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西门将走出重伤:我是半个机器人,外租让我受益

够力足球    09-14 23:13

当贾马尔·布莱克曼躺在利兹联训练中心的医疗室里,左腿疼痛难忍。

2018年11月16日,这位从切尔西租借到利兹联的门将与布里斯托城前锋贝利·卢巴拉发生了严重碰撞,并被担架抬出了球场。

切尔西门将走出重伤:我是半个机器人,外租让我受益

布莱克曼知道伤势很严重。但当他看到他的兄弟和利兹的医务人员说话时,他才意识到情况有多糟。

“他的表情让我立刻意识到情况比最初想象的要严重。”这位身高1.99米的守门员告诉够力足球

然而,并不是他的哥哥把他胫骨骨折的消息告诉了他,而是马塞洛·贝尔萨,他已经准备好给布莱克曼在利兹的第一次一线队首发。

“主教练是来看比赛的,因为这是一场周中友谊赛,让我为周末的比赛做好准备。”布莱克曼解释说。

“当他来到病房的时候,我们进行了一次充满感情的交谈。他告诉我受伤的原因,他给了我一个拥抱,说他很遗憾。”

“然后,医务人员接管了工作,详细解释了造成的损害,以及我如何恢复。”

布莱克曼立即被送到利兹总医院,在那里他接受了一次手术,将一根金属棒植入了他的腿。

他被告知,恢复的道路将是漫长而艰难的。

“这是我第一次严重受伤,这是一个很大的学习曲线。”布莱克曼承认:“但是我很幸运有利兹和我周围的人的支持。以前的主教练和老朋友也保持联系。”

“切尔西也在那里整理了所有的医疗细节,事实上他们为我做的理疗真的很有帮助。我知道我可以信任他们。他们在这些情况下有经验。”

“那时,我有家人和朋友帮助我解决心理问题,这对我离开赛场16个月来说很重要。那是一段令人沮丧的时光。我只是想出去和朋友们踢足球,所以这很难,尤其是当我在利兹联与我的目标很近的时候。”

“但挫折是生活的一部分,也是任何人职业生涯的一部分。”

他对伤病的冷静态度部分源于他在切尔西的治疗室里并不孤单。

“我和鲁本·洛夫图斯-齐克、里斯·詹姆斯和马尔科·范金克尔一起进行了部分康复治疗。”他透露:“我们都在那里努力恢复,这给了你积极的感觉。”

“我和斯图尔特·沃恩(理疗师)一起工作,我认识他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还有守门员教练克里斯托弗·洛利肯,我认识他很多年了,他在精神方面帮助我应对伤病。”

事实上,布莱克曼发现心理创伤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愈合。在这方面,上赛季初租借到维特斯是关键。

“这让我更加信任我的腿。”他谈到自己在阿纳姆的六个月生活时说:“伤病确实会影响你的情绪。你真的必须再次相信你的腿,知道它是好的。你必须强迫自己相信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你可以去铲球。”

“即使现在,我还是半个机器人!我已经把螺丝取出来了,但是金属棒还在里面。我将会看看这一赛季会如何发展,也许会在夏天再来看看。”

“在我的脑海中,我认为我已经完全摆脱了对腿的担心,我想要表明我没有受到负面影响;这其实是积极的,因为它让我变得更强大。

“事实上布里斯托流浪者在一月份租借我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在那里,我有一个信任我的教练,给我比赛,告诉我要帮助自己从伤病中恢复过来。”

“所以,我认为我从过去几年经历的一切中吸取了很多,并在此基础上有所建树。”

现在他的注意力集中在英冠球队罗瑟勒姆上,他在2020-21赛季租借加盟了罗瑟勒姆。

26岁的布莱克曼已经加入切尔西14个年头了,如果他感到沮丧,那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还没有为蓝军出场过一次。

然而,他非常感谢俱乐部,不仅感谢俱乐部在他职业生涯最艰难的时期对他的支持,也感谢俱乐部自他第一次来到科巴姆以来所做的一切。

“我们经历了很多起起落落,但我非常感谢切尔西。”他说:“当我加入切尔西的时候,我真的对守门一无所知,所以在我年轻的职业生涯中,我很幸运能被马克·比尼(前利兹联门将和切尔西守门员教练)这样的好教练教。”

“我曾是校队的一名后卫,并参加了一项五人制赛事。那天天气很热,我不想到处跑,所以我就去了守门。但是我们赢得了比赛,切尔西邀请我作为守门员来训练。”

“然后,我和切赫、库尔图瓦一起训练,和杰出的门将一起工作。我们有库迪奇尼和希拉里奥,所以你身边有很多专家。我和所有人都谈过。我很幸运能留在俱乐部,以租借的方式踢比赛。”

“我不会坐在那里躺拿工资,我总是出去比赛。租借制度帮助了很多处于我这种情况下的球员走出去,并为自己打出名堂。这将给你在其他俱乐部或者切尔西一线队的机会。”

“我不认为在这里待很长时间是消极的,这是积极的,我只是想尽可能多地踢球,租借制度目前对我很有帮助。我看到球员和教练来来去去。不会永远这样,所以我只是向前看。”

“我想向大家展示我可以在英冠中踢球,甚至可以在更高的水平上。”

当然,这并不容易。但布莱克曼不再害怕任何挑战。

切尔西 英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