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教练们是从哪获得他们的战术的?

虎扑体育    11-09 08:42

作者:Jackie MacMullan

译者:谢伊

审稿:asjkfj

编辑:贾巴里

字数:6689字

预计阅读时间:30分钟

NBA教练们是从哪获得他们的战术的?

在当今NBA有这么一个战术,它既能创造空切篮下的机会,也能创造高质量的三分空位。这是一个边线球战术,球员执行这个战术时的位置不是固定的,同时它也能创造出多个进攻选择。还有,当勇士队执行这个边线球战术时,球员都要闭紧嘴巴。

勇士主教练史蒂夫-科尔说:“我可不想让我的队员当着这么多的家庭和小孩子喊'WHAT THE F**K'这种少儿不宜的脏话,所以我告诉他们:'就像耸肩那样抬一下你的手臂,把这个当作战术的暗号。',那样就不会显得那么突兀了。”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个战术的名字……就叫作“What the f**k”。

这个战术的来源可以追溯到1969年,并且经历了许多历史强队(比如勇士、湖人公牛尼克斯)的鼎盛时期。名人堂教头菲尔-杰克逊向我们讲述了他在纽约尼克斯打球时期的教练里德-霍尔兹曼在某个赛季初期画这个战术的场景。后来在那个赛季的晚些时候,霍尔兹曼于一场比分胶着的比赛的最后时刻叫了一个暂停,又想要布置这个战术。然而霍尔兹曼突然失去了思路,他环视四周在拥挤的人群中沉思着,当菲尔-杰克逊挤进来的时候,教练大吼了一句:“那个战术叫TMD啥来着?(Now what the f**k was that play again?)"

当杰克逊开始他的教练生涯后,他就将这个“WTF”战术和公牛队的特点结合并使用起来,迈克尔-乔丹多次成为了其中的受益者。但是禅师也曾在著作中指出:“我们在1997年对阵犹他爵士队总决赛的最后时刻使用这个战术时,结果是史蒂夫-科尔接到了乔丹的传球并完成了投篮。”

1999年,禅师带着这个战术来到了湖人。在接下来的五个赛季里,湖人赢得了三个总冠军,这个战术打服了原来对他持怀疑态度的科比-布莱恩特。后来禅师和科比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并于2004年离开了球队,之后还在他所著的《最后一季》(The Last Season)”一书中称科比是“不可执教的”——想当年,这个“WTF”战术其实缓和了他们的关系。

湖人老板珍妮-巴斯回忆起2004-05赛季的一个晚上,她坐在场边,当时鲁迪-汤姆贾诺维奇是湖人的主教练。科比在边线附近准备发球,他环视球场片刻,然后不由自主地喊出了那个战术的名字:“What the f**k!”

巴斯说:“当科比叫出这个战术的时候,我就知道是时候把禅师请回来了。”

禅师的战术是偷学了霍尔兹曼,科尔则是偷学的禅师。当年的湖人球员、现在的湖人助教布莱恩-肖以前在步行者教练组工作时,还把这个战术传给了弗兰克-沃格尔。前湖人球员、勇士科尔教练的助教卢克-沃顿这赛季在国王队也使用过这个战术。

科尔说:“几乎每个人都改出了一个自己的版本。”

从这个角度来看,“WTF”绝不是独一无二的。任何一个战术,无论在哪——哪怕是AAU锦标赛,大学女篮或者国际比赛——都会成为NBA教练的素材。只要它出现在录像里,那么这个战术毫无疑问就可以搬用。

“这么说来,其实我们都是'小偷'。”丹佛掘金主教练迈克-马龙说道。

格雷格-波波维奇则说:”我更喜欢把我们称作‘模仿者’。“

NBA教练们是从哪获得他们的战术的?

菲尔杰克逊WTF战术手稿

当今的NBA已不再是霍尔兹曼时期的NBA了。比赛的节奏更快,球员身形更高大,三分球成为了这项运动最主要的战术元素,防守也比以往更复杂了。迈克-德安东尼创造了一种高度依赖三分球和单挑的进攻体系,他说他几乎从不主动给球员叫战术。但是其他教练仍然表示,“WTF”以及其他一些教练们的看家本事仍然有着生存空间。

ESPN采访了过去四十年里胜率最高的三位教练(执教场次大于1000场,按胜率排名)——分别是菲尔-杰克逊,前湖人、热火主教练帕特-莱利和现在仍是马刺主教练的波波维奇。ESPN邀请他们画出最喜欢的战术,禅师的答案就是刚才的“WTF”,莱利则选择了他引以为豪的5 series系列战术中的”5 Chest“战术。至于波波维奇,他选择了一个自己从德安东尼那里学来的战术:它脱胎于德帅执教菲尼克斯太阳时期的一个套路,目的是在比赛末创造出一个不错的空位三分机会。

NBA教练们是从哪获得他们的战术的?

波波维奇战术手稿

波波维奇喜欢这个战术的原因是他觉得这个战术有一些令人惊喜的元素。对此他解释道:”当后卫开始跑动的时候,你会希望他的防守者犹豫一下,比如在心里想一想‘我要不要呼叫换防’之类的事情。换句话说,你希望他会犯一些错误。”这个战术有一些诡计的成分——就在他犹豫的这一刻,大个子会立刻提上来给后卫做一个掩护,然后,用波波的话说,“像个傻大个一样在那站一会儿”——如果一切顺利,最终就会有一个非常干净、开阔的空位出现了。

NBA教练们是从哪获得他们的战术的?

事实证明,NBA教练在创新战术方面有着无尽的潜力。以多伦多猛龙队主教练尼克-纳斯为例,纳斯在观看加拿大橄榄球联盟(CFL)多伦多淘金人队的训练时意识到CFL中的球员在开球之前是可以移动的,于是他抓住了这个理念并且把它应用在自己的“side out”战术系列中。在这个套路里,球员在发边线球之前也需要不断跑动。他甚至还去找过联盟办公室,以确保这种打法是合规则的。

在1998年观看FIBA女篮世锦赛时,前76人主教练布雷特-布朗从日本女篮那儿偷学过一个主意。日本女篮是一支没什么名气的球队,那届比赛最后只排名第九位。对此布朗说:“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反跑战术,虽然她们水平一般,但是她们跑出了很漂亮的战术。”

密尔沃基雄鹿队的主教练迈克-布登霍尔泽也从一个别人的战术中找到过灵感,当初他自童年起就挚爱的队伍——亚利桑那大学野猫队一度遭到这个战术的持续性压制。那是在2004年,由伊利诺伊大学的主教练布鲁斯-韦伯给德隆-威廉姆斯设计的一个战术——以Iverson Cut(以76人巨星阿伦-艾弗森的名字命名,艾弗森通常利用罚球线位置的横向双掩护跨越场地来到另一侧)起手,然后从侧翼突破攻框,吸引防守后再突分外线射手。“这个战术击溃了野猫队,”布登霍尔泽叹着气说道。

当时还是马刺助教的布登霍尔泽对这一战术极度迷恋,他专门把战术画了下来并放到了波波维奇的桌子上。布登霍尔泽说:“我们这些助教会不时地做这些事情。有时候波波会尝试一下,也有些会被直接扔进垃圾桶。”

而当布登霍尔泽在老鹰担任主教练时,他自创的一个战术又吸引了蒙蒂-威廉姆斯的注意,蒙蒂迅速将这个战术从录像中剪辑了出来,并把它命名为“Jam”

“它更近似于一种概念而不是一个战术,”蒙蒂解释道,“球员能够跑动和停止,反过来,也就使得防守者观察哪里没有协防,你就可以利用这个误导作用来摆脱他。”

“在费城当助教的时候,我就曾尝试把这个元素应用在球队中,但是效果看起来很傻。因此他们并不买账。”

NBA教练们是从哪获得他们的战术的?

蒙蒂在2014-15赛季曾担任鹈鹕队主教练,彼时安东尼-戴维斯和欧米尔-阿西克还是球队的主打球员,整个赛季期间蒙蒂都在让队员跑这个战术。在去年12月16日太阳对阵开拓者队的比赛中,已经担任太阳主教练的蒙蒂为凯利-乌布雷画了一个“Jam”,乌布雷最终打成了一个3+1。“只要他获得那种程度的空位,你就完蛋了。”蒙蒂说。

NBA教练们是从哪获得他们的战术的?

科尔认为新教练的涌入,尤其是一些如凯尔特人主教练布拉德-史蒂文斯和前密歇根大学主教练约翰-贝莱因(在骑士短暂地担任主教练)这样的大学教练为联盟提供了一些新的战术素材。科尔说他还从弗雷德-霍伊博格那获得过一些材料,而霍伊博格也是在离开爱荷华州立大学后于2015-2018年为公牛当了3年半的主教练。

“有一次我在夏季联赛期间碰到了霍伊博格,我还告诉他:'我们跑的这个战术叫Cyclone,是从你那偷学过来的,'”科尔说。霍伊博格则回答:“我知道啊,有一天早上我来工作,然后我的一个助教就跟我说'勇士队在跑我们的战术'。”

科尔继续说道:“我又问他:'你从哪学来的?'霍伊博格告诉我:'我从杨百翰大学那学来的,我们把它叫作“Cougar”。'几个月后,我观看凯尔特人录像的时候,发现凯尔特人也在跑这个‘Cyclone’或者‘Cougar’,当然凯尔特人自己也可能对这个战术有新叫法。”

再往前推的话,杨百翰大学的这个战术其实又是从犹他州立大学的主教练Stew Morrill那儿学来的。犹他州立大学把它叫作“Dribble”。

在莱利还是个年轻教练的时候,他曾为参加印第安纳大学主教练鲍勃-奈特以及加州大学传奇教练皮特-纽维尔的教练培训班而周游全国,并尝试尽可能地利用比赛镜头来分析比赛。1979年,莱利被任命为湖人主帅保罗-韦斯特海德的助理教练,他沉迷在费城系教练杰克-麦金尼、杰克-拉姆齐以及韦斯特海德精心打造的“turn out”系列战术中。莱利从每个教练那里都收集一些方法来打造属于自己的体系。

“三角进攻可以追溯到40到50年前,”莱利说,“我甚至都不知道三角进攻是不是由泰克斯-温特创造的。随着进攻的发展,你可以从每个人那偷学一点最终创造出自己的进攻体系。”

NBA教练们是从哪获得他们的战术的?

莱利自己的战术叫做5系列(5 series),这是一种以左右两侧的侧翼球员为基础建立的进攻,误导、空接、背掩护和挡拆在战术体系中占据着重要地位。“当球队阵容齐整时,我们有很多进攻选择选择。”

许多教练都更乐意让球员自发成长,但莱利却喜欢重复性地训练球员的基本功,比如说脚步、掩护角度、时机把握与条件反射。“人们都认为我让球员练得这么苦只是为了让他们保持良好体型,”莱利说,“其实不然。我们的想法是,如果我们习惯使用这些技巧,那么在关键时刻我们就能发挥出来。”

“5 Chest”是基于德维恩-韦德和沙奎尔-奥尼尔这两名球员而设计的战术。莱利说这个战术帮助热火赢得了2006年NBA总冠军。然而,有时所有理想的比赛计划也无法解释在决胜时刻出现的一些错误、

“你队里最好还是要有个德维恩-韦德,或者科比、勒布朗之类的球员,”莱利说,“如果你的战术被识破,你就需要精英级别的天赋。况且战术会被破解的概率足有半数以上。”

在里弗斯任凯尔特人主教练的早期,有一天他坐在佛罗里达的一家体育馆里观看儿子奥斯汀-里弗斯的高中比赛。期间他注意到了Winter Park高中一个很有效的底线球战术。“给我的感觉就是每当他们执行这个战术时,要么奥斯汀会获得一个上篮机会,要么其他人就有机会投三分。”里弗斯说。

略一惊诧后,里弗斯就在随后举行的凯尔特人队内训练中给大伙介绍了这一底线球战术。里弗斯向首发队员们简单地说明了这一战术的机制,随后就目睹了保罗-皮尔斯利用这一战术摆脱防守人,轻松上篮得分。

里弗斯把它命名为“High School”。这个战术一度被他给忘记了,直到2008年东决凯尔特人对阵勒布朗-詹姆斯领衔的骑士时才拿了出来。“第四节比赛咬得很紧,大伙挤在一起商量战术,我都记不清具体的战术了,”里弗斯说,“所有的人都在讲‘我们打那个“High School”吧’。其实我对这个战术没什么信心,但是所有的球员都很笃定,[凯文-加内特]一直说:‘教练,我知道这个战术会奏效的!’”

拉简-隆多站在篮下发底线球。雷-阿伦担任2号位,肯德里克-帕金斯则担任5号位。里弗斯安排皮尔斯和加内特并排(stack)站在一起,提醒他们并排站的时候要留下两个缝隙。“我们的计划是利用缝隙溜篮下(slip)”里弗斯解释道,“这么做,防守方容易变得一团糟,他们不知道该防守哪个方向。”

果然,隆多拍球示意,雷阿伦和帕金斯往两侧散开,皮尔斯从弧顶轻松溜到篮下,完成了上篮。

“这招太赞了,”里弗斯说,“皮尔斯通过High School战术轻松完成了得分。比赛变得容易了,不是吗?有时候这就是比赛的最佳方式。”

时间久了之后,各队逐渐加强了对High School的认识,于是里弗斯将这个战术移植到了球队的半场进攻战术中。

自然,里弗斯把这个改动后的战术命名为“Middle School”。

NBA教练们是从哪获得他们的战术的?

在马刺待过的教练们在谈论波波维奇时经常会敬重地说道,波波常常以某位NBA传奇球员来命名球场上的某个特殊的位置或者某个动作,这种方式能使球员与教练间的对话变得更容易和清晰。由于前爵士大前锋卡尔-马龙在底角和肘区之间某个区域的进攻效率很高,波波将底角和肘区之间画了一条假想的连线,并将这条线的中点命名为“马龙点”,而这里也确实是马龙最喜欢接球进攻的位置。如果马龙在这条连线以里的地方要位,马刺队员就知道要绕前防守他;如果马龙在这条假想线的外侧,防守者就会在马龙后方防守或者是包夹他。

“史蒂夫-纳什空切”指的是纳什(或者其他任何一个做这个动作的后卫)直线突破到篮框附近,然后继续突破绕过篮筐,防守者需要疯狂防守以跟上节奏。这时候防守者就需要做决定了:是继续跟着纳什呢还是折回防守纳什送给小斯的空接球呢?

当马刺计划对一名对方球员实施“佩顿”战术(这个名字是对加里-佩顿的一种敬意,佩顿很喜欢用背部和臀部对抗进攻球员,还喜欢欺负小后卫)时,这意味着一名防守球员转变方向,跳向进攻球员的高位并迫使进攻球员前往拥有弱侧补防底线。

波波的战术代号也不只是以名人堂球员命名的。他还有一个战术叫“贝兹摩尔空切” ,这是以在联盟中浪迹多年的老将肯特-贝兹摩尔命名的,后者在效力老鹰的时候非常擅长寻找空接或空切篮下的机会。另有一种掩护的名字叫作“瓦莱乔转向掩护”,来源于效力于骑士时期的安德森-瓦莱乔。“比方说我是勒布朗,我在左侧侧翼持球”,布雷特-布朗说,“瓦莱乔正朝我这过来准备挡拆。一般人对勒布朗执行的防守策略都是延误(离开掩护者逼迫持球者远离篮筐)。因此在最后的时刻,瓦莱乔会突然转向(改变掩护的角度),做一个不同的掩护”。

“查理-沃德空切”则是指一名球员把球喂给低位后,在同侧切入篮下再切出去的空切方式。据迈克尔-马龙回忆,他在克利夫兰骑士当助教的时候曾把这招教给勒布朗。“结果他扬起了眉毛,” 马龙说,“然后朝我问道:‘哥,有没有叫“勒布朗空切”之类的战术啊?’”

当然也有。波波以这位四届MVP得主的名字命名了一个区域。“我把那里称为‘勒布朗点’,”波波说,“这个点位于场地左侧。他很喜欢在左侧45度投三分。这是他的习惯,这是他最喜欢的点。”

一些善于创新的战术大师的杰作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就拿前NBA主教练里克-阿德尔曼来说,他的底角进攻(Corner Offense)战术,通常被称作“Sacramento”或“Sac”——他进攻体系的特点适用于技巧丰富、擅于传球的大个子,比如他在萨城执教过的大个子弗拉德-迪瓦茨,佩贾-斯托亚科维奇和克里斯-韦伯——在经过其他球队(独行侠、热火、马刺、掘金、开拓者、雄鹿、勇士)等队的改动后,至今仍存在于NBA中。

NBA教练们是从哪获得他们的战术的?

马龙认为阿德尔曼可以凭借他的远见进入名人堂。他在三个赛季前就请阿德尔曼的儿子、同样具有敏锐篮球思维的大卫-阿德尔曼加盟了他的教练团。“如果你有一个技巧丰富的大个子,比如说德马库斯-考辛斯或者尼古拉-约基奇,你会希望他们在肘位持球,然后你需要让射手把场地空间拉开,然后还需要有一些移动或者交叉跑位,”马龙说,“这就是阿德尔曼所创造的东西,这就是一种阅读-反应式的进攻(read-and-react offense)”

“这不是那种你规定了每个人的跑位,然后你的球员必须按照你的规定跑的老派战术。如今联盟早就抛弃这种老式的进攻了。阅读-反应式的进攻相比之下更难观察研究。”

德安东尼在太阳队的教练组成员也从阿德尔曼那学到了他的“肘位进攻系列”(elbow series),太阳队就基于此利用鲍里斯-迪奥的聪明才智为肖恩-马里昂创造出了许多得分机会。

"这源于球探方面的工作做得很好,"德安东尼说,“所以每当一个教练站起来喊一声‘FOUR(战术代号)’,另一侧的板凳球员们就能立刻站起来高呼‘注意那边!他们要设置一个抄后门的掩护!’所有人都知道将要发生什么。”

即使这样,每个球队也都在数据库中储存了大量的暂停后战术(ATO)。史蒂文斯在凯尔特人任职早期发明过一个边线球战术,发球者传出的球会跨越场地、越过防守传至对侧底角。考虑到执行这个战术的难度以及高风险传球的赌博性,这个战术的效果往往好得令人吃惊。

2019年NBA总决赛期间,在勇士对阵猛龙的G6的最后时刻,科尔决定尝试这个战术。安德烈-伊格达拉给德雷蒙德-格林送出了一个危险、高度极高、横跨整个场地的传球。球险些从格林的头顶飞过,但是他及时追上并在底角拿住球,随即轻传给了斯蒂芬-库里,库里在球场右侧获得了一个不错的空位三分机会,可惜球击中后筐弹了出来。

“我们每隔几周就会训练一次这个战术,但是从未在实战中使用过,”科尔说,“由于我们队很多球员都不在场上,库里遭到了大量的双人/三人包夹,因此我们决定在此时刻使用这个战术。”

“我当时想:‘让我们尝试一些疯狂的事情吧’,结果几乎就要成功了,可惜时机差一点。但是我们获得了不错的投篮机会。”

所有的教练都认为,没有一个战术是有十全把握的——当然,也包括那个传奇的“WTF”战术。想想1993年3月,乔丹罕见地没有出现在公牛队的比赛阵容中。比赛只剩几秒了,公牛此时落后三分,菲尔-杰克逊叫停并布置了WTF战术。但是执行效果非常感人,最终的结果也不尽如人意:身高六尺十的大前锋斯科特-威廉姆斯被迫投了一个三分,最后以三不沾而告终。

失利后,长时间担任《芝加哥论坛报》撰稿人的萨姆-史密斯向禅师施压,他对禅师将战术布置给斯科特-威廉姆斯的这个决定表示质疑,毕竟威廉姆斯的生涯三分命中率仅有11.1%,十五个赛季在三分线外一共只得了45分。

“你想知道这战术叫什么吗?”禅师问。

“当然,”史密斯回答道。

“这个战术名叫——What the f**k,”禅师回答道,“至于执行的结果,刚好也能用这个名称来评价。”

韦德 詹姆斯 老鹰 马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