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昌赛季总结:两个月从第三到降级 特殊赛制酿一年游悲剧

射门中国    11-11 18:32

当9月11日、也就是整整两个月前,石家庄永昌凭借马修斯的点球破门1-0击败武汉卓尔时,古特比的球队在中超第一阶段10轮过后还是排名B组第三,当时伊朗籍主教练想得是希望带队打好剩余几轮比赛然后争取一个好名次,但谁会想到当11月11日1-2败给武汉卓尔后,石家庄永昌却成为2020赛季第一支确定从中超降级的队伍。特殊赛制下,升班马一年游的噩梦再现中超!

永昌赛季总结:两个月从第三到降级 特殊赛制酿一年游悲剧

七月中旬,当石家庄永昌以升班马身份出现在苏州赛区时,球队上下心气很足,俱乐部方面的美好憧憬是重现五年前、也就是2015赛季在中超赛场掀起的一波蓝色狂飙。主教练古特比即使没有那么远大的理想,但也有明确目标,“一支处在上升期的俱乐部,不应该把完成保级视为成功。”

石家庄永昌的开局虽然战绩一般,但前五轮仅输一场,让他们一直稳定的占据第四名的位置,第一阶段中段面对上海上港、重庆当代和北京国安连续三轮不胜,让球队名次一度跌出争冠组,不过随着一波三连胜球队又杀了回来,尤其是1-0击败武汉卓尔后名次更是冲进B组前三;当时,永昌被看作是本赛季迄今最大的黑马,穆里奇和马修斯的“穆马组合”更被认为是中超最强大腿。

即使穆里奇一度受到伤病困扰,但球队当时依然想得是争进B组前四,但9月中下旬的一波三连败让他们梦想破灭,最后仅是排名第六跌至降级组;不过他们与武汉卓尔在第一阶段都是同积17分,比起B组另外两支同样要打保级组比赛的青岛黄海青港(10分)和天津泰达(3分)似乎有着质的区别。

2020疫情年,制造了中超极其特殊的赛制。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第一阶段一场不胜的天津泰达“神奇”的在第二阶段第一轮次便成功上岸,青岛黄海青港也在随后一个轮次通过点球大战完成保级任务,反而是第一阶段本有机会去冲击争冠组的石家庄永昌和武汉卓尔不得不面临保级生死战,而最终石家庄永昌成为了最先确定降级的一个。

全年联赛取得2胜5平13负的天津泰达和3胜5平12负的青岛黄海青港,或许应该庆幸他们具备打好“关键战”的能力,而5胜7平8负的石家庄永昌却只能哀叹自己的“生不逢时”。这支队伍因为曾经先后签下过阿德里亚诺和穆里奇,而成为与广州恒大淘宝、全北现代、大阪钢巴和城南FC一样,累计拥有两名(或两名以上)亚冠金靴荣誉球员的球队之一,但他们却在时隔1102天回到中超后,又立即体会了一年游的痛苦。

近些年来,升班马一年游的情况并不多见,更多的是二年级降级的魔咒,最近一次遭遇中超一轮游的升班马球队是2014年的哈尔滨毅腾。换言之,就是已经5年(10支球队)没有升班马球队在当年降级,上赛季的深圳就更为神奇,本来已经降级,却因为天津天海退出而再回中超;不过这一次石家庄永昌却没能再延续这一纪录。

在过去的三个半月时间里,缺乏板凳深度、几乎只靠一套阵容的石家庄永昌几乎是场场拼命,无论是穆里奇、还是马修斯,还有其他永昌球员都深知在中超立足的不易。作为升班马球队,永昌用顽强拼搏去弥补先天短板,但特殊赛制却让他们深深的体会到了“生与死”的残酷。

当见到看台上的石家庄球迷失声痛哭,当看到永昌球迷在社交媒体“告诉”球队降级不是世界末日,就知道石家庄足球还有希望。正如主教练古特比在球队降级后说得那样“我们会杀回中超,那时候中超联赛也一定会更好!”(卓奥友)

广州恒大 上海上港 中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