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跳水队:受疫情影响全封闭训练七个多月,婉拒家长探视请求,如今孩子们终于要迎来比赛了

体坛新视野    09-09 08:05

由于受到疫情影响,天津跳水队的队员们从今年春节起,就在天津游泳跳水馆的院区内封闭训练,这期间除了集体乘车前往团泊体育中心的田径场进行体能训练,他们没有任何外出活动。如此长时间的封闭训练和生活,对于年龄普遍不大的跳水队队员们来说,也是一个特殊的考验。

天津跳水队:受疫情影响全封闭训练七个多月,婉拒家长探视请求,如今孩子们终于要迎来比赛了
天津跳水队:受疫情影响全封闭训练七个多月,婉拒家长探视请求,如今孩子们终于要迎来比赛了

专项体能训练,以及每周一次的体能测试,这是近一个月以来天津跳水队队员们的必修课,也是他们唯一一项离开游泳跳水馆院区的外出活动。由于基础体能项目测试将成为未来参加国内比赛的达标项,天津跳水队也开始提前准备,队员们在专业田径教练的指导下,针对垂直纵跳、3000 米跑等体测项目,提升自己的专项能力。

天津跳水队:受疫情影响全封闭训练七个多月,婉拒家长探视请求,如今孩子们终于要迎来比赛了
天津跳水队:受疫情影响全封闭训练七个多月,婉拒家长探视请求,如今孩子们终于要迎来比赛了

天津跳水队队员 唐怡萱:

因为我们之前主要以专项为主,但加了个体能,对训练来说,力量什么的还是要多跟上才行。

天津跳水队:受疫情影响全封闭训练七个多月,婉拒家长探视请求,如今孩子们终于要迎来比赛了

天津跳水队教练 李清:

包括卧推,那些和我们的专项就不是很接近。但是总局有这个要求,我们还是积极努力去配合,去往这方面努力。

天津跳水队:受疫情影响全封闭训练七个多月,婉拒家长探视请求,如今孩子们终于要迎来比赛了

回顾天津跳水队在过去七个多月的封闭生活,体能测试只是他们需要面对的一个小挑战而已。由于跳水队的教练队员大多家在外地,许多家长原本希望利用春节假期来天津探望孩子,但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期待中的团聚不得不一推再推,而教练和队员们也就此开始了长达七个多月的全封闭式训练生活。

天津跳水队教练 李清:

家长前面不理解,因为疫情大家都没有这种预判,大部分家长都已经买好机票准备过来了。我们一看不对了,就赶紧通知他们,你们赶紧退票,肯定来不了;有的就一直在观望,因为孩子可能送过来,有的小孩来了两年,家长都没来看过,就想着说坐飞机过来看看。家长坐大巴去机场的路上,我们打电话说你退票,我们这边不接待,也都封闭了。

天津跳水队:受疫情影响全封闭训练七个多月,婉拒家长探视请求,如今孩子们终于要迎来比赛了
天津跳水队:受疫情影响全封闭训练七个多月,婉拒家长探视请求,如今孩子们终于要迎来比赛了

没有家长探望,不能外出活动,甚至没有任何比赛机会,这样的日子注定不会容易,而身边的队友和教练则是彼此最大的依靠。在这段封闭的日子里,男队员们都留起了同一个发型,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不能外出,整个队伍的理发需求,都被谭良德教练一个人承包了。

天津跳水队:受疫情影响全封闭训练七个多月,婉拒家长探视请求,如今孩子们终于要迎来比赛了

天津跳水队队员 杨凌:

之前小时候是他剪,大了之后就出去剪了。这次封闭因为出不去,所以就谭教练剪了,那必须满意!

天津跳水队:受疫情影响全封闭训练七个多月,婉拒家长探视请求,如今孩子们终于要迎来比赛了

虽然每个人都尽力在封闭的日子中寻找着排解寂寞和压力的方式,但有一个环境,却是只能想念却很难在训练馆中重现的,那就是真实的赛场。以往,跳水队的队员们,只要到了可以参加比赛的年龄,基本一到两个月就会有一次比赛的机会,但这次他们却已经半年多没有体验到赛场的感觉了。随着国内各项体育赛事的逐步恢复,今年的全国跳水锦标赛有望在近期开赛,对于暌违许久的赛场,队员和教练都显得格外期待,队伍的训练节奏也正在从此前漫长的封训转向更具针对性的备战。

天津跳水队队员 杨凌:

想比赛啊!怎么不想啊!那么久没比赛,感觉都快不会练了。

天津跳水队:受疫情影响全封闭训练七个多月,婉拒家长探视请求,如今孩子们终于要迎来比赛了

天津跳水队队员 唐怡萱:

之前每一两个月就会比一次,就会有点盼头。但现在就会关在里面,一直不能出去,不能比赛,就感觉有一点无趣那种感觉。那么久没比了,还是有一点紧张,但是能去赛场,还能见到自己的小伙伴,也是挺开心的。

天津跳水队:受疫情影响全封闭训练七个多月,婉拒家长探视请求,如今孩子们终于要迎来比赛了

天津跳水队教练 李清:

确实是从来没有过的,像这次这样封闭这么长时间,而且又没有比赛,也不让出门。中间那段怕出现伤病,专项练得不是很多,体能会抓得比较多一点。现在慢慢快要面临着比赛了,可能训练重心、计划就会有些调整。

水上运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