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利致敬米歇尔斯与克鲁伊夫,自己未赶上全攻全守的年代有些遗憾

球后    11-07 16:44

在不少球迷们心中,老球王贝利虽然很伟大,他的进球效率惊人,不过考虑到他所处的足坛年代防守比较业余,有些纪录“含金量不怎么高”。在贝利职业生涯的暮年,现代足球的“代表作”全攻全守体系才诞生。考虑到老爷子的最后一届大赛是70年世界杯,而在该体系诞生初期,全攻全守理念还没有传播到南美足坛,所以贝利与体系时代擦肩而过。在“乌鸦嘴”八十大寿专题中,他就对这个改变足坛的体系发表评论:“首先我要致敬米歇尔斯与克鲁伊夫,这一批荷兰足球人物重新定义了这项运动。”

贝利致敬米歇尔斯与克鲁伊夫,自己未赶上全攻全守的年代有些遗憾

由于这两位全攻全守体系的奠基人已经去世,我们也难得看到贝利严肃的一面。在他看来两位荷兰足坛巨匠离世,是整个足坛的损失,不过他们留下的财富无穷无尽。在很多人看来,21世纪的足坛重心在欧洲,实际上老球王分析表示,从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开始,世界足坛的主流联赛已经逐步转移到欧洲,就因为全攻全守体系占据主导,大部分欧洲足球强国都用上了该体系并且在荷兰足球的基础上进行战术演变。只不过当时交通不发达,大部分南美球员还无法来到欧洲联赛效力。

贝利致敬米歇尔斯与克鲁伊夫,自己未赶上全攻全守的年代有些遗憾

贝利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由于时代原因,“乌鸦嘴”的俱乐部生涯都在南美足坛,他在职业生涯后期也没有与全攻全守体系“较量”。所以在自己的八十大寿纪录片中,贝利也对自己未赶上全攻全守年代有些遗憾:“我没有参与到这种足坛体系的时代,或者说我没有与米歇尔斯执教的荷兰队在正儿八经的大赛中当过对手,这的确有些遗憾。”而且老爷子否定掉了一个观点——有些人认为体系时代的球员个人能力就不强了,而贝利觉得体系时代也能诞生个人才华超群的球员。

贝利致敬米歇尔斯与克鲁伊夫,自己未赶上全攻全守的年代有些遗憾

“克鲁伊夫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巴萨某个时代(梦三王朝)中场好几个球星配合完成的整体足球,克鲁伊夫一个人就能做到了。”贝利这样解释,因为克圣球员时代的巅峰,正逢老球王退役那会儿。老球王在个人纪录片中也坦言,自己挂靴后的那个阶段从心理层面上,还无法适应从超级球星到普通球迷的转变,他害怕某个晚辈超越自己,所以他就特别关注其他国家冒出来的足球强人。

贝利致敬米歇尔斯与克鲁伊夫,自己未赶上全攻全守的年代有些遗憾

显然克鲁伊夫与贝肯鲍尔是“后贝利时代”的足坛双子星,虽然贝皇也进过不少球,不过考虑到他总体上还是防守型球员的定位,贝利更加关注在进攻方面担起责任的克圣。也就是在老爷子的观察中,他发现在全攻全守体系初期还是一个人主导整体的进攻,尤其在阿贾克斯几乎就是克鲁伊夫一个人的单核体系。当然这一方面说明了每一个体系初期都需要转变的过程,另一方面说明克圣的个人能力领先其他球员有一定距离,体系时代也能诞生个人能力超强的球星。

贝利致敬米歇尔斯与克鲁伊夫,自己未赶上全攻全守的年代有些遗憾

贝利还是喜欢与个人技术以及大局观顶尖的球员较量,难怪他会说自己未赶上全攻全守的年代有些遗憾,如果“乌鸦嘴”能在体系时代初期也保持很高的进球率,这就能证明老爷子不是一位“在防守业余年代”才如此伟大的球王。笔者球后发现无论是贝利还是贝肯鲍尔,在说到荷兰足球都表示橙衣军团虽然没有大力神杯或者雷米特杯,不过米歇尔斯以及克鲁伊夫对于足球这项运动的贡献,不能用世界杯冠军来衡量。

贝利致敬米歇尔斯与克鲁伊夫,自己未赶上全攻全守的年代有些遗憾

至于米歇尔斯,贝利对他的评价也很高:“荷兰足球总是出战术方面造诣很高的教练,他们共同的教父就是米歇尔斯。”这位荷兰足坛巨匠推出全攻全守体系的初期,正好是“乌鸦嘴”参加完自己的最后一届国家队大赛,双方就遗憾擦肩而过。当然笔者球后觉得米帅成功所用的时间比较长,克鲁伊夫时代的荷兰足球足够强大,因为内讧等原因,导致了橙衣军团到了88年欧洲杯才有所收获。这座德劳内杯是荷兰队唯一的国家队大赛冠军,米歇尔斯配得上这样的荣誉。

德甲 世界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