

八一本不该如此。至少上个赛季的八一队,是带给人希望的。

对这支昔日的八冠王球队来说,2018年的夏天,是一个充满变革意味的季节:阿的江指导将接力棒交到小老弟王治郅的手中,球队也从驻扎多年的宁波,搬迁到红色城市南昌,加上郭昊文等超级新人入队,八一队渴望着一次新的崛起。

大郅执教的处子赛季,八一队已经展现出了一丝重生的迹象。尤其是常规赛最后一战,八一在南昌主场大破江苏队,拿下赛季第11胜,相较于此前一年队史最差的3胜,战绩已经有了大幅提升。

于是在比赛结束后,八一队给球迷们留下了一幅令人动容的画面:大郅走到了球场中央,所有的球员则齐刷刷脱下了外套,露出赞助商特制的CBA冠军战袍,在大郅的带领下,八一队全体将士向南昌球迷敬军礼致意,看着那一天年轻人们骄傲的模样,谁又能想到这竟然成为了铁军八一的昙花一现。

2019-20赛季,军运会任务完成后,新的噩梦开始了……

2胜33负,是时候和八一彻底说再见了吗

他们成为了CBA内部纪律问题最多的球队。

顶撞教练王治郅的人,已经不止是老将许钟豪,在本赛季被任命为八一队长的雷蒙,竟然也当着直播镜头的面对呛王治郅;而被誉为00年龄段中国篮球第一天才的郭昊文,更是多次触犯球队纪律,包括在联赛停摆期间被卷入莫名的场外新闻,早早被罚停赛离队的郭昊文,本赛季都不会再出现在CBA的舞台上。

八一队仿佛一个沉疴难除的重病号,一度因为换了一个主刀大夫,而展现出一些努力求生的迹象;但一年过去,当这个病人发现自己的病情并未得到本质改变后,就变得愈发意志消沉。

甚至,连大夫有时候都难免急躁起来。生性骄傲的大郅,如今眉头锁得一天比一天紧。

在下面这段视频里,八一队在和浙江队的比赛中,得到了一个转换进攻的机会,埋伏在底角的王俊杰正打算三分出手,大郅突然高喊了一声“往里走啊”,王俊杰没来得及调整,反倒是吓了一哆嗦,这记三分变成了一个三不沾,往回防守时,王俊杰没忍住又看了大郅几眼。

你能看到当时场上的比分,同样是全华班作战,八一始终都在大比分落后浙江。

就球迷的期待来说,这不该是八一队复赛后应有的状态;从八一队具备的天赋来看,他们也早该赢下一些比赛。

虽然战绩早已积弱不振,但在青训层面,八一队的金字招牌还是招揽到了不少优秀的年轻人,成就了如今这支年龄结构相对合理的八一队,这其中的主要球员包括:

韩硕,34岁,前中国男篮国手,巅峰赛季2012-13季,场均17.4分,上季场均10.7分;

许钟豪,29岁,前中国男篮国手,2014年曾任国家集训队队长,巅峰赛季2013-14季,场均14.3分9.8篮板,上季场均9.6分7.6篮板1.7封盖;

田宇翔,27岁,国家集训队红队成员,巅峰赛季2013-14季场均15.1分3.0助攻;

刘航初,27岁,前国青队成员,2017-18赛季场均13.8分5.3篮板;

雷蒙,24岁,国家集训队红队成员,2017-18赛季场均17.8分;

邹雨宸,24岁,前中国男篮国手,随国家队出战2016里约奥运会,2016-17赛季场均17.4分9.1篮板2.6封盖;

阿尔斯兰,23岁,国家集训队蓝队成员,本赛季场均11.2分2.5助攻;

付豪,22岁,国家集训队红队成员,本赛季场均17.8分9.5篮板;

王俊杰,20岁,99年龄段国青主力,本赛季作为新秀场均6.8分。

2胜33负,是时候和八一彻底说再见了吗

看过这个阵容,了解过他们的实力,你就该明白,为什么八一球迷会期待:复赛后全CBA有半数球队都是全华班,按照八一的人员实力就算郭昊文缺阵,也完全可以多赢几场比赛,一举挽回本赛季此前的颓势。

尤其是球队内线第一支柱邹雨宸,在伤停了近3年后,邹雨宸在年初复出,再加近半年的休整,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但仅靠一个邹雨宸,根本不足以带飞沉沦的八一,而球迷们这才愿意相信:本赛季此前就曾经不敌全华班弱旅天津队,八一节节败退的原因早已不是其他球队有外援能够概括的。

要刨根问底去追问八一落魄的深层缘由,最直接的答案就是:职业军人的身份,捆住了这些职业球员。

CBA公司早已彻底改制,成为了一家由每支CBA球队各占5%的股份,20支球队共有的股份制公司。但八一男篮至今仍隶属于八一体工大队,并不能以股东身份入股其中,因此在CBA股东大会仍占据一席之地的,是此前和八一队合作多年的宁波富邦集团。

也就是说,在CBA目前拥有参赛权的,本该是宁波富邦,但因为富邦暂时没有自己的球队,他们仍把这个名额暂时给到了八一,使八一男篮以“特邀”的身份,继续存在于CBA联赛中。

2胜33负,是时候和八一彻底说再见了吗

但2018年回归南昌,和富邦脱钩后,一定程度上,反倒让八一男篮和市场化的大环境背道而驰,富邦集团不再负责球队的相关工作,当然也就不再承担球员的任何薪水。

于是,在CBA球员的薪资待遇水涨船高的当下,八一男篮的球员们,却彻底回归了按军衔拿死工资的模式。部分CBA球员的年薪如今已经突破千万大关,而八一男篮的球员,每个月只能按军衔领到万把块的工资,刚刚入队的年轻人,甚至有些只有几千元的月薪,那可想而知这些年轻人的战斗欲望,和其他球队自然是天差地别。

不仅如此,身披军服的这些八一球员,想要转制离开八一队,又何尝容易,这和军队系统的其他岗位一样,都涉及到军人转制的问题。以至于在2019年军运会举办前夕,部分CBA球队之间还在讨论要不要将球员借调给八一队,随八一出战军运会,这些球队甚至都担心球员一旦借调入伍,往后再回归母队时手续万一走不通怎么办?好在八一方面就此作出了承诺,这才有了王哲林临时加入,以中士军衔出征的后续。

回归到八一队本身,对球队的现状,当然也有声音指出:当初的八一队,也面临一样的困难,为何却能很好地克服,仍笑傲CBA赛场多年。但这样的言论,只要求八一球员无私奉献、打出军旅作风,却无视职业联赛的客观市场规律,显然并不合理。

2胜33负,是时候和八一彻底说再见了吗

早年间在CBA,首先是八一队拥有最为出色的球员资源,在实力上属于巨无霸级别;其次在CBA联赛诞生初期,职业化程度本身还不够高,也给了八一队继续展现实力优势的机会。

但来到2020年,CBA联赛在董事长姚明、CEO王大为等人的推动下,已经彻底完成了管办分离、公司化运营等一系列改制,这让八一球员们依然以“职业军人”的身份存在于赛事中显得愈发突兀,甚至已经算得上是整个CBA联赛最怪异的现象。

放眼世界篮坛,联赛职业化的道路上,也都遇到过军队下辖球队该如何生存的难题。不同的国家也都给出过不同的办法。

比如在俄罗斯,莫斯科中央陆军队就彻底拥抱了市场化改革,早早投身职业化俱乐部运营,不仅依旧战绩显赫,而且还堪称俄罗斯篮坛最土豪的球队,2019年还新近拿下了队史上第8座欧冠冠军的奖杯;

而在韩国,隶属于部队编制的的尚武队,则不参与韩国职业联赛KBL的竞争,因为韩国的全民兵役制,尚武队会每年更换补充新的球员,但这支球队仅仅参加KBL的预备队联赛,即便夺冠也不会升级到顶级职业联赛。

2胜33负,是时候和八一彻底说再见了吗

所以,属于八一队的出路也摆在面前。

要么彻底打开,以常规化经营的方式,成为一支常规化、市场化的球队;要么另辟蹊径,以特殊化的方式,寻找一个适合的生存环境。但无论如何,像现在这样,以特殊的身份和制度,去面对越来越汹涌的市场环境,对八一、对CBA联赛都是不公平的

对八一球员来说,每个月只领几千块工资,赢球也没有任何奖金,他们当然会缺乏赢球的动力;对CBA来说,八一队在上赛季的回光返照后,又重新回到病入膏肓的状态,在NBL明明有安徽文一、陕西信达等球队一直都对CBA跃跃欲试,他们的球队有钱有人,当地球迷更是对CBA的到来翘首以盼,可CBA公司依然无法轻易地腾出八一这一个名额。

改变终有一天会到来,是八一队退出职业联赛,以细流入海之势,给所有球员自由身份;还是八一队和富邦这样的公司再度合作,彻底进行市场化经营,走哪条路似乎都可以向前,但唯独不应该的,是还像现在这样停在原地。

八一男足已经撤编17年之久,是时候给八一男篮选一条路了。否则被耽误的,绝不止是如今八一队的这一批年轻人。

八一 江苏 cba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