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意六合拳“五字劲诀”真义辨

武术人    10-12 10:11

吾去外地传艺,有位先生问:心意六合拳的“踩、扑、裹、束、决”五劲真义为何?吾当时未能知此“五劲”内涵真义以及其出处为何,只能以“内劲、外形”之匹配运用解之:踩为足踏,内劲升也;扑为手之如猫虎之扑也,鹰爪之抓拿也;束乃外形之收束,内劲之敛也;裹乃外形之拧裹,内劲之裹抱也,即胸腹内劲之裹合也;决乃内劲发放之劲势,犹如堤坝决口迸发之劲势也。并以太极拳之理解之:劲起于足,乃言踩之势;传于腿至肘,乃拧裹之势;主宰于腰,束肋之势;胸腹微微合住,劲由脊发,过肩肘而达于手,手扑之势,其中亦含内劲、外形的裹束之势。踩、裹、束、扑的“劲力”之势,一气呵成,犹如“决”堤洪水之势,无坚不摧。此“劲整”之用,乃“五字劲诀”之真义解。此乃粗解其义尔,不外“一阴一阳谓之拳”的精义尔,即“内气、外形匹配如一,劲形逆从”之法式的内容。

    而这位先生所言乃“决”字,而以往我观拳谱有心意六合拳、形意拳的“五字劲诀”。其言“决”字,皆用“绝、撅”二字。是以存疑告之,待回京后,细致辨解,再将正确解释以告知。因为我虽阐释古拳论,但是未将心意六合拳、形意拳的“五字劲诀”中的“踩、扑、束、裹”及“决、绝、撅”的异同含义进行过分辨比较。故问先生为何有此一问?先生回答曰:“曾去河南请教某拳师“决”字真义,其未予以解答,故有此问!知道老师于传统拳术之理法颇通,是以请教!”这位先生诚心求教,我自愧拳术理法颇为贫穷,自然欲要精心思索,体认有知,将对“五字劲诀”之真义辨解清楚,以成专论之文,以表我对拳术酷爱之诚心。谨以此文答谢这位先生深信不疑之情,并愿以此文为广交天下拳术界的朋友之请柬,以公证之。

心意六合拳“五字劲诀”真义辨

  我自回京后,遍寻心意六合拳谱、形意拳谱,确实见到各家所论“五字劲诀”中之五字不尽相同。而“决、绝、撅”的论述,字虽不同,但意却接近。将各家对“五字劲诀”的解释相互比较,差异不小,确实值得一辨,皆为求其真谛为何!使习拳者明理知法以能求得功艺!这便是我着此文之宗旨。辨之如下:

  心意六合拳经云:“三节明后,五劲相佐,踩扑裹束,惟决勿错,一决无不决,非决而不灵。踩,如踩毒物,踩而非踏;扑,如饿虎扑食,迅猛疾快;裹,裹物而不露,如猴头裹脑;束,如盘龙缩骨,蓄而后发;决,如洪水决坝,势不可档。”此乃“五字劲诀”之“踩、扑、裹、束、决”之出处、本来之字,是心意六合拳之“五字劲真诀”吧!

  张友林着《山西心意六合拳?第八章》说:“五字诀:踩、扑、裹、舒、绝。足踩、手扑、身裹、气舒、发劲抖绝。”观此文有“舒”而无”束”,是以“舒”代“束”,“决”字已换为“绝”字。

  曹继植着《戴氏心意拳?第四章》说:“拳势母形内涵拳法趋向,它就是‘舒、钻、抖、撒、刹。’束是束身,束为起势之源,无束而无进,无展而无击,束是进法之母,束为起势之源。”“而拳法之走向又对应着母形动力,这就是‘踩、扑、裹、舒、绝。’踩者如踩毒物也,扑者如虎猫扑物也,舒者舒展其力也,裹者裹抱而不露也,绝者无所不绝也。”并说:“踩要毒,扑要勇,裹要滚,绝要短。这就是拳经所云‘踩扑舒裹绝,毒勇猛滚短’。”此文两说,而含“束、踩、扑、裹、舒、绝”六字。前文言“舒”时是“气要舒”,而此文说“束”是“舒展其力也”。而拳法中,言“内劲”时以“气”说,如“内气、中气、真气”,言“外形”时以“筋劲、骨力”说,如“劲力”乃言“内劲、外形之力”的合说之义。由此可知:前文言内气之舒畅,此文说外形之劲力要舒展。同一“舒”字,一家言内,一家言外,但皆言“形顺气畅”之机势。于此可见言异而实同。

  曹志请着《形意拳理论研究?第六章》云:“踏、扑、裹、舒、绝五劲,在形意拳中称为五绝。下肢踏劲要钻,上肢裹劲要合,全体扑劲要猛,经筋舒劲要拔,劲气之绝要毒。踏要绝,扑要绝,裹要绝,舒要绝,绝要绝,一绝才能无所不绝。”此文将踩易为“踏”字,可知前文“踩而非踏”,此文“踏”乃“踩”矣!又根据前文“绝要短”之说,来看此文之“踏要绝,扑要绝,裹要绝,舒要绝,绝要绝,一绝才能无所不绝”之义,则为“踏要短,扑要短,裹要短,舒要短,绝要短,一短才能无所不短。”是说“踏、扑、裹、舒、绝”都要做到瞬间完成,即“蓄发”过程的时间要短,才能见效。又此段文中说:“经筋舒筋要拔。”何为经筋?此乃中医经络学说中自身关节处的筋,分为“十二经筋”。拳法作势之“足要踩,手要扑,身舒经筋而要拨,上肢裹抱之劲要合。”即是拳经所讲“肌肤骨节,处处开张”之意,也是前文所讲的“舒展其力”之意尔。

  吴殿科等着《形意拳术大全》中之“第二节拳理拳法?四诸法摘要”中说:五劲:踩、扑、裹、束、撅也。五劲歌云:“三节即明,五劲相助,踩扑裹束,惟撅勿错”。诀法:踩,脚去如踩毒物;扑,手出如虎之扑食;裹,两肘包裹严密;束,束身上下如一;撅,撅劲也,即抖撅之劲,每劲都有一撅字,即一撅无不撅也。此文唯“撅”字与前文之“决、绝”字不同矣!而“撅”字,乃折断之势也,即手折断小木杆可名为“撅”,亦取时间短,而自存“绝为短”之意;又有“决堤坝之不可挡之势”。

  由上述所引之文,知所云五字诀中之“踩、扑、裹”三字基本统一而无异议。而“束”字,有的以“舒”字替代“束”字,其意相反,而实乃同。前文中己论明,故本文所论,以“束”字解之。“决、绝、撅”三字,字义不同,相互不可替代。而在拳术中对“决、绝、撅”之解释,确是能够统一的。如“决”,决劲是一种刚中之急、急中之刚的抖绝劲;“绝”,绝劲抖绝;“撅”,撅劲也,即抖撅之动。由此看到“决、绝、撅”三字,皆言“抖之劲”确是一样的。故此三字可通解。而“决”字又出自心意六合拳经之语,故可取“决”字以代“绝、撅”二字用之,即可顺理成章了。因为心意六合拳较形意拳产生得早,这又是常识。

  这样认识,“五字劲诀”就成为“踩、扑、裹、束、决”五个字了。而以拳经云:“三节明后,五劲相佐,踩扑裹束,惟决勿错,一决无不决,非决而不灵。”而《形意拳大全》之诀法,阐发最明白,换字而用之,则为“踩,脚去如踩毒物;扑,手出如虎之扑食;裹,两肘抱裹严密;束,束身上下如一;决,抖绝之劲。”此决法之解释,最具有代表性。其中“决、绝、撅”三字,皆称为“抖绝之劲”。而有将“抖绝之劲”称为“颤劲”的,而“颤劲”之论述,首出于《六合十要?十曰内劲》一文中,摘文如下,以明“抖绝之劲”和“颤动”之微妙的异同。如“颤劲”之法即明,则“决、绝、撅”之意就会自明了。

  “十曰,内劲:夫内劲寓于无形之中,接于有形之表,而难以言传,然其理亦可参焉。盖志者气之帅也,气者体之充也。心动而气即随之,气动而力即赴之,此必然之理也。今以功于艺者言之,以为撞劲者非也,功劲者非也,乃谓崩劲,抖劲者皆非也,殆颤劲是也。撞劲太直而难起落,功劲太直而难变化,抖劲、崩劲太促而难展招,惟颤劲出没,其捷可使日月无光,而不见其形,手到劲发,天地交合而不费其力。总之,运于三性之中,发于一战之顷,如虎伸爪不见爪而物不能逃、龙之用力不见力而山不能阻。”

  由上述引文可知“颤劲,是内劲也,心动则气即随之,气动而力即赴之。”阐明了:“心”即“神明”,“气”即“内气、内劲、中气”,“力”即“外形之筋劲骨力”之简称,故有“心一颤而内劲出也”的论述。然从“惟颤劲出没,其捷可使日月无光,而不见其形,手到劲发,天地交合而不费其力”的论述中知道:充分发挥内劲的作用,是不费外形的筋劲、骨力的。这一点表明了传统拳术的“意气君来骨肉臣,柔外刚中,以柔用刚”的功夫艺境。知道了这一点,那前面所论“决、绝、撅”之字,在拳术中皆为言说“内劲”的功用,又是在说“颤劲”功夫的。从“踏要绝,扑要绝,裹要绝,绝要绝,一绝才能无所不绝”和“撅,撅劲也,即抖撅之劲,每劲都有撅字,即撅无有不撅”及“五劲相佐,踩扑裹束,惟决勿错,一决无不决,非决而不灵。”就可以知道:“内劲”在“踩、扑、裹、束”诸法中无所不在、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的。这乃是“内劲”为君主的论述,皆以“内劲”为主导发挥作用,而“形体”必然亦有为臣所用之方法的论述。此乃论述“一阴一阳谓之道”在拳术自身内的功夫内容。习拳者要想明白“五字劲诀”之真义,就要从“内气、外形的匹配合一而用”之方法入手,才能见其精髓处。而心意六合拳、形意拳从其拳名立意就告诉我们,他们皆是以研究“内气、外形相互为用”的拳种。从这一点着眼、用心,就会给我们破解“五字劲诀”的“踩、扑、裹、束、决”之精义打开了方便之门径。

  下面分别以每个字的精义所指而论述:

  踩,指出步之虚足落地之势,要有踩劲,那原实足就要有蹬劲。故双足之步法,就含有“蹬、踩”之运用了。如双足皆以“踩”言,乃指双足的“敷地法”的轻灵功夫艺境,必然落地松沉稳健。然“踩”并非如此简单,因足落之踩势,蕴育“内劲”由足的上升之劲势。拳法云:劲起于足。即“内劲”之用起于足。皆因内劲之势上升,必有落足之踩势,方可成之。以求内劲起于足,必然先言其因。内劲起于足之因,乃因落足之势是内劲升发之“根”,所谓“落步成招”。“八卦全凭步来转,站住便是落地花”的口诀,皆足踩之功用的描述。

  为何言踩而非踏、非蹬?皆取踩之轻灵,弃蹬、踏之笨拙。故功臻上乘,大多言踩,而初修者言蹬、踏。可知名踩劲者,方以踩言。而言踩者说“形”,其精义在求“内劲”之上升,以成招法攻防之势的运用。如言“踩”而不知为求“内劲”的上升之用,即不知“劲起于足”的方法,也就不明白“踩”之真义了。诀所云之“踩要决”就说明了这一点。可知“踩”是步法中修炼出来的功夫,必然配合“内劲”修炼之法,才是捷径吧!能从此中得到“劲形逆从,阴阳反蓄”的拳术功夫艺境者,是为悟性上乘之智慧者也。

  扑,诸谱皆言“手要扑”,如猫虎之扑上也。练法皆以“虎扑之形”言之。然扑在手法之形来说,手形不定也,各种攻防招法皆是;扑在手法之形的内劲说,除力达四梢外,还要做到“如虎伸爪不见爪而物不能逃”的灵敏准确无误,亦达到“如龙用力而不见力山不能阻”的势之威猛亦不见其势。故在拳经中有“势势不脱虎扑,势势如虎扑”的论述。

  然“扑”之用,有“出手势、回手势”的分别。故有“掌踏如熊掌,鹰爪而带回”的描写,即扑法“出手如锉,回手如勾”的艺境。而扑劲在全身之运用则喻为”滚龙倒刺勾”更为形象。这和“浑身无处不太极,挨着何处何处发”的描写是一样的。故有拳法言“扑劲,浑身扑劲要猛”的论说。

  由此可知“扑”亦含“内劲”功能之运用,不全在形矣!“扑要决”就是证明。而按因果顺序说,扑应在五字诀中第四位。今诸谱皆将“扑”放在第二位上说,可见前贤对手法攻防应用的重要性之认知,即“扑”要由手法理解开始,才有“全体扑劲”之用。于此即可证明。

  裹,在“六合劲十二字”中处于第一合劲中的第二位,即“拧裹”。传统拳法中言外形时说:“筋骨要拧转,皮肉要裹抱。”可知“裹”乃指“皮肉”而说。然传统拳法中说:皮肉之膜理、筋膜、骨膜、骨节之间隙乃内气游走往来之所,故“外形的拧裹之形势”以利“内劲运行成势之用”。故全身有腿法的拧裹之势、胸腹的裹合之势、上肢双肘的拧转裹抱之势。而“内劲”亦有“裹劲之势”的运用。谚云:“气如火药拳如弹,灵机一动鸟难逃。”即言此中真义的。如还不清楚分明,则引拳论以解之:拳由心发,以身催手,一肢动百骸皆随,一屈统身皆屈,一伸统身皆伸;伸要伸得尽,屈要屈得紧。如卷炮卷得紧,崩得有力。其言“卷炮卷得紧”就是“内劲、外形”之“裹”的目的——“崩得有力”。可知全身内外皆有“裹”之法尔。

  而“裹”还有一个好处,外形的裹抱之势如“猴头裹脑,裹物而不露”,即外形的拧裹之势,亦含蓄者内劲的裹抱之势,即内劲腾挪运转,并不令人知之意尔。这样才能将内劲在欲发的部位爆发出也。势之突然,故人不觉知而被放也。

  于此可知:外形之拧裹,是蓄内劲之方法,又是形变之方法;内劲之蓄裹,是变外形之方法,又是内劲变化之方法。故内劲亦存有“裹”势之用的,如龙卷风的裹抱之势产生的攻防之能量了。然此五字诀,乃言“劲”之用和练的,故取“外形,内劲”同论之法以解之,取此法简捷也。

  束,乃收束之束,故有“刚者如柱,柔如绳束”之说。古拳论有“内气收束中官,全体振颤不己”的说法。按拳之三法即“步法、身法、手法”而言,身法为中官;按内气说,丹田乃内气之中官。而前引拳谱云:“束,束身上下如一”。“束是束身,束之起势之说,无束则无进,无束自无展势之击,束为进法之母”。此“束身”之身,乃以胸腹而言,故有“虚胸实少腹的束肋法”,又有“意敛入骨”之法。而此“束”,即有外形之束,又有内劲之束敛之说。《内功经》云:“以松用紧”。总法则是“松而不懈,紧而不僵”,即外形要松活而不懈,才能有内劲束紧展放之用。而内劲和外形,皆各有“松紧”之用。然内劲与外形匹配而用的法则,皆应“松紧”匹配而用,即“内劲外形要松紧紧松勿过正”方才得法。亦是“阴阳逆从,劲形反蓄,顺力(形)逆行(劲)”之法。而此束字,在开展放之拳势中:形松劲紧,紧则为束;在合收敛之平势中:形紧劲松,紧则为束。而此“收束”之拳势应与“展放”之拳势为因果互变关系、互根关系、相互子母关系。

  为什么前引诸拳谱中将“束”用“舒”而言呢?而有言“气舒”的,有言“舒展其力”的。正因为“束、舒”是对立统一存在于自身中,要单一说形或气的舒与束,皆不易得正解。必以外形、内劲匹配合一而解之,才能明其真义。外形收束,是为形紧,内劲配以展放,名为舒;外形展放,是形松,内劲配以收束,名为紧。此乃“内气、外形匹配不双重”的艺境。故此可知:言束者,从束说法;言舒者,从舒说法,而言束者必继以言舒;言舒者必继而论束;但“束与舒”全言论者是。内气、外形的阴阳逆从、劲形反蓄乃传统拳法之精义尔。前贤立法,虽言“五字劲决”,但必有五字的阴阳之义,即“内劲、外形”必在五字之法尔。不从此处着手研习演练,承继无门路矣!或偏于一隅而有方;必不能圆融矣!

  “束身上下如一”句,言明以内气统领外形才能如一。故以气言者说“气舒”,以外形言者说“舒展其力”,然“舒展其力(形)”者,内气易舒;“气舒”者,外形易舒,故有“形顺气畅”之说,气形舒之得法,则气形束之易能得其法,而“一”者,步法、身法、手法合而如一,攻防同动自律一致尔。上者手法,下者步法,中统领上下,故身法者为枢。一气贯穿自身内外,上下如一,乃“束”字之功也。束者为阴,舒者为阳,一阴一阳是为拳,亦此意也。一阴一阳谓之道,故习拳练艺“先舒展,后紧凑,再舒放”乃求功法之顺序也。推源致根,“养气忘言守,降心为不为”亦表舒在先,降气在后,才能求真气运行舒畅;而用之时,收束在先。故拳谚云“束展二字一命亡”,可为是证。“束”字之真义自可明也。故言“束”言“舒”者皆是,两者互不可取代。束、舒同解,此善教者之法,发势用招,束在前而舒在后,其舒已在前矣!发势之前矣!歌诀云:“常收时放是操持,舒少卷多用更奇。一发难留无变计,不如常守在心头。”可知舒、束同存矣!

  由势而论:先有踩之内劲上升,传于腿,达于身中,不束,则不可成为手扑之势。此束身形之法,使内劲以成势之用,自可明之矣!

  决:如洪水决坝之势,抖绝劲决;一决无有不决,一决无有不灵。而“绝”又曰为“抖绝之劲”,故此“绝”乃有“绝无仅有”之谓绝,“无可匹对”之谓绝,“最上无比”之谓绝。“撅”乃撅断之撅,撅起,撅翻之撅,而撅要短是艺境。

  总之,“决、绝、撅”都象形容的描述拳术中某种功夫意境的说法。此三字不象“踩、扑、裹、束”四字那样具体明了和那样容易把握,即“踩扑裹束”都有具体部位,而决字者在具体部位中有重要作用,但又独立于四字,而独立存在。这就是决、绝、撅的价值存在的同一性。那就以“决”字来论述和展示。

  “决”,可以这样理解:“外形如堤坝,内劲如洪水”,出拳用招自身必有“足踩、身束展,手扑”之形势,一如堤坝决,“劲力”犹如洪水迸出之势。似乎“决”字乃指此而言说的,即外形、内气在自身各部位匹配合一,此一而贯之,最终方有“决堤摧垮诸物之势”。不然的话,为何有“踩要决,裹要决,束要决,扑要决,一决无所不绝,一决无所不灵”的说法呢?可知:“踩、裹、束、扑”形势之法,而踩、裹、束、扑,自有筑堤蓄劲势之意,又有“放劲势之用”,而“决”字形容发放之势的。此乃“以柔用刚”之一义尔。

  故可知“踩、扑、裹、束”皆言表内气、外形匹配合一而用的又各有其具体部位。如“足踩,手扑,肘裹”,惟独“决、绝、撅”三字没有指明具体部位。而没有指出具体位置,也就指出了具体位置了。要说具体部位,乃指双方接触部位的“发落点”而言的,即“颤劲”之效用,这是外用之法而说的。前已言内用之法了。

  由此分析而得出“五字劲诀”是说自己全身蓄劲、发劲的方法及其内容的。这可以从太极拳的理论中知道。如李亦畲在《五字诀》中论“劲”时说:“一身之劲,练成一家,分清虚实,发劲要有根源;劲起于脚根,主于腰间,形于手指,发于脊骨,又要提起全副精神,于彼劲将发未发之际,我劲已接入彼劲。恰好不先不后,如皮燃火,如泉涌出,前进后退,无丝毫散乱。”分析可知:一身之劲,一阳内气之内劲,一阴外形之筋劲、骨力,练成一家内劲、外形、虚实中和之妙境。分清虚实内劲有聚合有形之实,散开无象之虚;外形有起、开之虚,落、合之实;内劲、外形匹配合一而用,亦有“聚散、开合、起落”等的虚实匹配之法。“发劲要有根源,劲起于脚根”,是言足踩为内劲升发之根;“主于腰间”,自言传于腿等内容的拧裹;“形于手指”,是言手要扑;“发于脊骨”也,意敛入骨,乃内劲之束敛;肋胁束敛,又言形的束敛裹抱。用意不用力者是,即内劲运行,不在外形之动尔;“又要提起全副精神”,是言劲形的束敛裹抱如一之势。“于彼劲将发未发之际”形容此时间隙“短瞬”难于扑捉;“我劲已接入彼劲”,知己知彼,行止恰如其分,要有“刚发他力前,柔来他力后”的分别之用;“恰好不先不后,如皮燃火,如泉涌出”,“恰好不先不后”乃扑捉瞬间之功夫,手扑之艺境,又非独指手,全身无处不具“扑”之功夫,才得“扑”之技能也。故有“虎扑非虎扑也”的论述,即指此。“如皮燃火”乃言出手如手摸出烘炉之铁,触而即发,不得犹豫,又是拳诀“动手较技不犯思误,思误者寸步难行”所揭示的艺境。

而此中又言了瞬间之“短”。短在何处?即“如皮燃火”是言“短”,“如泉涌出”是言“决”之势吧。摧人如“摧枯拉朽”,即如泉水涌出之势。这等形象的描述,无“内劲”者,则无“决”之用,此言不谬矣。故得内劲者,而能有“颤劲”之运用,绝技也。遇此撅,对手无不飞出而跌之。分析剖用至此,“决、绝、撅”三字之含义,用法之真义,自然可明知了,“五字劲决”的真义即可明了。

  然为何“踩、扑、裹、束、决”的排列,不以“踩、裹、束、扑、决”的方式排列呢?这一点,充分地体现了传统拳术攻防之道的功夫内容“练、用有别”的法则。这是传统拳术攻防之道中“练、用”关系的独自特点。不知“练、用有别”这一法则,对于传统拳术攻防之道的理、法、术、功、形、意、体、用等诸方面的内容,就不好解知。试分析如下:

  “踩、裹、束、扑、决”是运用于攻防时自身“劲整”的劲势之顺序的排列方法之说,而“踩、扑、束、裹、决”是练习劲整功夫而逐步升华的先后之顺序的排列。

  而“踩、裹、束、扑、决”的运用过程之顺序,前面已论述清楚明白了。

  如何按“踩、扑、束、裹、决”的顺序练功。再分析如下:一个人开始练功,首先是习练“步法之桩功”,如马步桩功、三才步桩,继尔是手技之攻防功夫,再继明白身法之“束”,即束胁、意敛入骨,继而又再各种之拧裹。此踩、扑、束、裹四功有初步成效,才能进一步明白“决”之艺境的功夫。当五字劲诀之真义初步明白而掌握其要领时,才能进入自觉练功的阶段,也就是熬功夫而功夫艺境突飞猛进的阶段。

  上面对心意六合拳、形意拳的“五字劲诀”之“踩、扑、束、裹、决”之练、用的真义分析剖解,可使习拳者对“五字劲诀”的内涵实质有了深刻的印象、明确的认识。在此期望习拳者能最佳地运用“五字劲诀”所阐发的内容以练己,则不误矣!

  广大习拳者,可在观此文时能得到如何看拳谱、如何理解拳论、如何分析和正确认识前贤的论拳成果,而以为己用。只有“以形鉴真”、“以文现法”,乃是最大之收获!我这篇文章,乃现身说法式来成文的。一方面面对广大习拳爱好者,以讨论的方式论述,便于他们理解、应用;另一方面弥补了自己对拳理研究不全、不细、不周密的过失;再一方面亦可还了这位先生之心愿,是为证我承诺之有信的文章吧!习拳练艺“诚”者得之,此之谓欤!

马国兴 2001·元月书于北京寓所

武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