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老兵把女儿的涂鸦做成了红白机游戏

游研社    09-29 03:48
退伍老兵把女儿的涂鸦做成了红白机游戏

谁不想要这样的爸爸呢

居住在美国德州圣安东尼奥的退伍军人内特·彼得斯(Nate Peters),患有强直性脊柱炎,在过去两年里多次进行背部手术,每次都要住上好几天的医院。

被困在医院的这段日子无所适从,但电子游戏的陪伴让内特得以分散注意力,用他的话说,这简直是上天的恩赐。

于是,内特也希望制作一部自己的游戏,并试着在生活中寻找创作灵感。恰逢疫情期间彼得斯与他6岁的女儿阿拉斯丽(Araceli)居家隔离,当内特看到女儿坐在桌子旁画涂鸦,他立刻想到了一个好点子。

退伍老兵把女儿的涂鸦做成了红白机游戏

内特决定以涂鸦为主题,在NES平台上着手游戏制作,把阿拉斯丽的涂鸦从纸上搬进像素世界。

退伍老兵把女儿的涂鸦做成了红白机游戏

这部游戏将是一部涂鸦画风的横版平台跳跃游戏,定名为《涂鸦世界》(Doodle World),而游戏的主角名字也叫Doodle(涂鸦)。

退伍老兵把女儿的涂鸦做成了红白机游戏

阿拉斯丽绘制的游戏封面

邪恶的橡皮擦国王与他的文具部下偷走了创造Doodle世界的神奇蜡笔,玩家将扮演Doodle抢回蜡笔拯救世界。Doodle将穿越五个不同的关卡,每个关卡都像是在记事本上用彩色蜡笔画出的涂鸦。

退伍老兵把女儿的涂鸦做成了红白机游戏

游戏的五个不同关卡

一票文具大军会阻拦Doodle前进的道路,Doodle可以通过踩踏的方式消灭其中一部分敌人。

另一些如订书钉与铅笔之类有着尖锐的脑袋、看起来就知道不能去踩的敌人,Doodle要想方设法避开它们。

退伍老兵把女儿的涂鸦做成了红白机游戏

每个关卡的末尾都将设计BOSS战,在放出的第一个试玩关卡中,橡皮擦会开着机甲对付玩家。

退伍老兵把女儿的涂鸦做成了红白机游戏

也许只有孩子明白橡皮擦与机甲之间的联系

游戏中的蜡笔被设计成金币一类的可收集物,集齐100支蜡笔也能获得奖励生命。

退伍老兵把女儿的涂鸦做成了红白机游戏

像这种遍地都是蜡笔的隐藏场景也必不可少

担心这一简单的游戏仍无法让孩子们迅速上手,内特特意为游戏设置了“儿童模式”,在这一模式下,孩子们能够使用更多的生命,挑战更短的流程与更简单的敌人。

目前内特已经做出了两个关卡的试玩版本,并把游戏挂在Kickstarter平台发起众筹,根据不同的认缴金额提供不同的游戏版本。所有版本都会提供可以用NES模拟器打开的ROM文件、原声带与设定集;限量版本会额外提供可以在游戏机上运行的卡带,附赠蜡笔、贴纸等周边。

退伍老兵把女儿的涂鸦做成了红白机游戏

黑色与白色两个版本的游戏卡带

众筹的初步目标是5000美元。在此之上,内特与圣安东尼奥儿童医院达成了合作:一旦众筹金额达到13000美元,内特便能抽出一部分众筹金,为儿童医院购置足够的游戏机与游戏。

按内特的说法,医院里的孩子们需要这些游戏机与游戏,进而在消遣中缓解压力,把他们的注意力从病痛之中转移出来。

退伍老兵把女儿的涂鸦做成了红白机游戏

《涂鸦世界》的Kickstarter众筹页面

这一方案受到了许多人的欢迎。发起众筹后11个小时,众筹金就突破了5000美元的初步目标。20天后,已经有220名支持者认缴了13293美元的众筹金,超出了内特的预期。

一位参与众筹的热心网友还为内特的游戏积极献言献策,他在评论中表示,看到“儿童模式”的设定,就想起自己5岁的外甥女,并一定要她玩这部游戏。

退伍老兵把女儿的涂鸦做成了红白机游戏

两个成年人以孩子作为彼此的共同语言

内特把游戏当成上天的恩赐,于是把女儿的幻想变成了现实,还为社会做出了贡献,阿拉斯丽在玩《涂鸦世界》时露出的笑容,无疑是对自身努力的最佳回报。而那些玩上《涂鸦世界》并获得快乐的孩子们,想必也会感谢内特的馈赠。

退伍老兵把女儿的涂鸦做成了红白机游戏

不过对于阿拉斯丽来说,自己的父亲已经是上天所给予的最伟大的恩赐。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