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达尔,无双胜有双

十八般网球    10-16 00:35

2020,这一年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有点不真实。一场可怕的全球性瘟疫,职业网坛也在各种匪夷所思着,表演赛的球员群体感染事件,美网头号种子以击中司线的方式意外出局,以及第一场90后之间稍显乏味的大满贯决赛...

纳达尔,无双胜有双

我不知道这些事情带给你们怎样的触动,至少对我来说,我做好了随时面对任何意外的准备,不管这件事有多荒诞。所以,我也准备好了,今年的法网可能不是纳达尔的。

在我眼里,一切也都朝着这个方向潜移默化地进行着,年初法网任性的宣布将在九月底举办,这意味着罗兰加洛斯六月的燥热将被初秋的阴冷所取代;进而是法网更换了比赛用球的品牌,弹跳更低了;临近比赛了,又突然意识到今年的菲利普夏蒂埃装了顶棚。我在心里其实已经说服自己了,那就是纳达尔与他的天空极限之间被铺设的天花板。

纳达尔,无双胜有双

甚至纳达尔现在的身份是已婚了,你会细心地发现他胖出了啤酒肚,脸上的褶子更多了。甚至连主持人巴托丽也胖了,胖出了杨天真大码女装的既视感。总之,每一个细节的改变都让你产生某种隐隐的不安。

然而,直到纳达尔拿下决赛的最后一分,用一个意外的动作和表情庆祝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没有意外,就是纳达尔给这充满意外的一年,带来的最大意外。

我的童年有一段有点灰色的记忆,3岁的时候亲生母亲去世,外婆怕我爸找了后妈对我不好,带着我躲回了洛阳老家。老家的房子一直跟人有些纠纷,不时有人找上门找茬,一个老人显然给不了一个孩子足够的安全感,也满足不了我太多的要求。

所以我从小就学会了隐匿自己的欲望,越想得到的,我就告诉自己越不要期待。因为期待脆弱的很,仿佛你稍微触碰一下,它就自己碎了。这大概就是网上所谓“攒人品”的心理底色吧,我们这类人和那种“我想要就大声说出来”的人是不同的。不同到,最近一直被锁定成了小德的铁杆。

纳达尔,无双胜有双

但其实,我发现无论曾经有多么喜欢李娜、纳达尔,自己从来没有被任何一个“粉丝”群体真正俘获过,一直有一点游离和抗拒。因为当你加入了粉丝团这样的团体,就意味着立场要特别统一,思维方式固化,真的会错过太多风景。

昨天直播完比赛,唱着一首原本是为了搞笑随后写的打油歌,突然就自顾自的哭了。其实倒不是大家以为的喜极而泣,更多是当你看到纳达尔这些年领奖台上眼泪越来越充盈的一种共情。 共情真的是人类最美好的一种能力,因为它让你不必是纳达尔,也能部分体会到纳达尔的人生。至少对我来说,纳达尔的存在让我窥见了另一种心态,你想得到就用力追逐,说出你渴望,然后统统把他们都实现!

纳达尔,无双胜有双

巧的是,昨天关上直播发现一个德约科维奇的粉丝给我发来的私信,我在这里分享给大家:

纳达尔,无双胜有双

你看,喜欢一个选手,真的只是他身上的一个闪光的特质触发了你的情感需求。然而当我们对这个选手产生归属感之后,常常过分执迷于胜负,反而忘记了当初喜欢这个人的初心,甚至拒绝了这个世界上其他的精彩。

或许,我们这些从小境遇更艰难的人需要对周遭的人察言观色,更容易掌握共情这个能力吧,它是我们救赎自己的法宝,也是疏解不良情绪的利器。在我看来,如果每个人真的愿意去共情,这个世界上其实也根本没有什么太不了的事。

当然,这个世界有它的强者逻辑,欲望和索取。只是当你求而不得的时候,终有一天需要疏解自己。我也其实早就劝自己说,任何记录终究会停下它的脚步,每一次超越都是上天额外的馈赠。就像我觉得去年法网写纳达尔的那一篇《把纳达尔装进写给2035的漂流瓶》我自己感觉自己真的无法超越了。

纳达尔,无双胜有双

现在纳达尔追平了费德勒的大满贯记录,我也不执着于纳达尔能反超过去了。当初费德勒拿下20冠的时候,有个人写了一个标题叫“十有双,你无双”,我当时好羡慕费德勒,也好羡慕这个作者的才华。

现在我更觉得,无双胜有双。在如此竞争激烈的时代里,能够在16年里保持最顶级的状态并拿到13个冠军,这真的是人类体育史上迄今为止最伟大的奇迹之一。当你把这个奇迹溶解在20这个数字里,只会觉得顿失光彩。

费德勒、小德其实都一样,明明是三个各自天赋异禀又完全不同的灵魂,却非要被硬生生地拉到一起比一个小学生都会比的数字大小,我们这些成年人的视野会不会太过狭隘了?

纳达尔,无双胜有双

关注纳达尔16年了,自那之后,每年法网变成了生活里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习惯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它是可以操纵人的,尤其是随着纳达尔冠军数的累积,这两年每次说不在乎,比赛前却总是习惯性的焦虑。

有时候心想,他妈的纳达尔你快输了吧,别让我这么每年牵肠挂肚的。但是事实上,我依然没能学会纳达尔那种对梦想的直接表达,上面这句话只是在给明年——攒!人!品!

网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