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和马尚毫无关系的“马尚规则”?

杨毅侃球    11-12 12:29

“我们家外援去哪了?明明早就入境了,隔离怎么还把人给隔离没了?”眼看CBA本赛季第一阶段常规赛即将在今天收官,几支球队的球迷心里有个大问号——他们一直期待的外援,依然没能在赛场上亮相。

在飞抵中国,并核酸检测为阴性,远远超过14+3的隔离期之后,仍未能登陆CBA赛场的外援,目前已知至少有5人。分别是:山西队的莫兰德、青岛队的达卡里·约翰逊、北控队的安德鲁·哈里森、江苏队的德文·威廉姆斯、广厦队的威尔森·钱德勒。他们无法比赛的原因一致:血清抗体IgG检测呈阳性。尽管他们的核酸检测均为阴性,且被医学证明和认定是安全的,但按照现有的CBA联赛规则,他们失去了比赛——也就是工作的权利。他们可以在中国正常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可以逛街,可以和其他人自由接触,但就是不能上场比赛。

这是在李宁罚款事件之后,CBA近期的另一巨大热点和争议。舆论纷纷,而“歧视”,是在社交媒体出现最为频繁的词汇之一。

什么是和马尚毫无关系的“马尚规则”?

从头说起。

在这个万事防疫为先,全世界疫情防控做得最好的国度里,一切要从安全性出发。“血清抗体IgG阳性”是一个普通人并不足够了解,需要名词解释的词汇。它的含义是:某人IgG阳性,就意味着此人较早前曾经感染过新冠肺炎,但当下已经康复,是没有危险的正常人。

钟南山院士曾经公开讲过,对新冠康复者“敬而远之”是“完全不必要”的,“因为他完全跟正常人一样,而且他产生了抗体,他才不会传染。”因此,如果IgG阳性有危险,中国各驻外使领馆必然早就出台了“需持IgG阴性检测证明登机”的要求,不可能再任由他们飞至中国。

通俗来讲,这是一个曾经感染过新冠,但是已经痊愈,就像正常人一样的族群,却因为病史,被剥夺了重新开始工作的权利。这就是“新冠歧视”这个词出现的原因。就因为你得过新冠,社会对你关上了大门。在CBA联盟在此事件上的复杂操作、前后不一的大背景下,不难理解掷出了真金白银,外援明明安全,却迟迟不能上场的俱乐部们的愤怒。

当然,你也可以想见这些外援的困惑。他们都还在各自的城市原地待命。他们已经付出了大量的时间成本,结束了隔离,但仍不知自己的合同是否能生效。他们像是接不到落地指令的航班,明明已经看得见跑道,却只能无限期地盘桓在城市上空,苦闷,忐忑。

什么是和马尚毫无关系的“马尚规则”?

此事的起因与规定,梳理时间轴如下。

9月21日,CBA公司下发《关于2020-2021赛季CBA联赛筹备工作有关事宜的函(二)》(以下简称《函二》)。《函二》规定:“准备期内,俱乐部如有入境人员在隔离期内核酸检测呈阳性,则该人员失去联赛参赛资格。准备期内,俱乐部所有已在境内人员(含结束隔离期、与球队会合的入境人员)一旦出现核酸检测呈阳性者,该俱乐部将失去联赛参赛资格。”

——“准备期”即9月21日至10月17日联赛正式开打。

也就是说,按照《函二》给出疫情防控方案,只要外援在隔离期间核酸检测均呈阴性,就可以正常注册参赛。请注意,这里完全没有提到“血清抗体”。

9月底,北控外援哈里森入境中国。10月5日,青岛外援达卡里-约翰逊入境中国。两个人无论是登机之前还是落地之后,核酸检测皆为阴性,表明两人身体健康。

什么是和马尚毫无关系的“马尚规则”?

在此之后,新规定出现。10月6日,CBA公司下发《关于2020-2021赛季CBA联赛筹备工作有关事宜的函(三)》(以下简称《函三》)。《函三》规定:“2020年9月15日以后入境人员还须额外进行一次血清抗体检测。”也就是说,只要曾经感染过“新冠”,哪怕目前是健康状态,也无法拿到比赛资格。

即便是在防疫世界第一的国度里,这条规定也是极富争议的。这等于剥夺了新冠患者复工的资格,哪怕对方已经痊愈。同时,规定出台的时间也是槽点,因为此时已经进入10月。新赛季CBA在10月20日开战,不少外援已经来到中国,进入隔离期。这相当于外援已经万里迢迢地赶来,并且进入隔离,花费了巨大的时间成本,各俱乐部也有了不少投入,在这时你才告诉他们:“我们规定加了一条,你不符合新加的那条规定。”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外援的美国经纪公司普遍极其愤怒,认为CBA侵犯了他们客户的基本人权。

《函三》还划定了一个时间界限——9月15日——这是本赛季国内球员的注册截止日(本与外援注册毫无关系),对在此之前入境和在此之后入境的外援进行区别对待。也就是说,CBA公司认为此前入境的外援是“绝对安全”的,而此后入境的外援则存在“安全隐患”。在科学和医学上,这是完全莫名其妙的分割。既然医学上已经认定核酸检测为阴性是安全的,新冠病毒又怎会认同人为划定的时间线?在此之前就不作妖,在此之后就有可能兴风作浪?

什么是和马尚毫无关系的“马尚规则”?

准确地说,9月15日之前入境并确诊且获得新赛季参赛资格的外援只有一个,那就是广东队的马尚·布鲁克斯——于是目前各俱乐部称此规则为“马尚规则”。他7月19日入境并确诊核酸检测阳性,后来转阴痊愈后,获得了归队并参与新赛季CBA的权利。当时马尚在8月17日已经和球队合练,所以接近30天的时间,已经让马尚成为“清白之身”——入境三个月之后,重新在CBA赛场亮相。

所以正如俱乐部们所说,既然马尚可以,其他人没有理由不可以。前后统一,一视同仁,这很重要。哪怕给出一个具体的可参赛时间,俱乐部也能接受和理解。职业联赛情况特殊,防疫政策严格无可厚非,“追加三天隔离”,俱乐部也完全能接受。但用并无科学性的时间线一刀切,不让已经安全的外援注册上场,确实难以服众。

到目前为止,哈里森和达卡里·约翰逊已经入境一个多月,既拿不到上岗证,也不知道未来何去何从。 哈里森只能每天在北控的训练基地,在二队练球时来到空场上自己保持状态。

什么是和马尚毫无关系的“马尚规则”?

在全球职业联赛中,无论足篮,不再有任何一家联赛像CBA一样,以“血清抗体IgG阳性”来取消运动员的参赛权。本土中超足球联赛没有,C罗的意甲没有,米切尔和戈贝尔的NBA没有,中国球员武磊所在的西班牙联赛也没有。

某CBA球队高层告诉杨侃记者,已经有外方经纪人表示要到国际篮联讨个公道。以“人权”为名头,到时声誉受损的,恐怕不仅是CBA联赛。

一边是急切等待上岗的外援,一边是对外援望穿秋水的俱乐部。投资人真金白银砸到俱乐部,制服组们得对投资人负责,千辛万苦引来的外援无法登场,无法及时帮助到球队,损失最大的是投资人。

但迄今为止,CBA公司还迟迟没有做出明确回复。在需要魄力、勇气、担当的时候,联赛公司表态,只能等到11月18日的CBA联赛董事会上来投票决定。到时将这几个外援的命运交到这些俱乐部的直接竞争者手里,大家一起来担责任,到时无论合理与否,看上去都是民意——这实在是超级高水平的典型中国式处理。

11月11日上午,杨侃记者就此事致电CBA公司CEO张雄,对方表示“正在开会,相关情况请联系(竞赛负责人)孟晓琦老师”。此后杨侃记者两次尝试通过微信联系孟晓琦,但截至发稿时并未收到对相关问题的回复。

所有人都一样,只能继续等待。

江苏 广东 cba

网站地图