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网封海大鱼没来 中超大牌外援流失盛行以租代买

射门中国    10-03 12:28
收网封海大鱼没来 中超大牌外援流失盛行以租代买

10月1日零点,中超历史上首个第三次转会窗口关闭,16支球队共引进9名新外援。本次转会期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并没有大笔引援产生,最大牌球员是澳大利亚国脚、前英超名将穆伊和前波尔图最佳射手苏亚雷斯;二是国内租借生意火爆,球员交易发生在争冠组与保级组之间。

随着窗口关闭,鲁能球迷期待了一个多月的“大鱼”正式宣布脱网。但好消息是,在没有大鱼挤占生长空间后,球队年轻球员的潜力得到了进一步释放。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季禹

“大鱼”脱网,“小鱼”在成长

中超第8轮赛前发布会上,鲁能主帅李霄鹏的一句“希望在浑水中摸一条大鱼回来”,成为夏窗首个轰动性的引援新闻。彼时,泰山队刚刚经历4连胜,球队上下士气正旺。“大鱼”要来的消息,更是让鲁能上下、球迷振奋。

一时间,鲁能“绯闻外援”频出。各方消息显示,鲁能确实就引援事宜做出过努力,但最终无一牵手成功。9月30日晚,仍有球迷对鲁能新援抱有一丝期待。但遗憾的是,“大鱼”脱网早已有预兆。9月8日,格德斯替换下莱昂纳多,补充进入鲁能一线队大名单。作为“大鱼”的备选,格德斯进入名单,基本意味着鲁能引援的失败。

“大鱼”脱网,给了格德斯不少的表现机会和成长空间。进入一线队以来,格德斯共在联赛中有五次出场三次首发,在第13轮比赛中攻入一球。此外,他还在足协杯中进账一球。难能可贵的是,格德斯比赛态度有了很大转变。本赛季关于他的精彩镜头中,不乏长途奔袭参与防守的画面,这在上赛季是极为少见的。

毫无疑问,“大鱼”到来势必会挤压格德斯等年轻球员的生长空间。没有了“大鱼”,格德斯、郭田雨等年轻球员得到了更多锻炼机会,这对鲁能来说并非坏事。目前,佩莱合同尚未结束,如果鲁能的“大鱼”是为了接替佩莱的角色,那么即使“大鱼”暂时脱网,鲁能还有时间在下个转会窗口继续挑选外援。

大牌流失,无大笔引援产生

此次窗口期并没有出现大笔引援。仅有上港的穆伊、泰达的苏亚雷斯、大连人的雅伊尔森等少数外援身价达到百万欧元级别。其他新援身价相对较低,如加盟国安后被出租的舒尼奇,外界猜测身价不足50万欧元,加盟深足的普拉利甘吉此前公开身价为95万欧元。

这一现象的产生与去年12月份的中超外援新政不无关系。新政规定,新签外籍球员工资不得超过税后300万欧元,这已经近乎将大牌外援进入中超的道路封死。此外,疫情对各俱乐部财政带来的负面影响,也从内部给俱乐部引援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两个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外加封闭的赛会制,同样引发了大牌外援集体离开。广州富力绝对核心扎哈维的离开,打开了外援离开中超的大门。萨巴紧随其后,卡拉斯科被马竞买断,大连人外援哈姆西克也被证实取消报名。另外,包括佩莱在内的多名大牌外援合同将在赛季结束后到期,他们同样存在离开可能。

外援力量被削减的同时,本土球员的存在感有所加强。前14轮,包括U23在内的国内球员进球数达到109个,比2019赛季前14轮同期多6球。

以租代买,交易异常活跃

出入境规定及国际旅行条件的限制,同样给引援带来了实质性困难。密集赛程下,外援经历14天隔离期,并花费时间适应中超环境后,很可能会错过球队竞争的黄金赛段,从而使以救火为目标的引援变得毫无意义。这种情况下,国内租借交易异常活跃,这类租借往往是由争冠组向保级组的人员输送。

例如,外援流失严重的广州富力从重庆引进了阿德里安,武汉卓尔从上海申花引进了马丁斯。北京国安新外援舒尼奇尚未与球队合练,就直接被租借给第一阶段排名大连赛区倒数第一的河南建业。除此之外,曾效力过泰达的普拉利甘吉和曾效力泰达的日夫科维奇也回到了中超。

作为板凳厚度较为深厚的球队之一,山东鲁能继续成为本土球员输送大户。9月12日,鲁能官宣宋文杰转会加盟广州富力,在此之前,陈哲超与李松益已租借加盟该球队。夏窗最后一天,鲁能又将赵剑非、刘超阳租给升班马石家庄永昌,帮助这支曾一起进行过多次热身赛的兄弟球队。

对保级球队而言,以租代买是特殊形势下更为优质的选择。外援无需受到出入境限制,且对中超环境更为熟悉的租借球员可以实现即租即用,避免出现球队已经保级无望但外援仍无法上场的尴尬情况。对争冠球队而言,将剩余力量外租则可为球队减轻负担,同时给俱乐部带来一定收益。

广州富力 上海申花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