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虎重建——被动地抉择还是着眼未来的共赢?

新兴体育    09-18 16:45

一切看似都是这么突然,一切看似都是顺其自然。近一个多月的休赛期,一向财大气粗的新疆广汇飞虎篮球俱乐部,一改往日“买买买”的豪气,走到了职业俱乐部运营方式的另一个极端——精打细算的“卖卖卖”。

一个月的时间,6名球员离队,7名新人通过转会和青年队进入一队。这是大经济环境和CBA新政所产生的无奈选择,还是锐意进取迈向真正意义职业化的变革,或者原本就是一种共赢模式?从不同的角度来看,会有不同的答案。

飞虎重建——被动地抉择还是着眼未来的共赢?

榜样的力量

从总冠军的视角来看,这样的转变是全新的广东王朝带来的冲击。不做出改变,新疆夺冠无望。

连续两年,广东夺得了总冠军。2019年,以横扫之势完胜新疆;2020年,即使易建联受伤,辽宁也未能阻止广东成功卫冕。眼看着,昔日CBA霸主广东凭借一批年轻人的快速成长和中生代球员的成熟再度起高楼。广厦、浙江、吉林的青年军也逐渐成为球队核心。本赛季,辽宁、深圳也在酝酿着青春风暴。整个CBA,近两年都刮起了一股着眼未来,全力重建本土新兴力量的新旋风。宏观来看,这样的变化是,中国男篮重建计划的大势所趋,也是CBA联盟的政策指挥棒所指的方向。

飞虎重建——被动地抉择还是着眼未来的共赢?

新疆面对的CBA竞争环境,是前有猛虎雄据山头,在引进内援和外援都无法大幅提升球队战斗力的前提下,也只有期望从青年队中,再培养出几个阿不都沙拉木、可兰白克这样的优秀球员,才能和广东抗衡。目前,几位不到30岁的“老将”离队后,无论是内线的热甫卡提江、艾孜麦提、朱传宇、鲁吐布拉,还是外线的齐麟、唐才育、王小乙、冶征文、刘力鹏、西尔扎提、吴永盛,都是这样的欣欣向荣的种子。

至于即战力,周琦、曾令旭早已在上个赛季证明了他们具有不俗的统领能力,加上伤愈归队的阿不都沙拉木,新加盟的前国手于德豪和国家队新人齐麟,绝不至于让新疆跌出前八之外。无论是球队的新核心周琦和阿不都沙拉木,还是年轻人们,都有很大的成长空间。如若,“青年军重建计划”成功了,那是大赢;若是,这个计划最终的结果不理想,也不会“亏得太惨”。

飞虎重建——被动地抉择还是着眼未来的共赢?

长期以来,CBA的优秀人才物以稀为贵,相对东南沿海地区,位处偏远和落后地区的新疆更是贵上加贵。十几年来,不惜巨资,买来的十几位高知名度球员中,除了巴特尔、李根、周琦等少数几位球员,其他投入大都与期望值有着较大的出入。这种买入方式,对球队的工资体系和管理都带来了巨大伤害。每每关键时刻,能舍身付出、浴血奋战的,经常都会是本土培养的西热力江、可兰白克、俞长栋这些子弟兵。

从昔日的阿的江和杜锋,到后来的西热力江、可兰白克、丁彦雨航、阿不都沙拉木、胡金秋、胡明轩,中国男篮的各位国手中,新疆球员比比皆是。坐拥本土球员宝藏,却常年从外地买矿,绝非长期经营的上策。反观广东,球队队员九成以上来自于本队青训,辽宁、广厦、浙江、深圳、山东、福建也都是立足于青训,保持竞争力。

新政的指引

催生了这一切变化,更重要的背景是,CBA联盟关于外援和工资体系的新政——这是让各支球队年轻化重建的风向标和指挥棒。这一政策的背后,也让往日优秀球员过于集中于几支球队的现象,从制度上被分化。豪门球队引进优秀球员,变得困难,留下多位国手级别球员,也需要更多的成本。

飞虎重建——被动地抉择还是着眼未来的共赢?

8月中旬,CBA联盟官方公布的工资帽制度,各队的薪资上限为4400万,新疆情况特殊,达到了5040万。在这样的政策下,目前新疆阵中已有周琦、阿不都沙拉木、曾令旭三名高薪球员的基础下,其他十几名国内球员的薪资空间并不充裕。与此同时,面对工资帽的下线,CBA有很多球队都摊开500万+薪水的大合同,来迎接任何一位国手级别的优秀球员。

工资帽新政对于CBA的利好至少有三点是显而易见的:1、从制度上解决CBA绝大多数球队长期收入低于支出的伪职业状态;2、削弱金元壁垒,增强联赛各队的公平竞争性;3、进一步促进CBA优秀球员的人才流动,缩小各支球队的实力差距。

与此同时,外援政策也大幅调整:2020-21赛季,CBA各队的外援使用,被缩减为4节4人次,每节最多1人次。2019-20赛季排名第16-20位的球队,外援可以上场4节5人次。进入季后赛的球队,不再允许更换外援。

飞虎重建——被动地抉择还是着眼未来的共赢?

外援新政带给CBA有利有弊,有三点好处,同样是显而易见的:1、大幅提升国内球员的参赛时间,国内球员对球队战绩的重要性,陡然提升;2、减弱了外援对球队成绩的决定性作用,也避免了球队之间为争夺优秀外援球员,高溢价的恶性竞争;3、便于球队管理,避免外援和国内球员之间的阶层差距。

无论是“工资帽”还是“外援新政”,都引出了一个各支球队的刚需——需要有更多性价比最高的优秀球员来自年轻人,这是广东成功的经验,也是NBA的成熟经验。

远景与共赢

对于,新疆广汇篮球俱乐部而言,在2017年夺冠之前,俱乐部就制定了一个远景规划——完善校园和职业俱乐部的人才培养的对接体系,吸引以新疆本土球员为主的全国人才,打造真正意义上的新疆篮球森林。在五年之内实现教练本土化,球员70%本土化。在国家队有更多从新疆广汇飞虎篮球俱乐部培养出来的优秀球员。

飞虎重建——被动地抉择还是着眼未来的共赢?

“我希望我们的俱乐部在未来也能成为欧洲一些著名俱乐部那样的真正职业化的篮球俱乐部,成为一个城市的名片,为这个城市做很多有益的事。那时,新疆不再是某几个篮球明星,而会是一处不拘一格降人才的中国篮球沃土,篮球人材的森林。”新疆广汇飞虎篮球俱乐部董事长侯伟在2017年球队夺冠后,曾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从新疆篮球远景规划来看,“青年军计划”是实现新疆篮球人的篮球森林梦所必须迈出的一步,也是性价比更高、更久远利益所在。换位思考,对于俱乐部而言,这也是基于工资帽制度、俱乐部长远建设的取舍。但遗憾的是,这一次,需要去舍的,依旧是曾经拿着100万元左右的低薪,为球队浴血奋战十多年的那些人。或许,即将到来的高薪,是对俞长栋、可兰白克、西热力江这些常年默默付出者们的一份补偿。

“我们失去的不仅仅是几个有经验的老球员,更是这支球队最重要的‘魂’,希望齐麟、唐才育、热甫卡提江能传承他们的铁血付出、无私奉献的精神,也希望球队给阿不都沙拉木完全康复再上场。”一位新疆资深球迷燮云的话语中有着迷茫、失望、惊喜和期待交织的复杂情绪。

飞虎重建——被动地抉择还是着眼未来的共赢?

从俱乐部现状和球员个体来看,这或许是兼顾个人经济利益和团队发展前景的共赢模式。通常,共赢模式往往也是能持续长久的利益最大化的上策。但共赢的前提是双方都对结果心甘情愿。如果,一件对彼此都有利的事情,过程中难免有顾此失彼,也完全可以用真诚的换位思考去补救,从而实现俱乐部和球员发展兼顾的共赢。

从俞长栋、可兰白克,到西热力江、刘羽楠,再到范子铭,每一名离开飞虎的球员,俱乐部都送上了祝福。往年的别离有很多,今年有点不一样。

新锐和盈利

2018年9月23日,恒大集团入股广汇集团,双方在多领域开展全面战略合作。顺其自然,恒大集团这家中国足坛的大哥大,也成为新疆广汇飞虎篮球俱乐部的第二大股东。

广州恒大足球俱乐部从本赛季开始,也一改往日”买买买“的风格,开启了”卖卖卖“的高性价比运作模式。时隔几个月之后,新疆广汇飞虎篮球俱乐部的经营理念转变,更像是一种共识。烧钱和运营,对于职业俱乐部而言,完全是两个方向的经营思路。迈向职业化20多年的中国体育界主旋律是前者,职业体育高度发达的欧美体育界,盈利是生存的必要条件。

飞虎重建——被动地抉择还是着眼未来的共赢?

多年来,新疆广汇飞虎篮球俱乐部一直是净支出性单位,这样的净支出甚至达到1亿元上下的水准。 CBA联盟的工资帽和外援新政,让经营收入和CBA联盟分红接连提升的新疆广汇飞虎篮球俱乐部看到了“节约开支”、”扭亏为盈“的可能性。

四年来,阿不都沙拉木的以火箭速度蹿升的实力,让俱乐部品尝到了青训的第一枚丰硕果实。上个赛季唐才育、齐麟、热甫卡提江、鲁吐布拉相继脱颖而出,齐麟入选新一期的国家队集训队中。在新疆飞虎青年队人才济济——国青主力艾孜麦提、CBA第一高度2米26的朱传宇、身体素质劲爆的王小乙、年轻控卫冶征文、刘力鹏、西尔扎提等人。这些变化,都在影响着俱乐部高层的决策——花小钱办大事。

飞虎重建——被动地抉择还是着眼未来的共赢?

对于本赛季的全面重建,目前俱乐部还未有相关负责人直面媒体,只是在转会的官宣中表态:“俱乐部间球员转会交易是职业联赛进程中的一部分,这有利于职业联赛的良性发展、优化球队人员结构、为CBA联赛带来更多活力。”

可兰白克、西热力江、俞长栋三名球员都是新疆飞虎2016年夺得亚俱杯冠军、2017年夺得CBA总冠军和全运会亚军的重要功臣,也是后巴特尔时代,新疆飞虎的中坚力量。他们带走的不仅仅是经验和战斗力,还有那些包含拼搏、铁血、付出、奉献这些宝贵的东西,也是被媒体称之为“队魂”的内涵。而如何把这种底蕴传承给全新的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新飞虎,才是新赛季比成绩最重要的事,长远来看,这种底蕴才是最重要的竞争力。

文 黄兴

广东 新疆 cba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