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赛园区近距离观察:詹姆斯独自骑车,东契奇开启多语骂人模式

不止篮球    08-18 20:26
复赛园区近距离观察:詹姆斯独自骑车,东契奇开启多语骂人模式

*原文出自The Athletic

你可能从未见过这样的NBA季后赛预演。

而我也确定我以前从来没有写过这样的文章。

这个主意是我老板出的,他的名字叫塞尔吉奥•冈萨雷斯,他敏锐、稳重、不知疲倦,每天早上6点起床编辑我前一天晚上在复赛园区写的文章。

这让他思考既然在迪士尼复赛园区的记者们可以接触到这些外面的记者无法接触到的球员、教练和总经理,那么为何不通过我的观察,分享每一支进入季后赛球队所做的准备呢?

如果你想知道谁的底角三分球投得更好或者谁能更好地在转换进攻中得分,那这篇文章不是你的菜。但是,如果您想了解我从过去一个月与你喜欢的球队相处中了解到的关于球队的一些信息,你可以继续读下去。

西部

洛杉矶湖人队:勒布朗•詹姆斯独自骑着自行车环绕着复赛园区。虽然他不是一直都这样,但却经常会做这些。对了,更重要的是,我对他进入季后赛的心态感到很不舒服,因为他一直在庆祝,一是湖人队锁定了西部的常规赛第一名,第二是他的助攻数是全联盟最高的,他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他是故意这么做的。我以前见过他这么做,头脑清醒,带着球队闯进总决赛。

上周是弗兰克·沃格尔的结婚纪念日,他在洛杉矶市中心选择了一家最喜欢的餐厅,将晚餐送给他在家的妻子,并通过视频通话分享了这一时刻。在常规赛的比赛中,湖人队在防守端的表现一点也不像在前三场比赛中那样积极和活跃,勒布朗·詹姆斯也不例外。而且勒布朗和安东尼·戴维斯在每场的赛后新闻发布会后,都会等着对方,然后一块去乘坐大巴。

波特兰开拓者队:当达米安·利拉德在对阵达拉斯独行侠队的比赛中历史性地砍下61分的时候,他看向媒体席,尖叫着:“给我的名字一点尊重吧。”我以为他在这件事上非常的疯狂,但他却得到了媒体们的一致赞扬和肯定。我问他那是怎么回事,他说那只是他当时的感觉。

利拉德可能会成为下一个被报道的超级巨星,他的每一次采访都引人入胜。他很有耐心,他的回答可能会让人思考他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又会让人觉得他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明白我的意思了吗?利拉德和CJ.麦科勒姆真的是很好的朋友,他们会一起离开篮球场,然后到迪士尼乐园的各个地方(当然是在复赛园区的范围内)。

我无法相信努尔基奇作为一个大个子,他的脚步有多好,而且他作为一个射手和传球者时的手感有多好。也许你能从电视上看到这些,但在这些比赛中,坐在离他只有几英尺远的地方看到这些还是非常让人吃惊。

洛杉矶快船队:我读了一些报道说,如果泰伦卢在这个休赛期被聘为鹈鹕队、篮网队或其他球队的主教练,那么比卢普斯将会出现在他的教练组内。在新冠疫情期间,泰伦卢住在比卢普斯位于丹佛郊区的房子里,并和他一起讨论教练工作的细节。泰伦卢目前是洛杉矶快船队的助理教练之一,他在园区里参加了短跑比赛,但是拉伤了腿。

当帕特里克·贝弗利防守着比他高的人时,他的眼睛就像是恐怖电影里的那样。就像他被一项艰巨的任务所吸引,当他把他的手臂放在勒布朗的背上时,他试图从詹姆斯身上找到漏洞。这在来到复赛园区之前,我从未注意到这一点。在训练营的时候,伦纳德的新队友们都说伦纳德是个很普通的家伙。他们说,伦纳德非常的风趣、健谈而且迷人。我的意思是,我们都知道这是一个极端的差别。但最近我确实和科怀·伦纳德在比赛场地的走廊上聊过。

“嗨,伙计”

“怎么了。”

“我正在你的理发师那里理发。”

“谁?丹尼?他是个很棒的人。他剪得好吗?”

“他还没剪呢,你看不出来吗?”

“哦,我要去做投篮练习了。”

看,多么引人入胜。

复赛园区近距离观察:詹姆斯独自骑车,东契奇开启多语骂人模式

达拉斯独行侠队:在来到复赛园区之前,我从来没有亲眼看过卢卡·东契奇打球。他就像是一个在旋转、盘绕、疾驰的瑞士军刀。他和队友亲密无间,并且无所畏惧。还用多种语言“咒骂”他人,也不怕其他明星球员。

克里斯塔普斯·波尔津吉斯习惯在赛前花点时间打理他的头发,当他上场的时候,这绝对是一种独特的风格。在博班·马里亚诺维奇的同龄人中,他一定是联盟中最受欢迎的球员之一。球场的走廊上,不仅挤满了刚刚参赛的球队,还有两小时后即将参赛的两支球队。博班从这一头走到那一头,总要被拦住七次向他问好。我和我的一些体育新闻的同事有一个故事是关于独行侠队对当地一家餐馆的喜爱。我想你会喜欢的。

丹佛掘金队:迈克尔·马龙走到复赛园区的主干道上,看到官员们坐在桌子旁,用塑料容器和纸盒盛着晚餐。“今晚喝所有的酒水我来请客”他说。掘金队是一个一起吃饭的球队。但不像官方规定的那样,他们会像其他球队一样吃“团队”晚餐,但我指的是很多球员会定期一起吃早餐、午餐或晚餐。

小迈克尔波特的表现非常棒。去年在报道掘金季后赛的时候,我看了他和掘金的替补球员(包括以赛亚.托马斯)玩接球游戏,他看起来很缓慢,很有试探性。但他现在是个恐怖的家伙,他的投篮手感很好。甚至我都不敢相信他在选秀时摔得那么惨。贾马尔·穆雷的体重增加是显而易见的,但这是好事。他比之前要重上10磅或15磅,但他的速度和控球天赋仍然和其他的控球后卫一样。保罗·米尔萨普在复赛园区时期的训练营中,几乎每天都要打高尔夫球。

犹他爵士队:说到团队聚餐,爵士队在周五有一次。几十份牛排,都是半份和半熟的。我相信他们时不时会喝上几杯龙舌兰酒。这个球队从上到下都爱着乔丹·克拉克森。他们觉得克拉克森很有趣,很有风度,也愿意接受教练的指导。“我们有最真实的混蛋,”他们告诉我。而且克拉克森很有个性,他时长会穿着毛皮拖鞋。克拉克森的职业生涯是从湖人开始的,从那以后,他被交易到克利夫兰骑士队,然后来到了盐湖城,虽然这并不是联盟中最受欢迎的城市。

虽然克拉克森很高兴这个赛季骑士把他交易到爵士,但他还是担心在那里会得到什么,不过他也很喜欢这段经历。

俄克拉荷马雷霆队:听着克里斯·保罗在球场上指挥年轻的队友是一件让人着迷的事情。他会在整场比赛中让谢伊·吉尔杰斯·亚历山大来进攻,或者站在正确的位置进行进攻,又或者,该死的,来拿球。

保罗到俄克拉何马雷霆队的实验再好不过了。我讨厌那些说保罗“他本可以打的更有进攻性”的陈词滥调,这些陈词滥调总是被那些身材高大、运动能力强的NBA球员所接受。保罗的身高只有6尺3,体重215磅,但我看到他身体越过勒布朗,并与迪伦·布鲁克斯展开了一场战斗。而且我讨厌他膝盖受伤。丹尼斯·施罗德在板凳上说了那么多废话。然后他就这么做了,脸上的表情好像在说,“是的,我说过了,我喜欢。”

东部

密尔沃基雄鹿队:队里年龄最大的球员(凯尔·科沃尔, 今年39岁)是唯一一位参加了八场常规赛的雄鹿队球员。如果说密尔沃基雄鹿队在这些问题上采取了宽松的做法,那就太轻描淡写了。我欣赏的是看到迈克·布登霍尔泽教练带领弗兰克·梅森、D.J.威尔逊和扬尼斯·安特托昆博等这些年轻而没有经验的球员。他把每一场比赛都当作一个教训,不管得分如何(比如雄鹿队被灰熊队击败的时候),当雄鹿的常规队员在场时,他在比赛期间(或比赛的部分时间)都保持冷静。

科沃尔和米尔萨普一样,很早就在这里打过很多高尔夫球。我不敢相信扬尼斯·安特托昆博用头撞了莫·瓦格纳。并且复赛阶段雄鹿队只取得3胜5负的战绩,这就是为什么我没有投票给他,让他成为复赛园区的第二阵容的原因。不过,我还是投票给了扬尼斯,并认为他是2020年NBA的最有价值球员。

奥兰多魔术队:我可以跟你说实话吗?我没有在奥兰多花太多时间。乔纳森·艾萨克没有在国歌前下跪的那天,我也在场,我试着解释了原因,但没有效果。我认为他的回答以及他在整个事件中所面临的一些问题(不是全部)都太过分了,或者太疯狂了。这对任何人都没有帮助。然后他在下场比赛中左膝十字韧带撕裂了。

我确实认为奥兰多魔术队打得很好,和他们的教练史蒂夫·克利福德交谈也很有趣。我从他说魔术会连续7天打球或训练中得到了极大的震惊,这在现代NBA是闻所未闻的,这在复赛园区的生活中是更是一场边缘的闹剧。他的回答呢? 仅仅是球员们不想被困在自己的房间里。难道他们就不能和米尔萨普和科沃而一起打高尔夫球吗?

多伦多猛龙队:他们是少数几个拥有多位前台主管的团队之一。我看到马赛·乌杰里和他的副手鲍比·韦伯斯特,在这里的任何地方都在一起。这应该不会让你吃惊,因为,他有自己的一堆帽子,但尼克·纳斯在他开始他的新闻发布会开始之前,就注意到了相机或他的头发是否有问题。如果灯光灭了,或者他的头发没有打理好,他就会注意到,然后大家都只能等待一分钟。

从上到下,这支球队在这里看起来都很有趣。无论是凯尔·洛瑞, 帕斯卡尔·西亚卡姆, 弗雷德·范弗利特,还是诺曼·鲍威尔,或者斯坦利·约翰逊和克里斯·布歇,他们都在按照纳斯的方式打球。洛瑞,就像克里斯·保罗或勒布朗一样,是那种在打球时听他讲话很有趣的球员之一。

新泽西篮网队:乔哈里斯和我从2014年就认识了。在新冠疫情流行期间,我们俩都长了不少头发,后来在奥兰多都晒黑了(与俄亥俄和纽约的那些灰暗日子相比)。我们在体育馆的走廊上谈笑风生。

布鲁克林篮网队的播音员奥利维尔·塞德拉是NBA中最优秀的播音员之一。他是这里的四个播音员之一,他被分配到一个球馆,不管篮网队是否在那里打球。布鲁克林篮网队只带来了大约一半的球员到迪士尼园区中,并且没有太多的期望,但是篮网队在最后一场常规赛的比赛中带给了开拓者队他们所能处理的一切,赛德拉也参与到了这场比赛。塞德拉比任何音乐或虚假的观众噪音更让人感觉像是一场真正的篮网队主场比赛,他们差点就赢了。赛德拉之前在骑士担任同样的工作,当他为湖人最近的一场比赛,为勒布朗、丹尼·格林、迪翁·维特斯和JR史密斯加油时,他很享受。他们之前也都在骑士队。

波士顿凯尔特人队:杰森·塔图姆厌倦了没有得到官方的明星待遇,他一直在板凳上和临时的更衣室里抱怨。在常规赛中,他场均可以得到22.4分,开始我很担心他们。马库斯.斯马特说的好像队友不想来这里。布拉德.史蒂文斯甚至表示,在复赛园区中没有太多事情可做。然后他们看起来就像是被打败了,有一个速度很慢的肯巴·沃克,在球队名单上身材矮小,板凳上没有深度。然后他们击败了开拓者,战胜了猛龙队,这让我感觉他们之间会在东部半决赛有一场激烈的较量。

复赛园区近距离观察:詹姆斯独自骑车,东契奇开启多语骂人模式

费城76人队:布雷特·布朗被NBA的复赛搞得晕头转向。那是在比赛期间,由于技术上的问题,布朗的中场会议被推迟了,所以他和我坐在那里谈了几分钟的历史,舒适度以及设施问题。还有他晚餐吃的美味牛排和一杯酒。布雷特与本·西蒙斯在当晚首次亮相的四人组中备受瞩目,但改头换面的阵容并没有持续太久。西蒙斯在左膝手术后很可能会提前结束这个赛季。

印第安纳步行者队:毫无疑问,复赛园区是T.J.沃伦的登场派对。在组织、控球和主动进攻方面,他和马尔科姆·布罗格登在步行者的进攻上优于维克托·奥拉迪波。当我在骑士队的时候,每当贾卡尔·桑普森在克利夫兰的球队打球时,我都得再一次对他进行采访,以了解他的人生故事。我真的不知道他的背景故事,因为他曾经在一段时间里和勒布朗上过同一所高中(圣文森特·圣玛丽教堂)。不用说,当时他是事后诸葛亮。看着他在常规赛的比赛中,在步行者队与勒布朗带领的湖人队的比赛中的扣篮是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

迈阿密热火队:跑步者和步行者可以沿着科罗纳多温泉度假村绕圈。或者每天早上,或者至少每天早上我们在同一时间锻炼,埃里克·斯波尔斯特拉在外面散步。他几乎总是戴着一顶前面绣有“文化”字样的帽子。

热火队的一些成员也喜欢散步,但他们经常同时在与斯波尔斯特拉不同的方向行进。就像他们真的是沿着近2英里的路上互相擦肩而过。观看肯德里克·纳恩、泰勒·希罗、邓肯·罗宾逊和巴姆·阿德巴约的现场比赛,可以提醒我们这个球队有多么光明的未来。

安东尼 保罗 快船 雷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