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港铁卫惊现“血染风采”,前申花领队:我很反感有人拿足球运动员高薪说事

上观新闻    07-28 12:05

2020赛季中超联赛第一轮,上港和泰达比赛惊现“血染风采”:第80分钟,上港后卫石柯与泰达前锋阿奇姆彭头球争顶时“头碰头”,石柯的眉角当场血流如注。好在,经验丰富的上港队医朱思敏第一时间用红色绷带加压包扎,石柯也浴血奋战带伤完成比赛。

上港铁卫惊现“血染风采”,前申花领队:我很反感有人拿足球运动员高薪说事

据悉,赛后石柯第一时间在球队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被救护车送到医院进行检查。在排除脑震荡可能后,医生在石柯的眉角伤口处缝了6阵。上港俱乐部新闻官赵昊晨介绍,受伤缝针的石柯下一场联赛能否出场,还要看医疗团队、教练组的安排。

前段时间,社会部分人士对于中国足球的水平表示质疑,这原本是十分正常的业务讨论范畴。然而,由于偷换概念、炒作话题、流量思维等不纯粹因素的掺杂,原本美好的足球话题走偏成为“行业歧视”引发骂战,引发广大网友和球迷的反感。期间,关于中国足球运动员是不是匹配高薪,再度引发热议。

上港铁卫惊现“血染风采”,前申花领队:我很反感有人拿足球运动员高薪说事
上港铁卫惊现“血染风采”,前申花领队:我很反感有人拿足球运动员高薪说事

图说:受伤对球员来说是家常便饭。

上港铁卫惊现“血染风采”,前申花领队:我很反感有人拿足球运动员高薪说事
上港铁卫惊现“血染风采”,前申花领队:我很反感有人拿足球运动员高薪说事

图说:武磊、杨晨带伤作战,这是中国足球队的传统。

中超首轮石柯受伤后依旧浴血奋战,展现出中国足球从业人员的战斗精神。巧合的是,在前申花领队周京华出版的新书《我在申花当领队》第五章第20小结中,就特别谈到这个话题:“我对运动员不应该拿高薪的看法”。其中,也特别提及足球运动员普遍遭遇的伤病问题。

上港铁卫惊现“血染风采”,前申花领队:我很反感有人拿足球运动员高薪说事

上观新闻特别摘取相关片段如下,以飨读者:

(职业足球)这个圈子因为高薪而一直被人诟病。人们一直追问,为什么球员拿这么高的报酬,而科学家、教师、公务员等社会精英,拿的都没他们多。其实,这主要看你站在哪个立场去感觉和感悟。当我在这个圈子待了两年,耳闻目睹了他们的艰辛,他们的伤痛和他们的血汗,我改变了我的一些看法。

我第一次看到足球运动员身上的伤,是1992年在昆明民族村偶遇范志毅。范志毅高高卷起裤管,露出膝盖下一个黑色的洞,那洞甚至能看到白骨。他告诉我们,他还在训练比赛。

上港铁卫惊现“血染风采”,前申花领队:我很反感有人拿足球运动员高薪说事
上港铁卫惊现“血染风采”,前申花领队:我很反感有人拿足球运动员高薪说事

在申花工作的这两年,我好多次陪球员去医院。甚至数次,球员在比赛中受伤直接被担架抬上救护车去了医院。

2002年5月2日,申花在杭州与浙江绿城打足协杯。奥兰多像风一样奔跑,但他的运气极差,有一个球他甚至过掉了门将,却离门咫尺将球打飞。下半场,他受伤被抬下,由于脚肿得厉害,我和翻译送他去杭州人民医院,在救护车上,他流着眼泪。翻译告诉我,奥兰多看见脚这么肿,感觉是骨折了。他害怕自己今后的大半年就废了,等好了以后又可能踢不上主力了(当时球队里马丁内斯、罗德里格斯、曲圣卿、薛飞,加上他,有五个前锋。)等到了医院,片子出来排除了骨折,奥兰多又像小孩一样笑了。一米八五以上的大高个男人,一会哭,一会笑。我理解,他是因为运动生命无法自控而喜怒哀乐。

马丁内斯,他的启动和途中跑速度,就是到现在为止,中国顶级足球联赛中还没有人能超过他。但是,2002年7月16日那天,他的十字韧带受伤,我陪着他在医院候诊室里候诊,他毫无掩饰地哭得那么伤心,使得我也被传染,眼含泪水。

上港铁卫惊现“血染风采”,前申花领队:我很反感有人拿足球运动员高薪说事

图说:2003年上海滩德比,杨光被小李明犯规后严重受伤,被担架抬出场。

杨光,2003年申花将他作为主力左前卫从深圳引进,后来成为国家队主力左后卫的孙祥,都给他打替补。可是,杨光几乎只为申花打了九场比赛,7月16日,联赛第十轮与上海中远的比赛中,他只打了6分钟就受伤被担架抬下,并送进医院。结果诊断为“脚腕内侧两根腿腓韧带断裂”。那一年,他休息了大半个赛季,等他复出,主力位置已经没有了。2004年年底转会离开上海,从此销声匿迹。

2003年10月下旬,在一次训练中,阿尔贝茨与王珂撞在一起。只是那么一撞,王珂左边锁骨骨折。虽然王珂想绑着绷带继续训练比赛,但球队当年最后几场比赛都没有了他的身影。

2003年9月19日,曲圣卿在与河南建业的比赛中被撞得“飞”起来,重重地倒地,他站不稳,做手势请求换人。吴金贵指导无奈地对他大喊:“坚持住,没人可换了。”

肖占波曾经有一个印记在千万球迷心中的形象:他头上的血浸红了绷带,他仍在拼命奔跑,而绷带在随风飞扬。

上港铁卫惊现“血染风采”,前申花领队:我很反感有人拿足球运动员高薪说事

张玉宁在2004年5月26日与四川冠城的比赛中,右眼角撞开,血流半边脸,但他头戴橘色头箍,仍然坚持在奔跑。那天,“新浪体育”新闻关于申花消息的题目是“张玉宁浴血奋战入球”,题目下配的照片,就是流着血的张玉宁。

我见过徐根宝那双已经变形的脚。因为成千上万次地训练一个下底传中的动作,使他现在脚踝外翻。他喜欢穿布鞋,不是因为他喜欢摆“上海老克勒”的派头,而是因为他穿皮鞋非常不舒服。毛毅军,年纪还轻,可他的脚与徐指导的一样。

甚至,作为球员,连生病也是要被处罚的。有一天,孙祥(也可能是孙吉,我真的记不得是阿大还是阿二了)感冒,拉肚子。吴指导开出了罚款处罚。我不理解,悄悄问吴指导:生病是天灾,怎么也要处罚?吴指导告诉我:运动员是靠身体吃饭的,怎么可以不注意自己身体的保护呢?没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就像士兵没有保护好自己的武器!

最让人难忘的,是2004年5月23日客场与重庆的比赛。下半场35分钟左右,在一次角球拼抢中,于涛与进攻队员冲撞后倒地。比赛并没有停止,只见于涛挣扎着站起来,但突然,他像树叶那样飘着软下去。然后,只见他全身抽搐,翻起白眼,陷入昏迷。离他最近的阿尔贝茨发觉不对,他一边大叫一声,一边脱下衣服给于涛扇风。肖占波跑过来也脱下了衣服。队医冲进球场。

可以说,于涛的命是比利时队医尤根救过来的。

上港铁卫惊现“血染风采”,前申花领队:我很反感有人拿足球运动员高薪说事
上港铁卫惊现“血染风采”,前申花领队:我很反感有人拿足球运动员高薪说事

这种情况在足球场上很少遇到。于涛在与对方球员冲撞后重重倒地的同时,他的舌头向后翻卷卡住了气管,使他瞬间停止了呼吸。年轻的尤根见过这样的病例,他伸出手指掏出了于涛的舌头,然后反转于涛的身体,让他吐出气管里的那团血。

于涛被救活了,满脸满身是血。

冲进球场的助理教练毛毅军事后说:我以为于涛的脖子断了。后卫李成铭和门将虞伟亮,当时都有了最坏的联想。

上港铁卫惊现“血染风采”,前申花领队:我很反感有人拿足球运动员高薪说事

我已经是副领队,没能坐在教练席里,我站在另一端,站在重庆队的球门后面。我远远看到于涛站起来又像树叶一样倒下去,我看到球场上的球员发了疯似的大喊大叫,我看到队医冲进球场,我看到卞军他们指挥救护车靠。我知道出大事了,我拼命往救护车那里跑。

还好,于涛开始清醒起来。他被几个球员架着来到救护车上。尤根再一次对于涛进行检查,确认于涛已经没有问题。

这时,在上海看电视的于涛家人把电话打到我的手机上,我正在于涛和队医身边,我听到了尤根的诊断结果。我在电话里告诉于涛的家人:“看情况,于涛应该没有大的问题,他的神志已经清醒了。”

我对着围着救护车的人群叫喊:“大家让开一些,给他点空气。”

老实说,我哭了。

上港铁卫惊现“血染风采”,前申花领队:我很反感有人拿足球运动员高薪说事

足球运动员在球场上是拼了命的。他们是用自己生命的透支来赢得人们的尊重,赢得财富和家人的幸福。

其实,没在足球圈里待过的人,是意识不到一个细节的。足球队训练和比赛,有一样东西永远是不能少的,是我们后勤保障中永远不能忘记的,它与食、宿、行和比赛、训练场地的落实一样重要,那就是“冰块”。

你们可能不知道,每当训练结束,总会有多位球员用绷带把冰块绑在腿上脚上,一瘸一拐地走向宿舍;每当比赛结束,回宾馆或基地的大巴上,总会有球员腿上或脚上绑着冰块冰袋,腿跷得老高……

上港铁卫惊现“血染风采”,前申花领队:我很反感有人拿足球运动员高薪说事

球队里那个带着轮子的冰箱,永远是球队最重要的装备。

我有一张俱乐部摄影师郑启忠老师抓拍的照片:杜威躺在担架上,闭着眼,我蹲在他的边上……

所以,我很反感有人说足球运动员拿高薪的事。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