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益回顾丨北京联益慈善基金会会长林风挑战珠峰国际马拉松赛

联益慈善    06-30 16:30

世界有四极,南极,北极,高极,干极。联益基金会会长林风曾于2007年徒步穿越干极——塔克拉玛干沙漠核心无人区,2008年访问南极——中国长城站。2009年他首次到达中国西藏珠峰北坡大本营后,挑战世界第三极——珠穆朗玛峰,就成为了他心中的梦想。从2010年开始,林风把大量时间精力用于开展慈善公益事业,为青藏高原的孩子们送去了健康与快乐,探索和挑战世界四极的理想暂时被放下。

联益回顾丨北京联益慈善基金会会长林风挑战珠峰国际马拉松赛

2018年一位慈善家好友再次点燃了林风会长挑战第三极的梦想——这位好友跑过“777”马拉松(7天7大洲7场马拉松),却在挑战珠峰国际马拉松时,因为严重的高原反应遗憾止步于海拔4200米。林风在为好友惋惜的同时,内心也燃起了挑战的梦想。于是,他毅然报名了2019珠峰国际马拉松赛。他希望以这种方式完成第三极的挑战,同时以此作为自己自2010年至今投身公益事业、帮助青藏高原儿童十周年的纪念。

1953年5月29日,新西兰人埃德蒙·希拉里与尼泊尔夏尔巴人旦增成为第一批登顶珠穆朗玛峰的人,他们的这次壮举,堪称人类文明的一次伟大尝试。2003年为了纪念人类登顶珠峰50周年,尼泊尔设立了珠峰国际马拉松赛,举办时间是每年的5月29日。珠峰国际马拉松赛以希拉里骑士攀登珠峰前的路段为赛道,世界顶尖越野马拉松高手每年云集在珠峰南坡海拔5364米的大本营,比赛选手们在挑战世界海拔最高、道路最难的42.195公里的同时,也追寻着希拉里骑士攀登珠峰前的脚步。

赛事开始前,185名世界挑战者(中国8名)在坐落于昆布冰川上海拔5364米的珠峰大本营里度过了两天的高海拔适应期。尼泊尔时间5月29日早7点,第十七届珠峰国际马拉松赛鸣枪开赛。前4.6公里路况由海拔5300米左右的碎石铺盖的冰面构成,有三个高差不到100米的起伏,林风会长克服了清晨的寒冷和低氧带来的无力感,比计划提前15分钟,仅用1小时便到达了第一个补给点。

联益回顾丨北京联益慈善基金会会长林风挑战珠峰国际马拉松赛

第一赛程的顺利完成给了林风会长充足的信心,即将到达12公里时,他已经跻身前100名,甚至超过了提前1小时出发的部分60公里超级赛选手。赛程中,他没有忘记停下脚步在9名中国登山家衣冠冢前三鞠躬,同时也为近日在珠峰遇难的十几名登山者进行了祷告。前21公里的高海拔赛段用时4小时10分钟,奠定了他总成绩进入9小时的基础。

联益回顾丨北京联益慈善基金会会长林风挑战珠峰国际马拉松赛

在肌肉疲惫的状态下,复杂的路况对选手的挑战更加巨大。很多选手出现了摔跤等情况。林风会长在全神贯注超越两名英国赛手时,不慎踩到了一块岩石的斜面上,扭伤了右脚,他当时忍不住痛苦地叫起来。此后,下坡时因为右脚难以控制速度,他被迫放慢了脚步,一方面防止右脚再次受伤,另一方面也是基于安全考虑(很多路段一侧是悬崖陡坡)。珠峰国际马拉松赛的出名之处就是无数的上坡和下坡,最大连续上坡需要爬升400多米,上坡时,多数选手都只能以2公里/小时左右的配速前进。而在下坡时落下的距离,林风只能靠上坡追赶回来,用左腿和右手手杖发力,凭着坚强的意志力,他不断反超了一个个在下坡时曾超过他的选手。上坡时每个人都极度消耗着体力,被超越更是心理的打击,当林风超过那两位英国选手时,背后传来一句“Goodman”。

联益回顾丨北京联益慈善基金会会长林风挑战珠峰国际马拉松赛

临近终点200米时,林风会长扔掉手杖和水瓶,拿出背了一路的国旗和印有联益基金会“早安计划”的旗帜,拍下了这值得纪念的一刻。主办方负责人Ricky和他在赛前曾打过一个赌,如果他没有跑进10小时,明年珠峰马拉松还要来参加,同时输一瓶茅台。当Ricky看到林风在9小时内就冲过了终点线时简直难以置信,他跑过来给了林风一个惊喜的拥抱。最终,林风以8小时40分00秒、中国选手中第二名的好成绩,圆满完成了2019珠峰国际马拉松赛。

联益回顾丨北京联益慈善基金会会长林风挑战珠峰国际马拉松赛

田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