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独一无二的凯文,还能像从前那样回来吗?

林叔篮球    10-14 21:53

没有硝烟的战场,才是最残酷的战场。因为你看不到你的敌人,你能面对的只有你自己。

阔别赛场已经一年有余的杜兰特自然是渴望重新回到这片他熟悉的,为之拼搏奋战多年的场地的,但如果你要说他早已经摩拳擦掌,跃跃一试似乎也不太现实,毕竟对于他这个段位的球星来说,自身已经得到了足够多的荣誉。所谓的在布鲁克林证明自己,听上去更像是为了应付外界的套话。曾经的他会为了冠军而做出决定,可现在,对于这位两届FMVP得主而言,他前进的动力又会是什么呢?

那个独一无二的凯文,还能像从前那样回来吗?

虽然我不知道杜兰特为了能重新回到赛场付出了多少努力,但康复的过程一定是痛苦的,因为你不但要让你的身体恢复往日的活力,能去做到那些曾经轻而易举就能做的动作,更为重要的是,你要如何恢复心里面的那道坎。

很多大伤后重回赛场的球员,在复出后的第一年往往找不到状态。一方面,久疏战阵导致身体生锈情有可原。另一方面,那就是心理因素了,因为受过伤的缘故,在做动作的时候,总是会顾虑曾经身体受伤的那部分。

那个独一无二的凯文,还能像从前那样回来吗?

就像在灌篮高手中,在面对海南这一强敌时,即使脚踝肿的同馒头般大小,可赤木刚宪还能缠紧绷带,咬紧牙关,同高砂一马在篮下大战三百回合,但到了定生死的战陵南时,赤木的态度却在比赛中来了个180度大转弯,明明伤好了,打的却畏手畏脚,照今天的话说,活脱脱球场街溜子一个。

之所以赤木会判若两人,实际上还是因为恢复了身体,可心里却还没准备好。前者,是还没见到老虎时那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后者,是去过虎山,见了老虎,还被老虎咬了一口,自此落下了一朝被虎咬,十年不进山的心魔。庆幸的是,赤木身边有一群不轻言放弃的好队友,在他们的感化以及赤木的自我调整下,那个昔日的大猩猩又重新满血复活。

那个独一无二的凯文,还能像从前那样回来吗?

当然了,如若不是他及时醒悟,恐怕陵南就要名正言顺的接替湘北成为灌篮高手中的主队了。

所以,我们不难看出,唯有击破心魔,方可称得上是完全恢复了。那杜兰特呢?他会让他的心魔在自己的心头萦绕而迟迟不能消散吗?继而失去他往日的风采吗?就像雷霆万钧里那个失去自己投篮能力,频频打铁的钢铁厂厂主一样?我不知道,毕竟在没有见过下个赛季杜兰特的状态是什么样之前,我们没有人能给出一个确定的结论。

那个独一无二的凯文,还能像从前那样回来吗?

但我认为,当面对着这样足以让自己职业生涯一蹶不振的毁灭性伤病,再加上外界对于这种伤病的普遍认知——状态大幅下滑,竞技水平大不如前。杜兰特那本就敏感且柔软的内心也会随之被触动。

毫无疑问,这些都是曾经在历史上发生过的事实,但当历史的影子照进了杜兰特的世界,他唯一能做的,是反抗。反抗那些所谓权威的看法,反抗人们习惯性的固有认知,反抗这令人无奈却又不得不接受的命运安排。

那个独一无二的凯文,还能像从前那样回来吗?

毕竟,他可是那个杜兰特啊。

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例子还在若隐若现,可历史并不能预见未来,就像你从篮球历史上也并不能找出一个同杜兰特一模一样的家伙。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个独一无二的杜兰特能继续去创造属于他独一无二的未来。

那个独一无二的凯文,还能像从前那样回来吗?

也许在不久后的一天,当杜兰特踏上赛场,拿着那颗熟悉的篮球,面对身前的防守人,用一个简单crossover让防守人失去重心,从而获得一丝出手空间,只见他缓缓跃起的那一瞬,篮球从指间划过,用0.5秒的时间在空中画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一声脆响,空心入网。巴克莱中心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淹没了杜兰特,也淹没了球馆内的一切。

“I’mback”

那个独一无二的凯文,还能像从前那样回来吗?

杜兰特 雷霆 nba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