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如霹雳 腿似狂风

陕西日报    11-05 10:57

全国男子拳击锦标赛2块金牌、全国女子拳击锦标赛1金3铜、全国空手道A类赛暨第十四届全运会积分赛1金3银3铜、全国跆拳道锦标系列赛2银1铜……随着2020年各个项目的全国锦标赛接连落幕,外出参赛的陕西省拳击跆拳道运动管理中心的运动员们陆续回到了熟悉的训练馆。

对运动员而言,走下领奖台,一切从头来。已经取得的成绩是对过往努力的肯定。如今,他们又开始摩拳擦掌、积极备战。目标,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

渴望胜利 “嗷嗷叫”的拳击队

“拳击台的面积是6.1平方米,面积不大,却承载着我最大的梦想。”耿馨今年20岁,是陕西省拳击队里的小妹妹。在刚刚结束的2020全国女子拳击锦标赛中,她因1分之差被对手淘汰。她说:“在明年上半年举行的全国锦标赛上,去拼、去抢宝贵的十四运会参赛资格,我的眼里现在只有这一件事。”

10月28日,陕西省拳击队的训练馆里“杀气腾腾”。如耿馨一样,所有的运动员在常规训练里都铆足了劲儿,面对沙袋如同面对强敌,刺拳、勾拳、躲闪、重击……砰砰砰的击打声,混合着从嗓子眼里挤出的低吼声和粗重的呼吸声,令人震撼、心跳加速。

拳如霹雳 腿似狂风

省拳击队运动员耿馨。

“在正式比赛中,与来自全国的高手同台竞技,这对于运动员心理状态和备战状态的影响,是训练和实战模拟无法实现的。”陕西省拳击队古巴籍主教练卡洛斯说,“赢了的人受到了激励,输了的人受到了刺激,队员们‘嗷嗷叫’地渴望训练、渴望战斗、渴望胜利,这是我最希望看到的!”

实战是检验实力的最好平台。在不久前结束的男子、女子全国锦标赛上,陕西省拳击队取得了3金3铜的辉煌战绩,但主教练卡洛斯并不满足于此。

拳如霹雳 腿似狂风

省拳击队运动员刘昱昊。

“谷红这次拿了女子拳击锦标赛的金牌,但作为一名即将征战东京奥运会的中国拳击运动员,她在场上对距离的控制还需要继续加强。艾合麦提·麦麦提是这次的男子冠军,但他在场上用‘散步’代替脚步快速移动的习惯必须得改,否则只能在中国国内的赛场上称王称霸,是走不上国际舞台的。刘飘飘的竞技状态不错,但如果想在十四运会上夺金还需要调整好心态、狠抓基本功。常勇的技术很全面,但他在场上的专注度不够。刘昱昊、赵海涛目前的训练状态很好,明年值得期待……”谈到目前陕西省拳击队重点运动员身上的问题,卡洛斯直言不讳。

拳如霹雳 腿似狂风

省拳击队运动员谷红。

重新出发 跆拳道队的复兴之路

“我们有决心和信心,在家门口打一场漂亮仗!”陕西省跆拳道队主教练刘少辉最大的心愿就是带领弟子们在即将到来的十四运会赛场上取得佳绩。

1994年,国际奥委会表决通过跆拳道成为2000年悉尼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同年,西安体育学院开设跆拳道相关课程,以西安体育学院跆拳道队为班底的陕西省跆拳道队也随之组建。包括刘少辉、申旭、华清明、张立红、刘昱在内的一批高水平运动员曾代表陕西在国内跆拳道赛场上屡获佳绩。

拳如霹雳 腿似狂风

省跆拳道队运动员张豪。

“从1998年到2001年,我先后5次拿到全国冠军。最难忘的一次夺冠经历当属第九届全运会。”刘少辉回忆说,“只要我的腿没有骨折,只要我还能站起来,就不可能放弃!”2001年10月8日,在九运会跆拳道男子78公斤级决赛中,刘少辉拖着一条几乎已经失去站立功能的伤腿,以9∶5力克安徽队名将李振,为陕西在全运会上夺得了第一枚跆拳道金牌。

有高峰就有低谷,刘少辉在九运会上勇夺金牌后,陕西省跆拳道队因为项目规划、人才流动等种种原因逐渐归于平庸,尽管也曾有勇夺2014年全国锦标赛冠军、仁川亚运会冠军和十二运会亚军的巾帼英雄李东华,却始终再与全运会金牌无缘。

在刚刚结束的2020年全国跆拳道锦标系列赛、冠军赛上,凭借积分获得十四运会跆拳道项目参赛资格的陕西省跆拳道队运动员张豪如今已回到陕西。11月2日,刚刚恢复训练的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明年我们将在陕西迎战来自全国各地的跆拳道高手。我会把十四运会的每一场比赛都当作决赛,认真准备、全力以赴。现阶段,我的训练重点是保持自己的竞技状态,并通过大量实战训练在场上表现趋于稳定。”

“运动员体能不足也是在本次比赛中暴露出来的问题之一。不少运动员刚上场时猛如虎,但随着比赛进入后半阶段,体能下降直接导致他们的很多技术动作变形,攻不出、守不住,最后遗憾输掉比赛。下一步,我们将围绕运动员的专项体能问题进行针对性强化训练。”在谈到队内运动员的备战重点时,省跆拳道队主教练刘少辉严肃地说。

与时间赛跑 空手道队的争冠之心

“脚步再快一点,注意节奏,每一次躲避和折返都要目标明确、头脑清醒!想要战胜对手,首先得不被打倒!”10月27日,陕西省空手道队训练馆里热火朝天。伴着组手项目队员们对战时发出的吼声,陕西省空手道队主教练王志伟的声音不时响起。

拳如霹雳 腿似狂风

省空手道队运动员罗卉雯。

陕西省空手道队是一支2018年1月才组建完成的年轻队伍,想要在十四运会上争金夺银,他们需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汗水和努力。此次,陕西省空手道队在全国空手道A类赛暨第十四届全运会积分赛中,勇夺男子团体型项目冠军;运动员郑乾驱在两站比赛中都获得了男子个人型项目银牌;罗卉雯获得女子个人组手项目-68公斤级银牌。

拳如霹雳 腿似狂风

省空手道队正在练习团体型。

郑乾驱是目前陕西省空手道队型项目的重点运动员。以前,他一直专攻团体型项目,这次能夺得两枚个人型项目银牌,令人惊喜。郑乾驱说:“型是组手的基础,是空手道运动的根,注重发力、节奏和神韵。与国内一流空手道型项目选手相比,我的身上还有很多不足,需要继续加强对动作细节的处理和对空手道精神内核的理解,力争在十四运会上取得好成绩。”

拳、拳、腿、拳、腿……按照主教练安排,罗卉雯以一对五进行组手折返进攻训练。为了保证每一次折返干净利落、每一个进攻高质量完成,在结束高强度、低间歇的持续训练后,她累得两眼发黑,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汗水浸透了她的头发和厚厚的空手道服。

拳如霹雳 腿似狂风

省空手道队运动员郑乾驱。

“我是从跆拳道项目转项过来的,比起那些从小练习空手道的运动员,我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拼命提高,才有资格在十四运会上击败他们。”谈到十四运会,罗卉雯捏紧了拳头,眼神坚定地说。(记者 张江舟)

在他们身上,能看到当年的自己

——访陕西省拳击队古巴籍主教练卡洛斯

“中国的国家队,还有很多省队都曾向我递出橄榄枝,但我都拒绝了。我喜欢陕西,喜欢这批我亲手带着一点一点成长起来的孩子。在他们身上,我能看到他们对拳击运动纯粹的热爱,能看到当年的自己。”谈起在陕西工作的6年时间,陕西省拳击队古巴籍主教练卡洛斯动情地说。

拳如霹雳 腿似狂风

省拳击队主教练卡洛斯。

今年39岁的卡洛斯曾是古巴的天才拳击手,16岁被破格收入古巴国家队,并连续多年夺得古巴全国拳击冠军。就在卡洛斯踌躇满志准备冲击世界舞台的时候,一次意外的右手骨折彻底击碎了他的世界冠军梦。退役后,他进入比迪法哈尔多大学从事拳击教学与训练研究,2004年进入关塔那摩省队工作,相继培养了阿伦洛佩斯、萨翁等奥运会、世锦赛、WSB冠军,2008年被评为古巴优秀教练员。

2015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卡洛斯结识了陕西省拳击队总教练陈涛。“当时陈涛跟我笑着说‘你来陕西看看吧,就3个月,如果感觉我们不行,你就走’,然后我就留在了陕西,直到今天。”谈起与陕西结缘的过程,卡洛斯笑得很开心。他说:“中国的拳击运动起步晚,目前只有邹市明拿过两块奥运会金牌,而古巴有38块拳击项目的奥运会金牌。我之所以选择留在中国,留在陕西,是因为陕西拳击队的这群人对拳击运动的热爱深深感染了我。我也看到,中国拳击运动的水平正在飞速提升,优秀的选手层出不穷。比如陕西省拳击队里的谷红,她就是一位非常有天赋的拳击手。她在东京奥运会亚大区的资格赛中勇夺冠军就是最好的证明。我认为,谷红有冲击世界女子拳击项目冠军的实力。”

结合6年来对中国拳击运动发展的观察,卡洛斯认为中国拳击运动的发展过程与古巴有些相似,都经历了引进、消化、融合与独立的阶段,并最终形成了适合自己的打法体系。中国打法与古巴打法在战术思想方面是一致的,都是想办法打中对方,但不被对方打中。两国的拳击打法都是在移动中进行打击,并且非常重视防守和闪躲。回忆起自己少年时学拳的经历,卡洛斯说,在古巴各地青少年拳击训练馆内都贴着一张训诫,包含4句话,大体意思是:移动如蝴蝶,脚步要飘逸、灵活;伺机如猫抓老鼠,当机会出现时,要快速、果断出拳,一击命中;进攻如狮,一定要凶猛;出拳如蜂,拳头要像蜂的毒刺一样,刺入对手体内,要有穿透性。

“中国拳击打法中的换架技术非常独特,在比赛中可以实现左右开弓,将击打机会增加了1倍。其他国家也曾尝试,但目前只有中国成功掌握这项技术。在脚步移动方面,古巴拳击技术以左右移动为主。而中国拳击在前后、左右、环绕移动均衡发展的同时,还把脚步移动编成了一个一个小的组合,变幻莫测,让对手难以琢磨。这种组合结合了中国传统武术中的步法,非常厉害,很难模仿。所以,在给陕西的队员们传授古巴拳击技巧的同时,我也在不断学习中国拳击的长处。学无止境。”卡洛斯说。

如今,卡洛斯的弟弟、古巴全国冠军伊万也来到了中国,目前正在中国国家拳击队担任陪练,专职帮助谷红备战明年的东京奥运会。卡洛斯说:“谷红虽然是从其他项目转项过来的运动员,接触拳击运动和接受专业拳击训练的时间有限,但她已经表现出了极强的拳击天赋。加上她本人的刻苦努力,我相信她会在东京奥运会上绽放出耀眼的光芒。”(记者 张江舟)

全运人物

东京奥运会女子拳击看谷红!

2020年3月12日,对于陕西竞技体育而言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中国国家队队员、陕西女子拳击运动员谷红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亚大区拳击资格赛中成功夺冠,获得了直通东京奥运会的“门票”。历经几代人的不懈努力,陕西拳击运动员将站上奥运会的舞台与世界对话。谷红一战成名。

目前,谷红正在国家队接受训练,备战东京奥运会。为了帮助谷红在有限的时间里进一步提升实力,陕西省拳击队将主教练卡洛斯的弟弟、古巴全国冠军伊万送到国家队,专职担任谷红的陪练。

“伊万是世界顶尖的拳击运动员,在和他的对练中,我受益良多。东京奥运会亚大区的资格赛上,我发现自己缺乏进攻手段、不能很好地抓住进攻时机。而在这一方面,伊万给予了我很多帮助。”谷红说。

对于谷红而言,代表中国在东京奥运会取得好成绩是目前的头等大事。针对世界各国同一级别优秀女子拳击手的技战术特点和打法习惯,谷红也进行了仔细分析。

谷红说:“知己知彼,这些赛前工作是必须做的,但不能片面地认为对手是一成不变的。对于我自己而言,现阶段要做的就是补足短板、丰富进攻手段、提升体能。我不知道在东京奥运会赛场上将要面对的对手会有多强大。我现在能做的只是通过刻苦训练让自己变得更强一点、再强一点。我不惧任何对手。”

谷红是目前中国女子拳击69公斤级的顶尖选手。2015年,她先后在全国锦标赛、全国冠军赛、亚锦赛上获得冠军,并入选国家队;在2017年的全运会上,她一举夺得女子拳击69公斤级冠军,创造了陕西拳击全运会历史;在2018年的国际邀请赛上,她获得冠军,同年获得世界锦标赛亚军;在2019年亚洲拳击锦标赛上,谷红蝉联冠军。

中国拳击队总教练张传良表示:“中国拳击队接下来的目标就是在东京奥运会上力争实现‘女子夺金、男子争牌’的目标。谷红将作为国家队重点夺金选手进行精准备战。”

东京奥运会,女子拳击看谷红!(记者 张江舟)

记者手记

在血与汗中百炼成钢

拳击、跆拳道、空手道,这3个项目并非陕西竞技体育的传统优势项目,但随着一块又一块全国大赛的金牌被收入囊中,我们对陕西拳击、跆拳道、空手道运动员在十四运会赛场上的表现也越来越期待。

作为陕西发展较晚的几个运动项目,拳击、跆拳道、空手道为何能在短时间内在国内异军突起,接连斩金夺银,甚至领跑全国早早拿下东京奥运会女子拳击项目的入场券?在汗水与鲜血中百炼成钢是唯一的答案。

记者曾亲眼见证,在一次陕西省拳击队的队内测试赛中,双方选手拼尽全力争胜。一位队员被一记势大力沉的右勾拳击中,左眼角顿时被豁开一道口子,鲜血止不住地流。“把每一次实战训练都当作正式比赛认真对待”“训练多流汗,赛时少流血”“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这些已成为每一位省拳击队队员刻在心底的信条。

在全国各省跆拳道水平不断上升的时候,曾经风光无限的省跆拳道队却经历了多次重组。从以前的“金牌大户”到后来苦争第5名而不得,这种落差让所有教练员、运动员感到苦涩,却也让他们心中憋着一股劲,渴望在十四运会的赛场上得到释放。为了胜利,陕西省跆拳道队的运动员们狠抓基本功、恶补体能,精雕细琢、反复推敲每一个技术动作,用大量实战训练找短板、补不足……在2020年全国跆拳道锦标系列赛、冠军赛中,省跆拳道队为陕西早早锁定多个十四运会参赛资格,这背后是无数个日夜挥汗如雨的辛勤付出。

空手道项目进入奥运会较晚,陕西的空手道队更是在2018年1月才完成组建。面对已经练习空手道10余年,甚至20年的强大对手,为了能在十四运会上不负三秦父老的期待,陕西省空手道队的这些年轻人在训练中展现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和决心。“别人练1组的动作,我们就练10组。别人到了饭点儿就休息,我们可以在饭后加练到深夜。在十四运会的赛场上击败所有对手是我的目标!”省空手道队运动员郑乾驱道出了胜利的秘诀。(张江舟)

武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