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球员亲述:与乔丹初遇时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球长社圈    07-30 22:57
NBA球员亲述:与乔丹初遇时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在2003年芝加哥的一个炎热的六月夜晚,德维恩-韦德庆祝着自己第五顺位被迈阿密热火选中,正沉浸在自己的荣耀之中,直到他发现迈克尔-乔丹竟然不在他的派对上……进不来吗?

芝加哥资深记者萨姆-史密斯做了一个乔丹生涯全记录的访谈,但当他在1984年秋天第一次进入MJ的家进行采访的时候,他简直不敢相信他正在和篮球之神对话,他也不敢相信他竟然踏入了乔丹的卧室。

然后这里还有第一次和迈克尔见面也是在乔丹的家的罗恩-哈珀。大家在一起打牌,哈珀从桌子上站起身来走到了……乔丹的衣橱?捧着一大把耐克运动服走了?

在万众期待的讲述了乔丹最后一季和公牛王朝的纪录片《最后之舞》首播之前,The Athletic网站采访了他的朋友、前队友、对手、老板和下属只有一个问题:和乔丹初次相遇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答案因时间点的不同而各异。可以这么去想啦,当你和还只是伊利诺伊州参议院的贝拉克-奥巴马或者只是莫尔豪斯学院的大二学生马丁-路德-金初次相遇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或者是你已经知道他了,之后呢?

时至今日的乔丹已是一位57岁的亿万富翁了,是夏洛特黄蜂的老板,也是众多企业股份的持有人,一位拥有30多年来世界上最畅销的球鞋,堪称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篮球名人堂成员。

但曾几何时,他也只是一名南卡罗莱纳大学的一名新生……只是一名芝加哥的新秀……只是个NBA最有价值球员……只是个总冠军而已。也只是一个进不去芝加哥夜店的人而已。

自然也是在芝加哥长大自小便崇拜乔丹的NBA名宿德维恩-韦德,遇见MJ最难以置信的是在他自己的选秀派对上:

“我刚被热火选中,然后我回到芝加哥,他们给我办了一个超大的选秀派对,”韦德说,“然后我进入选秀派对,开始狂欢。我记得是我的表弟找我,跟我说,‘唷,乔丹来了。但他们不让进。’我说,‘啥呀?哥们。别玩儿我了。’然后他说,‘哥们,我是认真的。迈克尔-乔丹和大约50个人都在外面。他们不让他进。’

“所以我们赶紧跑出门外,赶到他们不让他进来的地方。‘为什么你们都不让乔丹进来啊?’有个人说,‘他不付钱。’我说,‘啊?’所以我赶紧跑出去,迈克尔-乔丹正在那儿骑着辆摩托车,周围大概有30个人。我奔向他,我当然是有颗敬畏之心的好小伙啊。然后他说,‘我只是想过来表达我对你的喜爱。’我以为他会说之前在前面被拦住的话,诸如此类的。但他说,‘我只是想过来表达我对你的喜爱,恭喜你被选中。’然后我说,‘哥们,谢谢你能来。’我不敢相信。‘谢谢你能来,你想进来吗?’然后他说,‘不了,不了,就这样吧。我只是过来表达对你的喜爱而已。’然后他便骑着他的摩托车离开了。”

征战17载,七次入选全明星队也拿下过总冠军的昌西-比卢普斯,在1997年的万圣节,自己进入NBA的第一个夜晚就遇到了乔丹:

“你想想那画面,几个月前我的宿舍里还贴着乔丹的海报呢,然后我第一场比赛就得打乔丹和公牛了,”比卢普斯说。“我在波士顿,我们主场打公牛。我的意思是,我和其他人一样抱着一颗敬畏之心。我真的,眼神中充满敬畏地望着他。实际上,有次在罚球线上,你知道在有人罚球出手时站在三分线外的后卫要做什么对吧?后卫显然有这个责任去挡住其他后卫,尤其是像这样罚球差的,你必须要赶到,帮助队友抢下篮板球。

“当时斯蒂夫-科尔站在我右边,然后是我,离我五六英尺外的地方就是MJ,在他旁边的是我们的另一个菜鸟罗恩-默塞尔。所以我俯下身子,抓着我的短裤一角放在我的膝盖上,然后我就,我的眼神就是离不开这个人了。我看向左边,望着他的身影。默塞尔也在向右看。我们都在盯着这个人(乔丹)看。不知在哪个方向,我听到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说,‘你究竟看啥呢小伙子?’然后那个时候我和罗恩立刻看向别处,假装好像我们并没有在看他一样。他第二次罚球了,我们的精神才回到比赛里。

“所以后来我和罗恩都洗了澡。我们赢球了。我不知道我们到底怎么赢的,但我们就是赢了啊。他们(公牛队)那年拿下了70胜,但揭幕战就输给了我们。我们就像刚赢了NBA总冠军一样庆祝。我们太开心了。所以我们洗澡的时候,因为新秀必须最后洗,所以就剩我和罗恩了。所有人都洗完了我们才去。我们什么也没说,所以我看向罗恩,‘哥们,当他跟你说话的时候你知道那可是MJ,对吧?’”

随着公牛队和乔丹一起赢下六次总冠军其中三次的罗恩-哈珀,第一次遇见乔丹是在自己还是克利夫兰骑士队新秀时的1986年:

“我去了他家。我、查尔斯-奥克利、布拉德-塞勒斯,我们一起在他家里打牌,”哈珀说,“他甚至还开车送我回酒店了。我去他的房间,拿了差不多十件热身服。然后他说,‘你拿我运动服干嘛?’我说,‘我们俩的尺码差不多。’因此我们很久以来都是好朋友。他(因为拿了他的运动服)很生我的气。我说,‘我不管,我们的尺码就是一样。’郑重声明下啊,我现在还对他投进那个球生气呢(1989年季后赛对阵罗恩-哈珀的骑士顶着克雷格-伊勒投进的那一球)。”

著有《乔丹法则》一书的资深记者萨姆-史密斯,遇见迈克尔是在1984年的10月份,他被安排到即将开始新秀赛季的乔丹的排屋里做记录:

“他来芝加哥的第一个礼拜,(芝加哥论坛报)就让我去他在诺斯布鲁克(城市南边)的住处,”史密斯说。“我想表现的像‘嘿,这新秀谁啊?’的样子。所以我去了他的排屋,他请我进门。屋里头有个熨衣板。然后我们坐下来,我说,‘所以,这个熨衣板是怎么回事?因为我不会熨衣服。’

“他说,‘我都是自己熨自己所有的衣服。’他说,‘因为我面对女孩子总是很紧张,我感觉我要注孤生了,所以我高中的时候上了家政课。我的长相让我有点难堪,为了余生独自居住的生活中搞定自己我才上了家政课。’

“我说,‘噢,有意思,有意思。’但我是同情他的,因为我也有过同样的约会经历。后来我才意识到我被他耍了。我们坐在那儿,手机铃声响了。他说了会儿话,他说,‘嘿,我是迪恩-史密斯。你想要打声招呼吗?’这时我才意识到,他其实已经早就安排好了这一切。所以我接过电话,(史密斯)说,‘哦,对,迈克尔会(很棒)的。’他们准备的无比充分。

“用熨衣板熨衣服很规矩。他这样熨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在高中上了家政课。他自己熨自己衣服。但他们想试着以某种方式用更真实的迪恩-史密斯来建立这个故事。”

除了说他的第一个赛季就是迈克尔的第三个赛季之外,再不用过多介绍的斯科蒂-皮蓬,遇见乔丹是在1987年公牛训练营开始的时候:

“迈克尔有点儿高冷。他更多的是……他很有求胜心,那些日子里这就是他的动力,”皮蓬说,“我记得当我被选中,他知道公牛也已经选中了一个阿肯色大学(在小石城)的阿肯色孩子皮特-迈尔斯,迈克尔说,‘行吧,又来了个阿肯色州的小子。’他实际上是阿拉巴马州莫比尔人。我就记得这些了。”

乔丹首个三连冠时期队伍中的关键人物,1987年新秀年就被教做人了的霍勒斯-格兰特,遇见迈克尔是在那次顽抗结束的时候:

“他就和广告上说的一样,”格兰特说,“即使是对于第一天就作为领袖的他而言。第一天真的太难了。他和查尔斯-奥克利,他们让我知道了我就是个菜鸟。”

亚特兰大老鹰的NBA传奇多米尼克-威尔金斯,也是在1988年那次著名的芝加哥扣篮大赛中输给迈克尔的与乔丹同时代的人,他说他们第一次见面也没什么特别的,那是他们第一次在大学里对峙的时候(威尔金斯去了乔治亚大学),但这段回忆在他的职业生涯早期非常突出:

NBA球员亲述:与乔丹初遇时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他是卓尔不群的,卓尔不群,哥们,”威尔金斯说,“我记得(1987年4月)在芝加哥他走进我们的更衣室,他正好与我擦肩而过。当时我想,他来我们更衣室到底要干什么?他走过我的身边,走过凯文(威利斯)的身边,然后拍了拍兰迪-威特曼的腿说,‘动起来啊,今晚可漫长啦。’然后他出去了。那晚他砍了60分。”(实际上那场比赛乔丹得到了平职业生涯新高的61分。)

乔丹的总决赛对手,西雅图超音速的名人堂成员加里-佩顿,还记得1990年新秀赛季的季前会议时他给迈克尔发了条短信:

“季前赛的时候我就去找过他,他没忘的,”佩顿说,“我第一次在常规赛中和他交手。他就在场上走着,我就开始生气说疯话了。他在季前赛就打8-10分钟,他过去CJ-阿姆斯特朗和皮蓬旁边,‘我对位这个菜鸟。我整晚都对他。’他很快就给我带来了犯规麻烦。我坐下来了,他那场比赛好像也就打了10分钟,得了有35分。他走过来说,‘年轻人啊,季前赛不是像你这么打的。但我感觉可太棒了。’这句话就像欢迎来到NBA一样,还要更强烈些。”(那晚乔丹在27分钟内得到35分,佩顿只有2分。至少他进了一个球。)

罗伯特-霍里遇见迈克尔是在1992年他的新秀赛季,休斯顿火箭(霍里的第一支球队)对阵公牛:

“我只记得比赛开始前的时候他和弗农-马克斯韦尔,弗农向迈克尔和斯科蒂喷了些垃圾话,看着他们你争我斗的那种竞争的天性是在太有趣了,”霍里说,“我还记得迈克尔-乔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那时我在联盟的第二年。那时他们会把重点放在走步上,但现在他们不这么做了。我记得迈克有次运了几下球被吹了走步。回过来我做了一个相同的运球动作也被吹了走步。他看着我说,‘年轻人,如果他们吹我走步,一定也会这么吹你走步的。’我看向他。因为是在比赛中,所以你并不想报之以微笑,所以我只是摇摇头说,‘你是对的。’他只是我的对手。不过他真的是个很棒的人。真的很棒。”

包括他两次复出在内的乔丹15个赛季以来的的私人训练师蒂姆-格洛弗,是1989年在乔丹家中面试工作的时候遇见的迈克尔:

“他给人的印象不是那种体育巨星什么的,”格洛弗说,“他非常谦逊。是他邀请了我去了他家。‘嘿,你想吃点儿什么?你想喝点儿什么?’我们谈了大概45分钟。我说,‘你有什么目标,你有什么计划,你想从中得到什么。’他告诉了我,我说,‘好的,那么这些是你必须要去做的事情。’然后他明显地表露出好奇这会如何影响他的比赛、他的跳投、他的移动能力和其他所有能力。

“我只是给了他马上要开始做的事情的一些细节。两个人就这么坐在一块儿。并不是一个人坐在台上朝着下方的人说话那样。他当时说,‘嗯,我们先试一个月。’我说,‘什么时候开始?’他说,‘明天。’我说,‘好的,我得把设备放到这个房间。’所以我离开了他的家去拿全部设备,为明天的训练做准备。

“在他训练了大约一周后,我又来了,他说,‘如果我要这么练,那你也得跟着我练。’”

和乔丹的黄蜂签下三年5700万美元合同的特里-罗齐尔遇见迈克尔,是在去年夏天他从波士顿先签后换加盟黄蜂之后:

“那是在维加斯的阿丽雅度假村,我们在外面吃了午饭,”罗齐尔说,“他讲了很多有关他每天都在赛前举重的故事,他要对阵活塞,他们一直推着他的屁股,因为他们一直在用身体。他得变得更壮。

“他说话的时候我只是傻傻的看着。这太疯狂了,就好像‘我真的在和迈克尔-乔丹说话呢,他在给我讲他所有的故事,传授给我他的经验?’太疯狂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可能也是我经历过最棒的一次见面。”

马刺的角色球员,当然也是勇士的主教练,在芝加哥和乔丹成为队友并赢下无数枚戒指的史蒂夫-科尔,早在与MJ在训练中发生冲突前就已经认识他了:

“我觉得我和他第一次真正的见面是我防守他的时候,”科尔说,“(骑士的)克雷格-伊勒受伤了,所以我那场比赛打了二号位。我防他,他也防我。我俩的体型根本对不上位啊。我当时最多140磅。我记得在他的防守下我投进比赛的第一球时,我感觉相当良好,而且都过去6分钟了他还没得分。暂停期间我坐在那里想,‘迈克尔还没得分呢,我做的还不错嘛。’我再想一想才反应过来他其实连出手都没出手呢。他把球都传给了他得队友们。‘他怎么还不投呢?’然后接下来的4分钟他就把我爆成渣了。他大概连续投进了六个球,兰尼-威尔肯斯就把我换下去了。比赛结束的时候他好像得了48分,而我得到了2分。这还只是比赛的一部分呢。那就是我的‘欢迎来到迈克尔-乔丹的世界’时刻。”

得以选中迈克尔-乔丹的前公牛总经理罗德-索恩,直到迈克尔签约公牛当天才见到了他:

“我对他的印象是作为一个刚进入新环境的球员来说他表现得非常放松,”索恩说,“大多数球员多少都有点儿紧张,而他就非常放松,他对自己有种自信且游刃有余的态度,这就是我对他的印象。对我来说,和他第一次见面,你总是能感觉得到他清楚自己很强。不是那种吹嘘、傲慢的方式。他第一天训练的晚上,一个助理教练给我打电话说,‘恭喜啊,’然后我说,‘恭喜什么?’他说,‘这么说吧,你没搞砸这次选秀,乔丹真的很强。’

“我们现在有两名可以担起重任的后卫了,另一个是我们在之前选中的首轮秀昆汀-戴利。我记得训练过去了几天之后,乔丹显然是我们队里最强的球员,昆汀走过来跟我说,‘罗德,现在你得给我保证你不会让他抢了我的位置。’我笑着说,‘得了吧,你知道这个联盟是怎么回事,昆汀,强者为王。’”

NBA出色的盖帽手,也是个性最丰富多彩的球员之一迪肯贝-穆托姆博,他和我们分享了他和迈克尔之间的一次冲突,他已经不大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了。尽管如此,他的回答也是很有价值的:

“迈克尔和我是同一个经纪人,”穆托姆博说,“我是在他首次击败了我的母校乔治城大学时知道的他。当我来乔治城大学的时候,这里就流传着乔治城大学在总决赛对阵北卡罗莱纳大学输掉比赛的故事,而断走那个球的人就是迈克尔-乔丹。所以就是这样一个故事。进入NBA后,我总是对他说,‘你绝没有机会在迪肯贝-穆托姆博面前扣篮。’从我的新秀年开始我就时刻拼搏着,当他在罚球线上闭上了眼投球出去的时候,我说,‘你做不到在我面前还能扣篮。’他大概花了七年时间才在我面前扣了第一个篮。所以我印象深刻。”

乔丹整个职业生涯的经纪人大卫-法尔克甚至记不得他们之间的第一次见面了:

“这是一个机缘巧合,不是一个计划的见面,但我们确实有来自北卡罗莱纳大学的委托人。”法尔克说,“我有个在新泽西打过球的叫迈克尔-麦克伦的委托人。我们得找点儿活干。我得和他一起去北卡罗来纳的西边儿找点儿活干。我们要真的开车去了那里,到了之后我们就在(迪恩)史密斯教练的办公室前停下,好让他知道一切已经安排妥了。

“我到了他的办公室里,有两个大一新生走了进来。其中一个是在学生招募名单上但我从来没听过的林伍德-罗宾逊。还有个又高又瘦的大一生,名字叫迈克尔-乔丹。然后史密斯教练说,‘大卫,跟迈克尔打个招呼吧。’我记得,我的天呐,这小伙肩膀也太宽了吧。身材也很修长。而后的一分钟谈话,时至今日他已经记不得了。

“但我们第一次真正的见面是在1984年春天,当时包括卡罗来纳在内的所有学校——卡罗来纳、杜克、乔治城、印第安纳、堪萨斯——招募都是没有废话直入主题的,要么就是从那些12岁就被被他们选定的球员中进行招募。其实也不叫招募,教练不允许参加任何球员招募。对球员、父母和所有人都没有接触。所以,迈克尔和萨姆-帕金斯都参加了那年选秀。史密斯教练邀请了六组人来,这六组人可能着代表近20年来所有的卡罗来纳球员。不是因为迪恩喜欢我们,而是因为他曾是数学专业的,而且做这些球员的工作我们真的做的很棒。

“所以我们和他见面了,我和唐纳德-戴尔,我们都能很清楚的意识到此刻事关成败,而迈克尔,他没说太多话。见面中我们展示了我们能做的,我们对选秀的看法,自由市场,和他事务的一些基本管理。因为我们有非常多的卡罗来纳球员,他可能从他的朋友口中就对我们有一定的了解了。迈克尔是个理解能力很强的人。他吸收进去了很多东西。我们一起去第一次参加耐克的会面时,他也没说太多话。他只是站着倾听,他评价着别人的话,从不同的人那里听到不同的允诺。他是个非常善于分析的人。”

乔丹的美国“梦之队”队友克里斯-穆林,第一次见到他时还是在青少年时期:

“那是在堪萨斯威齐托的麦当劳全明星赛上,我记得我们有一次要很早起来训练,每个人都坐着呢,都在想着清醒一点儿,只有他在那里跑步,已经开始扣篮了。我想着,‘此人姓甚名谁?’”

和乔丹在公牛一同三次赢下总决赛的BJ-阿姆斯特朗是在埃尔赫姆斯特大学,乔丹的的夏季训练营上作为辅导员第一次见到迈克尔的:

“肖恩-埃利奥特和我都是那个训练营的辅导员,肖恩还是我的室友呢,”阿姆斯特朗说,“当孩子们都上床睡觉的时候,晚上我们就一起打球。那才是高光时刻。我只记得每天晚上的比赛都非常有竞争性。如果有什么事令我印象最为深刻的话,那就是迈克尔的职业素养。在夏天他打的也非常有球员的纪律性。他给比赛带来的纪律性和强度令我至今记忆犹新。

“比如说呢,他这个人在夏天身材保持的非常好,他带来了那种强度。这对他非常重要。就像是‘这是一场比赛,比分非常重要。当下非常重要,因为当下的比分是10-10。’非常重要。每次控球都非常重要。

“我清楚的记得,我记得我当时说,‘行吧,刚才的球可真不一样啊。’我尤其记得肖恩和我都说,‘好的,我要成为职业球员。’我的意思是,(乔丹)训练是现象级的刻苦。这是我最尊重他的地方。他的刻苦训练是现象级的。他是我见过训练最刻苦的人。”

曾在总决赛中败给乔丹的前太阳老板,现美国队总经理,也是土生土长的芝加哥人杰里-科朗吉洛初次见到迈克尔时,是在他还是大一新生时的一场NCAA锦标赛赛后:

“那是在新奥尔良,在超级穹顶体育馆,”科朗吉洛说,“他是个有点儿瘦的小伙儿,不过他真的很好地展示了他自己。我不确定有人能预测他最终会如何让如何让,所以目睹了他的职业生涯,对我来说实在惊人。我必须得把时光跳跃回1993年和他们打总决赛的时候。后来我们得空聊了聊。他们赢了,(约翰)帕克森在第六场比赛投进了制胜一球,我们输了,我正走回更衣室。迈克尔走了过来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你知道的,很特别,我也回之以拥抱。有一天他们过来和太阳打比赛时,他想打高尔夫了,我为他设了36个球洞,我想把他搞到筋疲力尽。他的表现仍然很好,但他们在上半场就已经溃不成军了。所以这个策略是奏效了,我们击败了他。”

前NBA老将,迈克尔在芝加哥早期的队友,也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罗德-希金斯是在1984年训练营之前见到的乔丹:

“我去体检的时候,迈克尔就已经在那里了,”希金斯说,“他刚从北卡罗来纳威尔明顿赶到芝加哥。管他从哪儿来呢,反正是北卡罗来纳的某个地方。他说他有个豪车司机接他来体检。然后做完体检了,他问我可不可以载他回到他的酒店。他都开口问了,我就开车,奥兰多-乌尔里奇也搭了我的车,我们把他送到了南芝加哥的一个好像叫做凯悦丽景的酒店。

“我把他送下车后,他说,‘嘿,罗德,你明天能来接我吗?’我们要为之后两天的训练做好准备,这样我的路程也就是从我家到酒店再到训练中心而已。所以我说,‘行啊,当然。’所以我开车接他,基本就成了他的训练营司机了。我记得那年他确定要住在这里的时候就买车了。我还记得他刚来芝加哥的时候他那拉长调的南方口音,简直太有趣了,我们就因为这点成为了朋友,当他在训练营亮相的第一天,你立刻就能看出他就是场上最强的球员。那是在第一天,第一次训练。他一进场,就树立起了自己的形象。你可以一睹他的竞争力,你能看到他的速度,所有的一切技巧。那时他的射程还并不是很远,但再狭小的空间,他仍然能够如探囊取物般进球取分。”

和乔丹在芝加哥做过五个赛季队友一起赢下三枚总冠军戒指的威尔-珀杜,在普渡首次训练的前一天和乔丹相遇了:

“我被公牛队选中后,第二天才和朋友们一起庆祝,因为那天我后来直接从纽约去参加婚礼去了,我们也算是在庆祝被选中了,”珀杜说,“我要打NBA了,然后他们说,‘喔对啦,你知道你要和迈克尔-乔丹一起打球了吧?’我之前也想过,但那次是我第一次沉下气来想这个事,我想,‘我靠。’是有种欢腾鼓舞的感觉,但更多的是有一种要去到那里并赢得尊重的责任在。任重道远啊。

“我第一时间并没有去见他,而是直到训练之前,训练营开始前一天我们才打了照面。这让我有点害怕,又无名的害羞。这可是迈克尔-乔丹啊。我以前都是在电视上看迈克尔-乔丹,为他在篮球场上的表现而欢呼仰慕,现在我得和他一起打球了。我现在必须得努力训练赢得他的尊重。‘我不想把比赛搞砸了,因为我不想惹他生气,’虽然这是错误的方式,但我觉得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而他几乎可以说是不屑一顾。他说,很高兴认识你,欢迎来到球队,就像是在对我说祝我好运一样。”

在所有对阵乔丹37场球(算上季后赛)里,格伦-莱斯所在的球队只赢了6场,后者是在1990年新秀赛季迈阿密的飓风赈灾活动中第一次遇见迈克尔的:

“就是在此时此地我知道他是了不起的人,因为他回馈了社区,”莱斯说,“他的品格,他的魅力都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但当你到了篮球场上和他对上的时候,他就像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化身杀手,但你是仍然尊敬他的。你尊敬的是他在场上和场下做的事。

NBA球员亲述:与乔丹初遇时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你在比赛中和他对上的时候,你必须时常克制你自己,千万别成为他的球迷。有时你很难不去说,‘喔,这个家伙太厉害了。’虽然他做着前无古人的事,但你还是得重新振作起来。想着,‘等等,我应该努力防住这个男人,所以让我们回到现实中来吧。’

“我总是说,我认为这个男人改变了比赛。我会一直说到我说不动为止。在我心中他绝对是篮球史上最好的球员。你知道迈克尔-乔丹是一个杀手,但同时他也散发着魅力。就像是他先引你入睡然后再猛地扑向你一般。一旦逮到,完成之前绝不松手。而且你真的对此无能为力。”

乔丹的竞争对手(也是受害者)之一,克利夫兰骑士的马克-普莱斯,在乔治亚理工和北卡罗来纳第一次交锋时遇见了迈克尔:

“接下来的夏天其实我们还在1983年泛美奥运会做过队友一起打球呢,”普莱斯说,“其实我跟他相处了挺久的了。我想我要说的是迈克尔成为今天的迈克尔之前的事情了。他明显已经是最好的大学球员之一了,他的潜力也是肉眼可见,这仅仅是他在NBA大放异彩之前。而我看到了他的另一面,迈克尔-乔丹是普通大学生球员的一面。你能清楚地从他身上看出竞争力——他想成为场上最好的球员。在泛美运动会比赛期间他显然也带领着我们得分。你能看出他想成为那个人,无论何时披挂上阵,他都同样非常卖力。

“但我当时认为他一直突出的是他的竞争力,我认为如果他坚持下去甚至会让他在进入NBA之后更上一个档次。这只是他的另一面罢了。他当时和我们其他所有人一样只是个大学球员而已。那是在他大二之后,也是我大一之后。我们都很年轻,都想出人头地,所以我想我看到的都是在壮志未酬之前为梦想努力付出的人。我们想是想的目标都是相同的。”

1993年东部决赛输给乔丹的尼克斯球员道格-里弗斯,是在高中陈列室上与乔丹初次见面的:

“他当时三年级,我都四年级了,”里弗斯说,“每个人都在讨论布兹-皮特森(乔丹在北卡罗来纳的队友,乔丹也是皮特森婚礼的伴郎)。在那个体育节,布兹是我的室友。比赛开始我们走出去的时候,我说,‘我对布兹-帕特森一无所知,但无论那个迈克尔-乔丹是何方人士,他都会闯出一番大事业的。’遗憾的是,我是对的。”

还没料到自己会在华盛顿做乔丹的队友的泰伦-卢,他们第一次相遇是乔丹招募他去奇才的时候:

“我们之前就见过,但我第一次和他说话其实是在我成为自由球员,而且刚在洛杉矶赢下总冠军的时候,”卢说,“他一复出就给我打电话,因为他是管理层,他说,‘嘿,我们想让你来华盛顿,你防(阿伦)艾弗森防得相当棒。我们需要一个能让他慢下来的人。’第一次跟他说话时我心想,‘天哪,我不敢相信我正跟迈克尔-乔丹打电话呢。’

“但那时他还没有跟我说他要复出。我不知道。我说,‘好,我会考虑的,’然后当他给我出示合同的时候,我说,‘好啊太棒了,我会接受这个合同的。’冒着风险离开洛杉矶去到一个打三角进攻的、打更多传统篮球的地方。所以我去了那里坐下来和他见面,然后我就听到他要复出了。所以当他第一时间重返赛场的时候我就有机会和他见面,他在赛季开始前的夏天过来训练。我充满敬畏。在场上和史上最好的球员一起打球,一个让你景仰一生的人,如今要和他成为队友了?真是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啊。

“所以我到那里打球的我总是很紧张,一直对他言听计从。所以当我有空位投篮的时候,也总是会先找乔丹。我手中持着球,我才22岁23岁。现在你也能看到同样的事啊,你是像德里克-沃顿和特伦斯-曼恩,你得和保罗-乔治和科怀-伦纳德一起打球,凯-费尔德要和勒布朗-詹姆斯一起打球。我克服不了这种困难。每次我拿球的时候我总是不会去寻找投篮机会,也没有在寻找其他队友。我是在找乔丹。难以置信,简直就像梦想成真一样。

“第二年我就进步不少了。我在华盛顿打得舒服多了,但他总是想要我在投篮时变得有侵略性。第二年我就有点适应了。我可以更自如一点,可以和他一起共进晚餐,和他出去玩,和他谈天说地。这种放下其他一切的感觉,对我也有帮助。”

韦德 保罗 老鹰 公牛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