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民间球王传述:献给还在踢球的四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

中山印象    11-05 09:15
中山民间球王传述:献给还在踢球的四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

中山民间球王李雄文:1972年出生,籍贯广东梅州人,中学期间代表梅县华侨中学获得强民杯亚军、梅县中学联赛冠军、梅州传统项目亚军等;1991年入选梅州市青年队并帮助球队夺得全国中学生选拔赛亚军;1991-1996年期间就读华南理工大学并成为校队主力前锋,帮助球队夺得全国大学生锦标赛亚军、省长杯三连冠、市长杯三连冠等;1996年开始到中山工作,工作后获得过全国企业赛亚军!期间代表中山多支球队多次获得中山三级联赛冠军,并获得最佳射手大满贯(超级、甲级、乙级);此外,还多次获得中山市各类别比赛冠军,U35、U40最佳射手等荣誉。2019年代表不同球队收获6个冠军,1个亚军,1个季军,3个最佳射手!被中山人称为“中山民间球王”。

中山民间球王的传述:四十如牛的足球历程

步入中年的不惑,一切如牛的诚笃,如牛的任劳任怨都那么显得淋漓尽致。早已知道所有的激情和梦想都败给了时间。因为球场上经历了各种打击和嘲笑的历练对生活中多少年过不去的坎都变得云淡风轻了,一大堆的琐事也在不停地消磨着自已热情,生活没有了特别的渴望,再也盼望不是天天幸福而是日日不烦了。唯一还可以呐喊的地方只有球场了,那里还有心灵处生活慰籍的港湾,没有这港湾的歇停暂泊觉得生活就如行尸走肉,多少的不情愿和不如意人和事让自已归于沉默了,起码的喧泄都要左顾右盼生怕搔扰别人的忌惮了。尽管足球场上的主力位置没了,尽管看饮水机一个钟上场十分钟也毫无怨言,一场球勉强的未湿衫也证明自己打卡成功,何况还有人员不齐时的捡漏机会呢?一样的知足。球场上自已更深知:"老牛明知夕阳短,不待扬鞭自奋蹄“的勤勉表现了。

中山民间球王传述:献给还在踢球的四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

有人说有一爱好可以入心,生活就会充实,有一两个足球圈可以分享,时间就不会漫长。不考究是否真如是,但目前对很多四十岁以上的男人观察来看确实如是。业余队大部分的约球约场地联系队员和后勤担纲的都是清一色四十岁左右的老黄牛,处理球队问题他们更圆融,他们也更不在乎队友的嗔怪责骂,至于批评他们更是唯唯诺诺,没法只要不出群他们就是老臣子,忠肝义胆的球队中流砥柱。

中山民间球王传述:献给还在踢球的四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

四十的人再也没有速度激情的资本挥霍了。替而换之的是老实的呆守半场,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心态在作祟着,因为一次失误足以令下场主力或上场机会不保。权衡下的表现偶尔高光防守和安全过渡的传接更为妥当。至于冒险的过人及传射那是还有爆炸力年轻人的事。累积的经验告诉自已只有去妥协速度和暴射这些爆炸力的东西了。这样才稳,想要再盘它,力不从心了。

中山民间球王传述:献给还在踢球的四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

经历了二十岁的炙火,三十岁的不服,四十岁迎来了对足球爱的深沉,没有骨子里的热爱很难出现在球场上了,一半是降于了生活,一半是体能的力不所逮,更有的只剩膝关节喀喀响声的抗议了。有千百个远离足球的理由,但真正能割舍的人即会是生活淘汰的一些人,不是吗?连自己的热爱都守不住何来坚持一说?连最后的底线都能放弃又何来生活的拥有?连起码去球场的困难都排除不了又何谈工作效率?所以并不是你放弃了足球也非足球放弃了你,而是你在放弃了自己人生的坚持和克服困难的勇气,没有了这些品质足以致命。

中山民间球王传述:献给还在踢球的四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

过着苟且而妥协的生活,处着不冷不热人际,亲友间若即若离的关系,自怨自哎的没有涟漪的日子只有在球场上还能馈赠一点点浪花。四十的足球注定在各种妥协和家庭的承诺中负重前行。小心经营着,一个重伤足以挂靴,一次意外足以家庭兄长朋友的讨伐,伤不起是我们球场上的主要中心思维。因为你已不属于你了,属于家庭的顶樑柱,儿子的言行榜样,父母的赡养来源,工作独挡一面的上司或老臣…。没有顾忌的冲杀显然对生活的不负责。踢球我们通常能准时第一回帖报名,能承担买水义务,能捎带不顺路的队友,能主动宵夜的多出份子钱…!一切因为你已到了鸡肋的四十年纪。

中山民间球王传述:献给还在踢球的四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

来到了球场自己早从百病成良医的教训出准备活动的重要性了,该拉伸的拉,该跑的也不吝跑了,不再一见球就各种爆射和高难度动作了。这老胳膊老腿受不了,一不小就场未上就身先死了窘况。球场上盯住了自已的三分田位置,不再冒进,生怕上了回追要食尘了。更多的是安全的传球,护球和配合的过渡,当然适时的捡漏补射立功机会出现的经验判断是不会错过的,虽不能一球成名但毕竟下一场的上场时间稳了。慢慢的感觉来了,球场上不惜体力奔跑了,机会也多了,良性循环下自已的上场机会也多了。大腿?不存在!但做个万能老倌的万金油角色还是绰绰有余的,向着不再边缘化的角色中稳步前进。咱做得到!

中山民间球王传述:献给还在踢球的四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

中老年人的最怕不是没有了主力,也不是球场角色的边缘化,更不在意是否替补,而是伤病,断续的不定期球场报到使肌肉关节来一次紧张刺激的冲击而超了负荷。一旦受伤了恢复起来又太慢,这样很容易就坐实了球队中可有可无的打酱油角色,那怕是痊愈了也变得小心翼翼了,不像年轻人拼杀了,这是道两难全的表现问题亦是中老年人的一条杠,杠得死死的。当然也有第三种人,那就是挤时间锻炼,没球踢时跑步和核心肌肉群锻炼,换来的是少受伤多上场的馈赠,良性循环下身体棒了,场次多了,时间足了,伤病少了。所以足球的锻炼可以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只要你愿意。还是那句话:如果爱请热爱。特别是日趋下坡路的中老年人,别在四十岁还能踢的年纪早早就告诉人:我踢不动了。这才是最后的哀嚎声!

中山民间球王传述:献给还在踢球的四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

中年有一种无奈尴尬的心态,雄心泯灭于羁绊,力所不及失于各种热情,各种禅悟都源于失控于手的。妥协与让步是中年人生活主题,不认命也好,不承认也罢,都在落花无意水无情的蹉跎中度去。唯有不变唤醒的只有足球场上的爱好呐喊声,给卖笑中年的一丝慰籍!没有了风驰电掣的速度,没有了强壮的身体,也没有了疾速的反应…,所有的失去有如何,最少还有一颗足球的心伴随着周而复始的烦恼和惬意中夹杂中挣扎生存,不至崩溃。没有主力位置了,没有做大腿资本了,也没有横刀立马的范了…,那又如何?老牛般的勤恳,忠实对现年纪自已也是一个不错的定位,对球队也是一种贡献。只要球队需要,这贡献可以直至踢不动为止。

中山民间球王传述:献给还在踢球的四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

献给还在踢球的四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

中山民间球王传述:献给还在踢球的四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

文/李雄文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