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种子哈勒普因疫情退出巴勒莫站,职业网坛重启前被泼一盆冷水

文汇网    07-30 01:56
头号种子哈勒普因疫情退出巴勒莫站,职业网坛重启前被泼一盆冷水

作为WTA巡回赛重启后的首站赛事,意大利巴勒莫站本将于8月3日拉开职业网球回归的序幕。然而,头号种子、两届大满贯得主罗马尼亚名将哈勒普近日宣布,因意大利隔离防控措施与对航空旅行的担忧而选择退赛。虽然ATP与WTA都已定于8月回归,但正如巴勒莫站所揭示的那样,赛地政府的防控措施、球员跨国旅行的安全,都将注定令网球赛季重启面临严峻挑战。

两周前,现世界排名第二位的哈勒普宣布将时隔10年重返巴勒莫参赛,孔塔、马尔蒂奇和万卓索娃等多位世界排名前20位的球员也在参赛名单中。作为女子职业网球回归后的首站,巴勒莫公开赛制定了严格的防疫措施:参赛球员在抵达赛场前需进行一次核酸检测,此后每隔四天均需接受一次核酸检测,现场只允许350名观众入场观赛。

然而过去一周,罗马尼亚疫情出现“反弹”,该国28日新增确诊病例达1151例。按照意大利的相关防疫政策,近14天内曾在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停留的人员在入境意大利时必须隔离14天,这一政策直接导致哈勒普无法参赛。

巴勒莫公开赛赛事总监奥利维罗·帕尔马曾致信意大利卫生部门,称希望对前来意大利参赛的球员解除隔离限制,但被意大利政府拒绝。因此哈勒普决定退赛,“鉴于罗马尼亚近期新冠疫情确诊病例增加,以及我对国际航空旅行的担忧,我做出了退出巴勒莫公开赛的艰难决定,我想感谢赛事总监和意大利卫生部门为我作出的努力。”

头号种子的缺席势必将让巴勒莫公开赛的精彩程度受损,而在新冠疫情之下,WTA更担心的是更多赛事也将面临同样的窘境。WTA首席执行官史蒂夫·西蒙此前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曾表示,“我认为WTA巡回赛重启的前三项赛事——巴勒莫、布拉格和列克星敦一定会为我们铺平巡回赛重启的道路。”但如今西蒙也不得不承认,主办地政府的限制政策将影响WTA的重启计划,来自“高风险”国家和地区的选手若被赛事举办地防疫部门要求隔离,他们势必将选择退赛,“如果我们认为情况已经改变,变得不安全,我们将毫不犹豫地取消赛事。”

作为ATP重启的首项赛事,原定于8月13日开赛的华盛顿公开赛甚至已经取消。虽然美国网协此后声明称,华盛顿公开赛取消不会影响美网和辛辛那提大师赛的办赛计划。然而职业球员是否愿意冒险飞赴美国参加美网将打上巨大的问号。如果从美国打完比赛再飞回自己的祖国或下一个比赛举办地,他们可能还将被隔离十余天。职业球员无法承受这般巨大的时间成本。

近日,澳网赛事总监克雷格·蒂利在接受《时代报》采访时表示,据他了解,一些顶尖球员会选择跳过即将到来的美网和法网,而将注意力转移到2021赛季。而包括纳达尔在内的选手已经暗示,可能会放弃美网全力备战法网。如果大量的种子选手退出美网,那么大满贯甚至网球赛季重启的意义究竟又有几何呢?

此前WTA与ATP联合发布声明宣布,今年在中国举行的七站WTA赛事和四站ATP赛事将被取消。中国赛季对于WTA无异于“半壁江山”,原本9月的法网落幕后,赛季末几乎所有重要比赛都在中国举办,包括四大“皇冠赛”之一的中网、五大“超五赛”之一的武网、WTA深圳年终总决赛等。随着中国赛季取消,法网后只剩下东京、首尔、林茨和莫斯科这四站级别一般的赛事。

据《纽约时报》分析,因为无法举办中国赛季,WTA将遭受巨额财务损失,其中年终总决赛占了非常大的比例。虽然具体数字尚未披露,但此前新加坡承办总决赛时每年需缴纳1400万美元,深圳缴纳的费用只高不低。西蒙也承认,目前WTA财政局势不容乐观,“WTA正在遭受疫情带来的财政重创,如果我们这个赛季50%到60%的时间都无法正常运转,财政收入与利润肯定会显著下降。”

作者:吴雨伦

编辑:谷苗

责任编辑:沈雷

来源:图片/东方IC

网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