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汉超:爱恒大,回报申花;我不是第一个触犯恒大队规的

虎扑足球    11-10 23:48
于汉超:爱恒大,回报申花;我不是第一个触犯恒大队规的

虎扑11月10日讯 《南方都市报》记者丰臻对上海申花球员于汉超进行了采访。在采访中,于汉超谈到了触犯恒大队规的涂改车牌事件,对恒大的感情,以及加盟申花后的心路历程。

全文如下:

尴尬的广州交通违规事件后,于汉超在职业生涯和精神层面似乎都陷入了低谷。33岁的年龄,带着腿伤被迫离开恒大远走申花。半年来,于汉超远离舆论视线,通过不断的比赛又重新找回了自己。这位恒大功勋、申花老将,表情上还是有股年少时很不服输的劲儿,唯有这股劲儿能支撑他在职业生涯末期走出迷雾,拨云见日。

11月9日,于汉超接受南方都市报专访,首度开口回顾那个“事故”,讲述自己对广州恒大的感情,对上海申花的认识。

南都:翻到你的微博发现全部清空了。什么时候的事?

于汉超:转会以后的事。网络世界大多数人并不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我也不喜欢在网上表现自己,不是一个愿意在公众场合说话的人。我私下话挺多的,把精力用在家人朋友的沟通上。

南都:离开广州的时候没有跟广州球迷说什么。因为情绪不好?

于汉超:离开的太突然了,自己也没想到离开得这么突然,有阵子非常伤心难过,我会找机会和广州球迷告别。

于汉超:爱恒大,回报申花;我不是第一个触犯恒大队规的

南都:拍到那一幕然后传播视频的球迷,估计事后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现在对这个球迷你想说什么?

于汉超:确实是我做错在先。但如果他当时能直接走过来告诉我这么做不对,而不是直接把视频发网上,这样的提醒可能对我会更好一些。

南都:事情发生后有两种声音。一种嚷嚷看恒大怎么按照队规处罚你,另一种希望恒大给机会。你怎么看?

于汉超:各种目的人都存在。

南都:对恒大那个队规,你当时是怎么理解的。会不会觉得它难以接受。

于汉超:很难说。我只能说,我不是第一个触犯队规的人,也不可能是最后一个。

南都:听说你从拘留所出来是郑智去接的你。

于汉超:出来的时候是智哥、黄博文、我老婆和我一个从小长大的好兄弟刘志强第一时间去接我。出事的当天晚上,智哥和黄博文陪我到下半夜一点。那段时间,家里的事都是智哥、黄博文、刘志强一直在帮我照顾打理。

于汉超:爱恒大,回报申花;我不是第一个触犯恒大队规的

南都:你对恒大这支球队是一种什么感情?这件事的处理,有没有影响这种感情。

于汉超:非常深。我和恒大的感情是一个衍变的过程。10年恒大刚成立就想要我,辽宁不卖,12年我第一选择是阿尔滨。阿尔滨出事的时候我被卖到恒大,我极其不情愿, 不甘心,但阿尔滨一定要卖了我才能给球队开工资。

2010年开始跟刘总(刘永灼)打交道,他想买我的时候,哪怕只是说两句话,他都不会打电话,他会飞沈阳和大连见面跟我说。我记得我在选择大连的时候刘总的沮丧,我也记得我从大连去恒大时他高兴的样子,特别记得。

来到恒大后,队友、教练,当时俱乐部领导,帮助我融入。我在恒大感受到了真正的职业足球带给我的真正的快乐。最关键是球队的氛围,我觉得很难得。我前几年在恒大,都是以前各个队的大佬、骨干、精英,按道理,每个人的性格都很凸显,但大家在一起都很团结,舒服。球队文化是很好的。我们这批球员以前吃过苦,知道在好的环境下,“一支球队好每个球员才能好”的道理。球员是轮换着踢,大家互相帮助,私下感情非常深。这是我这么多年在恒大感触最深的一点。

球队工作人员,老队员,不管是离队的还是留在球队的,感情不能用言语来表达。太多愉快的时光,彼此信任,彼此欣赏。

南都:所以你当时舍不得离开恒大?

于汉超:从不情愿到爱上,最后到难以割舍的情感,不愿意离开,我心里是很清楚的,我爱这支球队。爱这支球队里面的人。我也喜欢广州这座城市的文化,很舒服。我至今感谢这些年许老板对球员的好。

南都:恒大六年,你用自己的表现赢得了好口碑。但结局以这样的方式离开,内心如何消化它?

于汉超:对我影响非常大。目前为止,还没有消化它。也难以消化它。这件事让我失去了很多,但从侧面看,跟我共事过的队友、同事,还有媒体,在各个方面来支持我,我心里是特别欣慰。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有这么多人鼓励我、安慰我,力挺我,帮助我。不过最终走出来还是要靠我自己,通过生活里的历练去消化它。

南都:你对生活和工作的态度,有没有因这件事而有所改变?

于汉超:职业生涯以来,我一直是专注的工作态度。这件事让我对生活的态度改变了很多。珍惜该珍惜的人,是比较重要的。

南都:六年的恒大生涯很灿烂。你最满意的事情是什么?

于汉超:恒大前场这么多好外援,我在里面找到了自己的角色,这段时间的成绩,有我付出的一部分,这是作为球员,我对自己最满意的地方。

于汉超:爱恒大,回报申花;我不是第一个触犯恒大队规的

南都:你之前说到了,通过这段经历你享受了职业足球。你对职业足球的认识有变化吗?

于汉超:职业足球在中国的环境里,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很简单,把一件事从复杂变简单,很复杂。

南都:用一个最具代表性的场景来总结自己的恒大生涯。你如何描绘它。

于汉超:腿伤的伤疤。它们代表我为球队付出过,也代表因为这件事(交通违规受罚),比较完美的职业生涯里有一个瑕疵和疤痕。我在恒大经历过3次手术,尤其最后这两次手术,对我来说,尤其是2018年那段时间,比较遭罪。我带伤踢了7、8个月。可能大家不了解软骨损伤,腿到一个角度很剧烈疼痛,有时候下楼梯都难,这样情况下我踢了7、8个月。球队需要,国家队也需要,没有来得及去做手术。其实就是一条腿在踢,在刹车在跑。

南都:多年来恒大对申花的战绩有碾压性的优势。没有加盟申花之前,作为一个中国球员,你对上海申花的印象是?

于汉超:申花给我的印象是绝对的豪门。不是土豪门,是有底蕴的豪门。不管成绩怎么样,它的气质一直在那个位置上。

南都:所以杨旭加盟的时候说从小就渴望加盟申花这样的球队,你能理解的。

于汉超:杨旭是从小想来申花,这是他的梦想。我是突发事情。在我的计划里,这两年本不会来申花。突发事情让我凑巧到了申花。申花的吴总和周总,还有恒大的领导积极协商把握运作到申花。人是有感情的,要懂得感恩、感激。对我来说,这件事让我极其低谷,申花在这个时候对我的欣赏和帮助,我从内心来说非常感激。我去恒大,一开始不愿意去,慢慢通过努力付出找到自己的角色,慢慢爱上恒大。我来到申花,也是因为突发事情,但一点不妨碍我为这支球队付出我的全部。申花为我做了大量的工作,虽然在职业生涯末期,但我也要尽最大努力回报。

于汉超:爱恒大,回报申花;我不是第一个触犯恒大队规的

南都:吴晓晖和周军在邀请你的过程中,给了你什么感觉?

于汉超:他俩一直都有跟我沟通。简单概括申花的管理层有格局,直接、实在、温暖。人和人沟通的时候,不需要太多词去修饰什么,就是给人的一种直觉。从交流中的神情、语言,你能感觉到这种东西。

南都:冯潇霆和曾诚也在申花,会让你心里更有底吗?

于汉超:跟他俩私下感情不用说。年初他俩走的时候我还不舍得,说要吃散伙饭,但因为疫情见不上面,也没吃上。结果我来到申花了,变成了欢迎饭。变化实在太快。他俩的能力和资历不用多说,他俩能选择申花,申花能选择他俩,是有道理的。转会过程中,他俩也给了我很多意见。其实恒大开始想给我安排到深圳去,但申花这边吴总、周总和主教练崔康熙极力在争取我。我觉得申花这边的建队想法和内容都挺好,所以就选择来申花了。

南都:在申花踢球跟在恒大踢球,最大的不同在哪里?心态上?

于汉超:不管在那个球队,其实心态都差不多。可能战术、人员不同,但从心态上,对待生活和训练、比赛,是一样的。我也不会说我从哪个队过来的,心态就有变化。踏踏实实踢球,平时低调一些。大家觉得我在公众层面愿意把自己藏起来,但私下我是愿意讲话的人。我对每个人的态度都是积极的。

南都:在申花,每场比赛的姿态都是去拼对手,防守任务会不会重一些?

于汉超:是的。申花今年基本是准全华班来比赛。防守要求特别高。可能以前偏重进攻些,但目前情况下,防守的侧重点多一些。我基本在边后卫身边,有时候补防到中后卫身边。团队协防的侧重点多些,防守强度高些。每个队和每个队人员情况不一样。每个队要找到自己合适的战术去应对每场比赛,我觉得我们在向着一个比较适合自己的方向去踢,而且我们在场上已经表现出来了技战术能力和意志品质,我感觉还挺好。

于汉超:爱恒大,回报申花;我不是第一个触犯恒大队规的

南都:申花本来中前场人员挺多的,但走的走伤的伤,球队还克服很多困难闯进争冠组,你觉得主要原因在哪里。

于汉超:申花这些老队员,有些是各个队不要的,有些是因为各队建队政策不同被放弃的球员,大家开玩笑说所谓恒大二队,大连二队,但话说回来,这帮人,谁又是真正的一队谁是真正的二队呢。申花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就是这帮人还不服输,还想在球场上证明自己。基本都带着伤病在踢球。作为竞技体育运动员,大家还是有一股劲儿。

南都:大家认为崔康熙为球队注入了气质。这个教练你喜欢他哪一点?

于汉超:我觉得是固执。我欣赏他的固执。他固执地走一个他认为正确的道路。这个过程中可能有外界质疑和怀疑,不理解,但他觉得球队该走什么路就走。一旦走出成绩了,大家才知道得益于他的固执。崔指导私下其实很和蔼的。球场上一丝不苟大家都看得到,但球场下非常友善,为球员着想。

南都:你之前说恒大很团结。申花给人的感觉也很团结。两支球队的团结有什么不同之处?

于汉超:恒大霸气更足一些,申花匪气更足一些,共同点是打起仗来非常团结,有骨气。

南都:你不是那种性格很张扬的人,但申花是一支很张扬的球队,你在球队如何扮演自己的角色?

于汉超:踢球的人必须有性格,其实刺头,性格张扬的人往往打硬仗都很靠谱,至于我在球队扮演什么角色,这些刺头在中超得红牌,被外界渲染成恶人,但是只有我在他们身上得过红牌,从小和他们打过架,你说我应该在球队里扮演什么角色,哈哈。

南都:出场比赛时间增多后,你的比赛感觉渐入佳境。随着年龄增长,是否会刻意改变踢球风格和位置?

于汉超:我加入申花之前没有进行一天的有球训练。去大连赛区之前,刚进行有球训练半个月左右。伤病没有完全康复。或者还在进行康复阶段。所以第一阶段前几场比赛,教练在严格控制我的上场时间,怕我有意外。随着比赛时间增多,身体状况好转了一些。有时候,风格的变化是无形的变化,不是刻意去变化。我在辽宁是一种风格,在大连是一种风格,在恒大又是另一种,配合球队去变化。到了申花,年龄和身体多重因素,它自然也会变化。

第一阶段第二场跟恒大的比赛,我踢了全场。我算了下,17、18个月没有踢全场比赛。那场比赛结束后,我明显感觉特别累,但突破了极限后我的身体状况就越来越好了。

软骨受伤的时候,外界都说,基本差不多退役了,软骨不可能再生了,恢复很难。而且你都33岁了,年龄摆在这儿,但我还是凭我的毅力和执着去恢复,能恢复到这个阶段,我满意。然后随着年龄增长、大环境改变,我特别珍惜每场比赛。

南都:杨旭打丢单刀的那个晚上痛哭。你是否见过相似的场景。这个单刀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你如何理解他的眼泪。

于汉超:说明这个球不是进不进无所谓,他为没进自责,他有担当。这个事作为队友或者好朋友,给他安慰鼓励,但他要从里面走出来要靠他自己。我相信他能挺过去的。

于汉超:爱恒大,回报申花;我不是第一个触犯恒大队规的

南都:上海德比的氛围里,你最享受它的哪一点?

于汉超:是竞争。上海德比包含了更多的竞争。一座城市两支球队竞争资源、球迷、成绩,竞争所有的一切。竞技体育,把真正的敌人踩在脚下证明自己,这就是竞技体育最大的魅力。德比也好,或者联赛里的天王山之战也好,这种比赛确实很有意思,球员往往想在这种比赛里证明自己。

南都:国内赛季基本已经结束了。申花会带着什么心态去踢亚冠?你会带着什么心态去踢亚冠。

于汉超:作为球员,特殊的环境和赛制,多多少少心里有顾虑。既然决定了要去,那就把比赛打好,毕竟代表了中超形象和国家形象。

(编辑:给大家拜个早年)

广州恒大 上海申花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