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众在场效应 无与伦比的“电音”是催动球员打低杆的肾上腺素

高球说之出口成张    09-22 09:04

原标题:观众在场效应 无与伦比的“电音”是催动球员打低杆的肾上腺素

本文首发于《东方高尔夫

空场比赛的日子里,即便是麦克罗伊这样习惯大场面的球员也得自我调整,去适应相对安静的现场。

观众在场效应 无与伦比的“电音”是催动球员打低杆的肾上腺素

空场是非常时期的非常举措,顶尖球员还是更喜欢置身于人山人海的现场。

那样的场景,热闹是必定的。

那些刚涉足职业高坛的菜鸟,其专注度或许会受到影响,开球上球道率可能不像训练时那么高,球的飞行轨迹会变得不可控;推杆时手的力量会出现偏差,原本可能一推拿下的不小心就变成三推。

这是大多数菜鸟转职业之初难以夺冠的原因之一。

这倒没什么。尼克劳斯22岁转职业,16场比赛都未胜,直到1962年美国公开赛才拿到职业生涯首胜,他在延长赛打败阿诺·帕尔默。

这场两位高尔夫巨人之间的经典对决上,尼克劳斯面对的不止是帕尔默,还包括阿诺军团,即一直追随帕尔默的庞大球迷群体。据记载,赛事期间,“球迷针对尼克劳斯的喧闹欢呼——其中一些已经有点刻薄”。很显然,尼克劳斯已经克服大场面带来的不适,尤其是当观众不与他同心同德时,他所做的全部是打高尔夫,努力赢得一场比赛。

1962年的尼克劳斯没能将现场观众化为己用,他只是以其强大心理素质抵抗住干扰。到得1986年美国大师赛,尼克劳斯几乎是在观众的簇拥下打败诺曼,拿到职业生涯最后一场大赛胜利。

现场观众制造的声浪,还会让球员更HIGH。很多职业球员在赛事期间的开球距离比练习时要远,肾上腺素的激发,部分原因要归功于现场观众。

顶尖球员天生有表演欲,是为大场面而生的主儿。在现场观众面前打好球是本职工作,但人内心总想讨个好彩。

老虎伍兹是此道高手。跟随他的球迷总比别人多,球迷对他也宽容,他在观众的注目下一路高歌猛进,气场越发强势。每当老虎伍兹打出好球,现场声浪(有的球员直接称之为“电音”)轰鸣,伍兹安之若素,其他抗压力不强的球员则胆战心惊。2019美国大师赛上,莫利纳利决赛轮崩盘,某种程度就是在这种无与伦比的气势下扛不住。

现场观众的帮助还不止此。大多数职业赛事采取的是比杆赛赛制,冠军未必出现在领先组,最激烈的竞争不一定在同一组球员之间展开。处于争冠圈球员要判断形势以及做出策略,实时更新的计分板自然要看。

但赛场形势瞬息万变,一记老鹰或三推会让领先榜出现大变化,而更新计分板需要时间,倒是现场观众的反应比如欢呼或齐声叹息能传递第一手信息。特别是争冠者之间差距只有1-2杆时,更要依赖这种即时情报,有些冒险的球就可不必打,米克尔森在2006年美国公开赛最后一洞的失误或能避免。

这样的助推,显然是空场比赛见不到的。

高尔夫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