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登的后撤步三分,是时代的退步吗?

不止篮球    09-03 21:20
哈登的后撤步三分,是时代的退步吗?

*原文出自ESPN

红队后卫詹姆斯哈登在左边底角接到了一个边线球,在这个地方,当面对NBA时下最受欢迎的投篮威胁时,球员们的反应就会变得荒谬起来。

2019年季后赛首轮红队和犹他爵士的第三场比赛,距离中场休息还有54秒的时候,球到了哈登手里,和以往一样,叫了一个20秒的短暂停,犹他州喧闹的人群把他们的目光全部集中在哈登身上。

哈登的防守队员,爵士队的锋线球员罗伊斯•奥尼尔张开双臂,迈开双脚,紧靠着三分线,而这位前MVP则站在三分线外,而另外两名爵士队的防守球员为了以防万一,潜伏在底线。如果哈登想要得分,他有一个选择:突破奥尼尔,冲进爵士队的内线,或者顶着奥尼尔直接投三分。

然后,荒谬的事情发生了。经过几秒钟的僵持,奥尼尔突然不再面对这个NBA最艰难的防守任务。对于一个上赛季打了82场比赛的球员来说,我们假设奥尼尔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在哈登身后,来来回回绕着他,双脚跨在边线上防守着比赛中最多产的得分手。

最令人震惊的是,他这么做居然产生了效果。

当哈登选择不突破时,里基•卢比奧选择过来和队友一起对他进行夹击,迫使球从哈登手中转移,最后传给队友克里斯•保罗,后者投出一个三分,却被鲁迪·戈贝尔挡出。但这一方案即使不是不合逻辑的,也是十分极端的。

为什么在给哈登一个不受阻碍的前进道路的同时还要保护三分线到边线之间3英尺的区域呢?答案是:哈登更喜欢后撤步。

在过去的几年里,NBA三分成瘾,而后撤步三分已经开始对它进行定义。持球队员冲击篮筐使得防守队员收缩到篮下好像更加简单一些,传统篮球中攻筐的两个步骤现在反而成为了拉开空间让外线空位球员投三分的最佳手段。

哈登的后撤步三分,是时代的退步吗?

没有人比詹姆斯•哈登更善于运用这种能力了。在2019-20赛季的常规赛中,哈登有39%的总出手和69%的三分出手中都使用了一些后撤步3分,这两项数据都是联盟最高。而他在584次后撤步3分中的投篮命中率为37%,远远超过了五年前斯蒂芬•库里的106次的投篮命中,并成为联盟的领军人物。

哈登在这个常规赛中尝试的后撤步三分比除了他自己的球队之外的任何一支NBA球队的球员都多。卢卡·东契奇的后撤步三分排在他之后,但是他的数据几乎是东契奇的两倍,而他的后撤步三分总得分可以让他跻身三分球总得分榜前10名。

但哈登所塑造的不仅仅是他自己的比赛,而是影响了整个联盟。

他的后撤步三分加速了他的成功,一次MVP和三次得分王,这让他成为NBA的社交媒体影响者。根据Second Spectrum的数据,从2013-14赛季到2019-20赛季,全联盟场均后撤步3分的出手次数增加了455%,而同时期全联盟3分的出手次数增加了59%。

而且这种显现出现在了每一个地方,包括在高中生的训练中和三级联赛的比赛中。

后撤步三分出现在了佳得乐广告的高潮镜头中;喜剧演员戴夫•查普利也在湖人队的一次训练中学会了一些后撤步三分的技巧;在“BIG 3”的比赛中,乔•约翰逊命中了一记致胜的后撤步四分球;阿迪达斯还专门设计并发售了哈登后撤步主题的篮球鞋;在YouTube上,一个6岁的孩子在哈登面前模仿哈登;当然,2019年联盟为了防止哈登出现三步后撤步三分,还专门制定了相应的Gather(收球步)规则。

“一个改变游戏规则的人。”当被问及他自己投篮方式所产生的的影响范围时,他夸张地说。“我来这里是为了激励别人,不管是年轻人还是同龄人。”哈登去年告诉ESPN的蒂姆•麦克马洪,“你知道乔丹是如何有了他自己的的后仰跳投,德克如何有他的金鸡独立,贾巴尔如何有他的天钩吗?我希望我的后撤步是那种可以永远持续下去的篮球动作。”

按照目前后撤步三分在联盟以及整个篮球领域的发展速度,哈登很可能会实现他的愿望。但是,这真的代表着NBA进攻的进步吗?还是说这其实是一种退步?

哈登的后撤步三分,是时代的退步吗?

一切都是从一个电话开始的。20世纪70年代末的一个夏日,传奇教练皮特•纽维尔需要一个球员,更具体地说,纽维尔需要找一名防守者对位NBA前锋克米特•华盛顿。尼克斯队早期的锋卫摇摆人厄尼·范德维奇,当时已经为湖人队当了七个赛季的队医。

范德维奇和纽维尔是朋友,纽维尔认为范德维奇或许可以帮忙,所以,当纽维尔叫厄尼寻找一名球员去和华盛顿队对垒时,厄尼派去了他的儿子奇奇,而当时奇奇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前锋。

奇奇•范德维奇(后来他把自己姓氏的拼写改为范德维格)和克米特•华盛顿之间的一对一比赛是纽维尔数十年大个子训练营的开始,后来又有了哈基姆•奥拉朱旺和沙奎尔•奥尼尔这样的大个子出现在这里。

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训练造就了四十年后NBA最火爆的投篮。范德维奇是个瘦骨嶙峋的大学生,比身高6英尺8英寸、体重230磅的华盛顿慢得多。他们在一起的第一天,范德维奇去了罗杰斯公园一家普通的健身房,离英格尔伍德的集会场所不到2英里。他很快意识到,如果要想在对阵华盛顿的比赛中投篮,他必须尝试一些新东西。

在那里,范德维奇在内线面对华盛顿,但是身材上的差距让他有点无力,感受到绝望之后他开始选择先后退,然后投篮。“我没能投中。”范德维奇说。“前几次后撤步的时候,纽维尔说,‘嘿,再来一次,你那是什么动作?” .

范德维奇自己也承认,这招可能不是他发明的。他回忆说,他曾看到费城76人的沃尔德.B.弗里偶尔会做出这个动作。这个身高6尺2的后卫是在布鲁克林的球场上学会的,他很抢眼,以空位投篮著称。“当时的感觉是,‘哇!’ ”范德维格说道。弗里比奇奇脚步更快,跳得更高,但是范德维奇学到了精髓。那年夏天,范德维奇每天都有三个小时以上的时间与华盛顿进行一对一的训练,磨练这个最终决定他职业生涯的动作。

“这个动作最后以‘奇奇脚步’而得名。”他说。在他剩下的大学生涯中,范德维奇一直在使用他标志性的后撤步,并且在NBA的13个赛季都是如此,他获得了两届全明星。他还在纽维尔的训练营一共待了25年,最初是作为一名球员,然后成为一名教练。他把后撤步的方法教给每一个来训练营的人。

他的工作还没有完成。1999年,范德维奇在唐•尼尔森领导的达拉斯独行侠队找到了一份助理工作,尼尔森雇佣他和德克诺维茨基一起工作,希望在他的指导下,诺维斯基能以更强的状态进入自己的第二个赛季。范德维奇在后撤步上指导这名7英尺高的球员、后卫史蒂夫•纳什和迈克尔•芬利。

到2000年,他还承担了辅导王治郅的任务。王治郅是一名来自中国的7英尺高的新秀,并在第二轮被独行侠选中。当然,范德维奇也将“奇奇脚步”教给了王治郅,虽然王治郅移动缓慢,并且不是特别热衷于内线。范德维奇训练王治郅的步法,强调时机和平衡的重要性。

然而,当王治郅第一次尝试后撤步三分时,尼尔森怒视着范德维奇。

“我要解雇你,”尼尔森说。“你为什么要教7英尺高的人投后撤步的三分?”

“因为你防不住他。”范德维格回答。

而这一点,NBA花了20年时间才完全学会。

哈登的后撤步三分,是时代的退步吗?

“这是我们的错,真的!”奇才队的后卫布拉德利•比尔说。“现在的孩子们以及其他所有人都会看到像詹姆斯•哈登和我这样的人做出后撤步,这是一个很难的动作。”

在季前赛战胜尼克斯之后,比尔被挤到了麦迪逊广场花园客队更衣室的一个角落里。他正准备离开,背着双肩包,帽子向后戴着,衣服敞开,但他有时间谈论他最喜欢的动作,他上赛季72次后撤步投篮的命中率为39%。(他本赛季的后撤步65次出手,命中率为32%。)

记者问比尔:这是一个好的动作吗?比尔说,“这取决于是谁在使用它。”

然而在今天的NBA,每个人都在用后撤步。

哈登说他想被后撤步定义,而达米安•利拉德凭借它赢得了2019年的首轮系列赛。(后卫保罗•乔治正是栽在利拉德的一记后撤步三分上,他后来说后撤步真的是一个很糟糕的动作,但这并没有改变后撤步受到欢迎的事实。)

卢卡•东契奇已经把这当成了他的首选投篮方式,而在独行侠与快船首轮系列赛的第4场比赛中,他打出了一个27英尺外高弧度的压哨三分。甚至那些没有使用它的人也在计划使用。“当时机成熟的时候,我将展示给大家看,"火箭后卫本•麦克勒莫尔说。(好消息是:虽然麦克勒莫尔本赛季只尝试了21次后撤步3分,但他投中了13次,如果他具备资格的话,这个61.9%的命中率将成为NBA的第一。)

哈登的后撤步三分,是时代的退步吗?

对于2019年的新秀们来说,这个动作就像身上的短裤一样至关重要,因为没有一条短裤就不能上场比赛,那么不投一次后撤步就不能算是上场比赛了。尼克斯队探花秀巴雷特说他也有一个。鹈鹕队在第八顺位选中的新秀贾克森•海斯也说:“这绝对是我一直在努力学会的动作。”,公牛队的新秀后卫科比•怀特则说:“很多人说后撤步是我的首选,你不能否定它。”

然后是状元新秀锡安•威廉姆森,他的投篮方式已经受到质疑和剖析。在防守端,威廉姆森控制着篮下的进攻。他不敢故意从篮下移开,对吗?威廉姆森微笑着说:“我一直在练习。”

根据技术教练德鲁•汉伦的说法,去年夏天,杰森•塔图姆一直在非常努力地进行相关地训练。

在2018-2019赛季,塔图姆共投出40次后撤步三分,命中率为32.5%。而他本赛季的第一次使用是在10月30日对阵雄鹿的比赛第三节的最后几秒,那个27英尺远的投篮让他在场边得到了凯尔特人传奇保罗•皮尔斯的击掌致意,而皮尔斯本人则称自己是这一动作的先驱。

(如今, 每个人都希望是自己发明了后撤步三分。)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今年2月,在这个月里,塔图姆在61次后撤步三分出手中命中了19个,比他上个赛季的总投数多了5个。(在2019-20赛季, 他的后撤步三分命中率提高到了令人印象深刻的41%。)

看看2019-20赛季后撤步三分出手的球员名单:有年轻的(东契奇在第二个赛季的后撤步三分的投篮出手数是321次,排名联盟第二)和老的(勒布朗•詹姆斯在第17个赛季的后撤步三分的投篮出手数是115次,排名联盟第五)。有高(身高6尺8寸的塔图姆,出手数为148次,排名第三)和矮的(身高6尺1寸的特雷•杨以96次出手数位列第七)。

有些人本不该出手,但却出手了:巴迪•希尔德,尽管只有33.7%的命中率,但本赛季却尝试了95次后撤步三分。而麦科勒姆的表现更糟, 90投的命中率只有33.3%。尽管在NBA职业生涯已经有几年了,但丁威迪(62次出手)和德文特•格雷厄姆(64次出手)的命中率分别只有25.8%和26.6%。

TrueHoop分析师大卫•索普不需要看到这些投篮就能知道他对这些投篮的感受。“我可以告诉你我讨厌它,”他说。“你的动力和球前进的方向总是相反的。我从1987 开始教高中生,从1999年开始教职业球员,从2003年开始教NBA球员。我还没有教过直接的后撤步三分,我还没有找到一个我认为真正把这个动作做对的球员。”

勇士队助理教练布鲁斯•弗雷泽说:“我很担心孩子们。我并不想成为纯粹篮球世界的守门员,但是这些投篮都是在非常困难的范围内非常困难的投篮。孩子们需要停下来。在你开始添加这些元素之前,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东西。”

当然,也有例外,索普把哈登的这个技术称之为继贾巴尔的天钩投篮之后最有效的投篮方式,他说,“(哈登)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事实上,虽然哈登本赛季平均每次后撤步三分可以得到1.12分,在NBA排名第九,但ESPN的柯克•戈德斯伯里说,让他与众不同的是他对犯规的嗜好(在过去的六个赛季中,他的罚球次数一直位居NBA首位)。当哈登后退一步,投进一个3分球,然后被犯规时,这一举动意味着他每投一次就能得到超过3分。

有一点很清楚:在哈登的掌控下,后撤步无疑是前进了一步。但对于其他人呢?

在2019-20赛季的常规赛中,NBA所有投篮的平均得分为1.08分,大致相当于所有三分球的平均得分,而后撤步三分的这一数据仅仅只有1.04分,不是很好。如果你除去哈登本赛季所有尝试的后撤步三分(以及他每次得到的1.12分),这个数字就会降至1.03分。

换句话说,如果NBA球员(除了哈登)每场比赛都采用后撤步分,他们的球队每场会少得5分。

后撤步三分很性感,后撤步三分也无处不在。

但事实上,后撤步三分并不是一个伟大的投篮。

哈登的后撤步三分,是时代的退步吗?

在休斯顿宽敞的更衣室里,木制的隔间被布置成马蹄形,面对着的是一个巨大的投影仪屏幕。在10月与马刺队的季前赛结束后,一些火箭球员坐在折叠椅上,被问到为什么后撤步三分是NBA最流行的投篮方式。

“因为这个家伙。”麦克勒莫尔说。

他指着哈登。

在房间的另一边,一群媒体人包围了那名火箭队的后卫,他蓄着胡须的眼睛透过一堆延伸的苹果手机依然清晰可见。在对圣安东尼奥马刺队的比赛中输掉40分后,哈登仍然是媒体关注的对象。

本赛季,哈登场均34.3分。他完成了584次后撤步三分,比最接近他的东契奇多263次。对方教练会摇头,然后在他还不到半场的时候就派双人包夹,但都没用。

想想12月初对阵无助而不幸的骑士的比赛吧,他们轮流试图减缓哈登的速度。

在第四节开场打出17-2的高潮后,骑士队以99-90领先,已经得到37分的哈登做出了回应。他在左路将球挡在乔丹•克拉克森的前面,然后运球到中场,突然胯下运球改变方向。两次艰难的运球让克拉克森措手不及。克拉克森在弧线内打滑,哈登后退几步,在比赛还剩7分15秒时命中一记后撤步3分。

大约一分钟后,哈登直视着新秀凯文•波特,然后在骑士的板凳席前快速跳了两下。球过网时,波特的肩膀垂了下来。

两分钟后,马修•德拉维多瓦在弧顶的位置对位上了哈登。大胡子用他作为依靠,向后一跳,投出了29英尺远的一球。

2分24秒,哈登再次被波特防守,之后又被科林•塞克斯顿包夹,他将球交给麦克勒莫尔然后移动波特的右侧,在27英尺处命中一个球。

哈登得到55分,命中10个三分球,其中9个是后撤步三分,最终火箭以116-110获胜。

两天后,他在奥兰多再次出击,砍下54分,在三分线外投中10次,这次一样的结果,10次中有9次是后撤步,当哈登从埃文•福涅尔手中抢断之后,并滑向另一边,在比赛还剩4分15秒的时候面对两名防守队员手投出他最后的后撤步三分时,红队又以130 -107赢得比赛。

这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联盟的其他球队都被迷住了。本赛季,场均后撤步三分(6.0次)的出手次数比2018-19赛季的4.4次增加了36%。

但是还有一点:根据ESPN的数据和信息,尽管利拉德和东契奇像病毒一样疯狂,但在常规赛的最后10秒里,投出可以扳平比分或者领先的后撤步中,NBA球员只交出了20投2中的成绩。

这或许也是一个解释。

圣诞节那天有五场比赛,在其中第四场,快船在最后几秒领先湖人3分。勒布朗•詹姆斯控球,在一系列挡拆后,他在右侧对上了快船的后卫帕特里克•贝弗利。

詹姆斯运球一次,准备好后撤步投篮。当他这样做时,大家都觉得他会用一个后撤步的三分将比赛拖入平局,但贝弗利在等待。贝弗利用左手轻松地将球从詹姆斯手中夺走,为快船锁定胜利。

哈登的后撤步三分,是时代的退步吗?

9天之后,老鹰队与凯尔特人的比赛中,特雷•杨与大个子丹尼尔•泰斯形成错位。在亚特兰大老鹰队落后两分的情况下,特雷•杨成功得分并将比分平。泰斯步调一致,步履沉重地走着,就像一名舞蹈队员在结束了常规的舞蹈一样。号角一响,他就需要注意特雷•杨的投篮。

观看这些比赛就能感受到一种趋势:贝弗利和泰斯清楚地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在赛场上,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主要的选择,这改变了比赛的格局。

为了寻找空间,射手们正在后退。为了寻求回应,防守者们开始站的离外线越来越近。这是一个两步的舞蹈,但撤步不是投降。

随着防守的不断调整,球员们会继续退得更远吗?

比尔瞪大眼睛说,“我不会对任何事情感到惊讶。”

詹姆斯 哈登 老鹰 马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