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还有2局,19岁的他已经哭了,那些谩骂真的好吗?

台球圈有料    08-28 22:12

8月20日,决金中式九球球王争霸赛第二季决赛,亚军赵汝亮哭了,尽量仰头却依然无法阻止的泪水,混杂着内心的恐慌和遗憾滴落在那片曾经战斗过12个夜晚的战场上,就算是在颁奖舞台中间,他都没能抑制这种激动的情绪,数次哽咽,用手不断擦拭着眼睛,仿似要将所有的苦闷、委屈、阴霾都在顷刻间释放······

比赛还有2局,19岁的他已经哭了,那些谩骂真的好吗?

玉山世锦赛亚军,邯郸大师赛亚军···都距离冠军仅一步之遥,只有这一次,赵汝亮再也忍不住了!

每逢赵汝亮的比赛中,经常会有关于他的“球风”的非议和恶意的谩骂,他在19岁的年纪就承受了绝大多数球员可能整个职业生涯都不会受到的种种质疑。“小小年纪打球就这么墨迹,以后还不磨死!“ “打球打成这样,成绩也就这样了!”“有赵汝亮的比赛坚决不看!”······

比赛还有2局,19岁的他已经哭了,那些谩骂真的好吗?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其实,赵汝亮在比赛中的出杆速度很快,就算球风凌厉的张堃鹏几乎都难以招架。而他在俯身击球之前想得确实比较多,关于这一点,赵汝亮在采访中也曾直言是因为自己经验少,打每一颗球都格外谨慎。“师父常跟我说,比赛不可能像平时练球那样潇洒,在赛场上成绩最重要,越仔细谨慎,出的错越少,他希望我打每一颗球都不要大意。”

线路、杆法,力度······中式台球本就是一项充分调动智慧的脑力运动,不经思考的乱打,是很轻易但又不负责任的。实际上像赵汝亮这样被迫顶着“打球墨迹”的标签却能够夺得大师赛冠军,这本身就足以发人深省。如果没有思考而是一味的追求速度又何来赢得比赛呢!

比赛还有2局,19岁的他已经哭了,那些谩骂真的好吗?

当然,并非每一个球迷都是精通业务的行家,但是吊诡之处正在于,业余的观点在不停地批评专业的决断,而后者却连像样的辩解机会都没有。

就像人们批评吴浩、刘勇、石汉青、张海洋等等人,他们都太过依赖于防守,以至于在任何比赛中都无法做出调整,甚至会在比赛中耍一些小聪明,真的是这样吗?吴浩球风硬朗,刘勇打球聪明,石汉青成绩显著,张海洋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他们也都很倾向于进攻,只是会根据比赛中的不同情况经常做出进攻和防守的调整,绝非舆论所批评的那样“丝毫没有看点”。

比赛还有2局,19岁的他已经哭了,那些谩骂真的好吗?

还有曾经深陷舆论漩涡的杨帆,他也曾因为在赛场上的表现,被冠以“狂人”,有谁规定比赛结束后不能发泄自己紧绷的情绪?骨子里天性的基因又怎么可能说改就改,你又让他如何掩藏?又如何能真正地掩藏血管里急速流动的血?

回头再来看,我们对一个成绩斐然的19岁少年是不是太过苛责,以至于我们忘了观看比赛的真正的目的是什么?是一味的找茬吗?

我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从2015年第一次打职业赛,五年中,赵汝亮迅速成长,他一次次打破自己所创造的纪录,一次次突破人们对他的认知,从大师赛最年轻的种子选手到最年轻的冠军,从总决赛第五名到决金亚军,从郑宇伯到楚秉杰,赵汝亮的目标换了一个又一个,将同龄人远远的甩在身后。

比赛还有2局,19岁的他已经哭了,那些谩骂真的好吗?

与过去几十年相比,现代传媒的蓬勃发达给了人们更多的资本,来试图了解每一个感兴趣的事物。但是快捷的搜索并不等同于真实的反馈,碎片化的解读给了人们描摹乃至还原部分真相的便宜,但同时却又横生出了太多恶意的揣测。

而那些被打上的妖魔化标签,只是一面镜子,它照出了多少凉薄的偏见,也就掩盖了多少无奈的实情;或许只有新的奖杯才能让批评慢慢消散,也只有不徐不急的时间才能把误会渐渐澄清。

比赛还有2局,19岁的他已经哭了,那些谩骂真的好吗?

中式台球是一个百花齐放的运动,任何风格的球员都可以打出自己的风采!大师赛是一个百家争鸣的舞台,只要不违背体育精神,不违反赛事规则,鼓励所有球员演绎中式台球的独特魅力!“乔氏杯”2020中式台球大师赛分站赛(上海站),“义”字当头,通过提升奖金、扩充获奖名次等多项大义之举连续15年为中式台球运动员提供竞技舞台,我们期待包括赵汝亮、石汉青、吴浩等所有球员在大师赛再创辉煌!

台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