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被大家玩剩下的“狼人杀”,竟成了老外们如今最火的游戏

BB姬Studio    09-21 15:46
早被大家玩剩下的“狼人杀”,竟成了老外们如今最火的游戏

麦客 | 文

在整个八月里,《糖豆人:终极淘汰赛》毋庸置疑是在国内外各直播平台都最为火爆的游戏。时至今日,这款多人在线竞技作品所积累下的热度依旧没有完全散尽。

但如果现在大家依然还只把目光聚焦在有关“糖豆人”的话题,可能就会稍显过时了些。因为在Twitch平台,老外们最近似乎流行起了一款“在线聚会”新玩具:《Among Us》。

早被大家玩剩下的“狼人杀”,竟成了老外们如今最火的游戏

很难解释《Among Us》为什么突然就火了。在如今品类丰富的游戏领域,它不仅是一款存储空间需求仅有250MB的小游戏,还是一款早在2018年11月17日就已经推出了的老游戏。

就算不打折,它在Steam国区的售价也仅为低廉的22元人民币,可以说单从价位上就已经和高品质大作撇清了关系。

早被大家玩剩下的“狼人杀”,竟成了老外们如今最火的游戏

而它的开发商Innersloth更是没什么存在感,《Among Us》这款作品,甚至是他们在Steam上架的首款游戏。

可就是这么一款毫不起眼的“小东西”,在默默上架快满两年时,却忽然焕发了春春活力。凭借着疯涨的热度,《Among Us》在Twitch直播平台“空降”到了推荐频道的首位,也着实令不少观众感受到了它的迷之魅力。

早被大家玩剩下的“狼人杀”,竟成了老外们如今最火的游戏

其实《Among Us》在玩法上,并没有展现出什么惊世骇俗的新意。游戏规则与曾经火爆的桌游《狼人杀》类似,都是考验玩家在逻辑思维和语言表达方面的能力。

游戏通过在线联机的形式进行,每局都需要至少4名(最多10名)玩家参与才能开启。从外观上看,所有玩家都是宇航员,但事实上,却有一些伪装者混迹其中。

早被大家玩剩下的“狼人杀”,竟成了老外们如今最火的游戏

我们之中有一个伪装者,鲜红的字体充满了危险气息

将玩家角色设定为宇航员,《Among Us》可谓是十分高明。因为在太空旅行里,宇航员们几乎处在一个与外界隔离的“密室”状态,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只能依靠自己。

这让伪装者的暗杀行为以及宇航员在会议中投票动用私刑的做法看起来都蛮符合逻辑。

早被大家玩剩下的“狼人杀”,竟成了老外们如今最火的游戏

被投票出的玩家会被扔到熔岩中

除此以外,这些宇航员的形象,看起来与“糖豆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蠢萌的样子冲淡了这个略显阴暗的玩法,让游戏在紧张的过程里同时兼具了有趣滑稽。

每局游戏开始的原因,是玩家的宇航团队遇到了一些重大危机,为了解决问题,所有宇航员们只好在地图里跑东跑西,由此才给了伪装者们可乘之机。

与传统“狼人杀”不同,《Among Us》并不是回合制的游戏,也不会按天黑天亮来划分玩家的行动阶段。

早被大家玩剩下的“狼人杀”,竟成了老外们如今最火的游戏

游戏开始时,无论什么身份的玩家都会聚集在一起

伪装者与宇航员的所有行动都是同步进行。因此,对于伪装者来说,击杀宇航员的操作由此变得更加紧张刺激,稍有不慎,可能就会被其他宇航员当场目击。

而对于身份是宇航员的玩家来说,在《Among Us》里,即便是“平民”身份也是全程睁眼活动,这让玩家在行动中能获取到更多有用的信息。

相对于“狼人杀”中,平民们经常会有“我只是一个闭眼大平民,啥也不知道,过。”这种毫无价值的发言。在《Among Us》里,几乎所有玩家在讨论时间,都能说出些自己的东西。

早被大家玩剩下的“狼人杀”,竟成了老外们如今最火的游戏

宇航员玩家在游戏开始时会各自接到一份任务清单,上面罗列了需要玩家去处理的多项问题。

任务以小游戏的方式分布在了地图的各个位置,每位宇航员被分配到的任务清单也各不相同。

早被大家玩剩下的“狼人杀”,竟成了老外们如今最火的游戏

大部分的小游戏都只需要简单几次点击

虽然游戏目前不支持中文,但小游戏的说明非常简单易懂,很多任务只要按照“处理故障”的思维理解,甚至不需要看懂文字便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宇航员通常会停留在原地,视野也被遮蔽。

早被大家玩剩下的“狼人杀”,竟成了老外们如今最火的游戏

执行小游戏会被挡住一大块视野

在《Among Us》里,伪装者的行动时间与宇航员执行任务的速度息息相关。

一旦所有宇航员都成功完成了自己所要执行的全部任务,团队就将摆脱眼前的危机,此时将由所有宇航员获得胜利。

因此身份是伪装者的玩家,需要在宇航员完成任务的这段时间里,为阻止他们付出全力。

早被大家玩剩下的“狼人杀”,竟成了老外们如今最火的游戏

伪装者通过背刺袭击将宇航员杀害

伪装者在游戏开始时会收到一份假任务清单(方便玩家在会议里编故事用)。与普通宇航员不同,伪装者拥有每隔一段时间就可以近战杀害一名宇航员的能力(死去宇航员的灵魂依然可以执行自己的任务)。

除此以外,伪装者还能在地图中进行额外的破坏,迫使宇航员前来修理。

早被大家玩剩下的“狼人杀”,竟成了老外们如今最火的游戏

犯案后还可以利用捷径进行转移

如果存活宇航员的数量下降到与伪装者相同,或者搞出的某些严重破坏宇航员没能在时限内及时处理,那么伪装者就将获得游戏的胜利。

而宇航员们主动对抗伪装者的机制,自然就是“狼人杀”玩家所熟悉的“票人环节”。

早被大家玩剩下的“狼人杀”,竟成了老外们如今最火的游戏

如果有任何一位玩家在场地中发现了尸体,或者有玩家跑到地图中央的警报器处拍响紧急事件按钮(按钮有冷却时间),便可以召集所有玩家进入“紧急会议”。

每轮紧急会议的时间都非常有限,存活的玩家没有发言顺序,可以在这段时间里以内置语音或打字的方式畅所欲言,提出对其他玩家的怀疑,或是对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

早被大家玩剩下的“狼人杀”,竟成了老外们如今最火的游戏

而已经死去的玩家,虽然能够听见会议内容,却不能与任何存活玩家沟通。

在紧急会议中,玩家随时都可以向自己怀疑的角色投出一票。在会议时间结束时,获得1票以上,且得票数最高的一名角色将被处以私刑。

早被大家玩剩下的“狼人杀”,竟成了老外们如今最火的游戏

处刑方式根据地图不同会有变化

无论这名玩家是伪装者还是宇航员,他都将死亡。一旦所有伪装者都在游戏中死去,宇航员身份的玩家便可以立刻获得胜利。

虽然有着些许不同,但任何接触到《Among Us》的玩家,几乎都会不由自主地拿它与桌游“狼人杀”对比。

早被大家玩剩下的“狼人杀”,竟成了老外们如今最火的游戏

它们不仅在玩法上有着共同的内核,同时也都是突然在某一时期风靡起来的“现象级老游戏”。

国外媒体Kotaku曾试图分析“《Among Us》突然爆火现象”这一未解之谜。

他们认为,这可能与疫情隔离(现在怎么分析啥都要讲到隔离?)以及“糖豆人”的流行有着些许关系。

早被大家玩剩下的“狼人杀”,竟成了老外们如今最火的游戏

理由很简单:首先,在疫情隔离状态下,大家更需要一款大家能在线一起玩的多人社交型游戏。其次,《Among Us》的角色形象与同样爆火的“糖豆人”相像,借着这个时机,顺理成章地就吸引了玩家们的注意力。

听起来似乎有点牵强,可在有些地方也确实符合逻辑。

其实关于这一问题,国人玩家应该有着更好的前车之鉴可以对比。在这里,大家不妨回想一下国内风靡“狼人杀”的那段时期。

早被大家玩剩下的“狼人杀”,竟成了老外们如今最火的游戏

狼人杀俱乐部JYclub过去的团建现场

老早以前,“狼人杀”便是桌游聚会中常见的经典玩法之一(反而在流行起来后被部分人“开除”出桌游范畴了……难道一个合格的桌游必须得是小众的东西?)。

虽然大家早已知道这种玩法的存在,但却从来没有一个契机,让它成为引领潮流的游戏。

在2015年愚人节,当时拥有众多主播明星的战旗TV试播了一期名为《战旗全明星Lying Man》的真人秀综艺。

包含“人皇SKY”在内的众多明星围绕在小小的桌面挤在一起,从现在看来,场面略显寒酸滑稽。

早被大家玩剩下的“狼人杀”,竟成了老外们如今最火的游戏

由于邀请的嘉宾主播各自都具有很高的人气,试播的这期节目十分成功。很快战旗TV便将《Lying Man》节目正式推出,用更好的包装,将其打造成了玩家们所熟悉的那个“狼人杀”真人综艺。

模仿是人们的天性,而向玩家们展示一个游戏,正是主播们的老本行,随着JY等人气大主播纷纷开启自己的“狼人杀”店铺,这款桌游立刻成了国内玩家们当时最流行的话题。

早被大家玩剩下的“狼人杀”,竟成了老外们如今最火的游戏

眼红的其他平台,甚至纷纷效仿这种节目形式,也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Among Us》这次的流行,与大主播们疯狂玩这款游戏脱不开关系。在最开始,只有部分小主播偶尔玩玩这款游戏。

但也许是从这个游戏中看到了某种直播效果,越来越大牌的主播也开始尝试去播这款游戏。

从xQc到Pokimane再到刚回归不久的Ninja,当大主播们纷纷入场,《Among Us》已经不再单纯只是一款游戏,而是大家争先恐后追随效仿的类似“时尚潮流”的东西。

早被大家玩剩下的“狼人杀”,竟成了老外们如今最火的游戏

由于作品突然火爆,受宠若惊的开发商Innersloth决定抓紧这个时间,尽快推出续作《Among Us 2》。

但也许当大主播们将目光看向别处时,《Among Us》的光环就会很快褪去。要想借助这个热度,Innersloth还真的抓紧时机。

为何《Among Us》突然流行了起来?也许“时尚潮流就是一个循环”这个道理,不只适用于时装,同样也适用于游戏。

-END-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