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上港 继续追梦

新体育    10-30 10:40

原标题:上海上港 继续追梦

上港集团全面接手球队已经6 年,球队在中超联赛中稳居前三,在2018年夺冠,并在亚冠赛场闯入东亚区决赛。俱乐部上下决心继续追梦,新赛季开始前,董事长张敏说 :“以最好的态度,踢更多的比赛。”

上海上港 继续追梦

闭门合练助力抗疫

1 月28日,上港在浦东源深体育场迎战泰国武里南联。谁也未曾想到,新冠疫情突如其来。

亚冠资格赛开战前一周,上港刚刚从悉尼结束冬训返沪。当时,疫情已经在国内蔓延,3 比0拿下武里南联让人高兴。出于防疫的需要,那场比赛未对观众开放。

受疫情影响,亚足联先后三次宣布东亚区小组赛延期,原定3 月开战的中超联赛也不得不推迟,各队调整了自己的备战计划。进入2月,上港全队前往迪拜进行二次冬训,出发前甚至并未定下回国时间。球队对迪拜十分熟悉,前两个赛季初,上港在迪拜冬训备战,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2018年上港最终问鼎中超,次年他们又击败北京中赫国安,赢下超级杯冠军。

在迪拜期间,上港队除常规训练外,还进行了三场热身赛,进一步磨合阵容,毕竟相比往年,今年球队的配置有了一些更新。前天津泰达队长买提江和长春亚泰中卫于睿充实了球队的中后场,曾效力于韩国全北现代的巴西前锋洛佩斯补充了锋线。长达半年的备战期内,在迪拜的冬训是球队人员最齐整的时期。

上港将帅关注着疫情。身在国外期间,门将颜骏凌委托国内好友购置物资,分五次送到身处上海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和援鄂医疗队手中。他说:“只要力所能及,我都愿意去做。相比我们,他们的工作更加辛苦、困难。”石柯、张卫、蔡慧康、吕文君、贺惯等人各自购置了医用护目镜、医用手套、酒精、食品等,捐助医护人员。李圣龙、林创益、魏震、张一、李浩文等从迪拜购置符合要求的口罩寄回国内。主帅佩雷拉也没有落后,这个葡萄牙人通过里斯本的医疗用品公司,购置了医用口罩、医用帽等大量医用物资,由俱乐部通过上海慈善基金会定向捐赠至华山医院和东方医院。上港俱乐部依托崇明基地,为沪上多家医院的医护人员和他们的家庭定期配送崇明优质的农副产品。

结束迪拜的二次冬训后,上港队启程回国,三名巴西外援和乌兹别克斯坦外援艾哈迈多夫3 月底归队。自此,上港开始第三阶段的备战,等待联赛和亚冠的比赛通知。

上海上港 继续追梦

时隔五年再引内援

冬训期间,上港球迷最热衷的话题是转会市场的动态。球队上一次从国内其他球队引入内援还是在2015 年,当时一气引进孙祥、于海、石柯以及杨博宇等4人。如今孙祥已经成为俱乐部副总经理,负责一线队日常管理;于海老当益壮,依然是后防线上的可靠力量;石柯与贺惯是主力中卫组合,杨博宇离队加盟江苏苏宁

从效果来看,这四人均物有所值,也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上港选择内援的标准:性价比高、即战力强。2015 年后,上港仅在外援市场有过投入,内援市场再无相应动作,球队不愿意迎合国内球员水涨船高的身价,与其花大钱引进国内球员,不如优化外援配置。

现实条件促使俱乐部坚决贯彻这一思路,武磊、王燊超、颜骏凌、吕文君、蔡慧康等正逐渐走向职业生涯黄金期,身后的石柯、贺惯、傅欢、李圣龙等人也有不错的潜力。这种情况下,若非国脚级的即战力,上港确实没有必要在内援市场上再投入。俱乐部内部人士表示:“买来做替补,还不如不买,况且真正好的球员,别的俱乐部也不愿意放。”这也是张琳芃、张成林等名字先后与上港产生联系,但最终无一成行的原因。

2017 年天津全运会上,以上港1997-98年出生的球员为班底组建的上海队获得U20组男足冠军,如今,那支球队中的魏震、陈彬彬已经成为上港队主力,施晓东、龚纯洁、胡靖航、魏来等人先后租借离队,球队内部竞争之激烈可见一斑。

是什么原因促使上港在年初拿下买提江和于睿?答案很简单。

首先是位置需要。过去几个赛季,上港本土球员在中场拖后位置上仅有蔡慧康一名主力苦苦支撑。上赛季,上港在对国安时“开发”出杨世元这名奇兵,佩雷拉称赞他为“天上掉下来的礼物”,既肯定了杨世元的能力,也凸显了主帅的无奈。可惜去年亚冠淘汰赛杨世元重伤,直到今年 6月才归队。购入一名攻守平衡的中场球员成为教练组的目标,与泰达合同到期的买提江进入球队视野。去年底东亚杯后,上港与买提江接洽。买提江想离开泰达,为的就是更好的平台,面对来自沪上的邀约,买提江没有犹豫。

于睿是中卫位置上的重要补充,增添了防线的厚度。上港时隔五年再度在内援市场出手,被球迷视作雄心依旧的标志,是一次具有积极意义的操作。

上海上港 继续追梦

引进外援转变思路

中超第一阶段开战至今,上港从全北现代引进的前场攻击手洛佩斯表现抢眼。

上港引进外援,从早期的孔卡、达维,到后来的胡尔克、奥斯卡,每次出手目标都是转会市场的焦点人物。2017 赛季初,上港用6000万欧元带走奥斯卡,胡尔克当初的5200万欧元转会费也排在中超外援身价前列。从效果来看,上港成就2018赛季联赛冠军,在亚冠赛场上保持连年稳定战绩,让人觉得物有所值。

洛佩斯曾经是上港的对手。一年前,上港在亚冠赛场淘汰全北现代,洛佩斯虽然没进球,但屡屡利用个人能力寻求射门机会,其犀利的突破与边中结合的特点符合上港的需要。洛佩斯转会上港是一笔三赢的交易,上港得到了一名熟悉亚洲赛场且适应力极强的球员,洛佩斯能够在效力K 联赛5个赛季后寻求新的挑战,全北现代收到一笔满意的转会费。如今,洛佩斯成为许多中超球队未来在挑选外援时的标杆:30岁的当打年纪,有个人能力亦有团队意识,来之能战。

上海上港 继续追梦

第三赛季最大挑战

这是佩雷拉执教上港的第三赛季,前两个赛季,葡萄牙人每年都为俱乐部带来一座奖杯。相比埃里克森、博阿斯等名帅,他毫无疑问是球队历史上最成功的主教练。

捧得冠军后,佩雷拉出于对手下这批球员的了解,开始寻求更多可能性。如果说2019 年冬训演练的三后卫阵型是为了应对国安,那么随着赛季深入,上港开始在几种不同阵型间主动切换。

上赛季中,当球队的三后卫阵型被对手研究时,上港适时改回球员们更熟悉的四后卫阵型,逐渐找回感觉。对上港而言,三后卫和四后卫的区别绝不仅限于在防线上增加或减少人选,中卫魏震说:“三中卫保持防线统一性更困难一些,因为转为防守后,两个边翼卫回来,防线上等于有 5个人。而四后卫的情况下只有两名中卫在后面,协调起来相对容易。四后卫时,进攻更多由后腰拿球组织;三后卫时,后卫也要持球向前或者直接出球交给前场队员,对传球的精细度要求更高。”这名年轻中卫2017赛季在一线队中崭露头角,如今是球队后防线上着重培养的新生力量。

场上最大的改变在于武磊的离队,尽管这已经是去年的事情,但影响依然存在。2019 赛季,上港队内最佳射手是胡尔克,只有12球入账,若非李圣龙横空出世,上港本土球员的贡献可能更少。佩雷拉之所以为球队打造不同体系,也是希望利用三后卫带来宽度,弥补武磊离开后丢失的纵深能力。毕竟,弥补每年近20球的空缺并非易事。

进入到2020 赛季,身处苏州赛区的上港看似只有国安一个劲敌,但在面对青岛黄海、石家庄永昌、武汉卓尔这些中游球队和升班马时,已经显示出吃力的一面。强如恒大在面对上港时,也学会了适时防守反击,这反倒令上港擅长的反击无从施展。

可以预见的是,越来越多的球队会在对阵上港时囤积重兵于后场,利用前场球员个人能力争取进球,这种搏杀式战术对自身是百利无害,毕竟进球了就是赚到。可对上港而言,一旦先丢球,比赛就献入苦战。这种情况下,无论是三后卫还是四后卫阵型,上港如今更多依靠的还是球星个人能力,其他办法还有待挖掘,而这无疑是摆在佩雷拉面前最大的课题。上港要想在2020 赛季有所作为,必须解决好自身战术和人员多样化带来的问题。

作者:刘闻超

来源:《新体育》2020 年第9期

上海上港 江苏苏宁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